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顾轻舟是叶妩的老师。


她从家教,进展到了“恩师”这个地步。


叶督军为她提供身份地位,让她借助叶家的势力,就是希望她能培养他的女儿们。


职责所在,顾轻舟义不容辞。


她开口就道:“阿妩,我们先要揭开伤疤,再来说现在的事。”


叶妩后背发僵。


顾轻舟道:“首先,你要明白:表面上疼爱你背后却下刀子,和表面上跟你作对背后却处处为你考虑,是两件事。


我记得,当初你掉到山崖下面,康昱漫山遍野找你,将你背出来。那个时候,你对他还没有施恩。


你下雨天去孤儿院,康昱担心你出事,连夜去找你,正好碰到了你的车子坏了,这也是他对你的感情。


年轻的男孩子,没有和女孩子相处的经验,也没人教他,他言语十分欠揍,这不好,可这不是什么大缺点。


每个人都有缺点,他能改正的话,我们就可以原谅他。


阿妩,感情不是简单的正面、反面。一枚硬币,翻过来翻过去是一样的,可感情就完全不同。


我不赞同康昱的做法,我也觉得他羞辱你应该被打死,可他的心是赤诚的,跟你母亲完全不同,你需得了解。”


叶妩脸上没什么表情,唇角却微动。


她嗯了声,却带着哭腔。


她想到了她母亲。


“老师,人可以恨自己的父母吗?”叶妩问,“是不是没有资格?”


这个问题,顾轻舟不能回答她。


顾轻舟不是好人,她可以去憎恨抛弃她的人,但叶妩不同。


心怀憎恨的人,过得并不开心。


“我不是老天爷,有没有资格我说了不算。不过,过去的事已经消失了,我只是觉得没意义去惦记着。”顾轻舟道。


叶妩用力颔首。


顾轻舟又道:“你把仇恨放在心里,一天就这样过去了;你把仇恨丢开,一天也是这样过去了,什么也改变不了。”


叶妩听进去了这句话。


她道:“我知道,我也不想背负仇恨,我早已原谅了我娘。”


顾轻舟点点头。


她继续把话题拉到了康昱身上。


康昱和叶妩的母亲,对叶妩不是同样的感情,也不是同样的作风。


康昱的恶,是可以修正、可以原谅的恶,是美味果子那层可恨的外壳,剥去了那些外壳,里面是甜美多汁的果肉。


所以,这个果子不是恶果。


“他爱你,阿妩。”顾轻舟总结道,“你们青梅竹马,他一直爱着你。你送他生日礼物,和你送给其他人的是一样的,那是他别扭的开端。


他所求的,是你和他一样,彼此是唯一的、不同寻常的。他得不到这样的不同,故而跌跌撞撞想要寻找。


他用错了方法,他是个混账小子,可他爱你的心不是假的。要不要他这颗真心,你有选择的权力。”


叶妩的表情,略微缓和。


她问顾轻舟:“我还能选择吗?他是康家二房的独子,他父亲就他一个儿子,你指望他入赘到我们家?”


顾轻舟道:“这就是你们俩之间的问题。阿妩,在你确定是否接受他这颗真心之前,这些问题都是虚假的。


你不接受他,没必要考虑这些;你接受了他,这就是你们俩的问题,你不用自己苦思冥想一个人解决,你懂我的意思么?”


叶妩是个聪明的孩子,顾轻舟的意思她当然懂。


说来说去,顾轻舟是在告诉她:她在自找烦恼。


叶妩忍不住笑了下。


她轻轻叹气,有点无可奈何。


“你有什么打算?”顾轻舟问。


叶妩道:“老师,我想和他谈谈,但是我希望你在场。”


“可以,不过你别指望我开口。”顾轻舟笑道,“我喜欢做旁观者。”


叶妩点点头。


于是,叶妩给康昱打了电话。


康昱听到佣人说叶三小姐,难以置信,急忙跑过来,一下子就撞到了桌腿,整个人都痛懵了。


这点疼痛,很快就被遮掩过去了,他接过了电话。


“七哥。”叶妩这样叫他。


康昱的心,想要揪起来,却又缓缓松开,回答她:“我在。”


“我明早上学之前,能否和你见个面?我们家后街有一间茶楼,是我朋友的生意,早上可以让我们坐一会儿。”叶妩道。


康昱忙道:“可以,当然可以。”


