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顾轻舟翌日去上课。


蔡长亭却不见了。


顾轻舟去了趟平野夫人那边,才知道蔡长亭有点事出门了。


“长亭要半个月才能回来。”平野夫人道,“这段日子,我来教你吧。”


顾轻舟笑笑:“夫人,学习是有体系的。一旦体系乱了,教学就会变得复杂。我这段日子温习功课就成了,不敢劳烦您。”


平野夫人点点头。


她又问顾轻舟:“最近在忙什么?”


“没有忙什么,就是和司行霈、程渝偶然出去玩。”顾轻舟道。


平野夫人微愣。


她倒是没想到,顾轻舟这样大大方方说出来。


平野夫人又问顾轻舟:“阿蔷,你有什么打算?”


“和司行霈吗?”顾轻舟笑了笑,“我在江南臭名昭著,暂时是回不去了,故而我打算跟着您。


等您复国成功了,我做了最尊贵的固伦公主,有了万人景仰的封号和地位,再回去耍耍威风。


所以呢,我暂时不再考虑儿女私情,一心辅佐您。夫人,我需要为您做什么吗?”


她这番话,说得看似合情合理,平野夫人却不信任她。


平野夫人有着极佳的耐心,一点点打磨她的利牙。


“你好好在我身边,就足够了。”平野夫人道。


顾轻舟却知道,平野夫人最近在谈叶督军和阿蘅的婚事。


叶督军似乎在考虑。


大人物的一举一动,都会牵扯巨大,叶督军不可能轻易答应什么。


“夫人,我先出去了。”顾轻舟道,“等会儿还要去看程渝。”


平野夫人没有阻拦。


正如司行霈查不到蔡长亭的底细一样,平野夫人和蔡长亭也查不到司行霈到太原府的行动。


司行霈身边带着的人,个个都是反侦察的高手。


所以,他们也想通过顾轻舟,来窥探司行霈的行踪,对顾轻舟不再加以阻拦了。


他们打他们的主意,顾轻舟打顾轻舟的主意,两边都敞亮,也都不担心,故而目前的关系很融洽。


“阿蔷,我知晓你最近无所事事。”平野夫人道,“额娘答应你,等过了中秋节,会交给你一些事情做。”


“多谢。”顾轻舟道。


“那你去玩吧,早去早回。”平野夫人说。


顾轻舟就跟她作辞。


到了司行霈的园子,程渝说司行霈一整天都在书房里,钻研一封从香港发过来的电报。


电报很长,而且是密码电报。


他的人昨天乘坐飞机去香港,已经拿到了东西,目前正在往回赶。


顾轻舟去敲门。


司行霈听脚步声,都知道是顾轻舟而不是程渝,就道:“轻舟进来,程渝滚下去。”


程渝翻了个白眼。


顾轻舟推门进了书房,程渝没占到便宜,自己下去了。


顾轻舟看到他伏案写字,手边一个瓷缸,写一点烧一点。


满屋子都是烟火气。


顾轻舟吸了下鼻子,帮他推开了窗户,问:“得到了什么?”


“宝贝!”司行霈将笔丢下,一下子就把顾轻舟抱起来。


顾轻舟问他:“什么宝贝?”


“飞机核心组件。”司行霈凑在她耳边,低声道。


顾轻舟错愕。


司行霈道:“那个女人,是一位美国商人的情妇。她在跟美国人之前,还有一位唱戏的情郎。她的孩子没有遗传到美国商人的容貌,那商人怀疑她,她就席卷了钱财带着孩子跑了。”


之前她自己的情郎,后来去了哪里,已经是寻不到了。


“那美国人会不会来找?”顾轻舟又问。


“他们逃走的时候,那女人的孩子才三岁,如今美国人只怕是认不出他们了。”司行霈道。


同时他也说,“那两个孩子呢?”


“在叶督军府。”顾轻舟道。


“若是被人知晓了蛛丝马迹,查到了叶家,那么叶督军就要承担盗窃组件的罪名。”司行霈道。


顾轻舟愣住。


“你去告诉叶妩,那两个孩子不能留,最好依照程序走。”司行霈道。


“什么程序?”顾轻舟不由攥紧了手,“司行霈,我不同意你对孩子下手。”


“我是禽兽吗?况且,我将来也会有自己的孩子,为何要对孩子下手?我的意思是,把孩子和叶家摘清。”司行霈道。


顾轻舟慢慢冷静下来。


她真没想到,司行霈的运气如此之好。


不过,好运气往往带着敏锐。若是司行霈当那是普通人家,不去搜查人家的屋子,亦或者没有搜查的本事,到处乱翻却不认识仓库的钥匙,也得不到那些组件。


司行霈的运气只是一部分,他的精明和细心,才是他真正的能耐。


“我知道了,我得赶紧走。”顾轻舟道。


司行霈拦腰搂住了她。


在她唇上亲吻了几下,这才放她离开。


一下楼,顾轻舟就看到程渝拿着一张纸,泪流满面。


顾轻舟吓一跳。


难道出事了吗?


“怎么了?”顾轻舟问,“是不是”


程渝挂念的人太多了:她的母亲和兄弟、她的丈夫等。


顾轻舟走过来,程渝就捂住嘴痛哭,同时把电文递给了顾轻舟。


拿过来一瞧,顾轻舟忍不住眉梢飞扬:“太好了!”


电文是程渝的哥哥程艋发的,司行霈的将士已经帮程家夺回了昆明的督军府,程家重新入主昆明。


家,回来了。


怪不得程渝哭成这样,真真喜极而泣。


“恭喜!”顾轻舟轻轻搂了下她的肩膀,“你又是云南尊贵的千金大小姐了。”


程渝破涕为笑。


她又是哭又是笑,也把司行霈惊动了。


司行霈收拾好了书房,该烧的都烧了,这才下楼。


听闻此事,他淡淡说:“我昨天就知道了。”


程渝一下子就睁大了泪眼。


顾轻舟打了下司行霈:“你不早说?”


“忘了。”司行霈无所谓道。


程渝就恨不能将司行霈万马分尸。这么大的事,他居然忘了?


顾轻舟也顾不上陪程渝高兴了,就匆匆去了叶妩那边。


她一进门,就对叶妩道:“阿妩,那两个孩子呢?”


叶妩指了指旁边的侧厅。


“阿妩,你得把他们送走。”顾轻舟道,“最好不要留在家里,现在就得送走。”


叶妩愣住。


她一向慈悲温柔的老师,今天是怎么了?两个半大失怙的孩子,能有什么危险吗?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