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第十八章 神秘人的消息
    第十八章   神秘人的消息

    小小的享受了一下紫嬗的崇拜,赵放直接一指凌空戳向司徒方,凌厉的赤色剑气划破长空,吓的半趴在地上的司徒方脸色煞白,登时用尽全身气力,才险之又险的避过这一道剑气。

    “唰!”

    赤色剑气刺在司徒方原本趴在的那个位置上,直接将地板刺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孔洞。

    “嘶…”

    司徒方看的倒抽一口凉气,这种剑气,若是刺在身上,那绝对是要人命啊!

    “杂种,垂死挣扎!你以为你还能活么?”

    赵放面露不屑之色,手掌又动,五指上有四根指头都闪烁出了莹莹剑气。

    “赵放,你疯啦?你敢杀我,你想要赵家被灭族么?”

    “灭你麻痹!”

    “本少是碧落郡城城主之子,你…”

    “你就算是天王老子,今天哥也要弄死你!”

    赵放根本不在意司徒方的身份,他四根指头上的十脉神剑剑气已经吞吐了出来,眼看就要刺向司徒方。

    “且慢!快住手!赵放,本少…额…我有话说!”

    司徒方急的大叫,一道剑气,就差点要了他的命,若四道剑气齐出,他挡得住个毛啊。

    “说你妹啊,跟阎王爷去说吧。”

    赵放动作没有丝毫停滞,在看到司徒方骑在紫嬗身上的那一刻,他心中就对司徒方判了死刑。

    “你不想知道之前是谁把你打的重伤欲废的么?”司徒方吓的连连后退,口中高叫。

    “你说什么?”

    赵放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那四道在他指头间吞吐欲勃发的四色剑气刹那间消湮。

    “你都知道些什么,统统都给劳资说出来!若少说半个字,劳资绝对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赵放将紫嬗放开,一步步逼近司徒方,脸色越发冷厉。

    若说他最恨谁,不是赵德禄,不是赵玄,也不是司徒方,而是那个在不久之前,将他打的经脉寸断,丹田坍毁,让他成为了废物的那个神秘人。

    若不是那个神秘人,他最近的遭遇,岂会这么凄惨?

    若不是他最近的遭遇这么凄惨,赵玄那狗日的又岂敢如此肆无忌惮的把紫嬗绑来送给司徒方?

    一切的一切,罪魁祸首,都是那个神秘人?

    不过那神秘人,太神秘了,赵放对他没有一丝一毫的了解,甚至到了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哪点招惹到了那神秘人,让那神秘人对他下如此狠手。

    现在司徒方,竟然知道那神秘人的消息,赵放自然不可能放过。

    “要说可以,但你得先对武界天道发誓,不准杀我!”司徒方深吸了一口气,勉强稳住身形。

    他是彻底怕了赵放了,这厮简直就是个疯子!

    他确定方才赵放是真正的要杀他。

    方才赵放身上流露出来的杀意,那可是货真价实的!

    他身份尊贵,还有大好人生!

    他不敢拿命去赌赵放的胆量。

    “发誓?”

    赵放眼睛一眯,冷笑道。

    “不错,你若不向武界天道发誓,我便是不会吐露有关那人的半个字。”

    司徒方的脸色很难看,他恨恨的看了赵放一眼,道:“赵放,我承认你很强,但我也不是吃素的,我的境界,和你一样,我若拼命,你也讨不到什么好处,别忘了,你怀中还有一个没有丝毫武道修为的丫头,你觉得,若咱们生死相搏,她能好的了?”

    “你敢威胁我?”赵放眼中,寒光湛湛。

    “这不是威胁,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罢了。”

    仿佛是觉得拿捏到了赵放的软肋,司徒方的声音渐渐有了底气,他情绪也慢慢稳定下来,不再慌乱。

    “杂种,你够有种!”

    赵放的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他冲着司徒方又走了进步,吓的刚刚才稳定住情绪的司徒方又连连后退。

    “杂种,你也就这点胆量了。”

    “你…”赵放一口一个杂种,听的司徒放火气直冒,但慑于赵放强横的实力,他却不敢表现出丝毫不爽来。

    “我可以答应你,对武界天道发誓不伤你的性命,但你也得发誓,在我发誓之后,必须完完整整,一字不落的将那打伤我的神秘人的消息告诉我。”

    “可以!”

    随后两人便纷纷向武界天道发誓,紧接着司徒方便将那神秘人的信息,一字一句的告诉了赵放。

    原来把赵放打残的那位神秘人,是碧落郡城陈氏家族的第一强者陈开山。

    陈氏家族,是碧落郡城中,与言氏家族齐名的顶尖家族,而陈开山,不仅是陈氏家族中的第一强者,更是碧落郡城中的第一强者!

    因为有陈开山的存在,现在的陈氏家族,已经力压言氏家族,隐隐有成为碧落郡城第一大家族的势头。

    也正是因为陈开山在碧落郡城中的名头那么大,所以他的一举一动,在碧落郡城中,都格外引人注意。

    所以,司徒方才能知道,是陈开山打残了赵放。

    “陈开山!”

    赵放念叨着这个碧落郡城第一强者的名字,眼中闪过浓郁的煞气:“我赵放与他陈开山无冤无仇,我仪水赵氏,与他碧落陈氏更是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他为什么要对我下如此狠手?”

    “你们赵氏与陈氏无冤无仇?你是在说笑么?”司徒方疑惑道。

    “什么意思?”

    “你真不知道?”司徒方越发疑惑了,但旋即却又释然:“也对,那事发生在十八年前,那个时候,赵放你还没有出生,不知道这件事情,也算正常。”

    “少特么打哑谜,快说!”

    “十八年前,你们赵氏曾出过一个惊采绝艳的天才,一路横推直上,先是无敌于整个仪水城,而后横扫整个碧落郡城,最终据说在烈阳国王城之中,也曾舞弄风云,惊艳同辈!”

    “当时陈开山,是碧落郡城中有名的青年天才,你们那名赵氏天才在横扫碧落郡城之时,自然会遭到陈开山阻击。”

    “结果很明显,陈开山不是你们赵氏那名天才的对手,被打的惨败,由此而恨上你们赵氏,也理所当然。”

    “只是本少…额…我很奇怪啊,你们赵氏既然出了那样一名妖孽般的天才,这十八年来,怎么还会一直局限在仪水城中?而且那陈开山,早不报复你们赵氏,晚不报复你们赵氏,偏偏要在你赵放与言氏三小姐结下婚约之后,才来将你打残。”

    “这真是令人费解。”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