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第743章幽会

  暗室幽淡,有浓郁的檀香气息,远远还能听到鼓楼的钟声。

  司行霈将顾轻舟按在墙壁上。

  顾轻舟忙阻止他:“佛门重地,不可胡来,否则要遭报应的。”

  司行霈亲吻了她的唇:“我不怕......”

  “不!”顾轻舟的声音猛然一提,凛冽而威,“司行霈,你我都非良善之辈,原本就比其他人少些阴德,何苦要连最后的虔诚都丢了?”

  司行霈曾经不信天、不信命。

  可他遇到了顾轻舟。

  那场爆炸,二宝的眼睛受伤,至今未愈。倘若是顾轻舟,那司行霈该多伤心。

  还有从前司慕枪杀顾轻舟,枪口再往上几公分,就是大罗神仙也难救顾轻舟。

  生死一线的时候,司行霈真怕老天爷突然开个玩笑。

  他不应该信佛或者命运的,此刻他却静了下来。

  他的唇,轻轻碰了下顾轻舟的唇。

  松开了之后,他抚摸着她的青丝和后背,似乎想要把她的痕迹都牢牢记住。

  两个蒲团,他们席地而坐。

  司行霈伸手,又摸了摸她的脸,爱不释手。

  “......头还疼吗?”顾轻舟道。

  上次匆匆忙忙,前后不到三分钟,顾轻舟满心的话,都没有问出口。

  她只知道他来了,他还没有忘记她,这些都足够了。

  而后,为了让司行霈失忆的事情更加合理,顾轻舟做了些安排,他们整整五天没有接触。

  就像今天,顾轻舟故意选了蔡长亭要出来的时候出门。

  她和蔡长亭的“偶遇”,说到了寺庙,蔡长亭肯定会想要一起来。假如顾轻舟真的答应了,蔡长亭肯定会怀疑她真真假假的,当她心虚。

  而顾轻舟果断拒绝,在蔡长亭看来,她这次之行没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他被拒绝也没有坚持。

  “不疼了。”司行霈道。

  自从顾轻舟离开,司行霈满心的事,都是及早过来找她。不知是头自己好了,还是顾轻舟从前的治疗起了慢效果,他后来的确没有再头疼了。

  至于程渝,她的催眠术似乎还不错。若不是司行霈意志力过人,大概会陷入她的陷阱里。

  程渝一直在犯一个错误。

  她每次的催眠术,都是在强调司行霈最爱的人是她。

  然而,哪怕司行霈什么也不记得了,他也牢记顾轻舟。

  这点无法撼动,故而程渝的催眠术从根本上就没了效果。后来,司行霈也忌惮她,总是会刻意创造机会让她弥补催眠术,一切都在司行霈的掌控里。

  “他们怀疑你了吗?”司行霈问。

  顾轻舟摇摇头:“他们不了解我,只知道我狡猾多疑,故而我每次说真话,他们却当是假话。

  这个方法用不了多久。只要他们拆穿我一次,我后面就没办法用这个了。亦或者,他们失败了两三次,也会反省。”

  司行霈又伸手,轻轻触摸她的面颊,声音越发低柔:“怕不怕?”

  顾轻舟已经进了虎穴。

  那深处的危险,随时可能吞并她,这点让司行霈不安。

  他希望能接她回去。

  只是,司慕和芳菲才死了两个月,人们还记得这件事,顾轻舟现在出面,实在不明智。

  司行霈此刻深感时间紧迫。

  他应该更快一点,早日完成自己的理想,就带着顾轻舟退隐山林。

  “我不怕。”顾轻舟笑了笑,对他道,“我从前就跟你说过,我什么也不怕,只怕你。”

  司行霈哈哈笑起来。

  那段日子,青涩中略带稚嫩,却是最美好的。

  那是他和她的初恋。

  “现在还怕我吗?”司行霈问。

  顾轻舟道:“怕啊。怕你否定了我的规划,怕你没了我过得不好......”

  司行霈再也忍不住,半跪起身,捧着她的脸深吻了下去。

  他的情绪越发激烈。

  顾轻舟似乎也被点燃。

  她的心乱跳如鼓,已然没了之前的冷静,直到钟声猛然响起。

  他们俩被惊动,停了下来。

  “下次不要约庙里了。”司行霈气息粗重,“下次约一个安静的地方。顾轻舟,我想你呢,你的每一样我都想!”

  顾轻舟双颊生热。

  她整了整微乱的心绪,才道:“我就当你是说句情话吧.....”

  司行霈又轻啄了她的唇。

  “你得走了。”顾轻舟环住了他的脖子,自己坐到了他腿上,“司行霈,你有没有被程渝占便宜?”

