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顾轻舟说,若司行霈有了未婚妻,一定要告诉她。


司行霈含笑反问她,然后呢?


他有了未婚妻,那么她呢?


“然后,我会彻底离开。你不放我走,我就跟你同归于尽。”顾轻舟道,“我从前不懂,任由你欺负。我现在经历过了,我已经明白这种羞耻感的痛苦,我不会逆来顺受。”


“同归于尽?”司行霈慢慢咀嚼这句话,竟听出了几分绮靡缠绵来。


同生共死,不是最美好的承诺吗?


司行霈总要死的,能和他的轻舟一起死,倒是心旷神怡的未来!


从他的轻舟口中说出来,司行霈心神微荡,俯身轻轻吻她的唇:“好,那就同归于尽。”


他将她抵在沙发里,唇齿相依,汲取她的甘甜。


他心中微转:“我已经把如此重大的军事机密,告诉了她!”


他舍不得她伤心,为了解释清楚,他连隐秘的军机都告诉了她。那些军机,颜新侬都是一知半解。


这是司行霈和司督军父子合谋的。


司行霈为了顾轻舟,竟然到了如此地步!


军机大事,他都毫不保留。


“我的轻舟,我怎舍得让你走?”司行霈细细吻她的颈项,将头埋在她凉软的发丝之间,“宁愿死,我也不会失去轻舟的。”


顾轻舟心头跃过一阵悲凉,眼泪毫无预兆,滑入了鬓角。


身不由己的痛苦,将来能让司少帅也尝尝滋味才好!


司行霈发过火,也解释了,上楼寻了间樱花粉繁绣卷草纹的旗袍给顾轻舟。


他的衣柜里,有一半是他专门给顾轻舟做的衣裳。


每次打开衣柜,似乎能感受到她的存在,司行霈心中莫名就有了暖意。


好像一个家。


这个家里,有顾轻舟!


哪怕顾轻舟不在,只要她的衣裳仍在,司行霈就觉得踏实温暖。


顾轻舟身上的旗袍被他撕断了扣子,她换上新的。


司行霈捡起地上的勃朗宁,重新组上,递给顾轻舟:“这么没用,随手就被人缴了枪,还怎么杀人?”


顾轻舟把勃朗宁收好。


司行霈动作太快,别说是顾轻舟,就是训练速度的杀手,这么短的距离,也别想用枪指着司行霈。


司行霈十岁就在军营混。


旁的不说,这身功夫、枪法,是无人能及的。


要不然,他区区二十五岁的少帅,如何能在军中地位显赫,深得军心?


顾轻舟低垂着眼帘。


“别委屈,我带你去训练场。”司行霈搂住她的肩膀,低声呢喃,“我教你射击,全部用荷枪实弹,可好?”


顾轻舟抬眸,眼底有清辉闪烁,这一刻的期盼是遮掩不住的。


复而她又低了头,道:“不去了。”


军营是司督军的地盘,那些当兵的若是见过她,那岂不是知晓她和司行霈混在一起?


虽然是司行霈逼迫她的。


总之,这样的行为让大家会难堪。


顾轻舟答应过司夫人,这两年不给司慕抹黑。


她不能先失信。


“怎么不去?”司行霈隐约猜到,问她,“怕被人看到?”


“是啊,奸,夫,淫,妇的,有什么体面?”顾轻舟道。


司行霈紧紧捏住了她的下颌,薄茧的手掌稍微用力,几乎要捏碎她的骨头,狠戾道:“不许胡说!”


顾轻舟用力打开他的手。


“你不承认,不代表不是实情。”顾轻舟道,“被你强留在身边,我整个人都是下贱的,我瞧不起自己,你的恶心把我也带累坏了。”


她逃不开。


逃不开,并不意外着她做的事就合理了。


顾轻舟很清楚现在自己的处境。


她有一千个一万个无奈,顶着司慕未婚妻的身份被司行霈按在床上,都是她的下贱。


这份耻辱,司行霈给她的,却是实实在在钉在她身上。


辩解不了,遮掩不掉。


“司行霈,我现在每天都在后悔,当时在火车上被你胁迫,没有出卖你。”顾轻舟叹气。


她眼底有了愠怒。


司行霈就能从她盈盈如水的眸子里,看到憎恨。


她不爱他,她恨他。


司行霈的呼吸顿了下,还是很介意的。他努力说服自己,只要留她的人在身边就行,可到底会介怀。


没有多待,司行霈开车送顾轻舟回家。


顾轻舟新换的旗袍,她柜子里也有两件,是很平常的颜色和布料,没人留意到她更衣了。


“这枪还给你,原就是我偷的。”顾轻舟下车的时候,把枪从手袋里掏出来,放在副驾驶座上。


司行霈一把扣住了她的雪腕。


“拿回去!”司行霈声音冷冽,“既然送给你了,我不会要回来。我给你的,永远是你的!”


