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给霍钺开完了方子,顾轻舟和义父颜新侬往回走。


天已经黑了,霍公馆一路灯火通明,路灯缠绕之下的碧树,叶子似翡翠。


颜新侬心情不快,路上安慰顾轻舟:“那姨太太没见识,等霍钺病愈了,我再说几句,让她给你赔礼道歉。”


顾轻舟笑道:“义父,我根本不在乎的。”


病人家属焦虑,而且顾轻舟年幼,姨太太说的那些人,也是人之常情,虽然当时顾轻舟很难堪。


颜新侬欣慰:“轻舟,你有大医的风范,有你这样的传人,中医的传承就断不了。”


最近几十年,随着西学东渐,华人越来越批判中医,将中医批评得一无是处。


此前,正是中医最黑暗的日子。


在中医人人喊打的时候,顾轻舟高超的医术,却没有委屈和怨气,她心平气和治病,依旧牢记祖宗的规矩和医德,让颜新侬感觉难能可贵。


顾轻舟笑。


霍钺那边,开了方子之后,他的亲信管事亲自去煎药。


姨太太梅英还是不放心,煎药的时候亲自去看,还跟管事抱怨:“我真怕老爷出事。”


顾轻舟是个女子。


梅英自己是女人,就知道女人的地位低小。很多时候,瞧不起女人的、辱骂女性的,都是女人。


“姨太太宽心,这位神医虽说年纪不大,医术是挺好的,颜总参谋引荐的人,不会差。”管事道。


梅英说不过他们,冷哼了声。


管事比梅英的地位高,梅英也不敢在管事面前拿主子的宽儿。


她想,还是得重新找个医生。


西医的方法是没用的,已经试过了,药和点滴都无效,还是要靠中医。到了救命的时候,华人都忘不了他们弃之如敝履的中医。


“一个小丫头而已,老爷这是求生心切,被那个小丫头骗!”梅英冷哼。


一碗药熬好,凉了之后,管事端给霍钺。


霍钺一口喝完。


姨太太胆战心惊。


“老爷,到底行不行啊?”梅英没忍住,出声道。


“请姨太太出去。”霍钺不看她,态度很冷漠对管事道。


梅英就知道,霍钺生气了。


霍钺生气的时候,梅英也不敢触霉头,当即沉默下来。


梅英不肯走,非要陪在霍钺身边。


霍钺没力气和她争辩,就任由她陪护着。


霍钺喝下顾轻舟开的药,当时没什么,可是后半夜的时候,霍钺突然醒了。


他浑身冷。


五月底的天气,是温暖微热的,可霍钺冷得发颤,牙齿戛戛做声,好似寒冬腊月掉入冰窖里。


“怎么了,老爷?”姨太太陪睡在旁边的小榻上,霍钺的动静惊动了她。


“冷”霍钺浑身冰凉。


姨太太吓得半死:“惨了惨了,快去请医生!”


老爷要被军政府害死了!


霍钺半夜醒过来,浑身寒颤。


他寒颤得厉害,牙齿都合不拢,戛戛响声震惊了姨太太和管事。


“我就说了,那个小妖精是军政府派来害死老爷的!”姨太太急哭了,“怎么办啊,医生怎么还不来?”


“姨太太,已经打过电话了,医生一会儿就来。”管事也焦虑。


霍钺这时候,神志已经没那么清楚了,他只觉得冷,冷得刺骨。


顾轻舟说,她的药温热,会导致发汗。


现在哪里是发汗啊?


霍钺之前低烧、高烧半个月多了,身体虚弱,再这么打寒颤,他一额头的冷汗,身子似筛糠。


“好冷!”钢铁一般的男人,哪怕刀子捅进肉里,眉头不皱一下,此刻他却说很冷。


这得是多冷,让霍钺都撑不住?


管事也有点后怕了,只怕姨太太说对了,军政府的参谋带那么个小女孩子来治病,太轻率了!


“老爷,医生很快就来了。”管事焦急道。


半个小时之后,教会医院来了两个西医。


“都说了很多回,中医是骗子,为何还要用中医?”教会医院的西医痛心疾首,“你们这样,会害死霍先生的!”


“是啊,现在相信中医的人,都是愚昧!连政府都快要取缔中医,不许中医办学校,断绝中医传人,可见中医毁人之深!”另一个西医接话。


他们都是华人,年幼留学美国,学习了六年的西医,回到岳城的教会医院工作。他们比国外的医生更憎恨中医。


这不是忘本,而是他们真的觉得中医是弊端,是陋习。


“若是霍先生有个三长两短,我们不敢保证!”一个医生道,“还请姨太太和管事做个证。”


“两位,别多说了,快给老爷用药要紧!”管事耐心劝慰。


两位医生想给霍钺打针。


治疗方案,还是跟从前无异。


霍钺却想起了那少女的脸。她明眸璀璨,熠熠生辉的眸子里,镇定自信。早在半年前,她就断定了霍钺的病。


她说,喝两贴药,她再来复诊。


“让让他们走再去煎药来!”霍钺牙齿打颤,对管事道。


“老爷,这样不行啊,这药已经坏了您,您不能再折腾了。”管事几乎要跪在霍钺面前。


姨太太也哭着道:“老爷,您不要再相信中医了!您不心疼自己,也心疼心疼我啊!老爷,您至今无后,您要是撒手了,这偌大的家业交给谁啊?”


