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顾轻舟已经忍耐不下去了。


她揣了把枪,去赴司公馆的宴。


司公馆是中午的宴席,顾轻舟在外面磨蹭了很久,差不多到了十一点才进去。


她脸上没有异色,微笑着和众人打招呼。


人都来齐了。


司行霈坐在老太太身边。


今天的司行霈,穿了件白色绸布衬衫,咖啡色条纹西裤。衬衫的袖子折起,露出修长结实的胳膊,银扣泛出温润的光。


他眉梢有点笑意,像是很开心。


“人逢喜事精神爽么?”顾轻舟的脸色更加惨白。


司行霈那淡淡的笑意,让顾轻舟无处容身。


她感觉被他摸过的身子是肮脏的,她羞愧难当。


顾轻舟想过,等司行霈娶亲那天,她会很难堪,却没想到这么快,也没有想过,她的羞耻感比她想象中更严重。


“轻舟来了?”老太太高兴喊了顾轻舟。


顾轻舟今天略施薄妆,涂了点唇膏,也抹了点胭脂,气色就很不错。


老太太没看出她的异样。


倒是司行霈察觉一二。


司行霈眼底有了几分狐惑。


“最近怎样,功课好吗?”老太太问。


“挺好的。”顾轻舟一一回答。


“上次你们学校闹偷题目,可吓到你了?”司老太又问。


“没有的,老太太。”顾轻舟笑道。


司行霈的二婶和三婶问顾轻舟,关于圣玛利亚学校开除案的事,以及顾轻舟失踪的妹妹等。


顾轻舟也仔细解释,没有半分回避。


她的眼睛,始终没有看过司行霈。


好在,老太太等众人,也没有提及司行霈的婚事。


宴席的时候,顾轻舟仍是坐在司慕身边。


她心不在焉慢慢拔饭吃,一点胃口也没有。


司慕给司琼枝倒酒,就顺手给顾轻舟倒了半杯。


顾轻舟拿在手里,晃荡了下葡萄酒,像极了血色,潋滟的涟漪一圈圈荡开,十分靡丽。


她轻轻尝了一口,觉得这酒甚好。


这是司慕带过来的酒,顾轻舟很欣赏的样子,让司慕心情还不错。


司慕就夹了一块水煮鱼给她。


顾轻舟回以微笑,吃了。


司慕面无表情,继续吃饭。


司行霈把这一切看在眼里,那深邃的眸子里,早已暗携了阴霾,阴霾里裹着风暴。


当着他的面眉来眼去?


司行霈的手指紧紧攥了起来,指关节发白。


这个小东西,她想造反?


司行霈一口气透不上来,肺里烧灼里,像有一把嫉妒的火。


这顿饭,司行霈味同嚼蜡。


倒是司慕,喝了好几杯酒,高兴时还跟顾轻舟碰了下杯子。


司行霈脸黑如玄铁,几乎要把筷子捏断了。


饭后,略微闲聊,顾轻舟起身告辞。


司公馆派车送顾轻舟。


顾轻舟坐在车里,闭目养神,可很快车子就停了。


她一抬眼,看到了司行霈的车子,横档在路上。


司行霈长腿阔步,上前狠戾拉开了顾轻舟的车门,对司机道:“回去就说,你把顾小姐安全送到了。多一句话,想想自己的脑袋结实不结实!”


司行霈恶名在外,司机很怕他,连忙道是。


顾轻舟面无表情,几乎没有抵抗,被司行霈拽到了他的车子上。


车子飞速回了他的别馆。


他一进门,都等不及上楼,就把顾轻舟扔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他狠狠的吻顾轻舟的唇,而后是她修长嫩白的颈项,稍微用力,撕开了她旗袍的纽扣。


玉石雕刻成海棠花的扣子,滚落在地板上,清脆悦耳。


司行霈伏在顾轻舟身上,突然感觉冰凉的东西,抵住了他的额头。


顾轻舟手里的勃朗宁,子弹上膛,对准了他。


她浑身泛出冷意,眼眸也似染了一层银霜,拿住勃朗宁的手腕,沉稳有力,抖也不曾抖一下。


司行霈笑,笑得倒吸冷气:“好,你敢拿枪对着我,你长了出息!”


他一把夺过了枪,速度极快,快得顾轻舟根本来不及反应。


枪到手里,他顺手将枪拆了,狠狠摔在地上,反手就下意识想扇顾轻舟一耳光。


手风带过,那耳光扇在顾轻舟身后的沙发上,终究没伤她。


司行霈暴怒。


他的小女人当着他的面,喝他弟弟倒的酒,吃他弟弟夹的菜,对他弟弟浅浅含笑。


那葡萄酒浸染了她的唇,她唇色柔润粉嫩,眸光萃然若琉璃,和他弟弟碰杯,笑靥璀璨,狠狠刺激了司行霈。


可恨的是,对另一个男人抱以温柔,转头却拿枪对准他的脑袋。


呵,果然是要翻天,不收拾她怎么行?


