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第764章捉弄

  高桥荀默默坐着。

  他的情绪一阵阵翻滚,好似失去了什么东西,让他的呼吸略感紧促。

  顾轻舟被他踩得很疼,故而想寻个地方看看自己的脚背。

  她站起来往外走。

  脚步略微踉跄。

  高桥荀看到了她浅薄窈窕的背影,又见她步履缓慢,似有跛足,似乎是刚才踩重了,故而他跟了上去。

  “你是不是要去医院?”高桥荀问。

  顾轻舟摇摇头:“不是,我要去洗手间补妆。”

  高桥荀就道:“我知道洗手间在哪里。”

  顾轻舟刚要拒绝,高桥荀就伸过来臂弯:“我带你去。”

  “真不用。”顾轻舟道。

  高桥荀赌气似的:“不让我带你过去,我就抱你过去。”

  顾轻舟笑起来:“你抱得动我吗?”

  高桥荀立马附身过来。

  顾轻舟连退两步,也收敛了几分笑容,对他道:“好好,我们都不要闹了。这样吧,你走前面,我跟着你,如何?”

  高桥荀点点头。

  原本附近就有个小客房,专供客人们如厕更衣,有佣人在旁边服侍的,洗手洗脸都有热水。

  可高桥荀心念一转,居然往旁边岔路上走。

  顾轻舟在他后面。

  他放慢了脚步,声音也嗡嗡的,像是郁闷极了:“其实你没什么不好的,就是有点虚伪。”

  顾轻舟就当这孩子的中国话没学好,只当不知道他这是骂她。

  “......而且呢,就算你嫁过人,将来也可以再结婚。”高桥荀又道,“那些稍微差一点的男人,是不会嫌弃你的。”

  顾轻舟理应生个气。

  对着高桥荀,她总能看到颜一源的影子。

  这点虚无的不切实际的感觉,顾轻舟很珍惜,她真的很想念岳城的亲人们。

  对待高桥荀,她就多了几分善意,也多了几分耐心。

  “好,我知道了。”顾轻舟笑道,“我会鼓起勇气,再寻找一个男人嫁了。”

  高桥荀似乎松了口气:“这才对嘛......”

  转念一想,这不对啊!

  这根本不是他说这席话的初衷。

  她随便寻个人嫁了,还不如不嫁呢。为什么非要找个人嫁了?

  再说了,这世上优秀的男人很多啊,比如高桥荀就觉得自己不错。

  他的呼吸再次一紧。

  他更加不开心了。

  他不开心,就乱走路,往更加僻静的小路走去。

  顾轻舟不动声色跟在他身后。

  小径似乎越发窄了,有树枝藤蔓低垂。顾轻舟突然喊住了高桥荀:“别动。”

  高桥荀一惊。

  “怎么了?”他回过头,就发现自己脖子处凉飕飕的,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在他的后颈。

  顾轻舟看了眼他,问:“高桥先生,你怕蛇吗?”

  高桥荀顿时就明白了,他一瞬间寒毛耸立,浑身的血液都在逆行,唇色苍白:“我......我......快,快去叫人......”

  “没事,绿色的蛇,应该没毒。”顾轻舟往前走了几步,“我来抓。”

  “不要啊。”高桥荀声音全变了腔调,又尖又细,不停说日语。

  回神间,他又改了中国话,“叫......叫人......”

  他似乎感觉到了蛇吐信子,同时那凉软动了下。

  他快要尿裤子了,面无人色:“救我,快去叫人来救我......”read_middle();

  顾轻舟道:“我来试试。”

  “不不,你会吓到它.......别害我......”高桥荀眼泪都下来了,“你别害我。”

  顾轻舟上前,一下子就将他脖子上的蛇抓住。

  高桥荀连退数步,跑到了前面更宽阔的地上,使劲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已经没有蛇了。

  他还没有来得及喜极而泣,就听到了顾轻舟的笑声。

  转身,见顾轻舟手里拿着一根折下来的藤蔓,缓缓走了出来,满面的笑容。

  高桥荀这才明白过来。

  “你......”他恼羞成怒,“你太坏了,你居然......”

  顾轻舟笑道:“明明是你太胆小了。你故意把我往后院带,不知什么用心,又胆小,我才能吓唬到你。”

  高桥荀又窘又怯,道:“你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说归说,他这下子再也不敢带顾轻舟乱跑了。

  他甚至很难堪。

  他是男人,却被顾轻舟捉弄,露出那样的怯态,实在太尴尬了。

  他躲开了。

  他快步跑了出去。

  顾轻舟这会儿,确定自己的脚趾没有断,因为疼痛感比刚才轻多了,而且走路顺畅。

  她也准备往回走。

  康家庭院深深,五月的草木繁盛,处处蛩吟。

  琼华沐浴着葱郁树木,到处都是影子,略有阴森之感。

  顾轻舟看到不远处有东西微动。

  她没有多想,准备走过来的。可走近了,顾轻舟发现那一团团的,怎么都像个活物。

  她犹豫了下,决定还是不要多管闲事。

  她转身走,那人却打了个喷嚏。

  顾轻舟正好走在旁边。

  那团黑影要跑时,顾轻舟下意识拽住了黑影的衣领。

  拽出来一瞧,是个孩子。

  女孩子,约莫十来岁,非常的消瘦,头发也是稀疏枯黄。这个时节,大家都换了单薄衣裳,她的粉红色锦缎上衫却是加棉的。

  她很怕冷。

  “你是谁啊?”顾轻舟问。

  对方也察觉顾轻舟是个年轻纤瘦的女人,对她的攻击性不大,没有使劲挣扎。

  她期期艾艾:“我迷路了......”

  “你要回宴席大厅吗?”顾轻舟道。

  女孩子摇摇头。

  “那你是康家的人?”顾轻舟又问。

  她点点头。

  “你在自家迷路了?”顾轻舟再次问。

  小姑娘怯生生点头:“嗯,我不常过来。”

  康家是个很大的家庭,康暖是二房的姑娘,此处也是二房的院落。

  “你叫什么?”顾轻舟问,同时放开了她的衣领,握住了她的手。

  小姑娘的手腕非常细,全是骨头,没有半点肉,而且冰凉。

  “晗晗。”小姑娘道。

  康晗,依靠取名的习惯,她应该是康昱、康暖同一个辈分的。

  很多人家会把孩子的辈分,化为偏旁部首放在名字里。

  这个习俗,不止是北边有,就是南边也有,顾轻舟曾经住过的顾公馆,那些孩子们都是“丝”字辈,故而他们用绞丝旁取名;而颜洛水家的孩子们,都是“水”字辈分。

  “你是哪一房的姑娘?”顾轻舟问。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了人声。

  顾轻舟还没听清,小姑娘却吓了个激灵,挣脱了顾轻舟的手,使劲往黑暗处跑。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