他的亲昵、他的承诺、他的疼爱也给了顾轻舟,他同样不会收回。


他活着就会栽培她,疼爱她。


她是司行霈的猫。


“我不稀罕。”顾轻舟微微挑唇,低垂着眸光带着几分决然。


“糊涂,枪是防身的,收好了!”司行霈低喝,像个谆谆的长辈。


顾轻舟无言,捡起来放在手袋里。


司行霈沉默了一瞬,想说点什么,又咽了下去。


临下车的时候,他揽过她的肩头,在她唇上落吻:“我明天再找你。”


他知道顾轻舟有三天假期。


顾轻舟没有拒绝,因为拒绝不了。


她一言不发下车,走过两条街道,回到了顾公馆。


顾家没有半个端阳节的气氛。


顾圭璋带着四姨太,出去应酬了,听说是某位朋友纳妾。


顾维逃跑,不知去向,秦筝筝因担心而病倒了,顾缃和顾缨在床前照顾。


二姨太和三姨太各自关在自己房里,不触霉头。


顾轻舟上楼,躺在床上,看书的功夫就睡着了。


她昨夜未睡。


黄昏的时候,女佣妙儿上来叫顾轻舟吃饭,敲了半晌也不开门,就拜托顾绍从阳台进去看她。


顾轻舟熟睡,一脸的安详。


女佣不忍打扰她,下楼说了声,没有等顾轻舟吃晚饭。


顾轻舟从半下午,一直睡到了翌日的清晨四点多。


四点醒过来,就再也睡不着了,躺着腰酸背疼。


顾轻舟倒水喝,推开了阳台的门。五月的晨风凉爽,空气中有木苔的清香。


远处的街景,都笼罩在朦胧的晨曦里,静谧安详,似批了件薄薄的黑纱,一切影影绰绰,唯有风缱绻缠绵,萦绕在她的袖底。


“凡事有轻重。家业大于一切,等把家里的事搞定,再处理司行霈的事。”顾轻舟筹划。


她一直趴在阳台上,直到朝霞灿红的光,落在她的眸子里,她才惊觉天已经亮了。


吃过早膳,司行霈让朱嫂打电话给顾轻舟,请顾轻舟出来。


这次,顾轻舟连拒绝的话都懒得说。


她若是拒绝,司行霈就敢到她家里来接她,她的处境只会更糟糕。


顾轻舟步行了两条街,去对面的银行门口。


司行霈已经等候多时。


他是出发了半个小时候之后,才让朱嫂打电话,免得顾轻舟久等。


司行霈最讨厌等人了。


正是因为他知晓等待的烦躁,所以他宁愿自己承受,也不愿意让他的轻舟多等。


上了汽车,顾轻舟问:“你要带我去哪里?”


司行霈微笑,卖了关子:“耐心些,小东西,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你肯定会喜欢。”


顾轻舟撇撇嘴。


和司行霈做的事,她没有一件是喜欢的。


“司行霈,你总说有很多的枪口对准你,为何没有一颗子弹瞄准你的脑袋?”顾轻舟问。


司行霈哈哈大笑。


顾轻舟侧眸又问:“是因为你命大?”


“是因为我的警惕,哪里有子弹的硝烟,我闻一下就知道!”司行霈笑道。


“你是狗吗?”顾轻舟反问。


司行霈更是笑得爽朗:“若我是狗,也是轻舟的狗!”


“狗很忠诚,你才不是!”顾轻舟撇嘴,“你是恶狼!”


司行霈的车子,开出了城。


顾轻舟又问:“到底去哪里?”


“惊喜。”司行霈道,“别问,惊喜都问没了,你一点也不解风情!”


顾轻舟只得沉默了。


司行霈的车子,停在郊外的跑马场。


岳城的南郊,有一处很豪阔的跑马场。


柏油路一直修到了跑马场的门口,足见奢侈。


跑马场前约莫一公里的路,种满了高大的法国梧桐,蓊郁森森,上午温暖的阳光在林荫间跳跃,似华美的音符。


一个个光圈从车窗透进来。


下了汽车,顾轻舟问:“你带我来骑马?”


这等奢华的跑马场,名流政要颇多,顾轻舟没有戴帽子,心中惶惑。


司行霈伸出胳膊,示意顾轻舟挽上:“别问,跟着我就是了。”


顾轻舟拒绝,她不想挽司行霈的胳膊。


司行霈拉过她的手,将她一段玉藕似的胳膊,搭在自己臂弯里,低头轻咬了下她的耳朵:“今天清场,一个人也没有!”


“跟偷晴似的!”顾轻舟道。


司行霈严厉咳了声:“再胡说八道故意惹恼我,我就对你不客气,你知道我会怎么办了你!”


死活不肯退亲的是你,说风凉话的又是你,怎么就这么顽皮?


司行霈感觉他的猫太顽劣了,真应该好好教导。


可教导的过程,难免要委屈她,司行霈又舍不得。


真是养只宠物当主子!


司行霈觉得自己养了位老佛爷!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