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4章 自尽
    神龙殿。

    宋汐命太医给风宸包扎了伤口,又亲自给风宸脸上抹药,见他脸颊高高肿起,只怕好几天不能见人,不由得心疼道:“还疼吗?”

    幸而臂上伤口不深,未伤着筋骨,止了血,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风宸宽慰她道:“不要紧了。”

    见他如此体贴大度,宋汐心里反而更不好受了,“宸宸,你受委屈了。安笙真是太不像话了,你放心,这次我一定叫人看好他,不再让他有机会伤害你,你就安心在宫里养伤。”

    风宸一怔,随即叹了口气道:“你不要这样说他,他也是个可怜人。”

    当安笙扇他那一巴掌时,有那么一瞬间,他很想反击回来。

    安笙是一国之君,贵不可言,他又何曾不是天之骄子,难不成就活该被他欺负吗?

    他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可是当他对上安笙那双灰色的眼睛,充满了绝望,他的心一下子静下来。

    他想,自己有权有势,有儿子,有爱人,生平所求,虽说不上尽善尽美,却也圆满十之**。虽与爱人长期分离,未来的日子,却是有盼头的。

    反观安笙,孤掷一注,倾其所有,又得到了什么呢?

    一身病痛,伤痕累累,还与爱人离了心。

    他曾经是何等骄傲耀眼的人物,却被命运折磨得不成人形,行走在崩溃的边缘,随时都有万劫不复的可能。

    他看似什么都有了,实则什么也没有。

    更何况,他走到这步田地,自己难辞其咎。

    他要恨,就让他恨吧!

    如果一个人连恨都没有了,那他,也不知道怎么样活了。

    他活不了,宋汐就活不好,宋汐活不好,所有人都活不好。

    这么一想,风宸就把所有的委屈都甘心咽下了。

    宋汐却不这样想,望住他,正色道:“宸宸,你并不欠他什么,不用处处对他忍让,万事低他一头,你这是在贬低自己。我不希望我的爱人在我身边这样憋屈地活着,我很心疼。他走到今天,自己有很大的责任,他太自负,又太狭隘,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这样的人,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一顺百顺,一有不顺,只会责怪旁人。一但遇到足以摧毁他的挫折,就一蹶不振了。他输不起,面对不了现实。可没有谁的人生是一帆风顺的,没有这件事,他也会栽在别的事情上。你一昧地退让,只会纵容他行凶,我希望你能保护好自己,知道吗?”

    事实上,她有点生气。都让人骑到头上了,风宸还一昧隐忍,简直到了窝囊的地步。虽说是为了她,就是因为这样,她才更生气。

    她不希望自己的爱人,为了自己委曲求全,连生命安全都成问题,这会让她觉得自己很无能。

    闻言,风宸沉默了,良久,才吐出一句,“你去看看安笙吧!他那个样子,我怕他会出事。”

    嘴上说的这样厉害,那人出了事,你又是最着急的一个。

    宋汐倚入他怀中,低声一叹,“宸宸,我忽然有点后悔,将你教导得如此正直了。”

    风宸拥紧她,莞尔道:“我也不是对谁都如此的。”

    ……

    宋汐是在用膳的时候,惊闻安笙自尽的。

    她本想,用晚膳就去看看他,他虽然惯会唬人,但任谁听了他那句要死的话,也不会安心的,尤其是亲近之人,嘴上说的再不在乎,心里也是挂记的。

    当说完这个消息,她惊得当场落了筷子,连招呼也来不及和风宸打,便如狂风一般地消失了。

    风宸始终保持着夹菜的姿势,直到尧儿拉扯他的衣袖,他才机械地放下了筷子,瞬间失去了所有的胃口。

    “爹,那个疯子死了吗?”尧儿的语气天真而兴奋,他没必要为一个伤害他父亲的凶手伤心难过,反而欣喜于一个威胁的消失。似想到什么,他不满地皱眉道:“娘亲干嘛那么紧张那个疯子!”

