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64章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魂牵梦绕蛊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魂牵梦绕蛊

    拓跋家族,外院。

    拓跋雷静庭院中。

    “你终于回来了!”近二十天不见,秦瑶明显清减不少,原本妖艳妩媚的脸蛋上,多了几分憔悴之色。

    秀眉微蹙,目光忧郁,似正为某些事情烦心。

    又像是失去了主心骨,给人一种恹恹不振的感觉!

    此刻见到赵放,她像是找到主心骨一般,又像是压在身上的重担,终于可以卸下,可以歇息片刻,忧郁的眸子中,立时露出明亮的光辉。

    赵放仔细看了眼秦瑶,轻声问道,“怎么了?”

    秦瑶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大事,你回来就好!”

    “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

    赵放正色道。

    秦瑶笑了笑,“还好有疯君在,他才是最辛苦的,否则,我哪里能坚持到现在。”

    赵放眼神微冷,同时察觉到,小院外有几道鬼鬼祟祟的身影。

    他看了王彦章一眼。

    老王转身向着院外走去。

    在传出几道惨叫声后,老王如提小鸡般,抓了两个人进来,随手丢在地上。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们只是路过,只是路过……”

    两人被摔在地上,立马抱成团,哭丧求饶。

    赵放扫了一眼,这两人是拓跋家普通下人装扮,穿着普通,修为也极为普通。

    赵放只是看了一眼,便没了兴趣,对王彦章,“交给你了。”

    “是!”

    王彦章回道。

    赵放与秦瑶回到房间。

    房间如旧,没有任何变化,他的便宜妹妹拓跋雷静,依旧像个活死人般躺在床上。

    “疯君呢?”

    赵放来回看了几次,都没有发现肖枫身影,好奇问道。

    “他去黄龙峰了。”

    “黄龙峰?”

    “你刚回来,可能还不知道。黄龙峰,就是拓跋黄玲的大哥拓跋黄龙所居住的灵峰。”

    说到这里,秦瑶眼中隐隐闪过一抹忧色。

    似是在担心肖枫安全!

    听到拓跋黄玲这个名字,赵放终于想起,这个有些耳熟的拓跋黄龙,到底是何方神圣了。

    严格来说。

    他是拓跋家年轻一辈,最为出色的青年才俊之一。

    否则,也不会有资格,得到第二等的灵峰。

    “只从你离开后,拓跋黄龙就开始派人监视这里,起初,我跟疯君都没理会,但后来,他们越来越过分,不与我们正面交手,只是不停的骚扰,搅得我们不胜其烦。”

    “疯君因为雷静小姐安全的缘故,一直压抑怒气,没有出手,直到昨日,拓跋黄龙派出神君后期强者前来骚扰,疯君没有忍住,将他们打了回去,并且,今天开始,前往黄龙峰堵门!”

    “如果我没有猜错,刚才一直在院门口的两人,应该也是拓跋黄龙派来的。”

    秦瑶说道。

    “拓跋黄龙……”

    赵放眸光发冷,“先是洛神河畔的刺杀,现在又玩这一出,真觉得我杀不了你?”

    对于这个素未谋面的拓跋黄龙,赵放已然厌烦到了极点,杀意如滔!

    但他没有冲动!

    这里毕竟是拓跋家。

    哪怕拓跋黄龙做的事情,再怎么过分,拓跋家既然容忍了他,自己想要处理他,便比较麻烦。

    当然,惩罚人的方式有很多种,也不见得非要杀人。

    有时候,不杀人的惩罚,比杀掉他,更加的残忍!

    两人没聊几句,王彦章便大步走了进来。

    的确如秦瑶所说,那两个下人受到拓跋黄龙的蛊惑,被他安插在这里

    “那两人已经处理掉了。”王彦章道。

    赵放点了点头,他对这种小事,倒是不太怎么在意。

    来到床榻前,赵放静静望着如同睡美人的拓跋雷静,神念呼唤小林子。

    “她这是怎么了?一直昏睡不醒,偏偏神识与体内生机,都异常的正常,看不出半点伤势,却始终无法醒来!”

    “哦?”小林子来了兴趣。

    紧接着。

    一股只有赵放能感受的沛然神识之力,笼罩住拓跋雷静。

    小林子开始仔细的检查。

    片刻,他突然惊咦一声,声音中透着一丝难以掩饰的惊诧。

    “居然是魂牵梦绕!谁居然把这种蛊,种在一个天神身上,真是暴殄天物!”

    小林子突然叫骂起来。

    骂过之后,他开始向赵放解释,“查清楚了,你妹妹的情况比较糟糕。简单来说,她被人下了蛊,进入一个类似于幻境的奇特世界之中。”

    “蛊虫?”

    对于这个词,赵放并不陌生。

    事实上,他也曾经操控过蛊虫,对别人下蛊。

    “怎么驱除?”

    他没有问有没有危险,这等于是在说一句废话。

    任何蛊虫,都是充满未知与危险的。

    留在体内,就像是埋了一颗不定时炸弹,谁也不知道,它会什么时候爆开。

    “这个有些难度。”

    小林子沉吟了下,继续道:“蛊虫彻底钻入心脏,与心脏同存。若想彻底灭杀蛊虫,只有破碎心脏,才有一定机会将其逼出。”

    闻言,赵放脸色难看,“这么麻烦?”

    “最麻烦的,此蛊能让人永远沉浸在蛊虫构建的世界中,生命与精深组建被吞噬,甚至与蛊虫融合为一,最终鸠占鹊巢!”

    小林子声音低沉,甚至带着淡淡的悲怆,不知是想起什么痛苦的往事。

    “没有解决的办法?”

    “任何蛊,只要斩杀下蛊之人,便可以解决。不过,魂牵梦绕蛊不同,在被下蛊的一颗起,此蛊的发展,便已然脱离了下蛊者的掌控。不过,斩杀下蛊者对于蛊虫还是有一定影响,说不定能借此将其逼出她的心脏!”

    小林子沉声道,“不过,此蛊最厉害的,还是后期。一旦蛊虫同化掉宿主意识,掌控宿主,变成下蛊者手中的工具,想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比奴隶还奴隶!”

    赵放望着拓跋雷静那干净的面庞,拳头却是不由自主紧握,“同为拓跋一族,拓跋杨禹竟然用出这等卑劣的手段,真是该死!”

    尽管知道,拓跋雷静身上的问题很难缠。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难缠到这种程度。

    连斩杀下蛊者,也不一定能完全解除。

    更令他愤怒的是,拓跋杨禹居然用此蛊来对付拓跋雷静,对付一个对他不构成任何威胁的弱女子!

    端的是卑鄙无耻到了极点!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