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第86章证据确凿

  顾维完全没想到事态会如此发展。··暁·说·

  “低年级的算数卷也泄题了。”

  听到这个消息,顾维当时微愣,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三月的时候,秦筝筝出了个馊主意,让顾维去颜家,同时秦筝筝在顾圭璋面前胡说八道,想利用顾圭璋和颜家,稀里糊涂把顾轻舟退学送到国外去。

  送走了顾轻舟,老四顾缨可以陪同,顾家不花钱就替顾缨讨个前途;顾维可以取代顾轻舟,成为颜家的义女。

  一切筹划得很美好,结果却被颜洛水耍了。

  秦筝筝百般安慰,顾维却明白,自己失去了父亲的欢心。

  顾圭璋看她的眼神,她就能体会过来。

  在这个家里,母亲和女儿的命,都在父亲手里,因为钱财在父亲手里。

  顾维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她到底是个十四岁的少女,骨子里还有傲气,以及几分天真。

  她想方设法想要害顾轻舟,报一箭之仇。

  顾维研究了很久,如何能让顾轻舟被学校开除,连颜家甚至司督军都无法保顾轻舟。

  她一连去了好几天的校图书馆,借了很多校刊。

  她看到了八年前“泄题案”。

  当初这件事,牵连了好几位政要家的千金,可美国教会直接支会了领事馆的参赞,用国际政治碾压,毫不留情的开除了那些不过线的同学。

  大批量的辞退和开除,保全了圣玛利亚精英教育的名声,也震慑了后来者。

  从此,再也无人敢碰泄题这个雷区。

  顾维就想到了这点。

  同时,顾维还注意到,高年级的算数课任课密斯胡修女对顾轻舟格外照顾。

  “所有人都知道胡修女很照顾顾轻舟,而顾轻舟的算数课目又很差,若是泄题,顾轻舟第一个逃不掉嫌疑。”顾维心想。

  顾维寻了很多次的借口,终于接近了胡修女。

  趁着胡修女倒茶给她的时候,她心生一计,立马自己脱手,把一杯热茶砸在自己的脚上。最新最快更新

  胡修女对顾维有了歉意。

  顾维的腿好了之后,为了表示自己不介意,亲自去了趟胡修女的办公室。

  胡修女对她有点歉意,就不再介意她的登门。

  顾维深谋远虑,她弄到了胡修女办公室的钥匙,并且偷偷按了模子,很快就拿到了办公室门和保险柜的钥匙。

  周一黄昏下学之后,顾维没有走。

  等天黑了,顾维偷偷溜进了胡修女的办公室,偷到了胡修女放在保险柜的算数考试样卷,然后从后门跑出去。看最快章节就上  小說  ānnǎs.

  当时天黑,顾维又小巧,没人留意到她。

  顾维又借口找顾轻舟补习,趁着顾轻舟去洗手间,将考试样卷塞在顾轻舟书桌的抽屉暗层里。

  放好之后,顾维躲在洗手间,和某位女同学八卦:“我听说高年级的算数考试泄题了。”

  高年级泄题,都是顾维传出去的风声。

  这点风声像秋日草原上的零点火种,很快就能炼成燎原之势。

  当时洗手间很多人。

  这不过半个小时,就传遍了学校上下。

  大家都记得八年前的惨案,所以泄题这么大的事,简直比岳城被攻破还要令人紧张,一时间谣言四起。

  顾轻舟不会知道她的书桌里有算数课样卷,而密斯们肯定不会等到明天,会立马搜查。

  这样,顾轻舟的样卷会被当场搜出来。

  顾轻舟和胡修女关系很好、顾轻舟算数课目很差,她偷样卷有极大方便和动机,没人会怀疑顾轻舟是被陷害。

  找到了偷样卷的,此事顾轻舟一个人承担,她会被开除。

  军政府求情也没用!

  一切很顺利。

  顾维心中得意,她觉得自己做了件大事。

  她听到“高年级算数考试泄题”从她同学口中再传出去的时候,她双肩微微抖动,难以遏制内心的欢喜。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

  “姆妈和姐姐的主意,都是小打小闹,只有我的主意,才可以叫顾轻舟一击致命!”顾维激动的想。

  她这个主意太棒,不枉她泡在图书馆好几天辛苦查阅资料。

  她很有能耐,自己的前途肯定比姆妈和大姐更好。

  可是很快,顾维就听到另一个消息:“低年级的算数考试泄题”。

  顾维就是低年级的学生。

  听到这个消息时,她颇有几分不安:“低年级怎么会泄题?”

  泄题是大事。

  高年级泄题,是顾维弄的;那低年级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顾维就开始忐忑了,她总预感有什么事情发生。

  校董开了会,密斯们带着修女来,一个个班级的排查。

  当修女们从顾维的抽屉里,找出一份低年级算数考试的样卷时,顾维两眼发黑,几乎要昏倒。

  低考题怎么会在她的抽屉里?read_middle();

  她没有偷过低年级的啊,她偷的是高年级,而且放到了顾轻舟的抽屉里。

  顾维算数也不好,但是她不敢冒险去偷题!

