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圣玛利亚学校门口,停靠了一辆奢华的斯第庞克汽车。


霍钺下了车,他一袭长衫布鞋,打扮得很斯文,像个教书的先生。


青帮最年轻的坐馆龙头霍钺,是个高大俊朗的男人。


他二十九岁,天生沉稳的他,看上去更成熟一些。


他喜欢长衫布鞋,有时候还会带一支金丝边的眼镜,一副学究的打扮,偏他杀人不眨眼,吞并地盘凶狠残忍,和他这件儒衫格格不入。


霍钺没有家人,前年才找到他流落在孤儿院的妹妹霍拢静。


这个妹妹是霍钺的父亲与一个舞女私通生下的孩子,和霍钺只有一半的血缘,霍钺待她却不错。


霍拢静不爱说话,送她去念书,她既不同意,也不反对,在学校里也是规规矩矩,只是她从来不用心,所有的功课都一塌糊涂。


今天学校来电话,是校董亲自打过来的,说霍拢静捅伤了同学,霍钺百忙之中,抽空来接她。


在学校门口,霍钺刚下车,就瞧见一个背影,纤瘦窈窕,浓密长发及腰,有淡墨色的光润。


他微微愣了下,想起正月在跑马场遇到的某位少女。


等他再看时,对方的车子已经离开了学校门口。


“阿静?”霍钺见妹妹霍拢静站在学校门口,一脸呆滞茫然的模样,走到了她跟前。


“你先回家,学校的事我来处理。”霍钺道,“天大的麻烦也不用怕。”


说罢,他就叫手下送霍拢静上车。


霍拢静拉住了他的袖子:“阿哥”


她难得叫哥哥。


霍钺停下脚步,耐心听她说话。


“阿哥,我不想念书了,很累。”霍拢静稚嫩的眉眼中,却带着沧桑。


霍钺心头不忍。


他摸了下妹妹的脑袋:“好,暂时先休息几个月,等你想学校了再来插班,没什么不妥的。”


说罢,兄妹俩就上了汽车。


霍钺让手下的人去了解情况。


汽车速度很慢,前后和左侧都跟着护卫的汽车,霍钺侧头看着窗外,茫然想心事。


他总记得那个少女,亮晶晶的眸子,看着他的时候没有贪念,也没有害怕,更没有鄙夷。


她双眸平静似澄澈的秋水。


难道,她也是圣玛利亚学校的女学生吗?


现在纳女学生为姨太太,成了一种新的时髦,胜过舞女和歌女,不少自负品位的人,会更青睐女学生。


不过很少有人能把手伸到圣玛利亚学校,因为此校的女学生,多半是有背景的。


霍钺纤长匀亭的手指,缓缓抚摸着汽车座位上的真皮,心里颇有点涟漪。


顾轻舟陪着颜洛水,去了趟军医院。


胡院长亲自出来迎接,这不是给颜洛水面子,而是给顾轻舟的。


外伤用西医的治疗方法更稳妥。


胡军医检查了一遍,告诉颜洛水道:“已经消炎了,伤口不深,皮外伤,不需要缝合,别沾水就行。”


“校医也是这么说的。”颜洛水咬唇,脸色有点白,她还是觉得很疼,疼痛席卷了她整条胳膊。


胡军医给颜洛水开了消炎的药,有内服,也有外敷。


离开的时候,顾轻舟还遇到了司慕。


顾轻舟一开始没看到他,直到军医给他见礼,喊了声“少帅”,顾轻舟才转过脸去看他。


司慕这些日子,天天在城外的驻地受训。他不是来治病,而是来看望他的一个副官。


他的副官在训练中被流弹击中了小腿,入院治疗。


瞧见顾轻舟,司慕眼眸严霜轻覆,那冷漠中难掩厌恶,和顾轻舟错身而过。


颜洛水担心看了眼顾轻舟。


顾轻舟无所谓。


上车之后,颜洛水低声对顾轻舟道:“司家的人,一个个眼睛放在头顶上,你别往心里去。”


“我不在乎,我根本没想过嫁给他。”顾轻舟道。


这是她第一次和颜洛水说起此事。


颜洛水微讶:“真的吗?”


顾轻舟点点头。


然后,顾轻舟又把自家的情况,告诉了颜洛水:“你也瞧见了,我们家那一个个的,恨不能生吞活剥了我。若没有军政府的靠山,我只怕出门都难,更别说去念书了。所以,我用了点小计策,让司家承认我,并非想要嫁给司慕。”


“原来如此。”颜洛水恍然。


同时,颜洛水又好奇:“司夫人为何会答应?”


