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c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咻!”


踏着水面,走到生长清心花石壁夹缝前。在梦风戴采摘灵药专用的特殊手套,伸手要将清心花采下时,一道极其细微的破风之声,忽然自一旁响起。


“啪…”


梦风伸出的手为之一顿,脚下一踏水面,整个身子顿时腾掠而起。


而也在他身子腾起的瞬间,一根小拇指长度的银针,直射而过,稳稳的落在了清心花的根茎。肉眼可见,整株清心花,竟然在瞬间完全枯萎。


这让梦风心疼于清心花之余,也是不禁直吸了口凉气。


可以想象,若非他反应及时,这银针刺入他身体,下场会是如何!


“咻!”


双指之,一层紫芒掠起,带些许温度高至,让周边空间都是变得有些虚无的火炎。甩指而出,一道夹杂着紫炎的指芒,顿时破空而出,远远向着梦风侧身方向的一块丛林间射去。


“嘭!”


眼看这一道指芒,要落在那丛林间,一道银色的能量屏障,也是在这时刻升腾而起,将指芒给挡了下来。


定眼望去,数道身影,也是自丛林间走了出来。


“嗯?”


当梦风看到其一道身影时,他的眼神,顿时忍不住眯了起来。


“风祭司,是此子!是他,破坏了我们两大部落的交易!”


这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不久前,在巨斧部落给梦风废了的延祭司。此刻,延祭司的脸还残留着些许苍白,而在看到梦风的瞬间,他那双眼睛,便忍不住充斥起了仇恨的血红色。


修为被废,这对于一位印师,特别是一位高等级印师而言,简直死还要难受。并且要知道,延祭司还是整个巨斧部落,最有天赋的祭司,也是整个部落修炼资源倾斜的对象。未来的他,前途可谓是一片光芒。


但这些,却是一夕之间,全被梦风给毁了!


延祭司不知几次,曾想过要自杀一了百了,但一想到梦风可以逍遥自在,他不自禁的感到无怨愤!


为什么?他要面对如此凄惨的命运,而害他如此的梦风,可以逍遥自在?!


不,绝不能这样!


延祭司不甘心,因此,他在梦风在巨斧部落内,炼药的第二天,便是在他的一位胞弟的帮助下,偷偷离开了巨斧部落,前往的狂风部落。


巨斧部落与狂风部落的交易,一直都是由延祭司所负责的。


所以,尽管延祭司修为被废,但他依旧很顺利的见到了狂风部落的十位祭司之一,也是以往一直与他进行交易的风祭司。


在说明了来意之后,风祭司十分乐意帮他忙。


当然,延祭司也不傻,明白对方不是真的想为他报仇,而是看了梦风身的丹药。为此,延祭司还特地隐瞒了梦风是位炼药师的讯息。不然他可以肯定,风祭司非但不会为他报仇,还会不遗余力的为狂风部落,拉拢梦风。


也因此,延祭司只是告诉了风祭司,梦风身有着一笔一千多颗的丹药,巨斧部落无法全部吃下,其身还留下了大半。


在风祭司看来,给延祭司一百个胆子,也不敢骗他。所以对后者这话深信不疑。


一千多颗的大半,那是数百颗丹药。


这纵使是对于狂风部落而言,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了。更重要的是,梦风的消息,狂风部落只有他知道,因此若是抢了梦风,这笔丹药,风祭司无疑能够直接塞入他自己的腰包。


正因此,在听完后,他想也没想,便答应了延祭司。


“是他么?”看了眼延祭司,风祭司的目光这才看向不远处在甩出指芒后,一个翻身落在湖泊旁的梦风,眼神不禁微微眯起。


尊印级巅峰大圆满,梦风的境界与之延祭司告诉他的,并没有差别。但是,从刚刚那一道指芒的威力,风祭司却能看得出,前者的真实实力,却绝没有表面的境界这么简单。


当然,风祭司依旧没把梦风放在眼里。


毕竟,他可是货真价实的帝境强者。顶级部落的祭司,可不是普通小部落所能相的。


“是此子!他的身有大量的丹药,起码五六百颗。只要杀了他,这些都是风祭司您的了!”闻言,延祭司连忙点了点头。


“很好。只要本祭司真拿到丹药,是不会亏待你的!”


拍了拍延祭司的肩膀,风祭司嘴角,却是勾起了一丝诡异的弧度。


看到对方嘴角的弧度,延祭司心下顿时大叫了声不好。但以如今早已被废了的他而言,哪里闪躲的过?


