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16.第1214章 贴身巫师
    莫予淇脸带着淡定的微笑,手里举着信物一样的东西。

    老驼这家伙很会演戏的样子。

    立刻佝偻着腰,在后面装出有点儿紧张、忐忑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是一个修炼秘法的灵异强者。真的像是那种有点权势,但最近走霉运的老土豪。

    傅洋和阿黄也立刻装出紧张的模样来。

    只有吴滨叶这家伙,还是一副酷酷的样子。目光冷冷的,看谁都像是欠他一百万的样子……

    估计让他演出紧张忐忑的样子,太阳从西边出来还要困难吧?

    总之,当莫予淇说了几句老挝语并且出示了信物之后。

    前方的树林子里面安静了下来,然后又传出一连串急促的声音,在和莫予淇对话,似乎在确认什么。

    阿黄悄悄捅了捅傅洋腰,小声道:“说的什么鸟语!我一直觉得东南亚的语言都超级难听的。”

    “既然是鸟语,那肯定不好听的。”

    “没错!还没有我的***语好听。”

    阿黄不愧是黄老司机,一言不合拼命开车啊!

    很快,前面的树丛里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钻出来几个又矮又小又黑的东南亚人。他们身穿着松松垮垮的杂牌衣服——看起来像是军装,但实在太随意了点儿。手里端着冲锋枪,一双眼睛像是没有开化的野兽一样在莫予淇身扫来扫去。

    在傅洋和阿黄眼里,这些东南亚土著本来跟没有开化的野蛮人一样。

    实际,也的确如此。

    数百年、千年之前,东南亚北部的大部分土地、国家,实际都是华夏的领土。是属于华夏的!

    后来有些领土因为距离华夏本土实在是太过遥远,在古代通讯和交通都不发达,实在鞭长莫及。被一些汉化的土著给造反割裂出去了。

    渐渐的,形成了一个个东南亚国家的前身。

    至于那些还没有汉化的……

    黑瘦黑瘦,又矮又小的本地土著。若是没有得到先进而伟大的华夏明的熏陶,和野兽没有什么区别。

    眼前的这几个雇佣军,是这种野兽的气质。

    有好几个,还用一种色眯眯的眼神,盯着一头银发的莫予淇。估计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吴滨叶瞳孔骤然缩紧,脸闪过一层寒霜。

    老驼一看,心里暗叫不好!

    大家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实际也算是有点儿彼此熟悉了。所以一些微妙的关系,自然也看出来了。

    这个茅山派的玄雷真君吴滨叶,妥妥的和这莫家的大小姐有情况啊!

    估计两个人已经是彼此心生爱慕,但表达的还不那么明确。

    阿黄也看出来两人的这种关系,并且在确定傅洋确实对莫予淇没有兴趣(他还不知道两人的血脉至亲)之后,也不再故意提起了——免得还要被玄雷真君揍!

    玄雷真君吴滨叶是个什么人呢?

    那基本是天不怕、地不怕,一发起狠来,算把天捅个窟窿都不算完的人。从这一点来说,吴滨叶其实和傅洋内心世界还挺像的。

    只不过傅洋这种唯我独尊的暴力破坏因子隐藏的较深,平日里笑呵呵的很温和。而吴滨叶则是表露的较明显。

    堂堂茅山派掌教的小师弟、六箓真人!如果自己心爱的女人,真的被对方出言不逊的调戏。那算这次任务不干了,估计他也要立刻动手,血洗整个雇佣军营地了!

