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只是赵玄把紫嬗姑娘进献给了降临仪水城的碧落郡城城主二公子,所以才…”赵德禄嗫嚅着,话还没说完,就被赵放打断。


“进献?该死!该死!”


赵放脸都绿了,他懂‘进献’是什么意思,那就是把紫嬗当成礼物,送给那碧落郡城的城主二公子糟蹋啊。


赵放也听过那碧落郡城城主二公子的名头,那人简直就是一头色中饿鬼,紫嬗若落在那厮手中,还能有好下场?


“混账!混账!”赵放气的全身颤抖,狠狠的捏住赵德禄的喉咙,寒声问道:“说,赵玄那狗日的是什么时候把紫嬗送给那碧落郡城城主的二公子的?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就在一个时辰前?他们现在在鸿泰…鸿泰会馆?少主,饶…饶命啊!”


被赵放捏住喉咙,赵德禄呼吸困难至极,短短时间,他脸色就胀的通红,出气多,进气少,整个人吓的亡魂皆冒,哪里还敢有丝毫隐瞒。


“一个时辰…但愿还来得及!但愿还来得及!”


赵放微微松了一口气,而后一指戳在赵德禄的眉心之上,赤色的剑气透指而出,将赵德禄的眉心洞穿。


“赵放,你竟敢违背同族相残的铁律,你…你一定…会不得好…好…死!”


“处心积虑害劳资,如此对待紫嬗,你莫非以为,劳资还能放过你?狗屎!家族铁律,都特么是狗屁!”


赵放冷冷扫了赵德禄的尸体一眼,转身便朝鸿泰会馆狂奔而去。


…………


鸿泰会馆,天字一号上房。


司徒方上了床,压在紫嬗身上,他用手很轻柔的抚摸着紫嬗白皙绝美的面庞,他用鼻子使劲的在紫嬗身上嗅着。


紫嬗那香馨的体味刺激的他全身火热,但他却没急着将紫嬗的衣衫撕裂。


他竟是用嘴巴,一块一块的将紫嬗身上那本就凌乱的衣衫咬掉,看着一块块被咬掉的衣衫下面,露出紫嬗那如白玉一般光滑,如羊脂一般温润的肌肤,看着紫嬗那绝美的容颜上,双眼中露出的羞愤和恐惧,司徒方便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畸形快感。


他喜欢这种感觉!


“爽快!真是爽快!没想到在这偏僻的仪水城中,竟有这等货色,这个女子,比本少以前玩弄过的所有女人都要爽!”


“也不知道本少以后玩弄慕青璇时,能不能有这般的爽快!”


司徒方的双眼越来越红了,紫嬗刺激的他全身血脉贲张,他感觉他的身体热的几乎都要爆炸了。


“美人,来吧,本少带你感受人间的极乐,保证让你欲仙欲死!”


司徒方一把将紫嬗身上的衣衫完全撕裂,破碎的衣衫下,是一具完美的,雪白的,温润的绝美身体。


“少主,紫嬗对不起你!紫嬗对不起你!紫嬗只有来世再伺候您了。”


晶莹的泪,如断线珠子一般从紫嬗的双眸中滑落出来,她已生死志,但依旧是无法动弹。


“砰!”


但就在这时,天字一号上房紧闭着的房门,却突然被一股暴力轰开,炸出爆响,一道身影,如箭矢般窜入房中。


“紫嬗!”


“什么人,敢在本少面前放肆!”


“杂种,你该死!”


突变的情况让司徒方一愣,转而大怒。


他乃碧落郡城的城主二公子,他的身份,比仪水城城主都还要尊贵无数倍,在这小小的仪水城中,谁敢冒犯他?


尤其还在他刚刚要办好事的时候!


这简直就是对他极度的挑衅!


但那道冲入房中的身影,却朝他大骂一句之后,便径直朝他冲来,一掌拍向他的心脏。


“找死!”


司徒方冷笑,直接一拳轰向那身影的手掌。


他乃是璇玑宗内门弟子,一身修为已达一星武将境界,在这小小的仪水城中,他这等修为,就是最顶尖的存在。


他岂会惧怕这名突然出现的人?


“砰!”


拳掌相撞,爆发出的巨大反震力竟让司徒方狂退数步,直接退下了床。


而那名突然出现的人影,也是狂退,不过司徒方看到,那人影在狂推的过程中,竟是抽空将紫嬗抄到了怀中,更还能顺手将床单裹到紫嬗身上。


“小子,你到底是谁!”


稳住身形的司徒方终于看清了那道人影,那是一个十六岁左右的少年,身穿藏青色武者劲装,身形颀长,五官俊秀,身上气息凛凛,一看就修为不浅。


‘什么时候,仪水城中出了这么个少年天才?’司徒方暗暗心悸。


“少主,真…真的是您?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紫嬗依偎在赵放怀里,双眼迷蒙,满脸不可置信。


这突然出现在天字一号房中的少年,自然就是赵放。


他斩杀赵德禄之后,便马不停蹄的感到鸿泰会馆,打爆了诸多客房,才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了紫嬗。


“幸好…幸好哥的速度够快!”


看着怀中的紫嬗,赵放一阵阵后怕。


只差一点点,只差一点点紫嬗就怕那狗杂种给糟蹋了。


依着紫嬗刚烈的性子,若她被糟蹋,她很有可能,会选择自尽啊!


尼玛,劳资的女人,若被另外的男人逼得自尽…这还得了?


赵放紧紧抱着紫嬗,柔声安慰道:“紫嬗,你没做梦,这都是真的,是少主来了,但少主来迟了,让你受委屈了。”


“少主…”


赵放的话让紫嬗泪如雨下,她也紧紧抱住赵放,仿佛是要确定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想到方才经历的种种,所有的羞愤,委屈,害怕,恐惧…在这一刻,统统都化作了晶莹的泪水。


“少主,紫嬗对不起你…紫嬗已经不贞洁了…紫嬗…”


赵放的手指,轻轻堵在了紫嬗娇嫩的嘴唇上,止住了她的说话。


“小傻瓜,你哪儿不贞洁?不许胡思乱想,你没有一点错,知道么,错的是我,是我不该把你一个人留在摩云岭中…”


“还记得么?我曾说过,这辈子,我都不会再让你受委屈的,但现在这杂种,让紫嬗你受委屈了,那我现在,就宰了这杂种!”


赵放说着,便轻轻的转了转头,看向司徒方,目光如刀!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