司行霈没什么顾忌,他也不会觉得女人不能打。


但是他忍住了,他不碰顾轻舟。她稚嫩的脸是矜贵的,禁不起任何人的扇,包括司行霈自己。


所以,他满腔的愤怒,都化为欲念,狠狠吻着她,手在她凉滑细腻的肌肤上游走,几乎要将她吞噬入腹。


他撕开了她的衬裙。


吻她鬓角的时候,司行霈吻到了滚热的泪。


蓦然一惊,人回过神来,但见顾轻舟迎面躺在沙发上,眼睛空洞望着孤零零的天花板,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簌簌打湿了她浓郁的黑发。


黑发映衬着脸侧,她毫无神采,竟像是死了一般。


司行霈的欲念全消了,只剩下心疼,抱住了她。


“别哭了,傻东西,我没想打你,况且也没打到啊!”司行霈抱起了她。


她的黑发就从他臂弯处倾泻,洋洋洒洒如流瀑。


他抱着她,像哄孩子一样,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喃喃低语:“轻舟,轻舟”


“别叫了,跟叫魂一样。”顾轻舟道。声音里毫无哽咽,却也冷得惊人。


如此态度,司行霈前所未见,惊诧又心疼,亲吻她的面颊:“怎么了?”


顾轻舟的眼泪收住,眸子里却水光盈盈。水晶吊灯的繁复枝盏,将璀璨的光落入她的眸子里,眼芒盈盈欲碎。


“恭喜少帅!”顾轻舟面无表情,一滴泪珠凝聚在眼睫毛上,将落未落。


司行霈蹙眉:“何喜之有?”


“大婚!”顾轻舟的话,像从冰窖里溢出来的冷气,带上蚀骨的寒凉和悲怆。


她不是吃醋,不是嫉妒,而是彻底了失望。


司行霈看着她,被他撕开的衣衫里,少女嫩白的肌肤,莹润如玉,和她那决然的面容映衬,果敢倔强。


“不会有什么大婚!”司行霈道。


司行霈放开了顾轻舟,坐在沙发对面的茶几上,表情肃然认真:“你肯定是听颜新侬说了此事。”


顾轻舟不语。


“洪门蔡家的小姐,今年才十七岁,和你同龄。轻舟,我这个人有原则,我不碰未成年的女孩子。”司行霈道。


顾轻舟眼睛一眨,那滴泪毫无预兆的滚落,很是委屈伤心。


司行霈的气又消了大半,他继续解释道:“蔡家的老头子以为我鲁莽好骗,他女儿出了大事,此前名声糟糕,想用码头作为聘礼,和督军府结亲,那是他们的痴心妄想!”


顾轻舟抬眸:“义父说,蔡可可怀孕了!”


“那是蔡家编造的谎言,为他女儿遮掩丑事的另一个话题。”司行霈冷哼,“现在岳城的码头,八成在霍钺的手里,蔡老头子的十二处码头,早就在被霍钺并吞了。


他说送给督军府,无非是想借督军府的手,替他铲除霍钺。轻舟,你觉得督军府这么傻吗?”


顾轻舟眨巴眼睛,不解看着他。


“我让父亲应下,同时假装承认蔡家小姐的事,等蔡老头放下戒备,我要吃下他一半的码头!”司行霈道。


原来是一出戏。


顾轻舟心中的羞耻感,减轻了很多。


蔡可可不是司行霈的未婚妻,她没有染指任何人的婚姻,顾轻舟慢慢松了口气。


从小到大,李妈不停告诉顾轻舟,当年秦筝筝如何接近孙绮罗的未婚夫,如何做外室,如何毁了孙绮罗的婚姻,毁了顾轻舟的家庭。


秦筝筝简直是恶魔一般的可恨。


在顾轻舟的心里,和别人的未婚夫搅在一起,是这个世上最耻辱的事。


若是她母亲的在天之灵看到,也会对她失望透顶。


她以前也会想,等司行霈真的成亲了,她一定要逃走,她绝不委身做情,妇。


然后,她就听到了婚讯。


她的愤怒和恶心,比她想象中更强烈,强烈到了她宁愿死,也要摆脱司行霈。


“你不是蔡小姐的未婚夫?”顾轻舟再问。


“我不是,我根本不认识她。”司行霈很明确的告诉她,“哪怕现在传出婚讯,我和督军也没有明确松口,不过是放出风声,迷惑洪门罢了,我们很快就要出手。”


顾轻舟慢慢透出一口气。


司行霈俯身,半蹲在她面前:“我的轻舟,你吃醋了?”


“这不是吃醋,这是难堪。”顾轻舟道,“司行霈,我母亲结婚之前,我继母就和我父亲搞在一起,直接导致我母亲后来的病逝。


你现在折腾我,我觉得难堪,我觉得恶心,但还没有到我的底线。若是你有了未婚妻还这样对我,那才是我最后的容忍!”


司行霈轻轻摸了下她的脸:“傻孩子,我没有未婚妻!”


顾轻舟点点头。


“你将来若是有了未婚妻,要最先告诉我。”顾轻舟道,“别让我从旁处知晓。”


“然后呢?”司行霈唇角,有了一抹玩味的笑意。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