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顾轻舟知晓顾维想要害她。


于是,顾轻舟先去找了顾圭璋,埋下了她反击计划的第一步。


顾轻舟白天上学,晚上去颜家,给洛水辅导功课。


没过几天,学校对顾轻舟班上的血案有了处罚结果。


罪魁祸首是蔡可可和霍拢静,对她们俩进行警告,记一大过,并罚款一百块。


颜洛水和另一个受伤的同学,校方补贴十二块钱的医药费。


“就这样吗?”班上有同学愤愤不平。


这么大的事,已经达到了“开除学籍”的规定,校方竟然这般轻描淡写。


很多人不平,又有不敢表露。


顾轻舟也把处理结果告诉了颜洛水,顺便帮她拿回来十二块钱。


十二块钱,够普通人家全家人一个月的生活费,但在颜洛水面前,简直是废纸。


一向沉稳的颜洛水,难得生气:“校方欺软怕硬惯了,这次的吃相太难看!”


颜太太安抚女儿:“素来是这样的,强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帮派都是不要命的,政府也敬畏他们三分,更别说国际友人了。”


圣玛利亚的校方是美国基督教教会。


教会不怕政府,哪怕是扛枪的军政府,但是他们忌讳帮派。


“所有的码头都在帮派的势力范围,军政府多次想接管,都铩羽而归。现任的青帮龙头霍钺,年纪轻,心是真狠,码头归军政府更是无望。


别说普通百姓,就是军政府的物资,八成都要经过码头进入岳城。教会学校更别提了,那些校董回家都要坐船,海路总被帮派垄断,谁敢得罪帮派?”颜太太道。


“我不气帮派势力大,我就是气蔡可可,她很蛮横的!”颜洛水道。


“学校规定,记三次大过就要被开除,永不录取的。”顾轻舟想了想,“蔡可可这是第一次记大过吗?”


“不是,这是第二次了。低年级的时候,马术课上,她把一位同学的马逼迫翻墙,那同学摔晕了,昏睡了三个月,校方记了她一次大过。”颜洛水道。


顾轻舟颔首。


颜太太见顾轻舟略有所思的模样,像是想帮颜洛水找回场子,就轻轻握住了顾轻舟的手:“去学校是念书的,没必要跟恶霸一般见识。


你们别看帮派龙头的女儿强横,可她将来能有什么前途?名门望族,都不愿意娶她的。”


这个世道,女人是没有事业的,出去工作都是低等人。名媛的前途,就是嫁个高门。


婚姻是她们唯一能取得成就的途径。


“你们可不同,你们都是高官门第的千金,玉不可与瓦碰。”颜太太道。


顾轻舟不让颜太太担心,低声道是。


颜洛水也道:“姆妈放心,我们不会胡闹的。”


颜太太这才满意点点头。


顾轻舟也不想惹事,顺利把这一年半的学业完成,拥有一个学位,将来可以自己出来做事。


她嫁高门大概是无望了。


司行霈看中的女人,只能给他做情,妇,顾轻舟几乎没有其他前途,除非她逃离岳城。


听说香港十分繁华,还是英国人的属地,顾轻舟倒很想逃到香港去。


她拥有教会学校的学历,去香港也能找到事做,最不济也能去其他教会学校教书,做个修女,自梳不嫁。


只有颜洛水心中总有口气,始终没有发泄出来。


后来,霍拢静一直没有复学,她请了病家之后,再办了休学手续。


顾轻舟和颜洛水就没有再见过她。


蔡可可更是得意,背地里骂霍拢静:“她是没脸来见我,怂货,跟她那个赤佬哥哥一样怂!”