    风宸并未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淡淡道:“吃饱了吗?”

    尧儿摇头。

    风宸道:“那就快吃,吃完回去收拾东西。”

    尧儿一边咀嚼,含糊问道:“为什么要收拾东西,我们要走了吗?”

    风宸面无表情道:“是的,今晚就走。”

    尧儿不满道:“我还没有玩够呢!”

    风宸板起脸道:“吃饱了,就走吧!”

    闻言,尧儿瞬间不说话了,一个劲儿地往嘴里塞东西。

    风宸忧郁地叹了一口气。

    ……

    与此同时,东宫。

    张德也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融融。

    融融依旧在摆弄拼图,当他专注于一件事,总想一口气将它做完。

    自从风宸进宫,他就极少出东宫了。

    每次都提前用膳,以此避免和风宸他们一起用饭,宋汐知道后,也只是叹气,却没有再勉强他。

    少了和宋汐的相处,闲下来的时间,总得找点事情干。

    融融听完张德的汇报,似乎一点也不意外,但他却扔了手里的拼图板,“安笙,也不过如此。”

    张德觉得事情虽在他的意料之中,但他应当是不太高兴的,遂讨好道:“总归是除了一个。”

    融融斜着眼看他,似笑非笑道:“除了一个?”

    张德讶异道:“难道不是,我听人说,血流了一地,又耽搁了那么久,怕是没得救了。”

    融融遂笑了,眉如新月,眼如桃花,真是熠熠生辉。

    这笑容看在张德眼里,却是高高在上,如在云端,又似在嘲讽他愚不可及。

    然后,他的小主子开口了,高傲而蔑视的语气,仿佛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皇爷爷说,祸害遗千年,本宫没想过他会这么容易死掉,娘亲也不会放任他这样轻易死掉。连一个死了三年的人都能复活,割腕儿又算得了什么。本宫只是不想某些人一直在宫里,碍着我的眼。”

    最后一句,他眼中迸出两道寒芒,同样美丽的笑容,却令人不寒而栗了。

    尤其是,张德听他如此讽刺自己的生父,不由得打了个寒噤。

    他这段日子待在东宫,就是在策划这件事。

    这孩子天性凉薄,在他成长的关键阶段,没有陪他走过,即便是血缘,也难以逾越这条鸿沟。

    人前,他是个大孝子,内心却远没有表现的那样热忱。

    融融将眼转向张德,难得流露出天真的神态,“你猜,那个人会怎么做呢?”

    他的这双眼,完全继承了他的父亲,比太阳更璀璨,比桃花更艳丽,却不似淳儿的纯粹,而是带了邪性,这邪气,能将人勾到地狱里去。

    张德背后不由得渗出一层冷汗来,一时不知道怎么样回答,直到融融不耐地皱眉,他才哑声说道:“大概,会没脸留在宫里吧!”

    融融高兴地笑了,“借你吉言了!”

    ……

    宋汐是循着血迹来到未央宫的,那么多的血,从御花园一直到未央宫,她都不知道一个人可以有那么多的血可以流。

    直到她找到了血迹的源头,安笙偏头依靠在门楣上,安静得像是睡着了。

    他的脚下,鲜血将他樱粉色的衣裳染得更加艳丽,四周亦淌满了鲜血。

    宋汐只觉得晕眩,心脏仿佛在瞬间停止了,微凉的风中,她听到自己颤抖的声音,“安笙,你在这里干什么?”

    她知道他在干什么,但她不想承认,她希望他跳起脚来告诉她:我其实是在恶作剧。

    她宁愿他是在吓唬她,这次,她一定不生气。

    等了很久,都没有等来回答,安笙的眼依旧紧闭,他手腕上的血像是流干了,凝结成块,整个人苍白得好像随时都要蒸发掉。

    宋汐猛地一动,下一刻,已出现在他的身旁。

    她半抱着他,使劲儿推他,“安笙,你又玩这样的把戏,你以为我会上当吗?快点起来,有本事跟我当面对质啊!”

