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零七章 决战(2)
    费雷拉笑吟吟地看着不远处手持新取出的一把长剑的叶孤云,眼神玩味,饱含嘲弄。

    一振双剑,不紧不慢地,他步步迫近:“知道吗?我从来都不会耻于以器具之利压人!”

    “看得出来。”叶孤云拉开架势,严阵以待。

    站定,费雷拉分列双剑,一上一下。

    “胜就是胜,负就是负,若干年后,人们只会记得简单的一个结果,或者载录在典籍、史册乃至排行榜上的一个光辉显赫的名字,而不会记得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不会记得胜利者是如何‘卑劣的’胜利,失败者是如何‘高尚的’失败,甚至,人们还非常‘乐意’将其中的‘卑劣’置换成‘高尚’......”

    “不错,历史总是由胜利者书写。”叶孤云说道。

    顿时,费雷拉双目一亮咧嘴大笑:“哈哈!妙!绝妙!我喜欢这句话!几近真理!可不是么?历史就是个张开大腿任由玩弄的婊子,但失败者却没有当她的嫖客的资格,只有胜利者能够骑在她身上反复蹂躏!”

    神色一敛,一串轻咳:“咳咳,扯远了!反正,在我眼中,和胜负、荣辱以至生死相比,甚么武道的纯粹、技艺的极致,不值一提!都tmd给我先放一边!为了胜利,为了荣誉,为了不至于死,我可以使用任何激烈的、过分的、‘不公平’的手段,正如我最喜以神器压人——有的用,为什么不用?至于旁人的非议,呵,我为什么要理睬他们?惹急了,便让他们彻底闭嘴了事!”

    傲然一哼,说道:“再说了,使用神器又怎么妨碍我对武道的纯粹和技艺的极致的追求了?”

    叶孤云轻轻一笑:“说的不错,我没意见......某种程度上,我还认同你的说法。”

    “很高兴我们能有一致的观点!”费雷拉说道,“既如此,难道你还准备用你的‘无名铁剑’应对我的神器之威?”

    “呵,我这是实在没办法啊!”叶孤云苦笑叹道,“始终找不到一把适合的武器,一把都没有。如果有——就像你说的,‘有的用,为什么不用?’”

    挑了挑眉,费雷拉说道:“噢,那可真是‘遗憾’呐!”

    “要不......”叶孤云戏笑,“就把你的宝剑借我一把呗!哈,你手上的两把都挺不错,我不挑,随便哪把都成~!”

    费雷拉怒了:“你觉得这傻话有丁点成真的可能性么?”

    “所以,我便唯有使用这无名铁剑,”叶孤云说道,“这是现在最适合我的剑。而且......”

    “而且什么?”

    “虽然我也认同不应有什么使用神兵利器的障碍,但出发点却是在于,我始终认为,决定胜负的关键,是人是技艺,而不是器具——我坚信这点!”叶孤云严肃地说,“就好像,如果你没有一身超绝于众的精湛剑术,仅凭手上的这两把神兵,你也绝不会有今日的显耀的成就和地位......”

    “哼!”费雷拉冷哼,“所以,归根结底,你的意思是,你是要用你的人你的技艺,来弥补来克服你我之间巨大的装备差距,进而将我击败?”

    “一语中的。”

    “呵呵,哈哈!”费雷拉愈怒,紧起双剑,目射寒光,“那么,便赶紧让我领教一下阁下的无双技艺吧!”

    叶孤云将剑一横——

    “如你所愿。”

    动了,不,更像是晃。

    风声飒飒,原地却还留着个残影,稍有分神者,还以为一如伊始未有所变。

    费雷拉却感觉倏忽之间已有一道剑锋从左侧袭来,想也不想,立即竖起“烁电”以将剑锋格开。

    叮~!声音细而脆。

    那道剑锋以滑的方式与“烁电”轻轻一触然后一错而过——一如既往,他的对手总是尽量避免与自己有太过切实的兵器交碰。心中暗讥,手上不停,右手的“金芒”已横挥而出,往那道骤然展现的身影疾掠而去。

    劈中了,也落空了。

    锋刃既过,形体碎散,身影竟是残影!

