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蔡长亭出去得匆忙,回来时心情却不错。


顾轻舟在平野夫人跟前吃晚饭,平野四郎在驻地,她们俩吃得无声,只有筷著碰到瓷碟时一点轻响。


晚饭后,平野夫人和顾轻舟闲聊,蔡长亭就是这个时候回来的。


算了算时间,他出门正好三个小时。


“夫人,您要的梅花摘到了。”他对平野夫人道。


很快,就有佣人抬了两只大梅瓶进来,插了两支鲜艳欲滴的腊梅。


梅枝砍得很有艺术,疏疏斜倚,各有风姿。


清淡的梅香,在屋子里徜徉。


“轻舟,我也给你送了,不过是小瓶,摆在案几上。”蔡长亭道。


顾轻舟问:“你这么晚出门,就是摘梅花去了?”


平野夫人站起身,轻轻绕过了梅瓶,采了小枝,拿在掌心把玩。


梅枝是棕褐色的,她掌心是莹白如玉的,两下映衬,颜色醒目。点缀在梅枝上的红梅,就更加秾艳,艳得似血。


平野夫人抬眸,替蔡长亭回答顾轻舟的话:“是我吩咐他去的。”


他们俩心情都很不错。


顾轻舟不明就里,表情恬柔安静,不动声色。


总感觉他们做成了某件事。


然而,到底是什么事,跟顾轻舟又有什么关系,她一时间就猜不到了。


“花很好。”平野夫人满意对蔡长亭道,“长亭办事,利落果断。”


蔡长亭道谢。


时间渐晚,平野夫人一边说梅花很好,明天可以作画,一边打了个哈欠。


顾轻舟就起身告辞。


蔡长亭依旧送她。


路上,蔡长亭说起腊梅,就跟顾轻舟讲到了一个故事。


“我的腊梅,是从城外三清观旁边的乘虚观采摘来的,你知道那个典故么?”蔡长亭问她。


顾轻舟道:“我都没听说过乘虚观。”


“乘虚观有一片梅林,冬天是不开花的,非要等到正月初十前后,才会一夜间满园尽放。”蔡长亭道。


顾轻舟问:“是那边特殊的地下气温,造成花开的延期吗?”


蔡长亭愣了下,然后笑起来:“轻舟,你真不浪漫。我都说了有典故,你非要如此苍白点明。”


很多美好的传说,在科学面前褪了华丽外袍,露出平淡的原本模样,会令人大失所望。


顾轻舟把手缩在大衣的口袋中,道:“你继续说,我不打断就是了。”


蔡长亭果然接了上面的话。


他跟顾轻舟说起典故。


典故非常俗气,就是男女间那点事,男人辜负了女人,女人诅咒了梅园。每年的正月初十,就是她忌日时,冤魂出来泣血,故而满园梅花盛绽,樱红似血。


蔡长亭徐徐道来,声音动听。


顾轻舟听完了,没说什么。


蔡长亭则问她:“若是你的丈夫也背弃誓言,另觅新欢,你是否也会像那女子一样,宁为玉碎?”


顾轻舟道:“不会。”


“为何?”


“我的丈夫不会背叛誓言。”她道。


蔡长亭:“……”


“长亭,你狠辣起来恶毒凶残,怎么还会相信这种典故?就是说书的先生,都不好意思提这种烂俗桥段。”顾轻舟又道。


蔡长亭笑了笑,终于开口:“你觉得我狠辣?”


“你不是吗?”


“虽然我不是,但能得到你如此评价,我竟是荣幸。”蔡长亭道,“轻舟,爱情是美好的,再烂俗的故事都有它的美丽。”


“你说得这个故事,渗人得很,哪里美丽?”顾轻舟问他。


难道他就喜欢这种变态的爱情吗?


提到爱情,顾轻舟就想到了阿蘅。


蔡长亭对阿蘅,到底有没有过爱情?顾轻舟无法判断,蔡长亭是个迷,他浑身上下不沾染俗气。


哪怕他说再恶俗的故事,也带着超凡脱俗的意境,顾轻舟是有点嫉妒才贬低他。


很快就到了顾轻舟的院门口。


顾轻舟下意识看了下院门。


早上出门就看过了,院门上没有花,只是她多想了。


如今再看,更加不会有。


蔡长亭今天这一席话,没头没脑的,让顾轻舟捉摸不透。


她静观其变。


她进了门,蔡长亭一直把她送到台阶上,突然道:“这样真好。”


“哪样好?”