    话是这样说,她的语气却哆嗦得可怜,饱含了某种深切地恐惧。

    怀中的身躯冷冰冰,轻飘飘,仿佛风一吹,就要散了。

    她使劲地抱住他,眼泪忽的夺眶而出,忽的,仰天发出一声如悲鸣般地长啸。

    宋翎带着一伙人冲进来,见宋汐红着一双眼,发丝无风自舞,俨然有些入魔的征兆了。他先是一愣,随即迎着罡风,快速靠近,去试探的气息。间还有些气息,便按住宋汐的肩膀道:“汐,还有气。”

    可宋汐完全听不见去了,宋翎只得强行从她怀中接过安笙,招呼太医往里面走去。

    太医们请过安后,鱼贯而入。

    宋汐回过神来,一抹眼角,也跟了进去。

    此刻,她已冷静下来,见太医们围着安笙团团转,她面无表情地下了死令:治不好,通通给陪葬。

    一句话,让太医们汗流浃背,无不使出浑身解数。

    不知过了多久,太医们陆续走出来,跪倒在宋汐面前,告知安笙情况稳定,只是他手腕上的伤口太深,伤了手筋,勉强接好,以后也难以使力了。

    换句话说,他割腕的这之后,日后是废的了。

    打发了太医,宋汐精疲力尽地瘫坐在椅子上,宋翎走过来,轻轻将手搭在她的肩上,“汐,总算是活了下来。”

    知他是安慰,宋汐苦笑了一句,“我知道,你出去吧,我想在这里陪陪他。”

    宋翎走后,宋汐坐在床边,迟疑地握住了安笙完好的那只手。

    他的另一只手,因为受到严重伤害,被白色纱布层层叠叠地包裹,让人完全没有着手的地方。

    这恰好是右手,吃饭要右手,写字要右手,使力气的都是右手。

    他将自己毁得是这么彻底,一点也不给自己留余地。

    一个人到什么境地,才会自我毁灭呢?

    事实上,他的左手也不是完好的,手指抚过的皮肤,凹凸不平,那一道道的划痕,是他从前留下的。只是因时间久远,伤痕的颜色淡化了。

    宋汐的心深深刺痛起来,眼眶倏地红了。

    她怎么忘了,他在那段灰暗的日子里,已然自绝过许多次了。

    那时,因着阴太后的自私独断,将他推入了地狱,而今,自己竟重新将他逼入绝境。

    安笙有错,自己未必没有错,错就错在对他耐心耗尽,忽视到底。

    宋汐想,就这么寸步不离地守着他,直到他醒来,看见她一定会开心。

    也许不会开心,他心里一定憎恨着她。

    但她必须守着他,使得他睁开第一眼就能看到她。

    哪怕是她赎罪,让他快慰也好,至少不会连活下去的**都没有了。

    大抵是因为失血过多,他的身体很凉,她一直握住他的手,企图将温暖传递给他。

    ……

    夜,越来越深,除却未央宫,还有一处灯火通明,那就是东宫。

    融融在听完张德汇报后,便一直在拼图。

    他拼的很慢,因为他一边在思考,眼睛在黑暗中闪闪烁烁,让不经意瞥见的人暗自心惊。

    张德知道,他这么晚不睡,只是在等一个结果,他的战利品。

    终于,屋外有了响动,有侍从低声汇报,说小公子来了。

    小公子是宫人对尧儿的称呼,他虽叫宋汐娘亲,到底在昭然宫中没个正式名分。尽管大家心知肚明,却无法像对待融融那样对待他。

    以往尧儿来找他,融融总忍不住嫌弃地皱眉,今日,却难得的笑了。

    淡淡的笑容在静夜中浅浅绽开,犹如一朵绝美的曼珠沙华,散发着危险的诱惑。

    本书由乐文小说网首发,请勿转载!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