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第749章驯化

  叶妩说完了、哭完了,在顾轻舟的陪伴之下,她沉沉睡着了。

  她临睡前还拉住了顾轻舟的手,无论如何也不肯松开。

  顾轻舟就躺在她身侧。

  叶妩梦到了她的母亲。

  那是嫩寒袭人、杏花正浓的时节,她在树下荡秋千,母亲在不远处的石桌旁写字。

  阳光的纹路在母亲脸上落下耀目的光辉,她温柔一笑,气色红润、面容姣好,依旧是记忆中最疼爱自己的母亲,而不是蜡黄枯瘦的母亲。

  醒过来时,才凌晨五点。

  夜色绵绵,窗外的琼华如霜。

  “阿妩?”顾轻舟低声问,声音睡意浓郁。

  叶妩道:“老师,我起来如厕,你继续睡吧。”

  顾轻舟还是起床,为叶妩拿了拐杖。

  “自己能行吗?”她问。

  叶妩点点头:“我可以的。”

  她艰难挪步,去了洗手间。

  顾轻舟没有跟过去。

  等叶妩从洗手间出来,顾轻舟已经打开了床头的小灯。

  五月中旬的夜里,略有轻寒。

  顾轻舟搀扶她上了炕。

  叶妩拢了薄薄的被子,靠着床头半坐,良久没有打算躺下。

  “怎么了,有事跟我说?”顾轻舟也半坐起来。

  叶妩颔首。

  她道:“老师,我梦到了我母亲。这么多年了,我第一次梦到她不是面目狰狞,而是温柔漂亮。”

  顾轻舟略感欣慰:“你心里太苦了,埋藏了太多的秘密。”

  叶妩深以为然。

  “老师,对不起。”叶妩声音更低。

  顾轻舟问她,为何要道歉。

  “我我不是很想查母亲的死因。”叶妩道,“我已经背负了这么久的罪孽,我知道这很痛苦,也知道放下之后的轻松。

  这世上有人全心全意相信我,对我来说就足够了。让我继续背负着吧,不管事情的真想是什么,那场大火都是我们全家心里的伤疤。

  母亲被烧死了,我们的心灵也被烧得面目全非。谁也不想揭开伤疤,我更加不想。老师,我知道你想帮我,可惜我要让你失望了。”

  顾轻舟就摸了下她的头发。

  “傻孩子,为什么要道歉?”顾轻舟问,“你知道我是想得到你的好感,以及你的感激,才主动提出来帮你的吧?”

  叶妩看了顾轻舟一眼。

  很奇怪的是,叶妩一点也不生气。她什么都知道,顾轻舟的坦白让她心中发暖。

  她当然知道顾轻舟的用意。

  任何人都想要巴结叶家,巴结她,顾轻舟并不例外。

  若是她说出什么大义凛然的话来,叶妩反而会警惕她,甚至瞧不起她。

  “所以,你不想查这件事,我自然是赞同你的。”顾轻舟道,“阿妩,你要牢记,你并没有放火。”

  “为什么你这样肯定?”叶妩眼底,闪过几分紧张。

  她想要信任。

  然而,当信任真的摆放在她面前时,她又胆怯了。

  顾轻舟道:“我跟你说过,我认识一名很出色的西医”

  “艾诺德医生,你说过的。”

  “对,就是艾诺德医生。他在华夏传教多年,在美国教会地位也显赫,他知道很多事。

  他如今主攻烧伤科,也有病患被虐待,我们就谈论过这件事。他曾经告诉我,长期受虐的人,从心里上会得受虐症。read_middle();

  就是说,你习惯了受虐,这种习惯很可怕,它会让你从潜意识里没有反抗的打算。

  就像天气有阳光有阴雨,不管是下雨还是放晴,我们都不会去想这是为什么,甚至不会去想改变它。

  在你们家,你受虐最严重,就意味着最习以为常的人是你,你的潜意识里没有愤怒和反抗。

  反而是那些没怎么受虐过,亦或者可怜你、同情你的人,他们充满了愤怒。所以,我很信任你,你绝不会烧死你母亲的。”顾轻舟道。

  叶妩听到这里,怔愣看着顾轻舟。

  她是真的从未想过反抗。

  对啊,为什么她从来不想反抗,只想着承受呢?

  “老师,不可能是我,对吗?”叶妩哭泣着问。

  顾轻舟颔首:“不是你。阿妩,我对你的信任,也许是套好你的手段,却不是虚假的。我信任你。”

  叶妩摸了摸眼角,道:“老师,你的话,是真的吗?”

  “我回头带你去拜访一位心理科的西医,让他跟你解释解释,如何?”顾轻舟问,“正好我也要带二宝去。”

  “你带二宝去看心理科?”叶妩的注意力被转移。

  叶妩很喜欢二宝,因为二宝笑起来傻傻的,而且可怜。

  二宝的眼睛瞎了,为什么要看心理科,这点叶妩也不太懂。

  顾轻舟道:“是,我要带二宝去看看心理科。我自己和西医眼科的诊断,二宝的眼睛大概是恢复了。可是他还看不见,这个问题很复杂,我想每一样都试试。”

  叶妩就道:“二宝真可怜老师,你什么时候带二宝去?”

  顾轻舟道:“明天就可以。”

  叶妩想了想,略感犹豫。

  顾轻舟道:“没事的,副官会带着你过去,路上有人抱你上汽车、抱你下汽车,你就可以自己走了。”

  叶妩点点头:“好,我们明天一块儿去。”

  这天,顾轻舟带着她去见了一位西医。

  顾轻舟问了很多问题,主要是二宝的眼睛。

  最后,不经意提到了受虐和虐待的关系。

  这位西医对此却夸夸其谈了起来。

  “受虐者和施暴者的关系,目前还没有系统的研究和学术论点,不过我的老师对此很有研究。

  我的老师说过,人也是可以被驯化的。

  人承受痛苦和恐惧的心理非常脆弱,一旦被攻破,她就会对施暴者产生依赖感。

  被虐待的孩子,会对虐待自己的父母有着恐惧或者害怕,时间久了就会形成同情和依赖,最后甚至会反过来帮助施暴者。

  这种关系,让受虐待的人自己去反抗的可能性很小。一旦超过了一定的时间,受虐者从心理上就被驯化了。”

  顾轻舟问:“多长时间呢?”

  “三个月到半年,足以驯化一个人。”西医说道。

  顾轻舟夸他有见识。

  这位西医挺年轻的,见顾轻舟是位漂亮的小姑娘,略感脸红。

  叶妩的表情却是很复杂。

  复杂中,她也有了种彻彻底底的放松。

  这一次,她相信了顾轻舟的信任,而且她自己也相信自己了。

  她不是凶手。

  也许,她并不需要顾轻舟帮她查什么,她需要的,仅仅是这种心灵上的肯定和解脱。

  顾轻舟是帮了她的。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