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执法审判
    第二十一章 执法审判

    赵放带着紫嬗很快便返回了赵家。

    两人刚进入赵家大门,赵放便看到有一队禁武军直腰冷面的把守在门口,这一队禁武军的队长看到赵放之后,眼眸中先是闪过一丝很复杂的神色,然后对赵放冷声道:“赵放,你的事儿发了,跟我走一趟吧。”

    赵放听的一愣:我的事儿发了?

    哥能有什么事儿?

    虽然没搞明白,但赵放却说道:“行,你带路,该去哪儿,就去哪儿。”

    赵放无惧!

    凭他现在的修为战力,几可称为仪水城第一强者,就算禁武军摆出了这个阵仗,就算有人在暗中算计他。

    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再精巧的算计,都会变得很可笑。

    他此番返回赵家,有两个目的,其中之一,便是找赵玄清算总账。

    他虽然搞不清楚,为何禁武军会掺和到对付他的事儿中来,但他却有六分把握肯定,现在这阵仗,多半是赵玄搞出来的。

    ‘狗杂种,既然你想玩,哥就陪你好好玩玩。’

    赵放心中冷笑,也不急躁,便跟着那队禁武军慢慢走着。

    那队禁武军将赵放和紫嬗领到了执法楼中。

    执法楼,是赵氏惩罚违背了族规的赵氏子弟之所在,执法楼中,有各种刑具,有赵氏之中,最铁面无情,心狠手辣的执法长老。

    赵氏子弟,对于执法楼,是最畏惧的。

    因为进了执法楼,至少都要被惩罚折磨的脱掉一层皮,若是惩罚稍微重点,则是全身残废,若再重点,可能就会把命留在执法楼中,永远都出不来了。

    族规森严,便至于斯,执法楼对于赵氏子弟来说,就仿佛森罗地狱那般可怕!

    站在执法楼前,紫嬗的娇躯微微有些颤抖,从小在赵氏长大,对于执法楼,紫嬗打心眼里畏惧。

    赵放却是冷笑,他轻轻拍打紫嬗的后背,舒缓他紧张骇惧的情绪,同时冷眼扫视此时执法楼的那些人。

    “执法长老,赵玄,赵玄他爹赵猛,禁武军统领赵雄,禁武军第二小队队长赵锋……”

    “人倒是来的挺齐的,赵玄这狗日的,为了对付我,工作倒是做的挺足的啊。”

    “行,哥倒是要看看,你们这群狗日的,准备怎么对付哥。”

    赵放脸上的冷笑越来越浓。

    “带罪人赵放!”

    身材瘦小的执法长老赵传坐在执法楼大厅的中央,他看到赵放之后,顿时沉声喝道。

    几名禁武军军士立刻凑到赵放身边,要将赵放押进执法楼。

    “都特么滚开,哥自己会走。”

    赵放冷喝,释放出一丝一星武将的气势,立刻震慑住了那几名走到他身边的禁武军军士。

    随后,他便带着紫嬗大摇大摆的走进执法楼中。

    “紫嬗,别怕,有少主在,你想想,那碧落郡城的城主二公子都被少主打成那样了,这群土鸡瓦狗,能为难的了本少主么?”

    “放宽心便是。”

    赵放一边走,一边轻声安慰紫嬗,根本不看执法楼的众人一眼,那嚣张的模样,看的赵玄牙根痒痒的,恨不得立刻冲上来把赵放干掉。

    紫嬗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

    赵放也大马金刀的站在了执法长老赵传面前。

    “大胆赵放,进了执法楼,见了执法长老,还不跪下!”赵玄冲着赵放大吼道,声音中充满了怨毒。

    “赵玄,你还敢在哥面前蹦跶?哥马上就能收拾了你,你信不?”赵放斜睥赵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待宰的鸡。

    “你…”在众人面前被赵放如此轻视,赵玄的脸皮瞬间胀的通红,但他又不敢对赵放怎么样,只能憋闷的对执法长老赵传说道:“长老,您看,此獠在您老面前,都还如此凶残嚣张,威胁于我,可以想象,平日里,此獠该是何等的无法无天!”

    赵传点了点头,脸色也难看了一些,他冲着赵放冷声道:“赵放,你太放肆了!”

    “我放肆?我看你是你们太放肆了吧。”

    赵放突然变了脸色,直盯着赵传,道:“我乃族长钦定少主,整个赵家中,除了族长,谁有资格审判我?”

    “你不过是个区区的执法长老,你有资格么?”

    “还特么让禁武军将本少主押到这执法楼来,你这不分尊卑,老眼昏花的东西,你可知罪?”

    “你…你…”

    “我什么我,你身为执法长老,知法犯法,知罪犯罪,还应罪加一等!”

    赵传一下子就被噎住了,他乃赵家执法长老,掌赵家族规铁律,从来森罗铁面,赵家之中,几乎所有子弟都畏惧于他。

    什么时候,有人敢当着他的面,如此呵斥他?如此辱骂他?

    但赵放确实没有说错,以赵放少主之尊,整个赵家之中,确实只有族长才有资格对他做出审判。

    但族长现在正在闭关,根本没有时间,他又自付在赵家德高望重,资格老辣,乃是与族长同辈的人物。

    所以在赵猛找上他,要他审判赵放之时,他才考都没考虑,就答应了。

    毕竟,现在的赵放,虽然名义上还是赵家少主,但实际上,谁都知道他是个废物。

    这样的废物,根本不配当赵家的少主。

    这样的废物,当赵家的少主,那是丢赵家的脸。

    所以,赵传也想趁此机会,将赵放拿下。

    哪怕,赵放是那个人的儿子!

    但那又怎样,赵家,不养废物!

    但谁曾料到,赵放竟是这样桀骜,当着他的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是丝毫都不将他放在眼中。

    “赵放,你确实放肆了!”

    一直坐在赵传身边的赵猛,突然说话了。

    “按照族规,执法长老确实没有资格审判你,但…”

    “你闭嘴!”

    赵猛话才刚出口,就被赵放噎住:“赵猛,你是什么身份,这执法楼中,有你说话的资格么?你和你那阴损儿子,就特么是一路货色,本少主迟早要收拾你!”

    “你…你…”赵猛顿时气的面皮发紫。

    赵放,实在太不按套路出牌了,连让他说话的机会都不给他。

    “够了!”

    赵传猛的一拍桌子,冲赵放吼道:“赵放,休得张狂,别以为你是少主,就可以无法无天!”

    “族规有言,族长犯族规,与普通族人同罪,更莫要说你只是个区区少主,现在,有人告发你杀害同族,你犯了族规,就要受惩罚,族长闭关,不能审你,老夫身为执法长老,便是有资格暂代族长审判之职!”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