    好快的身法!

    在后面!

    剑分三瓣,虚实难辨。

    费雷拉明明白白地感受到身后传来的三点锋寒,虽然猛力劈在空处的感觉并不好受,但也无碍于费雷拉回身迎击,就像叶孤云所说的,他的一身剑术登峰造极。

    “烁电”在手,反身一旋。

    「我才懒得管你的虚虚实实呐!」

    滋啦~!炸起一阵耀眼的电芒,随着剑刃,横向划出一道宽阔的弧形匹练,霸道地将那三瓣难辩虚实的剑锋尽数拦下,一同被席卷的,还有其后的那道身影。

    又是一阵轻轻滑过的触感,又是一个一击即碎的残影。

    又来?

    在哪?

    上面!

    我x!!费雷拉惊声怒骂,连忙疾撤数步,还将双剑拦于身前,堪堪让过这自上而下透顶贯来的一刺——「见鬼!这是哪门子的古怪招数?咋、咋就如影逐形似的?」

    剑招?不,剑势。剑势「掠影」。

    如今的叶孤云,不敢说如何剑术通神,但也确实到达了一个相当高妙的境界。反正,已不像初入武道的伊芙那般,还在严格精准地依循着一招一式。或者说,他的剑术已没有了明确的招式,一剑递出,似是而非,看着像这招,想想又像那招,无所拘泥,无有定式,“无招胜有招”。

    如果说仍存在着什么套路的话,那便只有以不同路数不同意蕴区分的若干个剑势。

    像是如风旋绕极尽迅疾的「急风」;如暴雨侵袭连绵细密力道深沉的「骤雨」;

    还有以拙破巧力破千军的「崩山」;气势雄浑一往无前的「碎浪」;

    以及如身化流光极速逐行灿烂凌厉的「流光」;如魅影穿梭神出鬼没飘忽无定的「掠影」......

    虽有其名,却只表其意,代表的一系列具有相应意蕴的、可以是任何形式也可以没有形式的“剑招”,剑势便是这些“剑招”的总集。由是,每次使出,可以每次都有所不同,总无定式,作为受者,感受到的只是其意蕴,而不是招式。

    现在,叶孤云所使之“招”,便是「掠影」,剑势「掠影」。

    然正一击落空。

    无碍,剑尖点地,劲力一吐,借助反馈之力旋身再起,飞起两脚,接连踢在堪堪闪开尤正招架费雷拉的剑上,力道深沉,踢开的防御,然则费雷拉却借此力道顺势倒退,蹭蹭地倒退了五六步,等叶孤云落到了地上,那家伙已拉开了距离调整好身形。

    太老道了!难缠!

    欲待猱身再上,费雷拉已举起了“金芒”——噌!

    「见鬼!」

    心有不甘,却也只有立即腾身,直直地极速地蹦上空中,躲避这再次肆虐的金色剑芒。

    滋啦~!怪声又响。

    这回是另一只手上紧随劈下的“烁电”,电声嘶吼,锋芒骤现,这一道稍稍慢上一拍的剑芒瞄准的却是即将降落的脚下!

    叶孤云眉头一皱,倒也未有惊慌,马上,右脚往虚空一踏,随即,就像踩在了什么硬实的实物之上似的,竟能借力而起再度升腾,本来正在直线下降的身影,一瞬间竟不降反升!

    「踏云」!轻功法门。

    “这......”

    霎时间,费雷拉也不由得被这不科学的一幕弄得大为愕然,一怔过后,反应过来,冷哼一声,再次挥动“金芒”,向犹在半空的那道身影劈出又一道剑芒。

    “再给我跳啊!”

    噌!剑芒转瞬即至。

    然则觅得空档充分调整(因为费雷拉的愣神)的叶孤云已是早有准备,一瞬间,便似在身上突然多加了千斤重物一般,整个人急急加速下坠,直线而下,轰然落地,扬起一片烟尘。至于剑芒,自然是无奈地掠过了他早已消失的空处。

    「千斤坠」!轻功法门。

    “你他x的......”

