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50章
    第2250章

    说来,这程澄澄确实真的漂亮。

    张玫尽管性感,身材棒,但是和程澄澄这样的大美女相,张玫显得逊色太多了。

    女人最主要还是那张脸,光看脸庞,程澄澄的光芒足以把张玫秒杀多少条街了。

    说真的,我还是挺想潜了她,可是啊,现在我在监狱里,再也不敢随随便便乱来了。

    我说道:“你很迷人。”

    程澄澄爱昧的样子,轻声问我一句:“是吗。”

    我说道:“是,我的确是 很想动了你。可是在这里,不行啊。”

    程澄澄说道:“没人。”

    我说道:“隔墙有眼啊,我现在做什么事,必须都要小心翼翼。恕我胆小吧。”

    实际,不是我不太敢在这里动她,而是,我有些怕她。

    我动了她,却没有帮她保住那几个女狱警 ,她一定 恨我对付我。

    在她还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之前,我不能惹恼了她,我不能得罪她,我不能彻彻底底站在她的对立面做她的敌人。

    只有她的力量被削弱了,没有和我抗衡的能力了,我才敢动她,目前还不行。

    程澄澄说道:“你看起来和我想象的有点不一样。”

    我说道:“是吗,你想象的我,是怎样子的。”

    程澄澄说道:“竟然不敢对我动手。”

    我说道:“真的,下次吧,换个地方。”

    她说道:“或者是你不会帮我。”

    我说道:“以我们的关系,我肯定会帮你的,可是我不能百分百的肯定能罩得住保得住她们,毕竟我不是监狱长。”

    程澄澄说道:“做不到我也没说要怪你。”

    我说道:“嘿嘿,神也需要做这些事吗?”

    程澄澄说道:“神却还没有能完全的战胜自己的浴望,我有罪。”

    我说道:“别自欺欺人了,你其实知道自己根本压制不了自己的浴望。”

    七情六欲,食欲也好,性浴也罢,每一个浴望,全都是如此的凶残。

    我说道:“你没有罪。王阳明那么厉害,也没有能把自己的浴望格开了。”

    程澄澄说道:“我不一样。”

    我说道:“好了好了,我们不谈这个,只谈工作。”

    程澄澄说道:“二十万。”

    她还是坚持要给我钱,让我给她办成了这个事。

    我说道:“实际监狱长已经找过我了,我说真的,我没有很大的把握能保得住你的人,所以这个钱我不能收。”

    程澄澄沉吟片刻,说道:“好吧,还是谢谢你。”

    我说道:“不用谢,应该的。我们是朋友。”

    我一直在强调是朋友,只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太微妙了,是敌亦是友。

    搞定了程澄澄这边,我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坐在沙发椅 ,休息片刻,手下说路唯求见。

    我说让她来吧。

    路唯进来后,看见我靠在沙发椅,半躺着,她问道:“怎么了。”

    我说道:“没事,是觉得有些累。”

    她说道:“需不需要给你按一下。”

    我说道:“不用不用。”

    我突然想到了贺兰婷给我擦药。

    胸口还是疼的,但没有那么疼了,那药真的神。

    路唯还是过来了,给我按着肩膀,胳膊。

    挺舒服的。

    我说道:“谢谢。”

    路唯说道:“是累着了吧。”

    我说道:“想的东西太多,管的东西太多,脑袋有点不够用。”

    路唯说道:“给你揉一揉头部,你放松。”

    我放松了。

    她给我按着头。

    太阳穴位的地方。

    的确很舒服。

    路唯问道:“怎样。”

    我说道:“很舒服。”

    按了一会儿后,她说道:“这场群架,你安排得还不够好。”

    我说道:“为什么这么说。你看程澄澄她们被打了,张玫她们也要被整下去了,还不好?”

    路唯说道:“张玫她们是败了,伤了,程澄澄她们也 是 伤了许多人,可是程澄澄没有伤到。”

    我说道:“哦,这个的话,其实不在我意料之,谁知道那些人死命的拼了保护程澄澄呢?她们才十几个人,张玫百人,都不能打到程澄澄一下,我也无奈。”

    路唯说道:“是你心里不愿意她受伤吧。”

    我睁开了眼睛,看着路唯,说道:“这话怎么说。”

    路唯说道:“难道不是吗。”

    我说道:“呵呵,你觉得我袒护了她?”

    路唯说道:“你自己才知道。”

    我的确是担心着程澄澄会受伤。

    我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最好程澄澄被打死了,这个计划才算是成功了。”

    路唯说道:“擒贼先擒王,如果她死了,那是最好的了,她们的团队也都乱了,散了,我们趁机吃掉她们。”

    我说道:“对,你这边又是大姐大了,不用担心被程澄澄她们吃掉了。”

    路唯说道:“对。”

    我说道:“可是如果她死了,对我没好处,我会被监狱长整死的。”

    路唯说道:“我只是想到了我。”

    我说道:“做人的确该这么自私,你想得很好,可一旦真的打死了程澄澄,张玫那些人被抓了,我呢,肯定被监狱长搞下去了。然后监狱长换她的人继续来管新监区,新监区没了我,这个人可以肆无忌惮的对付你们这些女囚了,狠狠的剥削,你能对付得了吗?”