“那早上六点见。”叶妩道。


挂了电话,叶妩发现自己掌心捏出了汗珠。


顾轻舟还想着,这件事等叶妩和康昱自己解决,却不成想最后还是要她出面,她想起来就啼笑皆非。


事情到底还是落到了她手里。


这一夜,顾轻舟就住在叶妩这边,司行霈自己回去了。


叶妩睡不着,翻来覆去的。


顾轻舟睡在临窗的炕上,暖意融融间,她睡得香甜无比。


茶楼是顾轻舟的,那是顾轻舟带过来的密探们伪装用的。


她早上要去,伙计开了门,还买了丰盛的早餐。


顾轻舟喝着一碗香甜的小米粥,眼睛看看叶妩,又看看康昱,两个人黑眼圈都极重,一看就是没睡觉的。


顾轻舟抿唇笑了。


有顾轻舟在,就像有家长在,康昱不知如何开口,整个人都坐立不安。


还是叶妩先开口了。


“你亲了我。”叶妩道,“你是第一个亲我的人。上次急救不算,那是救人”


“我没有逛过堂子,我也没亲过别人。”康昱立马道,表明自己和她一样,没有玷辱她的清纯。


顾轻舟面无表情。


这个时候,就需要考验定力,一定不能笑或者开口。


她慢悠悠喝粥。


“你你想说什么?”叶妩问。


康昱福至心灵,道:“我爱慕你,阿妩。我们一起长大,你了解我的脾气,我不是调戏人的风流纨绔,这话是真心的。”


顿了下,他大概也想起自己平素作为,跟喜欢叶妩沾不上边,继续道,“我只是常生气,气你不知道我的心。”


叶妩心中乱跳,同时又有点心酸。


她莫名心疼起康昱来,总感觉他先动情而她懵懂,让他吃了很多苦。


叶妩不能心安理得让别人为她吃苦。


“你应该早点告诉我。”叶妩道,“我那个时候,并不太懂别人的心。”


“我知道。可那时候你母亲刚刚去世,我不能说什么。”康昱道。


叶妩想起来,的确如此。


她母亲去世了,她自己的心态往诡异的方向发展,而康昱却以为她在伤心。


若不是顾轻舟将她扳回了正途,叶妩不知自己现在会是如何的光景。


“我有错。”叶妩道。


康昱似乎被击中。他不顾顾轻舟在场,握住了叶妩的手:“不,全是我的错。阿妩,是我不好”


看到叶妩倏然落泪,他眼眶也湿了,更加用力握紧了她的手。


顾轻舟这个时候就显得特别多余,于是端了粥碗,悄悄退出去了。


事情很顺利,接下来叶妩能搞定的,不需要顾轻舟帮衬。


叶妩选择了接受这份真心。


她接下来面对的问题,就是她和康昱两个人的问题。


他们是一个整体,难题应该一起克服,顾轻舟能做的,是把此事告诉叶督军,顺便表明自己的态度。


顾轻舟留下人,自己就回到了叶督军府。


她让佣人重新给她准备了早膳。


吃了一顿美食,顾轻舟就去了叶督军那边。


正好叶督军也准备开军事会议了,正在偏厅抽烟。


顾轻舟就把此事,说给他听了。


“确定了吗?”叶督军问。


顾轻舟点点头。


他们俩已经确定了。


“两个孩子会在一起的。阿妩心中也喜欢他,要不然不会接受。”顾轻舟道。


叶督军眉头微蹙。


他看向了顾轻舟。


没等他开口,顾轻舟就先说了:“督军,您最是疼阿妩。可是您要知道,以后和她最亲密的,不是您,而是她的丈夫。


康昱和她青梅竹马,感情信得过,人品信得过,阿妩幸福的一生是可以预见的。至于其他,不是她应该考虑的问题,而是您这个做父亲的责任。”


叶督军沉思了下。


顾轻舟又道:“督军,阿妩昨天问我,做儿女的,有没有资格恨自己的父母,我不知如何回答。若是她将来也问您,您如何回答?”


叶督军心下一震。


三个女儿中,他最对不起阿妩。


阿妩小小年纪,就承受了那么多折磨,叶督军一直没发现,他没有保护好她。


如此,叶督军决不能让阿妩对他心生怨恨。


正如顾轻舟所言,他的家业谁来继承,是他的责任,不是阿妩的,他没资格推给孩子。


顾轻舟的话,让叶督军似醍醐灌顶般,一念澄澈了。


“这可要得罪康家了,康昱是康连节唯一的儿子。”叶督军道。


康连节是康昱的父亲。


有心情开玩笑,说明完全接受了这件事。


叶妩和谁相爱,叶督军都支持她。


看到这一幕,顾轻舟又想起了司督军。这样的父爱,司督军也给过她。


她很想及早回岳城去。


“任何事都有商量的余地。”顾轻舟道,“就连叶督军您,也有余地的。”


叶督军只当顾轻舟安慰他。


他没往心里去。


顾轻舟又道:“叶督军,您想要一个继承人,就从未想过我这个神医吗?有些事,您为何非要迂回去解决?”


叶督军错愕看着她。


“我不白帮忙。”顾轻舟立马又道,“佛门的事,我希望您能给我一个方便。”


顾轻舟趁机提出要求。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