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lt;h3class=“read_tit“gt;第932章青春这饭碗lt;/h3gt;

  叶妩和顾轻舟走到了屋檐下。

  经过叶妩的讲述,顾轻舟才明白:两个纨绔子互殴,一个是军方子弟,一个是省长的儿子。

  手心手背都是肉,叶督军回来,还不知会如何处理。

  “被杀的是舞厅的经理。石青是石师长的儿子,石海是石省长的儿子。他们俩在舞厅起了冲突,两个人持枪互击,却把经理给打死了。”叶妩道。

  顾轻舟问:“都姓石?是不是亲戚?”

  叶妩摇摇头:“石乃大姓,他们两家无亲戚,甚至没什么往来。”

  顾轻舟沉吟了下。

  叶妩继续道:“两边斗殴,杀死了经理,这是要偿命的。可他们俩的手枪一样,子弹一样,如今已经无法分清楚打中要害的到底是谁的枪。”

  这下子,顾轻舟就明白了。

  叶妩和军方想要把石师座的儿子石青捞出来,正在找一条没启用的法令。

  “......那条法令,是前年一桩命案时我父亲签署的,不过后来找到了另外的证人,就没有备案。”叶妩道。

  同时,叶妩又很担心,“此事闹上了法庭,市政厅那些人都偏袒省长,想要让石青背锅。我父亲又不在,一旦闹起来,市政厅找到了乱七八糟的法律条文,我们就被动了。”

  顾轻舟知道,在此前的华夏,法律条文还没有形成体系。

  特别是政府分割成三家,太原府到底遵从哪边的法律,又不触及根本,成了头疼的事。

  现在就需要唇枪舌剑了。

  “怪不得你们这几天忙得厉害。”顾轻舟道。

  她想起自己上次和司行霈出门,在舞厅看到了斗殴。

  当时,两个纨绔子打了起来,后来响起了枪声。

  对于纨绔子,顾轻舟是没有好感的。

  “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你们了。”顾轻舟道,“那经理已经死了,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你们自己想办法吧。”

  说罢,顾轻舟转身就走了。

  留下叶妩,表情微讶。

  叶姗放下文件出来,只看到了顾轻舟的背影,问:“轻舟呢?”

  “走了。”叶妩指了指。

  叶姗微讶:“她怎么走了?我们还指望她帮忙呢。”

  “老师觉得,杀人应该偿命。咱们这是明摆着偏袒石青,老师却不能肯定石青无辜,所以她不会帮忙。”叶妩道。

  经过长时间的接触,叶妩最了解顾轻舟了。

  她知道顾轻舟的脾气,明白顾轻舟的性格,没有多加阻拦。

  “这种时候,需要什么无辜不无辜?”叶姗蹙眉道,“立场就是信仰。石青是军方子弟,偏袒他就是我们应该做的。”

  “可我的老师不是军方人。”叶妩说。

  叶姗诧异看了眼叶妩。

  瞧叶妩这样子,隐约是生气了。

  叶姗就觉得,在叶妩的世界里,根本没有什么军方和团体,她信仰的只有她的老师。

  顾轻舟做什么都是对的。

  “走吧,继续去找。”叶妩道。

  说罢,叶妩重新钻入了文件堆里。

  叶姗叹了口气。

  顾轻舟从叶家离开之后,就去了趟舞厅。

  自从经理被杀,舞厅就封了。read_middle();

  这条街却依旧热闹,旁边的店铺生意不绝。

  顾轻舟瞧见了一个卖炒栗子的摊子,就走上前买了一份。

  糖炒的栗子很暖,香甜,顾轻舟剥了吃,和卖栗子的一对老夫妻说话。

  “这舞厅不开了吗?”顾轻舟问道。

  “死了人!”一旁的老妇很热络,和顾轻舟聊了起来,“听说是两个大官的儿子,开枪了。”

  “那些舞女和歌女,她们都被关起来了吗?”顾轻舟又问。

  “没有呢,她们全缩在家里,不敢出去了。”老妇说,“后街有一栋红色屋子,就是她们住的,平日里都住在那边。”

  顾轻舟拿着栗子,一边吃一边往后街走。

  的确有一栋红色的房子。

  房子很像女校宿舍,屋檐下七零八落的衣裳,走廊上有人说话,有唱歌练嗓子的,还有说话和吵架的。

  四处都是仓库,这一栋房子就显得格外醒目。

  顾轻舟站在门口看了看,然后敲了门。

  “您找谁?”有位二十来岁的女人,正在院子里晾被单,问顾轻舟。

  顾轻舟一身皮草,价格不菲。

  这些舞女见惯了富豪,对人的衣着很有鉴赏力,知晓顾轻舟是一位贵客。

  “我就是随便看看。”顾轻舟道,“对了,小妹妹,前几天杀人的事,你知道吗?”

  这位舞娘看上去比顾轻舟大,可她听闻旁人叫她妹妹,心中没由来一喜。

  舞女就是吃青春饭的,谁不想自己看上去年轻?

  “这个,您别到这里问,市政厅和督军府下了令,不许我们乱说。谁开口了,谁就要做证人。”舞娘悄声,然后把顾轻舟往外推了下。

  顾轻舟就道:“你当时在场吗?”

  舞娘摇摇头。

  顾轻舟叹了口气,很是失望的样子,拿着栗子往外走。

  不过片刻,那舞娘就追了出来,塞了个纸条给顾轻舟,又急匆匆跑回去。

  顾轻舟摊开了纸条,上面写了一个地址。

  顾轻舟拿到了地址后,没有立刻去找人,而是去了司行霈那边。

  司行霈正好在家。

  他打电话给顾轻舟,佣人说顾轻舟不在,司行霈还准备去叶督军府寻找顾轻舟时,顾轻舟就来了。

  “派人去帮我查查这个地址。”顾轻舟把纸条给了司行霈。

  司行霈问她怎么回事。

  顾轻舟如实告诉了他。

  “那天啊?”司行霈眯了眯眼睛,想了下当天的场景,“假如把舞厅的侍者都叫过来,我可以辨认出一个人。

  当时,那人的位置是最佳的,他一定看到了致命那一枪是谁开的。”

  然后,司行霈又对顾轻舟道,“其实,督军府的作法更加可靠。去查,万一真是石青,难道要他们放弃吗?与其去找证据,不如去找法令。”

  顾轻舟道:“我懂的,就是想帮帮忙。外书房里全是人,那些文件虽然不绝密,我还是不看为妥。

  叶妩姊妹对我不设防,叶督军却未必。人家信任我,我更应该避嫌。可叶妩遇到了麻烦,我又不能不帮忙。

  既然不好呆在外书房找文件,索性到现场看看。”

  当然,如果能证明石青无辜,就更好了。

  顾轻舟总感觉,冥冥中有什么事要发生。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