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两个男人的对峙,让程渝看得激动不已。


她真想知道,是司行霈会赢,还是蔡长亭会赢。


她几乎要拍掌鼓励,让他们赶紧打一下瞧瞧。


叶妩却很着急。她往前一站,挡在蔡长亭和司行霈中间。


“长亭先生,我的老师是贵府的奴隶吗?”叶妩板起脸,声色俱厉。


蔡长亭略微低下头,看了看叶妩。


“若她不是府上的奴仆,为何不能离开?再说了,现在已经不是前清,没有奴隶只有佣人。哪怕是佣人,也有出入自由。长亭先生,您是囚禁了我的老师吗?”叶妩声音低沉,气势却不减,像极了发怒的顾轻舟。


蔡长亭的手,不由自主放在了腰侧。


那里,放着蔡长亭的手枪。


司行霈现在抱着顾轻舟,根本腾不出手来,如果自己开枪的话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飞驰而过,蔡长亭就听到了平野夫人的声音。


“长亭,不许胡闹。”平野夫人道。


平野夫人的重感冒尚未痊愈,鼻子还不通气,故而说话瓮声瓮气的,竟有点亲切。


她咳了两夜,嗓子已经哑了,说话需要用极大的力气。


她走到了司行霈身边,道:“司少帅,你先把阿蔷接过去,请你七日之后再送她回来。如果你能做到,这就可以走了。”


司行霈笑笑,没回答。


平野夫人让开了路。


她的动作,让屋顶上的人悄无声息退了下去。


司行霈抱着顾轻舟,从蔡长亭身边走过。


一阵风,蔡长亭闻到了淡淡的清香,似玫瑰的味道。


不知是他自己身上的,还是阿蔷身上的。


他站立原地,没有回头去看。


听着脚步声,司行霈他们已经远去了。


平野夫人站了片刻,就头晕脑胀的,对蔡长亭道:“回去吧。”


蔡长亭搀扶了她的胳膊。


“您不应该让阿蔷走,咱们好不容易把她接了过来。”蔡长亭道。


“不可逆转了。”平野夫人每一句话,都用气声再说,嗓子里已经说不出完整的,“挑拨他们,根本起不了奇效。”


她一边走,一边说,“司行霈杀了她的亲人,她原谅了他;顾轻舟杀了他的弟弟和妹妹,他也不怪她。最极端的两件事,都无法让他们生罅隙,其他的半分不可能管用了。”


蔡长亭的手,略微收紧。


平野夫人继续道:“既然没办法将他们挑拨开,那么就好好利用。也许,我们会有更好的收获。”


更好的收获,就是得到司行霈的帮助?


司行霈难道就没有征服天下的狼子野心?


对于问鼎天下,司家的岳城地理位置太过于鸡肋,不够重要;同时,司家的兵力和财力也有限,资源更是稀少。


南边不少军阀掌控三省、五省,司家就掌控那一个省,而且幅员不够辽阔。


就整个南边的军阀而言,司家好似没什么财力。


平野夫人也派人调查过,司家的赋税的确不算多。


地盘小、兵力少、钱财匮乏的司家,实在太过于弱小。况且江南是鱼米之乡,少矿藏,根本无法满足平野夫人的要求,就连三分之一都达不到。


如今,平野夫人改变了策略。


司行霈的太太已经去世了,顾轻舟和他没有夫妻之名,却有夫妻之实,可以用这点一直勾着他。


“夫人,咱们想利用司行霈,无疑是虎口夺食,与虎谋皮。”蔡长亭道。


他一口气说了两个虎。


他觉得司行霈是一只猛虎。


“既然他是虎,你就不能做一只雄狮?”平野夫人道。


她说话的时候,声音出不来,有气无力,却让蔡长亭沉默良久。


平野夫人不再理会他,自己回了正院。走这么久的路,又有日头,让平野夫人头晕眼花的。


她得快点好起来。


这场病,来得快,也来得突然,还传染给了阿蔷,颇为恐怖。


蔡长亭却凝神站在日光里,阳光照在他脸上,有种别样的金芒。他似乎不知炎热,一直没有挪脚。


他陷入了沉思里,眼珠子快速转动。


可能是转得太快,他也自知,就微微阖上了双目。


来往的佣人看到了,还以为俊美无俦的长亭先生,正在日头底下睡着了,故而佣人们都放轻了脚步,怕打扰他。


顾轻舟闻到了熟悉的雪茄清冽,就莫名心安。


那些噩梦,都慢慢远离了她。


她靠在结实的怀抱里,睡得香甜。


“司行霈,我看那个很漂亮的男人,对轻舟有意思。”程渝突然道。


司行霈眸光狠戾,看向了程渝。


叶妩坐在前排,回过头来说:“程小姐,你别胡说了,长亭先生喜欢的不是老师,而是阿蘅。”


程渝噗嗤笑了下:“你个小丫头,懂什么呀?”


叶妩只不过比程渝小五岁,也没有到小丫头的程度。


“闭嘴。”司行霈声音不疾不徐。


程渝却不饶他,说:“你自己没看出来?你抱着轻舟出来,他瞳仁都收缩了,恨不能抢过去,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那又如何?”司行霈道。


况且,有的人就是擅长做戏。


“他那么漂亮,你就不怕轻舟被他抢了去?”程渝笑嘻嘻的。


叶妩回头,看了眼司行霈。


她觉得老师不会被抢走。


蔡长亭很漂亮,比仙人更美,可司行霈也漂亮,而且他结实英武,男子汉气概更足。


真要比起来,叶妩觉得女人更偏爱司行霈这种的。


司行霈正要发作,却想起什么,唇角一勾,露出坏坏的笑:“你要是喜欢他,我就助你一臂之力。”


程渝敬谢不敏:“可算了吧,那等谪仙一样的人物,我无福消受。我要是有顾轻舟那样的本事和能耐,才敢去啃他。现在么,我就跟高桥混混”


说罢,她自己哈哈笑起来。


叶妩恨不能捂上耳朵。


他们大人的世界,有些话特别不堪,叶妩一点也不想知道。


叶妩又一次回头,看了看司行霈怀里的顾轻舟。


顾轻舟还在熟睡,脸上有安心的表情。


“老师睡着了,都知道自己很安全。”叶妩突然道。


程渝微愣。


她看着司行霈和顾轻舟,再次升起羡慕。


他们这样要好!


顾轻舟哪怕熟睡了,躺在司行霈的怀里,她都能感觉到安全。


这是何等的信任。


司行霈的眸光,顿时就温柔了,细细摩挲着顾轻舟的脸。


他那幸福的臭屁模样,又刺激了程渝。


程渝觉得,此生是难以寻到这样的有情人。


见识过了这样的,其他的爱情她大概都看不上眼,就似由奢入俭难。


既然如此,她就不打算委屈自己了,也不去追求纯粹的感情,她要把这天下的漂亮男人都睡一遍。


除了司行霈。


也除了蔡长亭。


漂亮可以,太妖孽或者太变态的,还是算了吧,程渝啃不下那么硬的骨头。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