    路唯说道:“是我太浅薄。”

    我说道:“实际我的确不愿意程澄澄出什么事,因为她挺漂亮的,我挺舍不得。”

    路唯说道:“爱美之心。”

    我说道:“也算是吧,但是她之前对我没有下过手,她明明能对我下毒手,她却从没让她的人碰过我,也救过我,帮过我。我不能那么狠毒。我可以拆了她的团队,教派,但是我不能伤害她的身体。”

    路唯说道:“很讲义气嘛。”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讲义气。”

    路唯说道:“她其实也是这么 想。”

    我说道:“是吗。”

    路唯说道:“难道不是吗。她对付你们,可是也没让人伤害过你的身体。从这点来看,你们的想法还是真的很相似。”

    我说道:“如果她真的也是这么想,说明她还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

    路唯说道:“不。只是因为她对你有好感,说明白点,是喜欢你。所以不舍得对你动手。”

    我说道:“哈哈,那倒是好,又多了个人喜欢我,我该庆幸。”

    路唯说道:“那接下来,怎么做?”

    我说道:“你想听了我的计划,然后安排你自己的计划吗。”

    路唯说道:“是吧。”

    我说道:“程澄澄的那些被洗脑的狱警,肯定要处分。张玫她们也是要清除,在新监区里能说得话有权利的,是我们自己人,纯净的自己人。她们那些,全部安排到最底层去了。”

    路唯说道:“那程澄澄呢?”

    我说道:“还是最关心程澄澄,呵呵。”

    路唯说道:“她是我敌人。”

    我说道:“好吧,程澄澄的话,我会慢慢分解她们,一步一步。现在已经算是第一步了,你看可以通过这件事,把她的狱警的教众们撸下去了,还有她的一些骨干什么的,也要处分了,单独关了,不能和别人接触。不过下一步嘛,我的确还没想出来该怎么做。”

    路唯说道:“下一步,我帮你想好了。”

    我说道:“什么呢?”

    路唯说道:“我们挑衅她们,让她们对我们动手,打群架,会有人受伤,事情发生了之后,你们处分她们的又一部分人。把她们的骨干又抓了几个,她们的人又分散了一批,那平时我们打架的时候,一小部分一小部分的对付她们,让她们知道加入程澄澄她们其实日子也没多好过,那些被洗脑的教众还不会脱离她们,但是那些帮手会脱离。”

    我说道:“这样也未免太有针对性了吧。你们打架了,我只处分她们的人。”

    路唯说道:“谁让她们先动手呢。”

    我说道:“那是你们去挑衅的啊。”

    路唯说道:“挑衅又怎样,我们只是动嘴没动手,难道不该重罚动手的轻罚动嘴的吗?”

    我说道:“好吧,这样一来,的确又拆了她的帮派一部分了。接着你们慢慢和她们小部分的斗,慢慢分解,对吧。”

    路唯说道:“其实如果你直接把她们这些骨干都抓了关禁闭室,那一步到位了。没有了骨干的领导,她们是一盘散沙,我们用不了几天消灭她们了。”

    我说道:“这个,不行。”

    路唯说道:“为什么不行?怕得罪了她?迟早都要得罪。”

    我说道:“因为我也算是收过她们的好处,我这样做太绝了,心里过意不去。再有一点,如果灭掉了程澄澄,监狱长看我没有了利用价值了,你觉得她还会留着我吗?兔死狗烹,过河拆桥,把我撤了,换她的人来了。明白吗。”

    路唯点了点头,说道:“我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可是不消灭她们,那该怎么办。”

    我说道:“抑制她们的发展,不让她们壮大,养敌自保。”

    路唯说道:“阴险的计策。”

    我说道:“只是委屈你们了,但我会尽量保持抑制得她们不能消灭你们的力量之内。”

    路唯说道:“那我们也不能完全的把她们消灭了,是吗?”

    我说道:“对。你们要是消灭她,那我的下场结果都一样,是被监狱长给撤换了。除非你们能像程澄澄她们一样能闹事,给监狱长她们带来麻烦。”

    路唯说道:“我们不行,我们的人怕死。不敢死。”

    我说道:“那你听我的安排吧。”

    路唯点头,说道:“我肯定会听从你的安排,因为你所做的,是对我们好的。可是这样子也不是办法,一直拖下去,监狱长会怎么对你?”

    我说道:“我也想了,她能怎样对我呢?她也不敢撤了我,撤了我,她找谁来剿灭敌人?没一个可以的。虽然她很喜欢钱,很想让自己人掌控监区,可是她没办法,相起来,她更需要的是监区安安稳稳的不要出事,一旦出大事,大问题,她乌纱帽难保。要知道程澄澄那些人不是小打小闹,是要出人命的大闹,她知道只有我压得下去,所以不得已用了我,这并非是她的本意。她没办法了。”

    路唯说道:“这也只能怪她自己,以前程澄澄还不成气候的时候,明明知道程澄澄这些人搞的不是什么好事,但她监狱长安排的她们自己那些人收了程澄澄她们的好处之后,睁只眼闭只眼任由她们发展,结果她们也没料到程澄澄她们发展起来了之后是那么的可怕,这时候后悔已经晚了。”

    我说道:“她们脑子里面想的什么?除了钱还能有什么?只要你有钱收买了她们,你也过得很好。”

    路唯说道:“你也可以。”

    我说道:“我知道,但她们毕竟是喂不饱的狼,她们都是要把人榨干了之后抛弃深渊。所谓的过得很好,只能说是暂时的过得很好,一旦没钱喂她们,下场凄惨。这程澄澄这么起来了,也不知道该感谢监狱长她们的贪婪,还是该感谢程澄澄的好头脑。”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