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知晓了对方的来意,蔡长亭不高兴了。


他的不高兴是罕见的。


“以后,莫要再打电话到这家医院。”蔡长亭道,“也不可去他家医院就职。”


“为何?”


“我们有大事要做,夫人需要你。”蔡长亭眼眸微凝,似乎有寒光,“你的时间,不是浪费在这种小事上。”


“小事?救死扶伤,我觉得这是天地间最大的事了。”顾轻舟道。


蔡长亭表情更加紧绷了几分。


顾轻舟没理会他,进去看平野夫人。


平野夫人打了针,此刻昏昏沉沉的,看到顾轻舟进来也没有睁开眼。


她在休息。


顾轻舟就从里屋出来。


已经到了中午一点,过了午膳的时间,蔡长亭对顾轻舟道:“去我那里吃饭吧,我们聊一聊你的功课。”


“好。”顾轻舟笑道。


她去了蔡长亭那边。


一桌饭菜,顾轻舟专门挑一道凉拌莲藕吃,吃得很香甜。


“喜欢吃莲藕?”蔡长亭用日语问顾轻舟。


顾轻舟点头,又问他:“莲藕在日语里,有几种说法?”


蔡长亭就一一告诉她。


饭后,他跟顾轻舟聊起了以后的事,又说到了叶督军。


平野夫人需要叶督军的辅助。


太原地理位置重要,而且山西兵强马壮,物资富饶,可以定天下局势,无奈叶督军心智不坚,就想要一方太平,不愿意问鼎天下。


顾轻舟笑了:“我倒觉得,叶督军是这天下最有良心的人。”


“良心?”


“对,良心。一动兵灾,千里民不聊生。为了虚无的权势,弄得生灵涂炭,这就是你所谓的远大抱负?”顾轻舟问。


蔡长亭轻轻咬了下筷子。


他这个动作,做得很娴熟,顾轻舟这才发现,他有咬筷子的习惯。吃饭的时候,他若是遇到了难题,就会咬住筷子头,几乎要咬破。


顾轻舟将他这个习惯记下。


想要胜利,就需要了解对手。


顾轻舟说完,蔡长亭不说话了。


他不太想评判顾轻舟的软弱和短视,也不愿意虚伪夸奖她善良。


古语说“义不理财慈不掌兵”,顾轻舟这般慈善,在军家而言是大忌,所以她推崇的叶督军的作法,也是故步自封,不出五年,山西就会有大祸。


蔡长亭不想扭转她的思想,故而不再说什么了。


两人交谈了片刻,最后一道汤端上来。


顾轻舟喝完了汤,就回了自己的院子。


她准备午睡片刻。


这一觉睡了大约两个钟头,顾轻舟起来的时候浑身乏力,嗓子眼疼得厉害。


她喝了水,仍是觉得疼。


起来准备看会儿书,顾轻舟就连连打喷嚏。


“夫人的风寒传染给我了。”顾轻舟心想。


风寒很讨厌,止住很难,需得慢慢调养才会好转。


像夫人那种病毒性感冒,在西医的盘尼西林出现之前,体弱的人可能会扛不住。


顾轻舟自己写了个清单,让佣人去抓药。


她先阻止病情恶化。


到了傍晚,顾轻舟打喷嚏就越发严重,而且带着咳嗽,人也发热了起来。


她知晓不好了,必然会像平野夫人那样发烧。


她打电话给叶妩,把自己的病情告诉了她。


“帮我请个军医吧,普通医生我不放心。”顾轻舟道。


叶妩很焦急:“老师您现在发烧了吗?”


“还没有,你不要过来。”顾轻舟道,“热天的病毒感冒,最是要命的,我也是被夫人传染的。”


叶妩道:“不行,我得去。”


“我就叫佣人挡住门。”顾轻舟道,“乖,这个时候不是讲义气的,你后天不是要开学了吗?”


叶妩点点头。


“你自己病了,再带着病毒去学校,传染给老师和同学,那我得多大罪过?”顾轻舟道。


叶妩说:“我隔着窗户看看你,不行么?”


顾轻舟心中发暖,同时又忍俊不禁。


她道好。


军医很快就来了,叶妩也来了。


“一连三天,每天打一针,就没什么大问题。”军医对顾轻舟道。


顾轻舟道谢。


打了针,顾轻舟抬眸就看到了窗台上的叶妩,忍俊不禁。


军医也笑了,对顾轻舟道:“可以请三小姐进来,带上口罩就没事的。”


说罢,他拿出军用的口罩。


叶妩带着口罩进来,瓮声翁气道:“搞得跟进了病毒所似的。”


顾轻舟失笑。


她没什么力气,笑起来也软软的。


“你想吃什么吗?”叶妩又问顾轻舟。


顾轻舟口中干涩,味觉退化,什么胃口也没有,道:“什么也不想吃。”


叶妩很难过。


顾轻舟明明只是小病,叶妩却生出多愁善感。


当年她母亲也是生病,然后就


“老师,快点好起来。”叶妩说着说着,就哭了。


她也不知为何,就是很害怕,然后又很担心。


顾轻舟道:“别哭别哭,我明天就好了。”


安慰了半晌,叶妩才停止掉金豆子。


顾轻舟打趣她:“从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爱哭?”


叶妩破涕为笑。


顾轻舟催促她:“快出去吧,过两天再来看我,感冒很容易传染的。”


叶妩无奈离去。


她想,养病的顾轻舟肯定也很寂寞。叶妩和顾轻舟一样,身子骨不够硬朗,但是有人强壮结实,不怕的啊。


于是,叶妩给程渝打了个电话。


她在电话里说,顾轻舟生病了很严重。


程渝挂了电话,立马问司行霈的副官:“你家长官去了哪里?”


“程小姐,师座说您不要过问。”副官道。


程渝气得要踹人:“你以为我想过问啊?我丑话说前头,你不告诉我,回头你家太太不好了,你别把责任推到我身上。”


副官精神一震。


“哟,你这会儿知道怕了?”程渝打趣道。


副官说:“太太是师座的半条命,太太怎么了?”


程渝微愣。


她心中说不出的羡慕。


司行霈身边的人都知道,太太是师座的半条命,可见司行霈把顾轻舟看得多重要。


程渝心中羡慕极了,嘴上却是故意酸溜溜的,刻薄道:“死不了,就是小感冒。”


副官一溜烟跑了。


程渝准备打个盹,半个小时后司行霈回来了。


他一回来,就对程渝道:“梳妆一下,我们要去接轻舟回来。”


“接她,我干嘛要梳妆?”程渝不解,总觉得司行霈是故意折腾她。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