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星期一早上刚上班,楚天齐便出现在河西省政府大门口。


虽然不是第一次到省政府,但每次来到这里,楚天齐还是有一种肃穆感。这里的楼房并不比定野市党政楼主楼大,而且还显得稍微陈旧了一些,这里楼上悬挂国徽,定野市、成康市党政楼上照样也悬挂。可有一样,省政府这里是武警在门口站岗,而定野和成康市只有保安或半大老头在门房值守。当然,有无武警站岗只是一个表象,更重要的是国人对权力大小的敬畏程度不同。


提供了身份证、工作证,登记了相关会见信息,并且回答了一些询问,楚天齐被允许进入大院,但车辆却被留在了门外。


对于楚天齐来说,以往步行进入省政府大院,是不错的选择,正好可以感受省部级单位的那种特有气派。可今天他却没有这种心情,反而更怕被有些人发现,不但没有东张西望,而且步履匆匆,若不是担心被当做别有用心,他甚至都想顺着墙根一溜小跑了。


尽量既从容又快捷的从大院穿过,走上多级台阶后,楚天齐到了省政府办公大楼主楼。


走进一楼大堂,仍要履行登记手续,而且这里的询问程序要更详细一些。当然,问的也是常规内容,比如:具体要到哪个部门,见什么人,办什么事。正常办事的话,只要如实回答即可。其实询问这些内容的过程,并不是要打听当事人的隐私,而是测试当事人有无异常。


看到这个年轻人手续齐全,回答的从容、准确,安保人员把证件还给他,点头说:“可以了。”


楚天齐收起证件,客气的回了句“谢谢”,奔三号电梯而去。


来到电梯旁,等了好大一会儿,电梯才停在了当前楼层,打开了轿厢门。现在正是上班高峰期,人员上楼频繁,电梯慢也是没办法的事。一众人等走进电梯,挤了个满满当当,这还有好多人没法进来,只能再等下一次或是乘坐其它电梯了,楚天齐幸运的挤到了轿厢里。


电梯走走停停,在停到十二楼的时候,楚天齐出了轿厢。辨识一下方向后,向西走去,敲响了挂着“督导室”门牌的屋门。


“进来”,一个女声传出屋子。


楚天齐推开屋门,走进屋子,径直奔正面桌子走去。来到近前,楚天齐从包中取出一份资料递了过去:“苗主任,您好!这是《成康市城市规划工作推进汇报》。”


“对了,你是楚市长。”桌子后的中年妇女“哦”了一声,接过纸张,“把报告给我,回头我给郑主任送去,请他过目。”


这名妇女是省政府督导五室副主任之一,郑主任是督导一定的正主任。


见对方没有当场询问的意思,态度也不冷不热,于是楚天齐在说过“谢谢”后,退出了屋子。其实,他并不愿意在现场问答上耽误时间,但也担心对方盯问,现在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从屋子里出来后,楚天齐直接进了二号电梯,但他没有按一楼,而是按了七楼按钮。和担心的一样,虽然电梯井外标着单层均可到达,但看来个别楼层还是不会随便停下,最起码从楼里不能随意来去。


既然电梯不行,那就走楼梯,步行楼梯可是有消防功能,总不能随意关闭或上锁吧。果然,楚天齐顺利的通过消防门,进了步行楼梯。在下楼过程中,他还特意观察了一楼,各楼层的消防门都没有上锁或关闭。他心中大喜,很快便到了七楼,推门走了出去。


“您好,您有事吗?”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内保人员走了过来,上下打量着对面的年轻人。


怪不得楼梯门都开着,原来有人看着呢。心里腹诽过后,楚天齐赶忙回答:“有。”


“您找哪位?”内保人员继续问。


楚天齐陪笑道:“我……我找省领导。”


“这个楼层都是省领导,您找哪位?”尽管说的客气,但内保的目光凌厉了好多,“请出示会见单。”


会见单?楚天齐硬着头皮,拿出了那张纸片。


接过会见单,看了一眼,内保道:“对不起,这张会见单不能到这个楼层。”


“是吗?我以为一个楼里都能进呢。”楚天齐装起了糊涂,“你看,我有会见单,只不过是少填了一份,就让我过去吧。”


“不行,请。”说着话,内保一指电梯,“可以从电梯下楼。”


“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楚天齐磨起了嘴皮子。


“不行,没得商量。”内保声音很冷,口吻不容置疑,“请你马上离开。”


看着对方的神情,楚天齐知道,这名内保肯定会认真履行职责,这在楚天齐意料之中。他当时之所以走楼梯,也就是想着万一楼道没人守候,万一能钻个空子,现在看来完全是小聪明。冲着对方笑了笑,楚天齐没有走向电梯,而是从刚才的消防门退了出去,到了楼梯上。


