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司行霈在看孩子。


孩子稚嫩的小手,拉住了司行霈的食指,柔软得不可思议。


“轻舟”司行霈的声音,略有点迷蒙,又带着梦幻,“看她的眼睛,像不像宝石?”


小孩子眼白比较少,故而眼眶里那黑黝黝的眼珠,能倒映出人影,似墨色宝石,珍贵又富有光泽。


“像。”顾轻舟道。


司行霈吻了下她的鬓角。


程渝重重一咳。


她走上前,直接从顾轻舟怀里夺走了奕秋:“你们俩见好就收啊,顾虑下旁人的感受好不好?若无其事的恩爱,我看得牙齿都酸了,那是人家的孩子。”


程渝把孩子还给了周烟,又对她道,“赶紧捂好了,瞧见这男人没有?简直就是土匪,他要是看你女儿可爱,估计就要抢走做自己闺女了。”


顾轻舟笑得前仰后合。


司行霈眼角微微抽搐。


当然,他是不屑和程渝斗嘴的,也不屑于威胁程渝,他只爱跟顾轻舟说些俏皮话。


程渝也知道,故而说话越发肆无忌惮了。


周烟眼底,闪过几抹欣慰。


安顿好孩子睡下,顾轻舟拿了些日常所用给周烟,然后要告辞回去。


“轻舟小姐,你总算数熬出头了。”周烟道,“他对你真不错,你运气好。”


“他不好的时候你是没看到。”顾轻舟笑起来。


周烟抿唇而笑。


顾轻舟也问周烟:“接下来要怎么办?看这个架势,你是不能呆在太原府了。”


“我想去湘地,我曾经在湘地生活过两年,那边多山区,气候又适宜。随便往山地一躲,谁也找不到我们娘俩。”周烟说。


顾轻舟道:“也好,司行霈会派人送你。”


周烟颔首。


顾轻舟出来,上楼把周烟的意思,告诉了司行霈。


司行霈道:“可以,湘地是不错的选择。”


顾轻舟点点头。


同时,顾轻舟又说:“送她一些钱财吧?”


“没必要,她是个赌徒,钱财多了不是好事。”司行霈道,“她如今有自己的安排,不要打乱她的计划,改变她的心志。”


顾轻舟深以为然。


“她脱胎换骨了。”顾轻舟道。


“这不是好事吗?”司行霈笑道,“人都是会变的,越变越好,自然叫人欣慰了。”


他说罢,又搂住了顾轻舟的腰,低声在她耳边道:“她的孩子真漂亮,将来咱们的女儿,肯定更漂亮。”


顾轻舟第一次神思天游。


她也动了心思,故而用手一推司行霈,她道:“要不要生一个?”


她几乎要推倒司行霈。


司行霈微愣,继而大笑。


暧昧的气氛,被他全笑没了。顾轻舟身上,越发有了他土匪的气质,司行霈笑得不能自已。


他的笑,伤害了顾轻舟的自尊心,顾轻舟转身就要走。


司行霈拦腰搂住了她,将头埋在她怀里,仍是笑了半晌。


顾轻舟轻轻敲他的头盖骨:“混账东西!”


气氛是温馨的。


顾轻舟和司行霈厮闹了片刻,这才从他的园子离开,准备回平野四郎的府邸。


阿蘅已经死了,回去肯定是狂风骤雨。


司行霈做了些准备,顾轻舟自己也做了些,可到底略感不安。


顾轻舟深吸一口气。


她面对的,即将是平野夫人和蔡长亭的猜疑,以及他们的报复。


“假如我真是平野夫人的女儿,那么我就会取代阿蘅。假如我不是,也可以借机弄清楚我到底是谁。”顾轻舟想。


迎接她的,是另一个局面,她一直都想要打开的局面。


她一路沉思。


平野四郎的府邸,此刻正寂静无声。


平野夫人在帮阿蘅沐浴。


阿蘅的身体逐渐僵硬了,平野夫人需得在蔡长亭的帮助下,才能顺利为阿蘅装殓。


她给阿蘅换了寿衣,又重新涂抹了脸,让她死后更加安详。


平野夫人没有半滴眼泪,她只是愣愣看着阿蘅。


装殓的时候,平野四郎和叶督军也在,将阿蘅放入一口棺材里。


叶督军见状,退了出去。


他回到了督军府,喊了参谋过来,对他道:“咱们在平野四郎府邸的人,启动几个,保护顾小姐。”


经过方才的事,顾轻舟已经不是阿蔷了。


这个太原府都知道,她姓顾。


参谋道是。


叶督军看平野夫人的样子,大约是气得到了极致,这才生出了平静。


他对顾轻舟没有男女之情,却对她这个后辈很喜欢。况且,顾轻舟是叶妩的精神支柱,没有了她,叶妩的状态会很差。


再加上,叶督军打算跟司行霈合作,共谋天下大事。若是顾轻舟出了事,估计司行霈也没心思留在太原府了。


于公于私,都应该保护好顾轻舟的安全。


不管是为了大计划还是为了叶妩,叶督军都要帮帮顾轻舟。


顾轻舟是夜里十一点才回到了平野四郎的官邸。


她刚回来,电话就响了。


顾轻舟微愣。


接了电话,才知道是叶妩,顾轻舟就想:叶家在这里有眼线。


“老师,我马上过去,您别轻举妄动,等着我。”叶妩道。


顾轻舟沉吟了下,说:“阿妩,我知你担心我,不过,现在你不适合过来。放心,我不会有事。”


“老师”


“听话。”顾轻舟道,“我自有安排。”


说罢,她就挂了电话。


顾轻舟去了灵堂。


阿蘅的灵堂很简单,设在偏堂,此刻布满了白幡。


顾轻舟进来时,平野夫人坐在旁边,,双目无神,蔡长亭半跪在灵前烧纸。


“夫人。”顾轻舟开口。


平野夫人眼眸微抬,看了眼她。


她伸手,让顾轻舟拉住她的。


顾轻舟就将手递了过去。


平野夫人握住了她的手,哽咽道:“你姐姐走了,以后就我们母女相依为命”


说罢,她开始泣不成声。


直到这一刻,顾轻舟才确定,自己真是平野夫人的女儿。阿蘅一死,她不是报仇,而是迫不及待示弱,拉拢顾轻舟。


平野夫人做过皇后,她将皇家的无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她不像一位母亲,更多的是像政客。


“皇家无父子”,平野夫人也深谙此道。她当然希望两个女儿都帮她,如今死了一个,剩下唯一的一个,她要牢牢抓住。


和平野夫人相比,顾轻舟才是真正的皇家血脉,她的血脉更有号召力。


没有这点血脉,平野夫人如何号召那些保皇党为她做事?


“郭老先生曾经说过,顾圭璋是我的父亲,那么,我这到底算什么身份?”顾轻舟问自己。


她有点糊涂了。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