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断无邪这么一闹,让每个人的心情都变得沉重。


黎歌安抚好受惊的外婆,让林海送她回家,然后跟夜世煊就近找了一家茶馆。


中国复古风的茶馆气氛幽静高雅,司机和保镖在门外驻守。


夜世煊向来平静淡雅,这些年,黎歌从来没有看到他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但是今天断无邪那翻话却在他静如止水的心里掀起惊涛骇浪,到现在,他仍然眉头紧锁,神色凝重。


黎歌也有些受惊了,毕竟断无邪不是一般人,喝下一杯上好的西湖龙井,心情略微平复了些,她开口问:“断无邪叫你外甥?”


夜世煊默默品茶,好一会儿,他的嘴角扬起苦涩的浅笑:“你以为妈妈为什么对我那么冷漠?天宸和清云为什么从来不尊重我?因为……我们根本就不是同一个母亲所生。”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亲耳听见这些话,黎歌还是感到很意外:“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断无邪说得对,夜家死爱面子,把表面功夫做得极好。”夜世煊抿了一口茶,垂下眼眸,低沉的说,“她不会让人知道她当年是以小三的身份介入夜家,逼死我母亲,然后亦然变成女主人……”


夜世煊没有让黎歌发现,他眼中泄露了一缕寒意,握着茶杯的手紧得发白。


黎歌的手颤了一下,心里一阵惊慌,这内幕来得太突然了,她有些措手不及。


“断无邪是我亲母的表弟,大我十岁,是我表舅。”夜世煊放下茶杯,给黎歌和自己各添了一杯茶,“他白手起家,能力卓越,心思更是深不可测,但是性格张狂,言出必行!”


“你是说……”黎歌的声音有点抖,“他说会拆掉那片楼,还有会对付夜家的事都是真的?”


“他那样子,显然不是开玩笑。”夜世煊深深的看着黎歌,“你对夜家的事知道得不多,对天宸也不太了解,大概也不知道那些事……”


“什么事?”黎歌急切的问。


“十八年前,断无邪很穷,给我爷爷当保镖,当时才九岁的天宸经常侮辱他、欺负他,对他做过很多过份的事,所以……”夜世煊顿了顿,语气更加沉重,“他恨天宸,凡是天宸的东西,他都要抢,生意、地盘,甚至是……女人!”


黎歌惊愕的睁大眼睛,手中的茶杯跌落在木桌上:“难怪……两年前他曾跟舒馨有染。”


滚烫的茶水洒在她衣服上,她却浑然不知,“那你的意思是说,他现在是有备而来,故意针对我??”


“我也不希望如此,但这就是事实。”夜世煊用纸巾擦着桌上的水,“断无邪的能力你是知道的,他现在在商场呼风唤雨,夜家远远不及他,他若真是想要对你怎么样,天宸根本无力反击!不过有一个办法可以改变这个状况……”


“什么办法?”黎歌马上追问。


夜世煊握住她的手:“跟天宸离婚,跟我在一起,断无邪不会碰我的女人。”(精彩小说网 www.www.jingcaiyuedu.com)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