内保不让进,怎么办?回去?那怎么行?自己可是连夜赶来,专门到七楼找人的,到十二楼送汇报材料不过就是个幌子,能够正常进入省政府大楼并且不引起某些人注意的幌子。如果不见到那个人,自己的事怎么办?和那人摊牌是楚天齐目前觉得唯一可行的办法。


可内保肯定不会通融,自己总不能硬闯吧?这根本不是硬闯的事,那样只会把事情闹砸,会增加新的罪名。而且就自己那几下身手,也不是万能的。


怎么办?怎么办?再次自问着,楚天齐大脑快速运转起来。很快,他便有了决断,既然不能直接进去,那就先隔空与对方搭一搭话。如果能够得到允许,直接面对面交谈,那样更好;如果对方推脱不见,那就尽量在隔空对话时说清,尽量让对方给自己一个满意答复。


想到这里,楚天齐拿出手机,在电话薄里调出了一个带着区号的固定号码,稍微停了一下,右手拇指摁在了拨出键上。


“嘟……嘟……”手机里传出了回铃音,一声又一声,几声过后,听筒里传出了标准女声“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没接。不在吗?还是故意的?管他呢,继续打。想到这里,楚天齐再次重拨了那个号码。还是一样的回铃音,还是几声之后传出了那个标准女声。


就这样,一直打了三遍,都没人接听。


真的不在?自问过后,楚天齐决定再拨最后一次,如果还是没人接听,那就另外想辙。


第四遍又拨出去了,这次回铃音变成了短促的“嘟”音,楚天齐心中不禁一喜:电话占线,那就说明屋里有人。于是,他挂断电话,等着对方结束通话。


又过了大约五分钟,楚天齐第五遍拨打了那个号码,这次倒不是占线音,是正常的回铃声,可只到传出那个没有感情色彩的女声,也没人接听电话。


握着手机,楚天齐疑惑:怎么没人接?刚才可是占过线呀。旋即他就找出了理由:在自己拨打时,也许有另一个人也在同时拨打这个号码,那样也会呈现占线状态的。当然,除了这个理由外,还有一个理由也极有可能,那就是对方知道这个号码,故意不接。


无论故意不接,还是确实不在屋里,这都很麻烦呀。尽管心里凉了半截,楚天齐还是再次拨打了那个号码。


第六遍依然如故,依然还是以那个女声做为结束。


最后一次,就最后一次了,下定决心,楚天齐再一次重拨了出去。


“嘟……嘟……”回铃音再次响起,一次,两次,三次,就在楚天齐以为那个女声马上出现,就在他准备挂断的时候,听筒里传出一个声音:“哪位?”


不是那个女声,而是男人的声音,内容也不一样。楚天齐顿时大喜,忙礼貌的说:“您好,请问您是……”


“你是哪位?”对方及时打断了楚天齐的话,“有什么事?”


听出来了,就是自己要找的人,楚天齐不禁很是激动,回答道:“我是成康市委常委、副市长楚天齐,我找您有……”


“啪”的一声响起,紧接着就是短促的“嘟”声。


正斟酌着措词,正准备说出尽量尊敬、尽量礼貌的话,却不料传出了这样的声音,对方挂断了。听到了自己的身份,对方就结束通话,这意思很明显,不待见自己,懒得理睬自己。对方的态度在自己意料之中,但以这种方式挂断电话,还是让楚天齐觉得很不舒服。最重要的是,对方可以不见自己,可自己却必须要见到对方呀,否则很可能就麻烦了。


怎么办?怎么办?再次自问过后,楚天齐有了决断:对方竟然在屋子里,这种机会千载难逢,一定要发扬锲而不舍的厚脸皮精神,继续打,直到电话接通为止。


想到就要做到,楚天齐又重拨了那个号码。


一遍,


两遍,


三遍,


每次都是同样的流程,先是几声长“嘟”音,然后就是那个女声的标准回复。


听着手机里的声音,楚天齐忽然有一丝快意,心道:你不是不接吗?那我就麻烦死你。


在打到第四遍的时候,楚天齐的快意消失了,变成了沮丧,因为手机里没了声响,显然对方拔掉了电话线。


怎么办?怎么办?连着自问两遍,楚天齐没有给出答案,霎时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不停的往返于脚下的几级台阶。


……


就在楚天齐急的抓耳挠腮之际,在省政府七楼的一间办公室里,一个很有官样的男人正一边惬意的喝着茶水,一边看着桌上的话机。男人脸上露出鄙夷神情,鼻子哼了一声:“小聪明,不上台面的伎俩。”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