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屋檐下结了冰柱子,被日光一照,璀璨晶莹,宛如水晶。


顾轻舟瞧见一个人,站在大门口。


他穿着素麻布的单衣,在如此寒冷的天气中,他神态自若,只是脸色有点发黄。


“师父!”顾轻舟疾步走过去。


司行霈跟在她身后出来了,闻言去看,就瞧见一个中年人。穿得单薄,故而脸冻得蜡黄发紫。


顾轻舟有好几位师父,司行霈也知道,这位定然是齐老四无疑了。


“师父,您果然到了北方。”顾轻舟情绪很激动,就像看到了亲人般,眼中微微闪动泪光。


齐老四沉默寡言,此刻也是憋了半晌,才道:“轻舟,你还好?”


“我很好,师父。”


“二宝呢?”


“他就在我这里。师父,您一直在太原府,还是才来不久?”顾轻舟又问。


她一边说话,一边领了齐老四往里走。


二宝看不见了,可听到齐老四叫“二宝”,他精准无比跑出来,欢喜道:“爹。”


齐老四摸了摸二宝的头,说:“长高了。”


顾轻舟很惭愧,低声对师父道:“对不起师父,我没有照顾好二宝,他的眼睛至今看不见。”


齐老四道:“各人有天命。”


叶妩和叶姗也知道,顾轻舟这边来了位很重要的亲戚,故而起身告辞。


司行霈送了她们两坛黄酒,又告诉他们如何喝,她们俩欢欢喜喜离开了。


等她们一走,顾轻舟就请齐老四上席,又吩咐女佣去加菜,换碗箸。


齐老四不怎么吃菜,倒是喝了几口酒。


他沉默的时候多,身上也有种难以言喻的冷漠疏离。


司行霈听说,齐老四曾经是杀手出身,后来躲到了江南,不知他现在在做什么营生。单单他寒冬里穿得如此单薄,就知他身体血液充沛。


“师父,您这次过来,还走么?”顾轻舟问。


齐老四放下了酒杯。


他沉吟了下,没有回答顾轻舟,反而发问:“轻舟,江南有个传闻,说你能治好心瘕,这是真的吗?”


顾轻舟很久没想起这个病。


心瘕非常罕见,而且治不好,容易死人。


顾轻舟靠着他师父钻研了好些年的笔记,加上自己的理解,治好了一位。


那次正好是开医药大会,故而全体同仁称呼顾轻舟为神医,甚至心悦诚服尊她为“第一神医”。


心瘕是顾轻舟誉满天下的开端。


“您”顾轻舟看着他。他刚刚来的时候,脸色是有点黄,如今暖和了,透出黧黑来。


“我没有得。”齐老四明白顾轻舟的用意,直接道。


顾轻舟松了口气。


她还准备说什么,那边二宝带着康晗过来了。


康晗一直在房间里看书,那是顾轻舟替她找到的一本话本。


二宝向齐老四介绍康晗:“爹,这是晗晗,我最好的朋友。”


康晗双颊微红,十来岁的小丫头,居然懂得害羞了。


她粉腮泛桃,低声道:“叔叔好。”


齐老四一时有点拘谨。


顾轻舟在桌子底下,塞了个小盒子给齐老四。


齐老四就拿给了康晗,道:“好,乖孩子。这个给你。”


很木讷寡言。


康晗开心接了,打开一瞧,是一对红宝石的耳坠子,惊喜交加。她再次道谢。


顾轻舟问他们:“过来吃饭?”


康晗有点害怕司行霈,又想着书还没有看完,就道:“我在房间里吃。”


她拉起二宝的手,回了屋子。


齐老四对俗事不上心,却疼极了二宝,故而他略有所指问顾轻舟:“那丫头”


顾轻舟道:“她是康家的十小姐,您听说过那个开钱庄的康家吧?”


齐老四一颗心就沉了下去。


他当然知道康家,那是整个西北都有名的豪商。这样门第的人家,怎么会把女儿嫁给二宝?


二宝没有家世和来历,又是个小傻子,如今还瞎了眼睛。


齐老四还以为二宝有了盼头,不成想


他很失望叹了口气。


“随缘吧。”顾轻舟对齐老四道,“若是我师弟好好的,我自然上门求亲去。可二宝这样将心比心,我实在开不了口。”


“嗯。”齐老四叹气,很能理解。


他又喝了两口酒。


喝得差不多了,齐老四似乎是鼓起了勇气般,重提了心瘕的话,问顾轻舟能否治疗,甚至能否保密。


“师父,到底是谁得了这个病?”顾轻舟问。


齐老四又沉默。


他还看了眼旁边的司行霈。


司行霈装作没留意到,反正他是不会走的。


“师父,您直接说啊。您不相信旁人,难道还不相信自己的徒弟吗?”顾轻舟道。


齐老四道:“不是”


