+ - 阅读记录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第726章 少帅你老婆真跑了


江边的风浪很大。


潮湿的风,直直往身上灌,掀起了司行霈的风氅。


他看着浪一下下拍打岸边的岩石。


亲信的副官和参谋走过来,对他道:“师座,要不要直接派人去太原守着,把太太接回来?”


“她不会回来的。到了太原,派人去了也没用。”司行霈道。


一旦她去了太原,就跟保皇党的势力接上了,哪怕把她接回来,保皇党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到时候,还会让人怀疑顾轻舟的动机。


一旦她去了太原,司行霈就要装作不知道,否则她得不到信任,就站不稳脚跟,宛如傀儡,她的日子更难过。


司行霈这几天若是无法阻拦她,剩下的日子就要装作不知道她的去向。


司行霈简直要抓狂。


“我们到底漏了哪条线?”司行霈问。


他派人在上海搜查,在岳城搜查,怕灯下黑,让顾轻舟躲在了最危险的地方;同时,最重要的几条线路,他也派了重兵把手。


可完全没了顾轻舟的踪迹。


不仅她的踪迹全无,就是蔡长亭和阿蘅,也没了去向。


司行霈想过,也许他们会往反方向走,故而他也派人往南边去查找。


还是没有。


顾轻舟就好似凭空消失了。


司行霈也想不到,她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师座,是过长江还是回去?”参谋又问他。


司行霈深吸几口气。


三天了,这会儿顾轻舟只怕早已跑远了。


木已成舟,只能等太原府的消息,甚至只能等她完成她的计划。


司行霈能做的,就是派人暗中保护她,给她支持,而不是大张旗鼓去毁了她的伪装。


“回去吧。”司行霈道。


他裹挟了满身的寒意和湿意,心中已然说不出什么滋味来。


坐在车子上,司行霈在想着心思。


他此刻最想的,不是赶紧把顾轻舟接回来,而是要最快确定她安全无虞。


他已经不求她回到他身边了,只求她没有在那场爆炸中出事。


再精明的人,都会有失手的时候。


司行霈不应该怀疑顾轻舟的。


顾轻舟既然做了这个计划,借助董晋轩的手,为她的死遁提供了有力证据,让人无法再质疑,她就应该做了万全的安排。


可是,司行霈仍是不放心。


“霍拢静到底去了哪里?”这是司行霈所担忧的。


这几天,霍钺也在找霍拢静。


颜新侬也派人在找,既找顾轻舟也找霍拢静的。


三方势力之下,既没有顾轻舟,也没有霍拢静,这件事就让司行霈嗅出了诡异。


霍拢静没必要躲藏,她为什么不出来?若是她不出来,是不是意味着出事了?


一旦霍拢静有事,难保顾轻舟就是安全的。


“师座,事情已经有了转机,学生们自己散了,还去海边祭拜了太太。”参谋告诉司行霈。


参谋觉得,顾轻舟面临的,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羞辱。


此事,不仅仅是顾轻舟的,还会给司行霈抹黑。


他们也担心,如何为顾轻舟辩白。


可现在,随着顾轻舟的死遁,那场极大的风暴在萌芽中就被扼杀了,司夫人再也掀不起多大的风浪。


退一万步说,真的是顾轻舟杀了司慕又能如何,她已经偿命了啊!


路人不会关心司夫人的哀痛,他们只想要客观的公平。


顾轻舟也死了,他们得到了公平的安慰,就会散去,都懒得围观了。


“咱们应该回去,给太太下葬。”参谋道。


说完这句话,参谋小心翼翼,生怕司行霈大怒。


司行霈应该是绝不想给顾轻舟办葬礼的。


不成想,司行霈却道:“你们安排吧,葬礼要隆重些,让大家都知道我太太去世了。”


参谋诧异看着他。


是不是伤心过头了?


“师座......”司行霈答应得这么快,参谋反而惴惴不安,“师座,您是不是......”


太太还没有找到,万一太太真的死了,那师座这条命还要吗?


现在办葬礼,可以给舆论一个交代,可参谋也害怕诅咒了太太,他还以为要费尽口舌,才能说服司行霈以大局为重。


不成想,司行霈轻松就答应了。


“不是。”司行霈知道他想问什么,他并没有失心疯。


他对参谋道:“两条命案,蛛丝马迹都会迁到太太身上,她此前唯一能保住平城不受影响的,就是她的去世。


这场安排,太太也是冒了极大的风险,现在还不知流落何方。及早给她安排葬礼,安稳人心,这才是她最想要的。”


参谋叹了口气。


他也觉得,太太是巾帼英雄,魄力非常人能及。


“......我一直不想娶什么新加坡华侨。”司行霈突然又道。


参谋愕然。


不想娶?不是说当命一样吗?


“我只想娶顾轻舟!”司行霈道,“她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好,让她去找,她找到了,还是会回来嫁给我的!”


参谋觉得这人受了刺激,神神叨叨的。


同时,参谋也担心,希望太太真没事。万一有事,师座就要从神神叨叨,变成神经病了。


“也许,我过段日子就会去找她。”司行霈眯起眼睛,“正好有件事要办了。”


“您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参谋问。


司行霈颔首。


与此同时,司行霈突然就明白,为什么顾轻舟可以从他眼皮底下溜走了。


他明明做了那么周密的安排,她却走了。


司行霈之前一直没想通,因为他太过于焦虑,也很着急,想要赶紧找到她。


通过参谋的一席话,司行霈就明白他身边的人是怎么想的,更加明白其他人是怎么想的。


当旁人的想法和他不同时,这件事就会完全不同。


司行霈微笑了下。


他此刻才真正松了口气。


“她肯定没有受伤。”司行霈自喃。


三天不曾阖眼的他,将帽子盖在自己的眼睛上,对开车的副官道:“回趟岳城,我要去见一个人。”后来,他进入了梦乡,还梦到了顾轻舟对着他微笑。


到了岳城之后,司行霈让副官下车,他亲自开车,去了他想要去的地方。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