  “不,不可能!”顾维几乎崩溃,“不是我偷的,不是我!”

  同时,高年级的一个风云人物--蔡可可,被抓了出去,她的抽屉里也有样卷。

  而顾轻舟居然没事。

  “不是的,是顾轻舟,是顾轻舟偷题!”顾维被押到办公室的时候,大声吼叫,“是顾轻舟!”

  密斯们全听到了。

  此事关乎甚大。

  密斯林走到顾轻舟面前:“轻舟,你跟我到办公楼去。”

  颜洛水拦在顾轻舟面前:“密斯林,这就有点不讲道理吧?人赃俱获的学生您不去审,要轻舟去办公室做什么?”

  “此事重大,任何可能都不会放过。这样,颜小姐也去。”密斯林道。

  颜洛水欲争辩。

  顾轻舟握住了她的手,对密斯林道:“校规大于天,我们愿意配合学校调查。”

  就这样,顾轻舟和颜洛水暂时也被送到了办公室。

  而其他学生,全部禁止离校,都要坐在座位上,等待学校最终的结果。

  学生家长把学校电话都打爆了。

  学校门口,也聚集了几十辆接学生放学的豪华座驾。

  岳城的小报甚至也听到了消息。

  这是大新闻。

  一时间,报馆的记者和学生家长把校门围得水泄不通,还有记者不时拍点什么,镁光灯闪个不停。

  天慢慢黑了。

  学生家长更加焦虑,全部被拦在门口,不许进去。

  洪门派了很多小弟,警备厅的厅长也派警员来接人。

  这下子更热闹了。

  圣玛利亚学校那条路,被堵得水泄不通。

  教室和办公楼开了灯,灯火透明,将操场上的梧桐树,映照得璀璨晶莹。

  顾维和蔡可可是分开审的。

  顾轻舟和颜洛水则在另外一间办公室,她们不是被审查,而是被隔离,只有一个修女陪着她们。

  顾维一直在哭,蔡可可则破口大骂,态度嚣张。

  颜洛水满心的话想问顾轻舟,偏又时机不到,忍得很辛苦。

  晚上九点,办公室的电灯照得顾轻舟昏昏欲睡。

  她是又累又困。

  陪同着她们的修女,已经离开了。

  “怎么回事?”颜洛水悄悄问顾轻舟。

  顾轻舟眨了眨眼睛,让她小心隔墙有耳。

  颜洛水就不再问了。

  片刻之后,密斯林端了两杯牛乳和几块蛋糕进来:“你们先充饥。”

  这待遇,可见是顾轻舟和颜洛水是没嫌疑了。

  颜洛水抓起牛乳就喝,一口气喝了半杯,问密斯林:“查清楚了吗?”

  密斯林点点头:“已经快查清楚了,再等半个钟,你们就可以回家。”

  虽然顾维还在攀咬顾轻舟,可她没有任何证据,而她自己偷题则根本无法自圆其说,顾轻舟的嫌疑解除。

  顾轻舟也先喝牛乳,不说话。

  她慢腾腾喝着,一口口咽下去,就听到颜洛水问密斯林:“到底怎么回事?”

  密斯林把她听到的消息,告诉了颜洛水:“在顾维的书包里,找到了一百多块钱,还有一只金表,是蔡可可的。”

  颜洛水心底闪过几分涟漪,嘴上却吃惊问道:“是蔡可可收买了顾维,让她去偷了样卷吗?”

  “是啊。顾维最近刻意接近胡修女,很多同学和密斯都看到了,前天晚上,有人看到顾维很晚才离校。”密斯林道。

  “天哪,她为了钱,居然这么做!”颜洛水故作大惊。

  至于顾维如何偷到低年级的算数样卷,已经没必要清楚了。

  反正偷一份是偷,偷两份也是偷。

  “......蔡可可非说她的金表和钱包是早上被人抢了,她没有收买顾维,哪有这么巧!”密斯林冷笑。

  蔡可可是个刺头,最难管束,在学校欺负同学也不是一两次的,而且她还记了两次大过,密斯林也盼着她被开除。

  这次,蔡可可被开除是无疑了。

  她那个帮派龙头的父亲也救不了她。

  而顾维无权无势,敢涉足如此可怕的禁区,她被开除也是必然。

  证据全部被找到之后,坐实了顾维和蔡可可的罪名,学校给学生们放了学。

  天黑又乱,学校每次只让十名学生出去,等十五分钟之后,再走一批,这样不至于造成混乱。

  低年级先走。

  轮到顾轻舟和颜洛水出校门时,水泄不通的校门口,已经散去了七成的人。

  颜太太和副官们开了车在门口等着,同样心急如焚。

  “阿弥陀佛!”颜太太拉住了顾轻舟和颜洛水的手,“念个书也这么大的事,吓死我了!你们俩没事就好。”

  顾轻舟也去了颜家。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