众人沉默。


顾轻舟握住笔的手,微微发紧。她很想替天行道,处理掉蔡可可,却又不太想惹事。


况且,顾轻舟还要收拾顾维。


顾维的脚也慢慢好转,终于能正常走路了。


她常去胡修女的办公室。


胡修女对顾维略有歉意,顾维又主动要帮她打扫办公室,胡修女就没有拒绝。


四月的最后一周,圣玛利亚全校的算数、英文、国文和圣经课目都要小考,小考定在周四周五,所有年级都要参加。


周一的时候,顾维中午跑来找顾轻舟,问她几句圣经的题目。


到了周二,顾维又来了。


顾轻舟对她,始终是和气温柔的,顾维心中则有了主意。


顾维微微笑起来,很是得意。


她牺牲这么大,让自己的脚被烫,同时俯身的时候又故意划出两道血痕,就是为了彻底解决顾轻舟。


顾维目标远大。


顾轻舟可不是蔡可可,她犯事了别想记过,应该会直接被开除的。


傍晚时分的风起,吹动檐下风铃,簌簌悦耳。


顾维的心情极好。


——————


周二放学,顾轻舟站在街角,倏然往一条暗黑的胡同一拐。


司行霈派了两名副官,时刻护送顾轻舟。


见顾轻舟突然转到了暗黑的胡同,两名副官犹豫了下。


这些破旧胡同很乱,他们怕顾轻舟出事。她若出事,少帅回来就活剥了他们的。犹豫一瞬,两名副官果断跟了进去。


别人说“顾小姐蹭破一点皮,我就要活拔了你们的皮”,只是一句随口的威胁,可从司行霈口中说出来,就让副官们股栗欲颤。


已是黄昏,顾小姐往偏暗的地方去,很不安全。


两名副官进去。


往里走了几步,破旧的墙壁脱落,有霉烂的气息潆绕不散。


两名副官却没有看到顾轻舟。


“顾小姐呢?”一位偏瘦的副官沉不住气,大惊失色问。


“在这里呢!”角落的背后,传出来声音,两名副官急促回头。


顾轻舟站在巷子的一颗槐树下,夕阳筛过细碎的树枝,将绮丽的光晕投在她身上,她皎皎眉目被暖暖夕阳照耀着,玲珑细致。


可她脸上,没有半分暖意,又黑又亮的眸子里,泛出冷艳的光,黑黢黢的,亦如她倾泻在双肩上的黑发。


“顾小姐”有一名副官想要解释。


顾轻舟则摆摆手:“我知道你们是司少帅的人,我不介意。我找你们,是要你们帮我办两件事!”


两名副官面面相觑,同时站直了身子,连忙道是:“顾小姐请吩咐。”


顾轻舟从书包里,拿出二十块钱,先给了一名副官。


这么多钱,副官不知她要干嘛,疑惑看着她。


“你去帮我收买一名姓冯的女校工,这二十块应该够了。”顾轻舟道。


她把那个校工的外形和职务,一点点告诉了这名副官。


副官道是:“顾小姐放心。”


顾轻舟又对另一名副官道:“你安排几个人,要不怕死的,既不是洪门的,也不是青帮的,去帮我抢劫一个人。”


“抢劫?”副官微讶。


“怎么,做不到吗?”顾轻舟白瓷面容上,顿时泛出了寒光。


这女子凛冽的眉眼,透出蚀骨的威严,竟有点像大少帅。


副官心中一紧,忙道:“做得到,做得到!”


顾轻舟又细细告诉他,到底抢什么人,去哪里抢等。


安排妥当之后,顾轻舟道:“去办吧,明天下午之前必须办好。若是办好了,我会在少帅面前替你们美言;若是没办好,就别怪我说坏话了。”


两名副官吓得一个激灵,纷纷道是,转身就去了。


顾轻舟乘坐电车,也回到了顾公馆。


顾维大概觉得她即将要对顾轻舟使用的计策,是百密而无一疏,心情好得不行,顾轻舟回来时,听到了客厅的钢琴声。


以及歌声。


顾缃在弹琴,顾维站在旁边唱功,秦筝筝今天心情也不错。


“轻舟姐,你回来了?”顾维愉悦喊她。


想到自己即将的胜利成果,顾维的心情就很飞扬。


她要让顾轻舟被开除,她要让顾缃和姆妈对她刮目相看!


她才是顾家最聪明、最厉害、最耀目的女儿!


顾轻舟随意应了声。


而后,她借口还要做功课,先上楼去了,晚饭才下来。


今天顾圭璋不在家里吃饭,他带着他的四姨太,去了趟舞厅,准备在外头吃饭跳舞。


算是约会了。


秦筝筝已经很多年没有体会过这种滋味,气得银牙碎咬。


顾轻舟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上楼了。


到了周三,顾轻舟去上学。


她刚到教师坐下,蔡可可也来了,一脸的恼怒。


蔡可可漂亮的卷发微散,脸上精致的妆容有点花了。


班上害怕蔡可可的女同学,纷纷上前献殷勤问道:“可可,你这是怎么了?”


蔡可可恼怒:“气死我,方才在校门口,遇到一个屁孩子,非要让我领着他去找他姆妈。结果我刚送他过去,就被人给抢了。”


女同学都吓一跳。


这是真的吓到了!


在岳城,敢抢洪门龙头府上的大小姐,这是活腻味了吗?


“可可,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蔡可可恼怒,同时又有点得意,“我大叫‘我是洪门蔡家的人’,那两孙子立马丢下我的书包就跑了。”


“丢东西了吗?”


“钱包丢了而已。”蔡可可道,“回头告诉我阿爸,叫人宰了那两个小子。”


顾轻舟一直听着,不言语,心想:“司少帅的副官,办事还是挺得力的。”


抢劫成功了。


顾轻舟微微挑了下唇。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