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一个月后,元合海域正魔两道联盟停止了对沈浪的通缉。


而荒岛的那处九宫神行阵,被当日道阳真人和雷霸天两人攻击彻底破坏,再无修复可能。


道阳真人郁郁而归,回到了紫阳宫开始闭起了生死关。


雷霸天也郁闷无比的回到了他的天雷群岛,继续当他的岛主。


霸占洪荒灵宝,戏耍过大群元婴期修士和妖修,联盟追杀未果,让道阳真人铩羽而归……


沈浪这个传奇人物,此后在天海消声觅迹,几年,十几年,几十年也没有再次出现……


……


“嗖!”


白光一闪,沈浪被空间抛飞到了一处树林,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九宫神行阵不愧是超远距离传送阵,传送的过程中沈浪感觉就像是进行了时空穿梭一样,大脑一阵晕眩。


沈浪半坐在树林的草丛中,清醒了一下头脑。


“公子,你没事吧?”灵兽袋中的小柔,飞了出来,扶起了沈浪。


“没事,刚才启动传送阵耗费了一些精血而已。”沈浪摇了摇头,强打着精神环顾了一下四周。


四面是一处茂密的树林,一望无际,林中甚至还弥漫着一股妖气。


“公子,我们传送到的这个地方不简单呢,竟然还有禁空之阵存在。”小柔蹙眉道。


沈浪试了一下,果然难以遁空。


禁空之阵是古时代的著名禁制,可以防止元婴期以下的修士飞行遁空,对元婴期修士则无效。


“管他传送到什么地方,总之这里应该不是天海和蛮荒大陆吧?”沈浪长出一口气。


小柔微微点头,浅笑道:“肯定的。九宫神行阵可以横跨大陆,我们现在多半已经来到了别的大陆吧。”


“别的大陆……”沈浪心情有些激动,这意味彻底摆脱了麻烦,也意味着新的开始。


“小柔,花紫灵和杜轩跟我们一起传送过来,为何不见他们的踪影?”沈浪好奇问道。


“公子,可能是超远距离传送的原因,导致花姐姐和杜道友的传送位置有所偏差,偏差个十几万里是很正常的。”小柔解释道。


沈浪点了点头,说道:“既然来到了新地方,咱们还是先走出这树林,找个人问问情况。”


“嗯。”小柔嘻嘻一笑,到了新地方,她也觉得有些新鲜。


沈浪虽然耗费了一些精血,但并没受什么伤,行动还是不成问题的。


这树林中颇为神秘,似是一处峡谷,东西两面各有一座高山,重峦叠嶂。


确定了一下方位之后,沈浪飞速朝着峡谷正前方高速穿行,小柔恢复了小狐狸的姿态,趴在沈浪肩上。


穿行了半小时后,一个人毛都没看见,反倒撞上了几只四五阶的妖兽,沈浪出手轻松斩杀。


这地方也不知道有多大,既然有妖兽出没,普通的低阶修士应该很少会来这地方才对。


沈浪也没有多想,继续穿行。


一阵后,他终于看到了两个人。


两名筑基期修士,一男一女,男的筑基中期修为,女的筑基初期修为。


两人被一群火鸦困住了,正在竭力抵挡火鸦的进攻。


火鸦是一种常见的群居妖兽,虽然只是四阶妖兽,但两个筑基期修士被火鸦群缠住,也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


“嘎嘎!”


空中数百只火鸦朝着那对男女喷吐出火球,那两人竭力催动身前法宝防御,满头大汗,显然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地步。


沈浪本想出手搭救一番,顺便问一些问题,但那个男修士接下来的举动让他有些惊诧。


那名貌如中年男子,施展出诡异的法诀。


皮肤表面骤然溢出大量鲜血,浑身冒起血光,全身上下青筋暴起,肌肉迅速隆起,两眼通红,模样变得有些狰狞。


中年男子的修为瞬间从筑基中期攀升到了筑基后期顶峰!


沈浪有些吃惊,即便是动用某些耗损元气的术法,也难以将境界提升这么大。区区一个筑基期修士,怎么会修有如此惊人的功法?


因为心中好奇,沈浪也没急着出手,反倒在一旁看了起来。


“夫君,你……”


那名女修士见自己相公施展出禁术,顿时花容失色。


“不要管我!”


中年男子修为大涨后,整个人也变得疯狂起来,催动起两把法宝飞剑,转攻为守,开始斩杀空中的火鸦。


可惜,火鸦的数量太多,男子虽然以雷霆之势,灭杀了几十只火鸦,但还是寡不敌众。


沈浪正欲搭救,但那名男子又做出了惊人的举动。


中年男子张嘴喷出大量精血,又施展起了诡异的秘术,喷出去的精血变成了血色火焰,将空中的火鸦群笼罩在血焰中。


“嘎嘎!”


火鸦群有些受惊,虽然火焰也属火,但这血焰的属性不同,依旧能烧伤火鸦。


中年男子的生命力再以极快的速度流逝,脸上非但没有害怕,反倒露出快意的笑容,仿佛解脱了一般。


沈浪搞不懂这男的为什么这么拼命,懒得管那么多,双手一掐纯阳剑诀。


“唰唰唰!”


大量的气剑冲天而起,将空中那些受惊的火鸦群尽数斩杀。


“结丹期高手?”


看见这突如其来的强大攻击,这对男女自然是大吃一惊。


沈浪也没有隐藏,直接闪到了两人身前。


这两名双修道侣惊喜交加,立即躬身拜道:“多谢前辈出手相救。”


沈浪刚才发出的攻击如此强势,这对男女自然知道他是结丹期的前辈,心中有些忐忑,摆出恭恭敬敬的姿态。


“不必惊慌,我只是想问几个问题。”沈浪淡淡说着。


话音刚落,刚才那个施展秘术的中年男子再也支撑不住,直接倒在了地上,昏迷不醒,气若游丝。


“夫君!”那名女修俏丽煞白,立即扶起了中年男子。


虽然在结丹期前辈面前有些失礼,但夫妻情深,她也管不了那么多,满脸惊慌之色。


这名女修对着沈浪连连磕头,泪水止不住的涌了出来:“求前辈赐药,救救我夫君!小女子愿做牛做马,当您的侍女,来报答您的恩情。”


沈浪神色略微动容,他并不是无情之人,只是看惯了修真界的薄情寡义。很多所谓的双修道侣,平时卿卿我我,一到危险时刻,跑得比兔子还快,说不定还会阴了对方。真正能不离不弃的双修道侣,是极其罕见的。


这对夫妻倒是让沈浪看的挺顺眼。


他随手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枚金色的药丸,扔给了女修,道:“给你夫君服下吧。”


“多谢前辈!”


女修磕头一拜,急急忙忙的将金色药丸塞进了中年男子的嘴里。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