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一章 杀戮酒馆
    第六十一章 杀戮酒馆

    司徒浩杰面色怨毒的,深深的看了那金面人一眼,转身就走。

    他已经将那金面人的身高,体貌,以及所有能洞悉到的特点,都记入心中。

    他是斩不了那金面人了。

    但那金面人斩他两万城卫金吾军,杀的他的城主府鸡犬不留,血流成河,几乎彻底毁了他的基业。

    这是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

    他如何能放过那金面人!

    他心中已有主意。

    他要去王都之中的杀戮酒馆分部,花重金,买那金面人的命!

    杀戮酒馆,据说乃是武界之中,最大的杀手势力!

    传说,在久远的上古之时,杀戮酒馆,便已经存在了。

    传说,杀戮酒馆的势力,遍布了整个武界!

    传说,在武界之中,就没有杀戮酒馆杀不了的人,不敢杀的人!

    传说,在上古之时,便是有那武神大能,也曾被杀戮酒馆中的杀手斩过!

    ……

    关于杀戮酒馆的传说,太多了!

    但所有的传说,都证明一点,只要上了杀戮酒馆的斩杀名单,那不管是谁,都得死!

    只是,杀戮酒馆的收费,太贵!贵的便是一个国度,都难以承受!

    但那又如何,哪怕是倾尽家产,司徒浩杰也要那金面人死!

    赵放还在疯狂的杀戮府军。

    但他一直分心注意着司徒浩杰。

    虽然他练成了瞬移,但司徒浩杰那个诡异的真力力场,却也实在玄妙。

    他若是彻底被笼罩入了那真力力场,就算有瞬移之能,也会束手束脚。

    也正是如此,他才一直没有和司徒浩杰正面对战。

    他想要继续斩杀府军军士,令得自己升级,等到自己的修为晋入九星武王之后,再去对付司徒浩杰。

    他一直在计算着。

    按着他的估计,或许再斩杀三十多名府军军士,他积累的经验值,就足够他升级了。

    但这时候,司徒浩杰,却逃了。

    ‘尼玛,这个孬种!’

    赵放蛋疼了。

    他不可能去追杀司徒浩杰。

    因为纵使他能轻易追上司徒浩杰,但凭他现在地修为境界,力量,根本不足以斩杀司徒浩杰。

    而杀不了司徒浩杰,追上他,又有何用?

    “尼玛的,尼玛的!”

    赵放脸都抽抽了,肝儿在疼,屁股都在疼。

    他杀来城主府,最大的目的,就是斩杀司徒浩杰,府军军士的性命,不过是添头而已。

    甚至确切的说,他与这些城主府府军,没有丝毫仇怨,若是这些府军不对他出手,他甚至都找不到理由去斩杀那些府军!

    自始至终,他就只想要司徒浩杰的命!

    但现在,这个罪魁祸首,却逃了!

    眼看着司徒浩杰逃亡,仅剩下的十几名府军,也彻底崩溃了。

    赵放已杀的他们胆寒。

    之前若不是看到大供奉令狐浩和城主司徒浩杰都在合力对付赵放,他们哪里有胆子对赵放出手。

    但现在,令狐浩和司徒浩杰,一死一逃。

    他们,哪里还能有底气朝着赵放递爪子。

    四散奔逃,仓惶凄骇。

    “逃!逃!”

    “逃尼玛个鬼啊!”

    “逃有用么?”

    “哥宰不掉司徒浩杰那个老鬼,难道还宰不掉你们这些小喽罗。”

    极度郁闷之下的赵放十指连点,一道道十脉剑气,以无与伦比的速度顷刻之间就追上了那十几名分头逃亡的府军,轻易剥夺了他们的性命。

    “叮!”

    “恭喜玩家‘赵放’升级,目前为九星武王!”

    然后就在赵放又斩杀了三名府军之后,神武至尊系统的提示音,竟又在赵放脑海中响起。

    强大的力量,升级的快感,登时包裹住了赵放全身。

    ‘这…这是…’

    ‘哥就说嘛,哥的计算哪里会错!’

    ‘哥终于又升级了!’

    ‘司徒浩杰老匹夫,哪里逃!’

    赵放嗨皮了,身形更是瞬间消失在原地。

    瞬移之能,顷刻千米,司徒浩杰才刚逃走不过三五个呼吸时间,赵放自信绝对能追上他!

    至于追上之后,凭赵放现在九星巅峰武王的修为…哼哼…

    ……

    夜色依旧漆黑,星月依旧无光。

    长街上,司徒浩杰仓惶逃窜,如丧家之犬。

    他在往南城门飞奔。

    碧落郡城东,西,南,北四座城门,南城门是正对着王都方向的。

    出了南城门,仅有千余里,便可抵达王都。

    凭他司徒浩杰的速度,千余里之距,不过三个多时辰,就可抵达。

    “杂种!杂种!”

    “我与你不死不休!”

    司徒浩杰牙齿咬的咔咔作响,脸上的青筋犹如一条条青蛟在跳动,他浑身煞气汹涌,简直如同煞神,要逮谁杀谁。

    可惜长街之上,一个人都没有。

    今夜,注定是碧落郡城几十年来,最凶险的一个夜晚,整座碧落郡城,都被浓厚的血腥味包裹着,真武街上,更是有上万具城卫金吾军的尸体。

    其他的几条街道上,亦有杂七杂八数百上千具城卫金吾军的尸体遍布。

    在这种情况下,谁敢上街溜达?嫌命长了么?

    南城门,已经近在眼前了。

    司徒浩杰那凶厉的脸上,终于闪过一丝喜色。

    只要出了南城门,纵使那金面人身法如神,速度如仙,也决计不可能在追的上他,也决计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去追他。

    他可以很顺利的抵达王都,然后在杀戮酒馆中,买那金面人的命!

    “嗖嗖嗖…”

    突然间,有数道劲气破空之声,在司徒浩杰身后响起。

    司徒浩杰脸色猛然大变,浑身筋肉更是瞬间紧绷,体内所有武王真力,疯狂汹涌出来,包裹住他全身。

    他甚至都不敢回头看,而精神高度集中,以听声辩位之能,疯狂的扭曲身体,左右跳窜。

    赤,橙,黄,绿,青,蓝,紫,黑,白,灰,数十道十色劲气,若贯空的长虹一般,从司徒浩杰身后,朝着司徒浩杰方才所在的位置激射过来。

    司徒浩杰的身法也是巧妙无比,腾挪转圜之间,竟是将这数十道要命的劲气统统避过。

    不过,仍是有几道劲气擦着了他的身体,刺破了他的护体真力,刮烂他的衣衫,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道深浅不一的剑痕。

    剑痕在汩汩留着鲜血。

    司徒浩杰满脸震惊。

    而那名身着华丽暗金长袍,带着妖冶瑰丽金色面具的神秘人,竟也再度突兀的出现在了司徒浩杰面前,就仿佛,是他从面前的虚空中,诡异的走出来的一般。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