他又是沉默了半晌。


“轻舟,不是你的问题,而是他们的问题。”齐老四犹豫再三,慢慢开口道,“他们不愿意出世。”


司行霈听到这里,终于站起身,道:“我先上楼,你们师徒慢慢吃。齐师父,黄酒还有”


说罢,他转身就走了。


司行霈很清楚,不管哪个朝代,都有些世外高人门派。他们追求永恒和长生,不与俗世接触。


齐老四从前是个杀手,武艺了得,他的来历又说不清楚。


听他那席话,他倒是跟世外之人有些来往。


这些人神秘莫测。


司行霈不担心顾轻舟,能伤害顾轻舟的人寥寥无几。他也知道,齐老四作为中间人,是不会让顾轻舟处于危险中。


齐老四特意找过来,肯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


于是,司行霈给了他们师徒单独说话的机会。


他走上楼去了。


司行霈离开之后,顾轻舟也把佣人们遣散了,只有自己和师父二人交谈。


“师父,我不愿意沾麻烦。”顾轻舟先表明自己的态度,“我很清楚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假如病人担心我泄露秘密,大可放心。”


齐老四道:“我还不信任你吗?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的为人师父清楚。”


“那好,您跟我说说,到底是什么情况。”顾轻舟道。


齐老四道:“说不明白的,所有人似乎都得了,到底传染与否?”


顾轻舟震惊:“怎么会所有人都得?这个病我师父才研究了一例,我也才治好了一例,我并不了解它。”


难道是传染病吗?


顾轻舟一下子就慌了。


之前她治好的那个病人,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很多人在场。


顾轻舟亲手按上那些腥臭的脓血,将它们挤出来,若要传染的话,顾轻舟会最先被传染。


“师父,我得去看看。”顾轻舟道,“我要了解此病。”


齐老四道:“那好。”


顾轻舟点点头,有点迫不及待道:“我们明天就可以动身。”


说罢,她也顾不上吃饭了,回屋去翻她带过来的笔记,那是她师父教给她的。


她每个字都不肯漏过。


师父就治疗过一次,而且失败了;顾轻舟治疗过一例,病人叫邱迥,是山东人氏,成功了。


她正在钻研时,司行霈进来了。


“怎么了?”司行霈站在书案前,看着她满脸焦虑,问道。


顾轻舟就把她的担忧,告诉了司行霈。


司行霈听到她的话,心也凉了半截,但表情轻松随意,淡淡道:“别多心,不是什么病都能传染。遗传的可能性更大。”


“这病罕见,若真能遗传或者传染,就不会只有那么几例。”顾轻舟此刻已经完全镇定下来。


她猜测,绝不可能是传染。


假如是传染,邱迥的家里人患了,一定会再次找顾轻舟。


这个病特殊,一旦有了病例,所有中医都会听说。


那么,齐师父说那群人,到底是怎么同时染上的,又是如何染上的?


这个病的诱因是什么?


这些,顾轻舟都要探个究竟。


“司行霈,我要去看看。”顾轻舟对他道,“这个病难遇到,我和我师父才有两例的记载。一旦出错了,对医学是不负责任的。


不管是为了中医的未来,还是为了齐师父,我都想跟他走一趟。明天我先去看看,争取晚夕回来。”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


顾轻舟准备撒娇,跟司行霈说点好话,不成想司行霈就道:“天寒地冻的,路不好走,我陪你去,要不然我不放心。”


他同意她去。


顾轻舟颔首,却又想到了齐师父,不知他可愿意让司行霈去。


她道:“我先去问问师父。”


“我去问吧。”司行霈道,“我要跟他讲明我的立场。”


齐师父正在二宝房里。


二宝滔滔不绝,齐师父静听。面对二宝时,他才难得露出几分慈祥。


司行霈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齐师父。


齐师父沉吟,然后说:“你去可以。不过到了地方,你得先停下来,在外面等着。”


司行霈道:“好。”又问齐师父,“一天的路程能回来吗?”


齐师父道:“回不来。明天不去,过了年再去。路很远,我们初二早上出发。”


顾轻舟问:“不是很危急吗?”


齐老四感叹般,对顾轻舟道:“我很久没有过年了”


他也想陪着二宝,过一个年。


心瘕是死症,却不是急症,耽误几天不会影响生死。真到了要死的时候,顾轻舟去了也救不回来了,那是病入膏肓了。


这次出来,正好遇到了过年,往后也不知哪年哪月还有机会。


和齐师父相比,顾轻舟更加心急,明天出发也是顾轻舟提出来的。


“初二出发,最好不过了。”司行霈突然对齐老四生出几分好感,这是个通晓人情世故的人。


哪怕再出世,只要还有俗世的感情,就是个值得来往的人。


司行霈不喜欢世外高人,因为他们看上去高深莫测,实则冷血无情,旁观世人的生死离别而无动于衷。


他一开始对齐老四挺有意见,也是源于此。


此刻,他的芥蒂消除了。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