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这辈子,谁都不能欺负你!
    第二章这辈子,谁都不能欺负你!

    “神武至尊系统?新手礼包?尼玛这是游戏?”

    赵放心中升起怪异感觉,又摸了摸身下的棺材板,真实的触感让他意识到,他现在所处的就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难道这是我的金手指?一个能将真实世界读档成游戏的超级系统?”

    想起方才那冷漠的金属提示音,再想想当初看过的那无数游戏系统流,感觉到身上充满的真实力量,以及脑中莫名的对那大力摔碑手的熟悉程度。

    赵放一下子就兴奋了。

    “尼玛,修炼哥不行,但打游戏,哥无敌啊!哥一只手都可以操遍世界!”

    “有此神武至尊系统在手,哥这是要发啊!”

    兴奋过后,赵放又很快冷静下来。

    在草翻世界之前,他必须摸清楚这神武至尊系统的特性。

    “神武至尊系统,在么?出来给哥科普一下你的功能呀?”赵放在心中轻轻呼唤。

    但之前那游戏金属音却没有响起。

    赵放连连在心中呼唤了几遍,依旧没有得到回应。

    “尼玛的,还这么傲娇,不理我,但总要让我看看我的属性栏吧,没有属性栏,我怎么打游戏?”

    赵放腹诽。

    “叮!”

    也就是这时,他脑中‘叮’的一声,他便是在脑海中发现了一个清晰的属性列表。

    “玩家:赵放。”

    “种族:人族。”

    “职业:武者。”

    “等级:一星武徒(武界境界划分:武徒、武师、武将、武王、武宗、武尊、武帝、武圣、武神,每个境界分为一到九星。)”

    “根骨:3100(寻常人为一点)。”

    “悟性:5100(寻常人为一点)。”

    “经验值:0000000000(可累积无穷多,升级用)。”

    “真力值:0000000000(可累积无穷多,用于爆发各种神技)。”

    “至尊币:0000000000(可累积无穷多,用于兑换各种系统商品)。”

    “技能:大力摔碑手,熟练度(100100)”

    “幸运值:1100(寻常人为0点)。”

    “魅力值:0100(寻常人为0点)。”

    “这是游戏属性栏?”

    赵放一怔,旋即大喜:“尼玛,这就是原汁原味的游戏属性栏啊,这么说来,只要能打怪,哥就能升级,只要怪打的多,哥就能从一星武徒升级为九星武神?”

    “哥要逆天!”

    “哥绝对能逆天啊!”

    “哇哈哈哈哈……”

    大略搞清楚了这神武至尊系统的赵放兴奋的大笑。

    但忽然间,他感觉处身的棺材动了一下,随后仿佛是被人抬起来了。

    “求求你们了,少主根本没死,你们快把他放出来啊,要不然,少主会被棺材闷死的。”

    “赵放这个废物,算哪门子少主?在我们赵家,玄少才是少主!小贱皮子,给我滚开!”

    “哥,这小贱皮子生的很水灵呀,我早就想尝尝她的味道了,你看……嘿嘿嘿……”

    “先办正事,活埋了赵放这废物,想怎么弄这小贱人,还不是咱哥三说了算。”

    棺材被抬着向前走,赵德全三兄弟的淫笑声和紫嬗凄怆的哭喊声清晰的传入赵放的耳朵。

    “还想活埋哥,还想对哥的婢女动手动脚,哥饶不了你们!”

    赵放一下子就炸了,一掌拍在棺材板上。

    “大力摔碑手,给我破!”

    这大力摔碑手,练成之后,开碑劈石都不在话下,区区木材棺板,又岂能挡住?

    “砰!”

    棺材应手而裂,赵放从棺材中跳了出来。

    “怎么回事?”

    “棺材怎么炸了?”

    抬着棺材的赵德全三人还没弄清楚状况,就看到赵放站在了他们面前。

    “少主!”紫嬗也看到了赵放,那张布满泪痕的惨白俏脸上顿时弥散出了惊喜,她不顾一切的就朝着赵放跑去。

    “我去,仙女啊!”

    看到紫嬗,赵放的两颗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圆了,什么叫翩若惊鸿,矫若游龙?什么眼似流波,眉如远黛?

    就算紫嬗现在穿着打满补丁的破旧衣裙;就算紫嬗现在眼睛哭的红肿,因长期的营养不良和极度的伤心而令脸上没有丝毫血色。

    但她依旧清丽如仙,天姿国色,虽然只有十五岁,还未完全长成,却也能完爆赵放穿越之前见过的所有女明星。

    “哥艳福齐天啊!”

    赵放擦了擦嘴角流出来的一缕口水,脑中闪过对紫嬗的所有记忆。

    这紫嬗是他的贴身婢女,从小与他一起长大,与他情似兄妹,在他的丹田被神秘人打破,经脉尽断,修为全失,沦为废人,遭到所有人欺凌,唾弃之后,也对他不离不弃。

    这份情,很重!

    紫嬗,是真正的对他好!

    种种记忆过后,赵放心中那因紫嬗的惊世容颜而产生的旖念便也淡了下来,他现在只想对这女孩好。

    他这具身体,自小被父母遗弃,最近又被神秘人打残,遭受劫难,一直对他关怀备至的族长爷爷也开始对他不闻不问。

    只有紫嬗,一如既往的对他好。

    “紫嬗,从今以后,你就是我赵放唯一的亲人!”

    赵放轻轻抓起紫嬗的手,有些动情的说道。

    “少主,你……你怎么了,为何……突然说这样的话。”紫嬗被赵放弄的有些不知所措。

    “赵放,你的命还真硬啊,把你钉进棺材了你都还能蹦出来,倒真叫我惊讶。”赵德全盯着赵放冷笑,他是赵氏三代嫡长孙赵玄的心腹,之前打死赵放,就是他下的手。

    “命再硬,还不是只能死,他现在只是个废物,在咱们三兄弟手上,还能翻了天?”赵德义也是冷笑。

    “哥,你说咱哥三当着这小废物的面,好好‘招待’下这小娘皮如何?”赵德仁淫笑道。

    “好主意,以前有这废物护着这小娘皮,咱们只能看着眼馋,但现在嘛,咱们让这废物好好欣赏一出活春宫,说不得能把这废物直接气死!”赵德全眼睛一亮。

    “既能完成猛少交给的任务,还能爽一回,好!好!好!”赵德义兴奋道。

    “你们……你们无耻!”紫嬗怒道,但她看了赵放一眼,旋即脸色变化,道:“赵德全,只要你们能放了少主,我……我随你们怎么样都行,好……”

    紫嬗话还没说完,就被赵放用手捂住了嘴巴。

    “紫嬗,是我以前没用,让你受委屈了。”

    “但我发誓,从现在开始,谁,都不能再欺负你!”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