一根与先前射向梦风的,完全一样的银针,出现在了风祭司的手指夹缝间,轻轻的扎入了延祭司的后颈。


“风祭司,你……”


瞪着眼,尽管在来之前,延祭司已经猜想到,风祭司会对他杀人灭口。但真正面对,还是感到十分难受。毕竟多年的交易,延祭司为了讨好风祭司,不知帮助后者从巨斧部落与狂风部落的交易,多捞了多少的油水。


怎么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结果最后,风祭司还是无法信任他。


这让延祭司也是颇感到有些心寒,尽管此次,他确实对风祭司有所隐瞒,但以往,对其可都是无忠心的。


不过想想也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对于风祭司而言,抢夺梦风丹药这种事,显然越少人知道越好。在场的其他人,都是风祭司同族,且是他的心腹,知道自然无妨。但他,无疑不一样了。


然而,在这心寒之余,延祭司也不禁露出了一抹笑容。


因为他知道,风祭司杀了他,肯定也不会放过梦风。所以他的仇,也算是报了。能让梦风与他一起去死,他也知足了。起码,死得要他自己独自自杀,更让他能够接受。


连清心花,这种极品灵药,面对风祭司的毒针,都是瞬间枯萎。可想而知,此刻延祭司这样被准准银针刺入后颈,下场如何?


没有意外,延祭司整个身子,那原先虽因修为被废,略显虚弱,但总体还算饱满的身子。在此刻,瞬间染了一层乌黑,整个身子,开始被疯狂侵蚀起来。


“啊!”


在一声痛苦的惨叫声下,延祭司一身生机,顿时消泯殆尽,整个身子,俨然已是变作了一具可怖的干尸,缓缓的倒在了地面。


不远处的梦风见状,眉头不禁微微一邹。


“风祭司?狂风部落?”


但从两人先前的对话,他也是听出了一些信息。


虽然只是来了凶野小岛不到二十天的时间,但对于这里也算是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每个部落,都有着至少数位祭司。像巨斧部落,算是小部落,实力较强的了。所以部落有着十位祭司,且每位祭司,都拥有半帝顶峰的实力。而顶级部落,一般而言有着十三位祭司。


三位被称作大祭司,十位普通祭司。


但纵使是普通祭司,也拥有至少是帝境的实力。


眼前这位风祭司,无疑是一位帝境强者。结合延祭司的人脉关系,眼前这风祭司的身份,无疑也是呼之欲出了。狂风部落的祭司之一!


只是看起来,延祭司显然被杀人灭口了。


这让梦风不禁微微摇头。


第一次到巨斧部落时,这延祭司屡次三番的与他作对。虽然最后他废了其修为,但梦风还是留了一线。只是废了其的丹田,这还是有很大可能,能够修复回来的。在之后半个月的炼药,梦风特地炼制了一颗修复丹田的丹药,售卖给巨斧部落。


毕竟巨斧部落让他浸泡狂体池,得到了巨斧部落的狂体。他也实在不好意思,让对方的一位祭司这样废了。所以特地炼制了这么一颗丹药,售卖给巨斧部落,是想恢复这延祭司的丹田。


只要延祭司服下了,疗养个三五个月,他的一身修为,也再回来了。


可谁曾想,此人却是自己作孽,放弃了这一切,最后落得这样的下场。


对于巨斧部落,梦风也只能抱以遗憾了。


“从外界来的人类小子,你可知道,这里,这里你们人类的禁地?”这时,狂风部落的这位风祭司,也是带着他身后了数位心腹,走出了丛野,嘴角勾着一丝冷笑弧度的看向梦风道。


“禁地?我还真不知道!”闻言,梦风不禁摇了摇头,见状风祭司嘴角的冷笑更浓,正想出声,梦风接着的话却已是先一步响起:“不过,纵使知道那又如何?”


风祭司嘴角的冷笑微微一僵,面色陡然一沉,眼的目光也是彻底转冷:“看来还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本来还想着留你具全尸,现在看来,是没有这个必要了。给我杀了他!”


“是,大人!”


说罢,只见他手一挥。他身后的数位狂风部落精英,纷纷应声。旋即,便是化作数道流影,掠向了梦风。


狂风部落,乃是圣古万族,风族的后裔。


天生,他们具备着风之体,能够感应天地间的风,借助着这风,让自身的速度,成倍提升。与之领悟了控风势之力的印师很是相像。


此刻,这数位狂风部落精英掠行的速度,显然无之快。


饶是梦风,眼也是不禁流露出了一丝讶然之色。


“咻!”


……(未完待续)


ps:不好意思大家,这章更的晚了点,还望见谅!


底部字链推广位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