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第727章帮凶

  司行霈把车子开到了霍公馆门口。

  他径直到了霍钺的书房。

  “司少帅,老爷他今天不回来......”锡九在旁边恭敬道。

  司行霈将沾满泥土的靴子,搭在霍钺的书桌上,抽出了他放在抽屉里的雪茄,慢悠悠点上。

  一丛暖橘色的光之后,青烟袅袅,司行霈的眉眼隐匿在轻雾之后,有种异样的安静。

  安静得不同寻常。

  这不太像匪气野蛮的司少帅!

  “没事,我等着。”司行霈道。

  他脚下是一本摊开的书。大概是孤本,每一页都夹了白绢。司行霈的脚落下去,泥土顿时落在绢布上。

  锡九直直抽气。

  司行霈也察觉到了,道:“你家老爷还这么喜欢附庸风雅?”

  锡九尴尬而笑。

  霍钺跟文学界的大师聊天,谈论起古籍都能如数家珍,这件事没少被司行霈笑话,说霍钺是假慈悲。

  下人给霍钺打了电话,霍钺专程回来。

  霍钺进门也不说什么,只是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倒像是客人,也默默抽出了烟。

  他不看司行霈。

  司行霈却盯着他。

  霍钺吸了两口烟,才有心思应付司行霈,正想着如何搪塞他时,听到司行霈这样问:“她怎样?”

  司行霈在回来的路上,突然想明白顾轻舟是怎么从他眼皮子底下溜走的。

  是霍钺。

  霍钺借口找霍拢静,单独开辟了一条线,司行霈没有防备他时,他把顾轻舟送走了。

  没有他的帮忙,顾轻舟很难从司行霈的手下溜走。

  “......那么大的爆炸,她可有受伤?”司行霈又问,语气前所未有的柔软,一点也不生气。

  霍钺却听得毛骨悚然。

  “没有。”霍钺不跟明白人打哈哈,他如实相告。

  “轻舟没有受伤,倒是她的小师弟被袭扰,眼睛看不见了,她正在为他治疗。”霍钺道。

  司行霈沉默抽出了另一只雪茄。

  他划火柴的动作很慢,慢腾腾将烟点燃。

  用力吸了一口,好似能耗尽他所有的力气时,再慢慢推送出来。

  他神色安静。

  依旧是那么安静。

  司行霈没有问霍钺为什么送走顾轻舟,也没有找霍钺拼命。

  他一副认命的样子。

  沉默约五六分钟,霍钺叹了口气,他先开口了:“你怀疑过轻舟,是不是?”

  司行霈没有抬眸,眼皮都未动一下。

  “你妹妹去世的时候,你可有怀疑过?”霍钺问他。

  司行霈道:“有。”

  “轻舟对此很伤心。当然,哪怕很伤心,她也没有想过伤害你。你很清楚,司慕死了之后,轻舟会面临什么,她只能走。”霍钺道。

  都说两个人一起面对是最好的,可当问题走到了困境,先转个弯,岂不是更好?

  难道非要两个人一起困死当地吗?

  顾轻舟不想平城动荡,不想司行霈的声名受损,不想和司夫人交恶更深,最后无法挽回。

  她只能退一步。

  退是懦弱的,屈辱的,顾轻舟也认了,她也有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她不走,司夫人和司琼枝饶不了她,舆论也不会放过她。她跟我说,她可以承担,但是怕牵扯你。read_middle();

  轻舟说,你将来要做大事业。你可以犯错,但是大的立场不能有污点,否则如何服众?只有她走了,从根本上消除舆论,才能保住你的名声。

  轻舟还说,她一点也不想弄清楚自己的身份,她只是想为你消除隐患。她说,你明白她的,这个世上只有你懂她。”霍钺继续道。

  说到这里,霍钺眼底的情绪很复杂。他明明应该说点什么的,最后却只是叹了口气。

  司行霈的唇角,则有了点笑意。

  他的心情,似乎有明媚的光芒冲过层层叠叠的阴霾,投进他的心田。

  轻舟永远是最懂得他的人。

  “我会如她所愿,给司太太下葬。”司行霈道,“多谢你帮助她,让她走得更顺利些。”

  “不用谢,轻舟是我的恩人,你也知道我霍钺滴水之恩涌泉报。”霍钺道。

  司行霈笑了笑。

  虽然霍钺否认了,司行霈坚持以为,霍钺是把他当兄弟,才会帮顾轻舟的。

  亦或者说,霍钺对他们夫妻都不错。

  “你妹妹找到了吗?”司行霈问。

  霍钺摇摇头:“还没有......”

  提到这里,霍钺的心立马沉了下去。

  已经三天了,再没有阿静的踪迹,她就是凶多吉少。

  根据颜一源的说法,轻舟是安排他们先走的,是阿静察觉到了不对劲,追了过去。

  这就意味着,顾轻舟事先没把阿静的安危考虑在内。

  临时做的安排,到底会如何,霍钺也不知道。

  “你妹子伸手敏捷,身边还有保皇党的第一等教头,不管是情报还是武艺法,都是一绝。轻舟和那个小傻子都没事,你妹子肯定也没事。”司行霈道。

  霍钺眉头紧蹙:“但愿没事吧。阿静这辈子吃了太多的苦,真正改变她的,是颜家的人,以及轻舟。我真怕她有个闪失......”

  “我会派人帮你一起找。”司行霈道,“既然轻舟已经离开了,我会把找轻舟的情报人员转移回来,替你找你妹子。”

  霍钺道谢。

  同时,霍钺又说:“颜家也在找。”

  颜一源这几天急疯了。

  从小就不知愁苦为何物的颜一源,这几天不吃不喝,跟着他父亲颜新侬风里来雨里去的,到处找霍拢静。

  霍钺还记得,颜一源那么柔软怕死,却在板凳掉下来的千钧一发之计,将霍拢静死死护住。

  这世上的人千千万万,最适合霍拢静的,只有不谙世事的颜一源。

  霍钺觉得颜一源之间沉默了很多,那单纯的眼睛,全是哀伤和心事,好像瞬间长大了。

  “找到了,我想尽快给他们完婚,别等了。”霍钺眉头蹙得更紧,“阿静应该过上好日子的。”

  司行霈没什么可说的,只得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稍安。

  从霍公馆离开,司行霈去祭拜了祖母,然后回平城去了。

  从岳城回平城是很长的一段路,司行霈这次没有飞机,乘坐汽车到了他自己的官邸时,已经是晚上了。

  他进了房间。

  新房的陈设都没有动,就连桌上的龙凤蜡烛,蜡油都还没有刮去。

  他想起顾轻舟临行前那一晚,主动向他示好,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夫妻生活,前后不到两天,就天翻地覆了。

  他轻轻抚摸着枕头。

  枕侧有一根长长的青丝,枕间还有玫瑰淡淡的清香,司行霈将脸贴在枕头上,心中无限的寂寞:“轻舟。”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