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赵正风
    第二十五章 赵正风

    “叮!”

    “恭喜玩家‘赵放’,斩杀三星武将‘赵猛’,获得30000点经验值,3000点真力值,3000点十脉神剑熟练度。”

    赵猛刚死,神武至尊系统的提示音便在赵放脑海中响了起来。

    同一时间,执法楼中,更是有一阵阵倒抽凉气的声音响起。

    赵传吓傻了!

    赵雄吓傻了!

    禁武军,赵玄更是骇的双股颤颤,噤若寒蝉。

    太强了,赵放展现出来的战力,太强了!

    便是连家族中久为露面,传闻战力为仪水城第一的太上长老,也不一定能有这么强!

    赵传现在是恨极了赵猛:想要对付赵放,也不把赵放的底细搞清楚,现在拖的他也下了水,狠狠得罪了赵放。

    “糊涂,我真是糊涂啊,赵放可是那个人的儿子,当年那个人,惊才绝艳,冠绝仪水城,甚至便是在整个烈阳国中,也当属顶尖。”

    “他的儿子,岂能是普通人?”

    “我真是脑袋被门夹了啊,族长都没有废去赵放的少主之位,想必心中自还有计较,我去逞什么能,和赵猛那白痴一起去对付赵放。”

    赵传心中哀叹连连,看赵放斩杀赵猛那狠辣凌厉的手段来看,他的下场,怕是会很难看啊。

    赵放斩掉赵猛之后,便走向赵玄。

    “赵放,我错了,我不是人,我猪油蒙了心,不该算计你,你饶过我,就把我当成一个屁给放了吧,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赵玄整个人都瘫了,跪在地上不断的朝赵放磕头,他老子赵猛的尸体就在他身边不远处,眉心尚还汩汩留着鲜血,浓厚的血腥味,刺激的他越发的恐惧。

    “孬种!”

    “就你这种孬种,竟也敢算计我?我前一段时间,竟是被你这种孬种算计的惨惨切切!”

    “这简直是耻辱!”

    “下地狱去陪你老子吧!”

    赵放一脚把赵玄踹翻,手指一探,十脉剑气便是呼啸而出,眨眼间便洞穿了赵玄的眉心。

    斩掉赵玄之后,赵放又将目光投向了赵传。

    “赵放,不关我的事啊,一切都是赵猛父子撺掇的啊,你也知道,我是家族的执法长老,赵猛父子说你杀了同族,这事,我的确该管啊,但我自己,却对你是没有半点恶意的啊。”

    赵传整个人都一个激灵,连忙惶恐的解释道。

    赵放没答话,又将目光投向禁武军的统领赵雄,赵雄立刻就低下了头,饶是他是赵氏第三强者,但此时,他也不敢同赵放对视。

    赵放的目光仍没在赵雄身上作过多停留,他环视了周围的十数名禁武军士一眼,这些禁武军士都纷纷低下头,不敢看他,生怕惹祸上身。

    “都特么是一群孬种!

    “赵氏之中,都是你们这样的人掌握着权力,难怪赵氏这些年来,一点起色都没有,家族势力,反而还有点退步的迹象!”

    “哼!”

    赵放冷声讥讽着,却没有一个人敢答话,哪怕这些话让赵传和赵雄听的心中恼怒,他们却也不敢还口。

    随后,赵放便是离开了执法楼,毕竟赵传等人,只是被赵猛赵玄两父子撺掇出来当了枪,和他并没有仇恨,他犯不着将这些人都打杀了。

    打杀同族,毕竟违反了赵氏族规,况且,杀了赵传,赵雄这些人,赵氏的势力绝对会大降。

    他也是赵氏之人,若无必要,他不会做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哪怕打杀了这些人,会让他获得不少经验值,对他的升级大有帮助,但赵放,自有原则!

    执法楼中,看着赵放渐渐远去的身影,赵传终于长出了一口气,略微轻松下来。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他的全身竟是被冷汗都湿透了。

    赵雄的脸色很复杂,他盯着赵放离去的方向,嘴中不断喃喃:“这个赵放…这个赵放…”

    “这个赵放,现在怎会如此可怖!”赵传也叹着气说道:“赵氏,怕是从此以后,要变天喽。”

    ……

    永德小筑。

    这是赵氏族长赵正风闭关之处。

    赵放离开执法楼后,先把紫嬗安顿了下来,然后一人只身来到这里。

    他心中有很多疑问:为什么当初他被那碧落郡城那陈氏家族的第一强者陈开山打废之后,在被众人唾弃,欺凌之后,族长却没有废掉他的少主之位。

    既然没有废掉他的少主之位,但族长却为何对他不闻不问,任凭其他族人,以及其他家族的人欺负他?

    还有,十八年前那个惊才绝艳,战败了陈开山,甚至一路打到了烈阳国王都中去的赵氏族人,是谁?

    赵氏那么多族人,为何陈开山偏偏会被把被战败之气,撒在他的身上?

    他一定要把这些问题弄清楚!

    ‘尼玛的,哥可不愿意吃闷亏,十八年前的那个赵氏天才,既然让哥躺了枪,哥若是不打探清楚他的底细,把这个场子找回来,那可对不起哥穿越人士的名头!’

    ‘还有那个陈开山,哼哼…陈氏家族第一强者,很吊么?敢废哥,要不了多久,哥绝对要让那厮哭都哭不出来。’

    赵放心中哼哼,也不管赵正风的闭关是否进行到了关键之处,直接推开了永德小筑的正门,跨步进入,并很快就找到了赵正风闭关的那间厢房。

    “放儿,你…你怎么来了?”看到赵放,赵正风极为吃惊。

    然后赵放却是更加吃惊,因为此时的赵正风,竟是一脸惨白,气息衰弱,一副受了重伤的模样。

    “族长…爷爷,您…您没事吧,是不是您的闭关修行刚到了关键之处,却被孙儿这般莽撞的冲进来给打搅到了?”

    看到赵正风的样子,赵放微微有些后悔,往日里赵正风照顾他的种种画面,此时莫名的闪现在他的脑海中,让他愧疚更甚。

    虽然自他被废之后,赵正风便没再搭理过他,表现的极为冷漠,任凭他被欺辱嘲弄也不闻不问。

    但赵正风,终究是他爷爷。

    他终究叫了赵正风整整十六年的爷爷。

    在这十六年中,赵正风对他都是极好的,他一岁时,赵正风陪他玩游戏,躲猫猫;他两岁时,赵正风带他逛集市,给他买糖葫芦;他四岁时,赵正风手把手的教他修炼……

    在他面前,赵正风从未摆过族长的架子,什么东西,都是先顾着他,各种修行的资源,也是足量的优先提供给他。

    赵放自小便没见过他的父母,赵正风,乃至其他赵氏族人,也都从未在他面前提过有关他父母的任何事情。

    但赵正风,确实是把他当亲孙子一样看待的。

    这一点,赵放通过前任的种种记忆,是能确切的感受到的。

    但最近一段时间的凄惨遭遇,让赵放太愤怒了,所以哪怕他知道他这么莽撞的闯进赵正风的闭关之处,会有很大的可能给赵正风带来伤害。

    但他依旧这般闯进来了。

    可是现在,看到赵正风这般模样,他却有些后悔了。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