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二章 逼得司徒浩杰自爆
    第六十二章 逼得司徒浩杰自爆

    “你…你…”

    司徒浩杰骇的舌头都有些打结:这神秘金面人的速度似乎更诡异了,而且,这神秘金面人释放出来的十色剑气,比之前在城主府的时候,岂止强横了一倍!

    ‘难不成他之前还隐藏了实力?’

    ‘但这怎么可能!他有什么必要隐藏实力!’

    ‘但若他之前就拥有此等锋锐到可以轻易刺破我护体真力,将我伤到的十色剑气,那他之前为何不直接与我正面对战,反而要千方百计的避开我?’

    ‘难道…难道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他的实力,就有了如此大幅度的增长?’

    ‘但这怎么可能?’

    ‘但这怎么可能!’

    司徒浩杰的脑子一团浆糊。

    但他的身形却是不慢,就在那金面人刚刚出现在他眼前之时,他即刻一章轰向金面人,磅礴的墨黑色真力从他拳头上汹涌出来,在虚空中形成一头若虎若狮的奇异光芒凶兽,咆哮着冲向金面人。

    这头若虎若狮的奇异光芒凶兽所过之处,空气都在不断发出‘啪啪啪’爆鸣,仿佛承受不住这头光芒拳势的威压。

    宇级武技:“狮虎暴杀拳!”

    这是司徒浩杰浸淫了三十多年的拿手武技,其杀伤力之大,寻常九星武王根本不敢硬接!

    司徒浩杰轰出‘狮虎暴杀拳’之后,身子即刻一侧,就朝后飞退,又拐了几个诡异的轨迹,想要绕过那金面人,再度朝南城门冲去。

    见识了之前那金面人狠辣的杀伐手段,又见识了那金面人此时释放出的凌厉十色剑气之后,他实在没有信心能够战的过那金面人!

    只有尽快奔出南城门,并将城门合上,阻住那金面人,他才有可能逃的一命!

    司徒浩杰的速度极快。

    但那金面人的速度更快。

    数十道十色剑气顷刻间从他指间飙射出来,刹那间就将那头冲杀向他的狮虎光芒异兽绞碎。

    同一时间,金面人消失在了原地,并再度出现在司徒浩杰面前,十指飚剑,十色剑气如网,纷纷搅缠在一起,形成一座玄奥的剑气阵。

    这是十脉神剑杀阵!是神技‘十脉神剑’的最强杀伐之术!

    十脉神剑释放出大威压,碾向司徒浩杰。

    司徒浩杰脸色再度陡变。

    他在十脉神剑杀阵释放出来的大威压中,感受到了巨大的危险。

    他根本不敢硬扛十脉神剑杀阵。

    他转身就逃。

    但几乎是在同时,金面人就又出现在了他欲要重新逃亡的方向,一座同样巨大,同样恐怖的十脉神剑杀阵,再度自金面人手中成型,朝他碾来。

    “轰!”

    “轰!”

    “轰!”

    “轰!”

    ……

    金面人人如幻影,连连出现在司徒浩杰东,西,南,北,东南,西南,东北,西北,以及上空,九个方向。

    随后,这九个方向,便皆有一座巨大十脉神剑杀阵成型,齐齐朝司徒浩杰碾来,将他的所有退路,都统统封死,逼他只能硬扛。

    司徒浩杰一脸惨然,充满绝望的吼道:“尊驾到底是何人?我到底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尊驾?让尊驾不惜下如此辣手,不仅杀光了我碧落郡城整整两万城卫金吾军,更是将我城主府也杀的鸡犬不留!现在竟还要将我赶尽杀绝!”

    金面人就站在司徒浩杰身前十米远处,目闪冷光,一言不发。

    “为什么!”

    “为什么!”

    司徒浩杰声音越发绝望,‘真量力场’全力而出,笼罩在他周围。

    但仅仅只是两座十脉神剑杀阵,就彻底将司徒浩杰的‘真量力场’绞碎,第三座十脉神剑杀阵,更是轻易将他的右臂绞成虚无。

    “杂种,你不得好死!”

    “我会在地狱等着你的!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轰!”

    司徒浩杰竟然自爆了,他爆成了漫天血肉,一抹血黑色的光芒从他体内倾泻出来,往四面八方,往天穹之上扩散。

    眨眼间,这血黑色光芒,便是扩散成了一朵小型的血黑色蘑菇云。

    剩下的六座十脉神剑杀阵,被淹没在这朵血黑色蘑菇云中,消散于无形。

    地面,更是被这朵血黑色蘑菇云炸出一个深达两丈,方圆有数十米宽的巨大坑洞。

    “尼玛的,这厮还挺烈性!”

    赵放心中郁闷。

    司徒浩杰自爆而死,他便是得不到丝毫的经验值和神技熟练度。

    不过还好,司徒浩杰,终究是死了,整个碧落郡城司徒一脉,便算是被他彻底覆灭,以后,仪水城赵氏便不用再担心被司徒一脉报复了。

    他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九星武王自爆的力量,可以轻易斩杀一名一星武宗,现在的他,还抵挡不住这种力量!

    他得避开那朵血黑色蘑菇云的波及范围。

    很快血黑色蘑菇云便自行消湮了,赵放重新出现,但他却是有些讶然的发现,在那朵即将完全溃灭的血黑色蘑菇云中,竟是飙射出了两道嫩黄色的光芒。

    那两道嫩黄色的光芒冲天而起,若流星一般往两个不同的方向飙去,其中一道,飚向仪水城方向;而另一道,则是飚向烈阳国王都方向。

    “这是…”

    赵放有些疑惑,但转瞬后,却是脸色猛变:“尼玛,这是传讯玉符。”

    “怪不得司徒浩杰那狗日的是说要在地狱等我?怪不得他要自爆。”

    “他是想要借自爆的威力,破开十座十脉神剑杀阵,然后将传讯玉符送出去啊!”

    “他这是去搬救兵了?”

    “碧落郡城司徒一脉,在烈阳国中,还有哪些靠山?”

    “那狗日的,在传讯玉符中到底记录了些什么信息?会不会…尼玛,哥真是傻逼了,哥带着面具,穿着长袍,将身形和脸蛋都遮的严严实实,那狗日的,哪里会知道哥是谁!”

    “既然不知道哥是谁,那就算搬来救兵,又该找谁去报仇?”

    “反正是不可能找到仪水赵氏身上!”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不找到仪水赵氏身上,不给爷爷和老爹带去麻烦,哥还怕他个鸟!”

    “那么,司徒一脉的事情,便算是告一段落了,现在,是时候该去陈家了。”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