  司行霈又大笑起来。

  顾轻舟捂住了他的唇。

  “没有。”他温热的气息喷薄在她的耳朵里,让她的心跳更乱了。

  他轻咬她,再次强调说:“没有。”

  顾轻舟微微笑起来。

  “轻舟,我担心你吃不饱。”司行霈道,“太原府的饮食、气候,跟江南完全不同,你肯定吃了很多的苦头。”read_middle();

  顾轻舟道:“没有吃苦。”

  有的人不适应环境的改变,顾轻舟却甘之如饴。

  她喜欢太原府高高的蓝天,也喜欢他们的饮食。

  尤其是面条。

  面条里有小麦浓郁的清香,很容易入口,也容易填饱肚子。

  “那你不挑剔环境和饮食,这倒不错。”司行霈放心,“将来我们不管去哪里定居,你都不会委屈。”

  顾轻舟点点头。

  眼瞧着时间到了,顾轻舟要先离开。

  她从密室里走出来,只不过短短几步路,却愣是又生出了相思之感,想要回去再看看他。

  就在这个时候,叶三小姐的同学急匆匆跑过来,找顾轻舟。

  “老师,您看到阿妩了吗?”圆脸的女同学问顾轻舟。

  顾轻舟认得她。

  她叫康暖,是叶妩最要好的同学了,两个人时常一起过周末。

  “怎么,她不是跟你们在一起吗?”顾轻舟问。

  她略感诧异。

  康暖一下子就慌了神:“不,不是的,我们还以为阿妩和你在一起呢。之前我们去西边偏殿拜文曲星,正好有个孩童烧香把殿堂的帷幔给烧了,阿妩吓坏了,自己跑了出去。”

  顾轻舟眉头紧蹙。

  康暖继续道:“我们去找了她,没找到......”

  顾轻舟道:“别急,再找找。”

  她回头看了眼密室,不知司行霈离开了没有。

  今日天气晴朗,不冷不热的太原府,遍地春华。

  香客更多。

  顾轻舟和司行霈的约会,只不过十几分钟。

  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里,竟然还出事了。

  “别着急,找找看吧。”顾轻舟道。

  康暖就跟着顾轻舟,四下里查找。

  她们在香客中穿梭。

  有个人抓住了康暖的胳膊,把康暖吓了一大跳。

  定睛一瞧,康暖的脸色微微好转:“七哥。”

  “乱跑什么?”男孩子约莫十八九岁,清秀漂亮,可眼神生冷疏离,略感倨傲。

  他叫康昱,是康暖的胞兄,在念大学。

  “七哥,我同学不见了。”康暖道,“正好你也在,帮我一起找啊。”

  “哪个同学?那个娇滴滴的千金叶三小姐?”康七言语阴阳怪气。

  他非常不喜欢叶妩。

  “就是阿妩。”康暖道,“七哥,你也帮忙找找。”

  顾轻舟见他们兄妹二人,故而道:“康小姐,你跟令兄一起,我单独去找。这样分开了,多条线。”

  “别啊老师,回头您再走丢了。”康暖道。

  顾轻舟年纪也不大,只不过比她们略微成熟些。

  康暖也没觉得顾轻舟能独当一面。

  “没事的。”顾轻舟笑着,就走开了。

  她到处找叶妩。

  两个小时之后,还是没有叶妩的踪迹,顾轻舟当机立断,叫人回去:“去告诉督军,就说三小姐出事了,让督军派人来找。”

  康暖等人不同意:“督军会生气的,等我们找到了......”

  “若是阿妩平安倒也罢了,若是她真有事,你们能承担吗?”顾轻舟问。

  女孩子们顿时沉默了。

  顾轻舟发现,一直没有回来的,只有康暖的兄长,那位阴阳怪气的少年郎。

  “我七哥他单独去后山找了。”康暖告诉顾轻舟。

  顾轻舟点点头。

  她让女孩子们全部留在原地,而她则继续去找叶妩。

  有一处非常陡峭,往下走就链接了铁锁,顾轻舟攀附着铁锁往下爬。

  她刚刚走下来,转了个身,就感觉身后有人下来。

  她急忙抬眸去瞧,就被司行霈按住了。

  “你还没走?”顾轻舟看了眼四周。

  四周全是石壁,没有人。

  司行霈道:“我看你东找西找的,谁走丢了?”

  “是阿妩。”顾轻舟道,“叶督军的女儿。方才大殿里差点失火,她吓坏了。”

  司行霈嗤之以鼻:“娇娇女,这都能吓坏?”

  “不是的,她有心伤,她不能看到失火。”顾轻舟道。

  司行霈凑近她,道:“我不感兴趣。”

  “那你跟了这么久,也没找到她。”顾轻舟问。

  “找到了。”司行霈道。

  顾轻舟松了口气:“快带我去看看。”

  司行霈不动,依旧将她圈固在自己的臂弯里。

  之前的见面,要么在密室或者昏暗的房间里,要么在宴席上,隔得很远。

  现在近距离看她,司行霈发现她眼底有点淤积,像是没睡好觉。

  她真的更瘦了,不是他的错觉。

  “轻舟,约个时间,我们去玩一整天吧。”司行霈道,“我想要和你在一起,说说话也好。”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