“我可以送你回来,很久没这样过了,很好。”蔡长亭道。


顾轻舟去看他。


他精致到了极致的眸子里,倏然有种志在必得的狂傲,然而只是一瞬。


眼神很复杂,不是自己非常熟悉的人,想要捕捉到很准确的信息,有点难。


蔡长亭那眼神,顾轻舟不解,等她再次看过去时,他笑容干净,没有半分瑕疵,像个很乖、很温柔的兄长。


顾轻舟心中一顿。


“多谢你。”顾轻舟道。


“我乐意如此。”蔡长亭说,“轻舟,我们离不开你,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我们


顾轻舟笑了笑:“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会容易失望。长亭,我知道你们绝不会只有我,也绝不会离不开我。”


她说话的时候,已经上了台阶。


蔡长亭则退下了一个台阶,故而他微微扬起脸,才能看到她的面容。


“得到你的信任,很难。”蔡长亭似总结般。


顾轻舟不置可否。


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道了句晚安,就回房了。


回去之后,仔细想蔡长亭的话,总感觉他在误导她,误导她的思路偏离他的目的。


到底是什么事?


顾轻舟想着,平野夫人刚刚承认了她的身份。是公开承认,不是似是而非的模糊,那么他们肯定需要得到什么。


“背后埋了什么秘密呢?”顾轻舟越发好奇。


她想了很久,也没思考出头绪。


第二天清晨,顾轻舟照例去看叶妩,然后和叶妩混日子。


叶督军中午回家,拿了一张电报给顾轻舟。


“司行霈发的。”叶督军道。


司行霈发过来的电报,用的是密码,而密码本在他院子里的保险柜里。


顾轻舟就道:“我先回去一趟。”


回到家中,二宝不在,去了康家陪康晗,听说住在康家了。


佣人和副官们守好了门庭。


顾轻舟上楼,找到了密码本,开始破译司行霈的电文。


电文很简短。


顾轻舟看完之后,略微蹙眉,心想:“这是平野夫人和蔡长亭的计谋吗?他们的目的,难道仅仅是离间我和司行霈?”


她又感觉不太像。


顾轻舟沉思了片刻,把司行霈的电文反复看了,然后就去了叶督军那边。


“督军,请您帮我回两封电报。”顾轻舟拿了电报给叶督军。


一封是明面上,顾轻舟写着简单的五个字:“把人带给我。”


而另一封,也是密码。


密码就复杂多了,乱七八糟的很长,叶督军也看不懂,故而点点头。


同时他又问:“抓到什么人了?”


“您很快就会知道的。”顾轻舟道。


说罢,她神秘一笑,笑得不怀好意,让叶督军蹙眉。


黄昏的时候,叶督军处理完政务,就收到了一封司行霈给他的电报。


他和司行霈之间,也有秘密的情报往来,故而他们也有密码本。


司行霈用密码写电报给他,事情很严重,叶督军立马就去查了。


查出电报,看完了内容,叶督军就想骂娘。


正好顾轻舟还在叶妩那边。


叶督军派人把顾轻舟叫过来,问她:“是不是你的主意?你们两口子胆大包天,不把我的命当回事?”


“督军,不会有危险的,这个您放心。”顾轻舟道。


叶督军就想啐她。


都要动枪了,怎么可能没有危险?


“你老实告诉我,你要司行霈带什么人过来?说清楚,否则我不配合你们,你们自己玩去。”叶督军狠戾道。


顾轻舟为难了下。


叶督军就站起身,喊副官送客。


顾轻舟道:“督军,我们就是请您办个小忙。”


“你这忙不小了。”叶督军道。


顾轻舟没办法,只得如实告诉了他。


叶督军觉得他们小题大做,甚至本末倒置。既然手里抓到了人,自己严刑审问即可,为何非要把叶督军搅合进去?


这样做危险,还可能会得不偿失。


“督军,拜托您帮帮小忙吧。”顾轻舟道。


叶督军有求于顾轻舟,他自己的身体还要靠顾轻舟的药。


而顾轻舟也说了,他的病非一朝一夕,用药是长久的,他得长期求着顾轻舟。


他没了办法,道:“好,你就说如何准备吧。”


顾轻舟微笑,把计划一一和叶督军说了,同时她也告诉叶督军,这并非她的主意,而是司行霈的。


他们说了片刻,顾轻舟就回去了。


回到了平野四郎的府邸,顾轻舟把前后所有事串联起来想,总觉得缺点什么。


一定是缺点什么——在某个地方,在某个环节上。


然而,该想的她都想到了,到底缺在哪里?


“司行霈,你要是回来就好了,我还能跟你商量商量。”顾轻舟叹气道。


这个问题很困扰她,让她一夜未睡。


一转眼,过了四五天,就到了元宵节。


元宵节当晚很热闹,顾轻舟却早早睡了。


到了正月十六的黄昏,顾轻舟接到了电话。


电话是狗子打的。


“太太,您快回来吧。师座回来了,还带了个人!”狗子声音紧张,对师座带回来的人充满了恨意。


家里的佣人都称呼司行霈为师座,狗子也从善如流。只是在他心中,他是太太的佣人,不是师座的。


故而,他有义务给太太通风报信。


顾轻舟挂了电话,就大声吩咐佣人备车,也不跟平野夫人和蔡长亭打招呼,就回到了司行霈的院子。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