这就涉及那些信。


那些信是绝密,顾轻舟用来威胁司夫人,很有震撼力,她不可能告诉任何人,包括颜洛水。


因为秘密会惹祸,她不想给颜洛水招惹麻烦。


“这个你就别问了。”顾轻舟道。


颜洛水是最贴心的朋友,见顾轻舟有难言之隐,她果然不问了。


知晓了顾轻舟的打算,颜洛水松了口气,道:“轻舟,我姆妈常说,女人要有眼光。选丈夫不管出身如何,一定是要疼极了你的。


女人的尊严是兰花,最是矜贵,需得精心呵护,可经不起冷落、白眼。”


顾轻舟笑。


颜太太的确是这么说的。


所以,颜洛水爱慕的谢三少不喜欢颜洛水,颜太太和颜新侬就不同意那门婚事。


“哪怕你不会嫁到军政府,也别接受我们家老五,那是个花花肠子,他可没准头。”颜洛水又告诉顾轻舟。


顾轻舟又笑:“放心,五哥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你真是亲姐姐,这样说五哥!”


两个人笑起来,颜洛水胳膊上的伤也就没那么疼了。


回到家,颜太太看到了,仔细询问了一番,只是叮嘱她:“休息几天吧,别沾水。”


将门夫人,从来不哭哭啼啼的,颜太太极其心疼女儿,还是保持了冷静,很理性的叮嘱交代,顺便问清楚了情况。


顾轻舟当天住在了颜家。


她打电话回去,正巧顾维听到了。


“不回来了?”顾维还有很多话要告诉顾轻舟呢,听说她不回来,难免失望。


她想跟顾轻舟说点什么,顾轻舟已经挂断了电话。


翌日,顾维拐着她烫伤的脚去上学,顾轻舟也到了学校。


颜洛水请假在家。


顾轻舟班上的同学,都在议论昨天的血案。


“打架见血,肯定要被开除。”后排的女同学悄声道。


“蔡可可要走了吗?”有人隐约很兴奋。


正说着,蔡可可推门而入。


她的校裙是改造过的,露出一段嫩白纤长的腿,艳丽妖娆。她冷冷扫视了一眼众人,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


蔡可可放在书包,一屁股坐在自己的书桌上,环视四周,似高高在上的女皇:“都盼着我被退学?我可告诉你们,岳城的军政府再显赫,还有南京政府压着,他们要给美国人面子,怕破坏国际关系。


可我们洪门,上面只有祖师爷,我们祖师爷可不怕美国佬!敢开除我,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我劝你们这些墙头草,都给老娘坐稳了,要是让我知晓你们倒向了别人,再想倒回来可就难了。”


很是嚣张。


女学生们个个敛声屏息,不敢招惹她。


蔡可可说的是实情。


军政府再显赫,到底是国家的政权,顾虑太多,还有国际条约限制着;而洪门是帮会,帮会做大到了洪门这个地步,人人敬畏。


顾轻舟也没有做声,想到颜洛水受伤的胳膊,再看蔡可可的嚣张,顾轻舟心中添了怒焰。


她的怒焰炙热,热到想毁灭蔡可可的地步。


顾轻舟极力忍住。


颜洛水休病假,顾轻舟一个人上学。


顾轻舟知晓顾维的打算,所以她未雨绸缪。


这天顾轻舟下学早,特意去了趟海关衙门,寻找顾圭璋。


脂粉不施的少女,未染铅华,纯净粉润,看上去就特别乖巧温顺。


顾轻舟在学校不编辫子,青绸般的鸦青色长发披散下来,萦绕着她纤薄的肩头,更是纯良温柔。


她去海关衙门,顾圭璋的同僚瞧见了她,都说:“顾小姐出落得真好,一看就是念书认真又孝顺的好孩子,次长好福气嘞!”


顾圭璋脸上有光。


他们父女在就近的咖啡店坐下,点了咖啡和乳酪蛋糕。


“寻我有事?”顾圭璋问。


顾轻舟就把她们班上的闹剧,一五一十告诉了顾圭璋。


“你没有参与吧?”顾圭璋紧张问。


顾轻舟摇摇头:“也是凑巧,那天正好三妹妹出事了。”


她又把顾维的事,说给顾圭璋听。


顾圭璋最近的心思,都在新纳的四姨太身上,回家吃饭也心不在焉,只盼鱼水之欢。


顾维受伤,他没有留心。


“没你的事,那就好。”顾圭璋松了口气。


顾轻舟班上的同学,家里非富即贵,顾圭璋怕她得罪人。


“阿爸,洛水这些日子请假,我们下周有次小考,我怕她跟不上,打算这几天下学就去颜家,把上课的内容笔记转述给她。”顾轻舟道。


顾圭璋点头:“你们是金兰姊妹,理应如此!”


上次顾维带给顾圭璋的尴尬,顾圭璋至今没有释怀。


他倒是不记恨颜家,毕竟他还想攀附,所有的怨气,都在顾维身上。


顾维受伤,顾圭璋一点也不在乎。


把事情告诉了顾圭璋,顾轻舟唇角微挑,有个淡淡的弧度一跃而过,眸中闪动一些狡狯。


顾圭璋则没留意。


顾轻舟从来没找过他,他都没察觉顾轻舟今天来得反常,只以为女儿想和他亲近。


父女出来喝咖啡,也是新派时髦的事,顾圭璋心情还不错,压根儿就没深想。


顾轻舟低垂了羽睫,乖乖巧巧的。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