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阿金把地上的自行车扶了起来,除了有一点歪而已,看上去没什么大碍。


话说这辆沈浪凑巧抢来的自行车质量还真是不错,这么快的速度撞在汽车的后面竟然还没散架,全碳纤维,价格肯定不菲。


阿金一屁股坐上坐垫,心里满是不爽,这坐垫也太硬了吧?


总感觉很不舒服,阿金又下来想研究一下怎么调座位。


沈浪不耐烦的催促道:“不快点走!”


“是是是。”


沈浪也懒得管阿金,直接拉开雷克萨斯的车门坐了进去,启动点火,迅速将车子掉了个头,朝着阿金一轰油门就冲了过去。


“哎哟,我的妈啊!”阿金一看沈浪开车撞他,顿时吓了一跳,推着自行车就往前飞速跑了起来。


看着后面的雷克萨斯越来越进,阿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双手抓住车把,直接一跳就跨了上去。


硬的像石头一样的坐垫坐的阿金一阵蛋疼,公路自行车很不好适应,阿金骑的也是歪歪扭扭,差点没摔下来。


骑了没多远的路,阿金只感觉那硬的像石头一样的坐垫让他蛋疼,正想停下来休息一下,沈浪后面开着车已经撞了上来。


“砰!”阿金被后面的车子直接顶飞了出去,整个人往前一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还没来及哀嚎几声,沈浪油门一踩,又开着车上压了上来。


“给老子快点!否则别怪我直接把你压死。”沈浪满脸戏谑道,像耍猴一样逗弄着阿金。


“妈呀,这是要整死我啊!”


阿金欲哭无泪,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飞快的跨上了自行车。


连续摔了好几次,阿金终于掌握了点骑车的门道,速度快了很多。


“尼玛,老子这是造了什么孽呀……”阿金粗口喘气,一边使劲踩着自行车踏板,嘴里一边念叨着,露出像死了爹一样的表情。


正午的城市街道上,一个浑身脏兮兮的西装男人,用着一种奇怪的姿势骑着一辆华丽的公路自行车,后面还有一辆车窗破烂的雷克萨斯紧跟在后面。


堪称一道风景,路上的行人看见这一幕都不由得瞠目结舌。


沈浪开车在后面跟的很紧,大概不到一米左右的距离,只要阿金速度稍微慢一点,他就会撞上去。


一路上,阿金已经被撞飞了N次,甚至连揉一下蛋疼的时间都没有,他被沈浪搞怕了,感觉自己一停下来,这小子肯定会毫不客气开车撞上来。


头一次,阿金感觉到工厂离的这么远,原本开车只要三十分钟不到的时间,硬是让他活活受罪,受了一个多小时的罪才终于骑到了北郊的某个废弃服装厂。


在北郊的厂房门口,全身衣服都被汗水打湿的阿金,像一条死狗一样,直接从自行车摔倒在地,仰面朝天,大口喘气。


沈浪从车上走了下来,看着眼前破旧的厂房,两眼闪过一丝精芒,黄泥地面上还有新鲜轮胎的痕迹,这看来又是另一处“据点”啊!


沈浪走过去,踹了一脚阿金,冷笑问道:“就在这里吗?”


“在,就……在工厂里面……”阿金累的一点力气都没了,一句话都喘气了几次才说完整。


这他妈太难受了,阿金觉得自己都要挂了,下半身更是完全麻痹,特别是男人那东西,甚至连一点知觉都没有了。


“给老子起来!”沈浪可懒得管这家伙累不累,一脚踩在阿金脑门上,阴冷道:“不想死,就赶紧带我进去!”


阿金脑袋传来一阵剧痛,浑身打起了一个激灵,咬牙使劲的爬了起来。


不过还没站稳,腿一软又摔了下去。


沈浪右腿一踹,将他身体踢了起来,维持平衡。


阿金左摇右晃的朝着走向厂房内走去。


一眼看上去,厂房四周空无人烟,阿金一直走到两扇锈迹斑斑的铁门前。


沈浪一脚往前踹。


“咯吱……”


大门被踢开了,发出一声难听的老旧金属摩擦声,里面有点黑,到处都是灰尘,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铁锈味,丝毫看不出有人的样子。


这些家伙隐藏的倒深!沈浪暗自冷笑,普通人看了这一幕,多半会因为这工厂是没人的。


沈浪一脚踹了下步伐沉重的阿金,嚷道:“带路!”


阿金哀嚎了几声,跌跌撞撞的朝着里面走去,被沈浪摧残了这么久,他浑身上下都是青一块紫一块。


越往里走,越来越黑,沈浪跟在阿金的身后。


阿金突然摸了下墙壁,“啪”的一声,原本漆黑一片的车间内突然亮起刺目的光芒,光线诧异让沈浪也不由的闭了一下眼睛。


“想跑?”


沈浪一声冷哼,就在自己的眨眼的时刻,这阿金突然不知道从来哪来的力气,原本一副好像快挂的疲软身体迅速绷直了,虚弱状态消失不见,整个人如同一只敏捷矫健的豹子一样,飞快的往一道破门里扑了进去。


“啊!!!”


还没等阿金扑进去,嘴里就传来一道惨烈的哀嚎声,阿金露在破门外的右腿上传来一股剧烈的痛楚,直接栽倒在地。


沈浪早猜到阿金会玩这一招,毕竟这家伙好歹也是武修,练家子,骑一两小时自行车,也不至于会累成那样。


阿金面色扭曲,回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腿上突然多了一个银闪闪的东西,是一枚银针!


银针扎得不深,但是阿金却感觉异常疼痛,如同脚上全部的经脉被掐住了一样,提不起一丝力道,非常诡异。


“跑!你有种再跑啊……”沈浪脸上闪过一丝嘲弄。


“不……我再也不跑了!饶命啊!”阿金哭丧着脸求饶道,事到如今,碰到这么个煞星,他是彻底断了逃跑的心思。


“呵呵!”沈浪阴冷一笑,又一枚银针击出,扎在阿金左腿上。


“别,别啊,我服了,我真的服了……”阿金双腿青筋暴起,疼的都快哭喊出声来了。


这小子太恐怖了,一根银针都能玩成这样。


阿金混迹黑道这么久,高手也见过不少,但从来没见过像沈浪这么诡异恐怖的,这小子的手段不是普通人能有的,自己还是老实一点保住一条小命吧。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