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白倾雨走了上前,满脸关切的问道:“沈浪,你没受伤吧?


“别担心,我哪会那么容易就受伤的。他是?”沈浪指了指白倾雨身旁的白泉。


“他是我父亲。”白倾雨平静的说道。


果然如沈浪所想,沈浪向着白泉一拜,咳嗽一声说道:“您好,白伯父。”


白相脸色一沉,摆了摆手道:“不用这么称呼我,血杀,我和你并不熟。”


沈浪却是笑道:“你孙女是我女朋友,叫你一声白伯父也是应该的。”


“你说什么!”


白相和白泉两人呆立当场,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


法江也懵了。


“沈浪,你……别瞎说啊!”白倾雨娇喊一声,俏脸红到耳根。


“什么是瞎说,这本来就是事实啊。”沈浪笑着说道。


白相满脸惊容的指着沈浪和白倾雨:“沈浪,你和我孙女什么关系?莫非你们已经私定终身了?”


“不……不是这样的!”白倾雨俏脸通红,急忙摆了摆手,恨不得把沈浪嘴缝上。


看着白倾雨满脸娇羞状,似乎已经能说明问题,白相和白泉两人脸黑的像锅底。


看来事情是八九不十了,沈浪这小子竟然敢把他们的宝贝女儿孙女给……


法江在一旁嘿嘿一笑:“白老,看到你有个好孙女婿啊。”


“混账!”白相气的火冒三丈,指着沈浪怒吼道:“沈浪,你这混小子竟然敢勾引我孙女?”


沈浪粲然一笑:“白伯父,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什么叫勾引?我们年轻人之间互相恋爱,有什么不对?”


“你……鬼才是你伯父!沈浪,你不要得寸进尺!”


白相气的老脸铁青,白倾雨喜欢的是别人也就算了,哪怕是吊丝,白相也不会有这么大反应。


关键自己孙女的对象是沈浪这种凶恶的暴徒,白相万万不能接受。


沈浪虽然实力极强,但是却极度危险,在龙腾也只是杀人兵器般的存在,而且这人非常好杀戮。自己孙女怎么会跟这个男人扯上关系?白相不懂,感觉跟着沈浪,自己孙女肯定会遭罪。


白泉也不懂,脸色也很差,上前抓住白倾雨的手臂:“小雨,我不许你再接近这个男人。”


“凭什么!”白倾雨俏脸变色,立即甩开了白泉的手。


“爷爷,父亲,不管你们对沈浪有什么成见,是他几次在关键时候救了我的命。”白倾雨漂亮的脸蛋露出一丝气愤。


白泉说不出反驳的话,之前白倾雨遇险,的确是沈浪救了她。说来,沈浪还真是白倾雨的救命恩人。


不过就算是救命恩人,白泉也接受不了这种坑爹的女婿。


白相面色阴沉道:“小雨,你真的喜欢这个男人?”


“喜……喜欢又怎么样!”白倾雨脸颊微红,索性咬牙豁出去了,抱住了沈浪的右臂。


沈浪有点开心,没想到白倾雨也有主动的一面。


他索性大胆的搂住了白倾雨的纤腰,怀中妹子娇躯传来的柔软温暖的触感让他心神迷醉。


“白组长,白先生,你看我和小雨情投意合,你也不要这么棒打鸳鸯嘛,成全我又有什么错呢?你要是担心我仇家多,大可宽心,我现在已经突破问境,绝对不会让的孙女有半点危险。”沈浪笑着说道。


“什么,问境?”


这话一出,白相和白泉两人浑身一震。


“你……你突破了问境?”白泉满脸吃惊。


“不信?那睁大眼睛看好。”


说完,沈浪定气凝神,单手一伸,指尖显现两枚柳叶飞刀,掌心缓缓生出一股罡气,把飞刀托了起来。


沈浪控制真气,飞刀在掌心中高速旋转。


看着浮空的飞刀飞速旋转,白相和白泉两人震惊的无以复加。真气外放到这种级别,看来真有问境期的水准。


沈浪收回飞刀,笑道:“我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血杀了,您老放心,我和白倾雨正大光明,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白相和白泉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点无语。


讲真,沈浪这种实力足够配的上他女儿了,而且长相端正,关键是和白倾雨情投意合。


要知道在白相眼中,自己孙女一直对男人没什么好脸色,今天居然会露出这种娇羞状,足已说明孙女喜欢这个沈浪。


一旁的罗严心中已经在颤抖了,没想到沈浪不仅认识法江,竟然还摇身一变和白相孙女的男朋友。


幸好自己一口气答应了给沈浪20亿美金,不然招惹上这种人,他罗严以后不用在华夏国混了。


“好了,我承认我对你有所成见,但是这件事得慎重,之后再说。我孙女说你碰到了危险,让我来救你,不过这事情好像已经解决了?”


白相环顾了一下四周,淡淡说道。


别墅外已经是一片狼藉,四周血迹斑斓,看样子像是激战过后的场面。旁边还躺着一个人尸体。


“来救我?”沈浪愣了一下。


“是我让爷爷来的。”白倾雨补充了一句,白皙的脸蛋红晕未褪,显得异常迷人。


沈浪点了点头,对着白相说道:“劳烦费心,事情已经完全解决了。”


说完这句,沈浪回头对着罗严一帮人说道:“罗严,你可以滚了!记住,钱得给我准备好了!”


“一定一定!”罗严如释重负,大喊了一声:“撤!”


“父亲,天耀的遗体?”罗野咬着牙小声说道。


“还要个毛!快撤!”罗严急道。


不多时,罗严和他手下的一群特种兵们很快的撤了下去。


“首长,这个人怎么处治?”两名特种兵将曹飞用担架抬了上来。


“这不是曹飞吗?”


白相和白泉两人顿时大吃一惊。


白相立即上前帮曹飞把了把脉,脸色一变,对着法江问道:“法组长,是谁把他伤成这样的?”


“是我。”沈浪哼道。


“曹飞是龙腾分组长,算是龙腾的高层。你把他伤成这样,是想和龙腾为敌?”白相眼神瞬间变冷。


这个问题上,沈浪不打算让步,摇头说道:“是这家伙该死!”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