这些问题,霍钺早已想过千万遍。


姨太太的提醒,不能引起霍钺心中的涟漪。


两名西医也劝:“霍龙头,您要相信科学,西医才是科学!”


“西医才能保障人类的健康,中医都是玄术,没办法真正治病的,霍龙头!”


霍钺紧紧捂住了被子,咬着牙齿,吐字清晰对管事道:“送医生回去,给我煎药,生炉子取暖!”


“不行,这回无论如何也不能听您的!”姨太太狠狠一抹眼泪,对两位医生道,“老爷病糊涂了,按住他,给他打针!”


管事也不看霍钺。


这次,心腹管事站在姨太太这边。那药再喝的话,老爷真会没命。


霍钺见自己孤立无援,又虚弱得厉害,无法争辩,从床头枕头底下,掏出了他的抢。


子弹上膛,霍钺对着床顶就是一枪。


一阵巨响,震得所有人耳朵发麻。


众人立马安静下来。


姨太太和医生们,眼底陡然添了恐惧,下意识想跑。


“去煎药!”霍钺颤抖住牙齿吩咐,“谁再说一句,下一颗子弹就会打在谁的脑袋上!”


姨太太不敢再说。


医生们避之不及。


只有管事道:“老爷,我这就去吩咐!”


姨太太和两名医生,出了里卧。


医生对姨太太道:“准备后事吧,早些准备,还能给老爷冲冲喜!”


姨太太大哭起来。


完了,老爷就要被那个小妖精害死了!


管事去煎药,同时把冬天用的暖炉搬出来,烧了银炭送到霍钺房间里。


初夏的夜里,荼蘼清香阵阵,墙角蛩吟切切,霍钺裹着很厚的被子,正在烤火。


炉火把屋子里映得暖融融的。


管事一会儿就出了身汗。


霍钺的寒颤,好似也缓解了些,他终于敢从被子里伸出手,牙齿情不自禁的发颤也停下来了。


姨太太已经被送回她的房间。


这会儿,姨太太估计再想后路。帮派没有人情的,霍钺一死,新的龙头不会放过霍钺的妻妾。


“你别怪我鲁莽。”霍钺对这位亲信的管事道,“我心中有数。我发烧多时,今天突然寒颤,不是坏事,应该是好事的预兆。若是我再打针,只怕这点好事的苗头要被切断了。”


“老爷,您真相信那位顾小姐?”管事吃惊。


“颜新侬不敢骗我,顾小姐的确是治好了他太太的顽疾。我半年前有缘见过顾小姐一面,她当时就预测了我的病情。就这一点,我相信她。”霍钺道。


佣人煎了药,将其放凉之后,端给了霍钺。


霍钺喝下去。


他以为会再次寒颤。


结果,他捂住被子的后背,有点发热,汗冒了出来。


他不冷了。


看了眼时间,现在才凌晨两点。


若是到了天亮还不反复,霍钺觉得他这病就可能要好转了。


他心里大喜。


到了天亮的时候,管事急匆匆跑去找姨太太梅英:“姨太太,姨太太”


梅英衣裳也没脱,直接躺在床上的,听到喊声,她心一下子就沉入谷底。


她知道,老爷走了!


梅英泪如雨下,自己接下来又不知流落何方。


霍钺从来没睡过她,但是他给她锦衣玉食,给她富贵荣华。梅英前几年还抱怨,现在都习惯了。


这刚刚过点好日子,霍钺就死了,梅英觉得自己太命苦了。


“老爷啊!”梅英一边开门,一边放声大哭。


“姨太太,您别嚎了,老爷退烧了!”管事大声,打断梅英的大哭。


梅英的一声哭腔梗在喉咙里,愕然看着管事:“你你说什么?”


“老爷退烧了,姨太太!”管事大喜,“老爷的病情要痊愈了!”


梅英愣住,整个人惊呆了。


昨晚还一身冷汗,看上去半死不活,医生都让准备棺材冲喜,他怎么退烧活过来了?


他已经半个月没真正退过烧啊!


难道,姓顾的小妖精真的医术高超?


梅英原本应该高兴的,可这会儿她心里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整个人都呆呆的,难以置信。


老爷好了,被那个姓顾的小妖精治好了!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