    老驼和傅洋阿黄当然也知道这货是个什么性格,所以当即紧张了起来——他们是怕这几个雇佣军自己作死啊。

    幸运的是……

    这几个端着冲锋枪的雇佣军的头目似乎还算是较理智。接过莫予淇手的信物之后,赶紧回头用老挝语狠狠呵斥了那几个盯着莫予淇看、还嬉皮笑脸的家伙。

    似乎是在跟莫予淇陪着笑脸,说着类似“手下人不懂事,实在对不起”之类的话。

    然后又和傅洋他们几个用较生硬的汉语挨个打了招呼。

    莫予淇摆摆手,说到:“先带我们去营地住下吧,休息一晚。明天出发,从西双版纳边境原始森林前往芒新。”

    接着,在这几个持着微型冲锋枪的雇佣军的陪同下,傅洋等人越过了前方的大树路障。继续顺着一条尘土飞扬的泥巴小路往前走。

    几分钟之后,眼前出现了一顶顶墨绿色的帐篷。大大小小,蔓延很大一片区域。

    一个个穿着各种各样老旧军装的雇佣军,在营地里走来走去。除了主要是东南亚当地土著之外,傅洋居然还看到了一些黄皮肤的华人。甚至还有一些白皮肤的欧洲人和非洲黑人。果然的鱼龙混杂。

    这些雇佣军有的在打牌赌博,有的在喝酒吹牛,有的则聚在一起吸白色的粉末——一看是毒!

    雇佣军,过的是刀口舔血的日子。今朝有酒今朝醉,没有人会去想明天会怎么样。自然也放浪形骸,活得非常随意了。

    看到傅洋他们这些外人出现在营地,都回头用一种带着危险的目光看他们。

    当然,主要也是因为傅洋等人已经收敛了法力,看起来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否则的话,这些家伙要吓得蛋蛋都碎裂了吧?

    尤其是他们化水平低,起华夏人和欧洲人更相信和崇拜法术之类的玄学灵异力量。

    “带我们去见索朗贡将军,然后安排我们的住宿。”

    莫予淇似乎也不太喜欢这里的环境,看了几眼之后直接对领着他们进来营地的小头目下达指令……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傅洋他们在这雇佣军营地的边缘分到了几顶暂住的帐篷。

    那个索朗贡将军千叮呤万嘱咐,让他们不要和营地里的雇佣军接触太多,以免起了冲突。到时候算是农思将军的“贵客”,他也怕压不住这些刀口舔血的疯子们。

    莫予淇和老驼当然一口答应下来。

    最后,这索朗贡将军说了一句:“对了,农思将军的一位贴身巫师已经提前到了。你们最好去和他见一面吧。不过,千万不要仗着自己是农思将军的亲朋好友对巫师不敬。否则必有大祸!”

    说到这里,他脸还露出一脸崇敬神色。显然是对那个“巫师”非常的敬畏。

    从索朗贡将军的大帐篷出来之后,阿黄抱着胳膊,表情有些不屑:“这个巫师是什么鬼啊?很吊么?有啥了不起的。”

    老驼哈哈大笑,道:“索朗贡这土鳖说的那什么贴身巫师,在咱们眼里确实没什么了不起的。”

    莫予淇接着解释到。

    “农思将军本来是我莫家在东南亚控制的一个小军阀,这所谓的贴身巫师,其实是西南零组在昆明的分部,很久之前通过我莫家安插进去的一个眼线罢了。”

    “不过之前一直都是西南零组那边的人在负责对接,这次应该是京城总部直接下令调他来帮忙吧。也是老驼之前说的,给我们解释为何要从西双版纳绕道原始森林进入芒新的原因之一的那个西双版纳的本地人。”

    原来如此。

    估摸着确实是个云南当地的少数民族巫师吧。

    阿黄哼了一声:“我说嘛!既然是零组的暗线,那么职务肯定咱们低。我看那索朗贡提起他还毕恭毕敬的样子,对咱们可爱答不理的。”

    原来这家伙是觉得普通人给蔑视了,很不爽。

    傅洋拍着他肩膀哈哈大笑:“咱们的黄道长在龙虎山作威作福惯了,现在要伪装一下身份被人轻视觉得很不爽啊?要么今天晚你使个法术,去戏弄那索朗贡一番?”

    他本来只是随便说说,没想到阿黄这二货眼睛一亮:“好主意!看小爷暴了他的菊花。”

    老驼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俩别玩儿太大了……毕竟过原始森林的时候,这些雇佣军还要给我们当开路的先锋敢死队呢。”(今天3更了,明天来个6章爆)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