    再次愕然,本能地,费雷拉便想骂上一句,临到开口却不知如何骂来,操蛋的事实,真叫人无语。

    收起双剑,长身而立,他看向同样已站定的叶孤云:“实话实说,你,令我佩服!你的剑术,很好!你的身法,哧,更好!”

    叶孤云好整以暇地挥手拍打身上的尘土:“与你相比如何?喔,只问剑术。”

    “哼!省省吧!别想激我!”费雷拉不屑地哂道,“我承认,与你相比,我的剑术确实有所不如!啧,差距还挺大!甚至在今天之前我都不敢想象世上竟能有这等精妙绝伦的剑术!你的武技,或者说,你的世界的武技,非常精彩,令人向往!”

    叶孤云眉目一扬:“谢谢~!”

    “但是!”费雷拉脸色一沉,全然没有理会对方故意的挑逗,“仅凭此剑术,你还休想将我击败!”他缓缓地张开双剑,迈开脚步,蓄势待发,“因为,任你千般精巧,总也抵不过蕴含着绝对力量的简单一劈!”

    “绝对的力量?”叶孤云冷冷地勾起唇角,“神器的力量么?”

    “随你怎么理解!”费雷拉说道,“在我手上,便是我的力量!”双剑一摆,大喝,“别废话!该我了!看招!!”

    身形一晃,应声遽动,状若奔兽,费雷拉全速前冲。

    冷哼一声,长剑一振,叶孤云便即疾步迎上。

    相交,相缠。

    几番错落,十数余息,两人已是对了二十余招,结果......没结果!

    叶孤云正感讶异。

    剑行转圆,绵绵不断,直如涡旋,牵、引、绊、缠,极尽以柔克刚之能事,这会儿,他正全力施展取自太极之意的最善守御且寓攻于守的「太极」剑势,为的正是防备费雷拉有可能的大动作——按照惯例,一番状语之后,通常不都是会有一些大动作的咩?

    谁知,没有。

    这家伙依旧发动着尤为凶猛的攻势,依旧更多的对准手上的长剑,试图将其破坏......

    一切依旧......

    猜错了?

    过分谨慎?还是对其过分高估?

    不!没有!来了!

    突然间,费雷拉的速度和力量竟似成倍陡增,翻飞的双剑霎时间变得如巨浪叠叠,定睛细看,其身上竟已冒着淡淡的一层光晕——buff?

    猝不及防之下,手中的长剑已被其一劈而断,叶孤云连忙抽身急退,「好狡猾的家伙!竟是利用思维定势设计圈套!」,然而一时之间已无法摆脱速度大增的费雷拉。连忙从空间戒指里取出把剑,打直一竖,拦住扫来的一削,叮,断了!再取,再断!又取,接着断......

    像在赌气似的,费雷拉也不往叶孤云身上招呼,一心只要立即摧毁每一把出现后者手上的长剑,双剑连挥,竟是一口气连着斩断了十余把。

    “我看你还能有多少!”费雷拉狞笑。

    “绝对不会少!”叶孤云冷道。

    “有多少我就斩断多少!”费雷拉大笑,“看招!”

    叶孤云再退一步,不退了,手上也再无长剑,趁着费雷拉招式用老之际,猱身而上,双掌齐发,「双龙取水」,精准拍在了双剑的剑背之上,龙吟声响,劲力喷吐,强势地将费雷拉震退数步,尽管过程险之又险,差点就被锋刃切在了掌上以至身上。

    两人再度分开,竞技场内满是惊呼。

    ......

    ......

    包厢中,弗兰克还在纠结。

    “好吧,就算确定了‘谜’夫人就是午夜女士......”

    他望向木然静坐的德罗坦和艾维斯,刚才这两人在逼问中已将“谜”夫人的身份“和盘托出”——当然,他们是绝不敢透露另外一个的选名女士的身份。

    “然后,又确定了她确实已经到达......”

    他又看向薇丝,这是后者之亲眼所见。

    “但是,那把剑似乎还是没有送到萨菲厄斯的手中啊!瞧!他还在用着那些个普通铁剑!噢,又断了一把!哎呀呀!这到底怎么回事!”

    “出现了意外呗!”薇丝头也不回,紧盯场中。

    “什么意外?”

    “谁知道。”

    。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