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真是大新闻吗?
p>    许源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办公室。

    曲刚在台历上记下几件事项后,随便扫了一眼上面的日期,自语道:“十三号了。”

    “笃笃”,敲门声响了起来。

    “进来。”说着话,曲刚坐直了身子。

    屋门推开,张天彪走了进来。

    进屋后,张天彪一边走向办公桌,一边左右看看。

    见屋里没有旁人,张天彪径直坐到曲刚对面椅子上,神秘的说道:“曲哥,有个新闻听说了吗?”

    曲刚看着对方,不说话,而是摇了摇头。

    “这么大的新闻,你不知道?”张天彪显得很奇怪。

    “张局长每天都是忙一些大事,在你眼里,什么事才算大新闻呢?”曲刚讥诮的说着。

    张天彪倒是没有挑理,而是陪笑说道:“曲哥,那事是我做的欠妥,但我对你绝对是忠心不二。今天这个新闻……”

    曲刚摆摆手,打断对方:“张局,我手头还有些事需要处理,你工作那么忙,要不先回?”

    张天彪岂能听不出对方的意思,但他只是脸上稍现尴尬,便马上说道:“我等着,等你忙完,我再说。”

    曲刚没再说话,而是拿出笔记本,随便翻了翻,然后盯着一页内容看了起来。其实他这就是做个样子,就是在晾对方,就是要给对方难堪,因为他对对方有意见。

    自从上月初张天彪上演逼宫戏码后,曲刚就对张天彪有意见,而且意见很大。他怪张天彪做事前不和自己商量,没有征求自己的意见,也怪对方做事乖张,总是没事找事。

    本来曲刚想着通过合作方式熬走楚天齐,并得到对方的推荐,以期和平晋级一把手。他这个想法也是逐步形成的,既有主观原因,也有客观因素。也是他综合分析楚天齐这个人,反思最初与其争斗的过程与结果,并考虑自己所处形势而做出的决定。

    最初的时候,曲刚对楚天齐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奉。以自己堂堂三十多年的老刑警,怎么能瞧上一个年轻呢?何况对方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和自己儿子岁数差不多,而且竟然没当过一天警察。而就是这个嘴上没毛的后生横插一杠子,才让自己十拿九稳的晋级之梦破碎。曲刚又怎甘心寄于此人之下,又怎甘心任其吆来喝去?所以他要给这小子下马威,要赶走这小子,让这小子知难而退,把局长位置让出来。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本来自以为收拾对方就是小菜一碟,谁曾想老鹰还真让小家雀啄了眼。在一次次主动发起的进攻中,曲刚不但一次都没沾到便宜,而且还连连败退,权力受限好多。即使这样,他还是不服,认为那小子侥幸,认为那小子运气好。

    可是后来,曲刚的看法慢慢变了。他发现楚天齐这个小年轻,虽然没当过一天警察,可是对于警察的好多业务并不完全陌生,甚至在有些方面还知道的挺多。不但如此,这个小年轻还有好多出乎自己意料之处。仅仅从政四年,这小子做事竟那么老到,酒量就那么惊人。尤其那甩手三枪的水平,连自己这个摸了半辈子手枪的人也自愧不如。

    既然斗不过,那就暂时忍一忍,让一让。在忍让的过程中,曲刚发现,这个楚天齐也并不是咄咄逼人,相反还表现出了一定的善意和尊重。这小子不得了,既有城府,也有胸怀,说不准还有什么过人之举,还是谨慎行事的好。

    后来,当曲刚知道周仝是楚天齐党校同学,也知道周子凯和楚天齐是忘年交后,他意识到,楚天齐在暗地里肯定还布了许多局,只不过是自己看不出来而已。

    在今年,曲刚还发现,县长牛斌也靠不上,也许关键时刻还会把自己一脚踢开。与其混到那个地步,不如及早提前自救,于是他找到了自认最好的办法,与楚天齐合作。果然,在配合楚天齐工作期间,他尝到了甜头,不但被重用,有些权利也回来了。可就是这个张天彪老是给自己生事,总是挑衅楚天齐,让曲刚不得不多次给其擦屁股。

    一开始的时候,曲刚认为张天彪那就是因为性格太直,和自己当初一样,心里别不过那道弯来。可这次张天彪竟然利用“公务回避”逼楚天齐,而且向自己解释的理由也很牵强,这让曲刚不得不怀疑。怀疑以前对张天彪看走了眼,怀疑张天彪可能搭上了别人的船,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只不过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所以他既没有彻底和张天彪闹掰,但却也没给张天彪留情面,总是对对方冷嘲热讽。

    见曲刚半天不说话,而又总是盯着一页内容看,明显就是要晾自己,而且还不知道要晾到什么时候。于是张天彪“嘿嘿”一笑,伸手合住了对方的笔记本,嬉皮笑脸的说:“曲哥,看的时间太长了,休息一下,还是听我说说那个大新闻吧。”

    人就是这么奇怪,以前自己总给张天彪打圆场,可张天彪竟然不领情,对自己还冷嘲热讽。现在自己给他脸色,他竟然态度好的出奇,看来人就不能惯。想到这里,他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张天彪可没管这些,而是继续说道:“大新闻发生在苍南县。前天晚上,在苍南县城,忽然出现了一个手拿长鞭的人,自称是‘龙头’。这个人说要单挑苍南县所有江湖人,要让这些江湖人奉自己为老大,否则就要逼其退出苍南县。人们以为那是一个醉鬼,可是昨晚竟然又出现了,几乎还是说的同样的话,而且口气更大。你说怪不怪?”

    “见怪不怪。”曲刚沉声道。

    张天彪又说:“本来做为一个混社会的人,就应该低调一些,就应该躲开政府,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可这人倒好,不但大声喧哗,还口出狂言。他就不怕警察出手,不怕江湖人群起而攻之?对了,我好像听说许源县江湖也有一个叫‘龙头’的,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曲刚一语双关,“每个人都应该找准自己的位置,都应该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曲哥,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我也想好好工作。可现在连一把手都找不到,好多工作根本没法办。”张天彪报怨着。

    曲刚“嗤笑”一声:“你不是让人家回避了吗?”

    “曲哥,那不是我叫的,而是县政府、市局要求的,是群众的呼声。”张天彪显得很无奈,“另外,只是让他回避案子,又没让他无故脱岗,不处理工作。”

    曲刚道:“不要带着有色眼镜看人,人家自从到这工作,几乎就没休过周末,就是现在补休个二、三十天也正常。何况人家已经让厉剑代交了请假条,时间也不过两周而已。”

    张天彪哼了一声:“请假条?我看那就是他让厉剑捣的鬼。六号那天,我就没见到他的人,九号厉剑才交了一个纸条,而且还是厉剑代写的。我看八成这里面有猫腻,还不见得去干啥了呢。”

    “六号是星期五,临时出去一天,需要写假条吗?七、八号休息,那就更不需要说了。再说了,局长去哪,还需要跟副局长请假吗?管好自己就行了。”说着,曲刚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张天彪红着脸站起来,向外走去。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回头看看曲刚,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然后摇摇头,走出了屋子。

    “大新闻。”看着关上的屋门,曲刚自语道。

    其实,“龙头”现身一事他也听说了,听说那个人个子挺高,胳膊上还纹了一条蛇,那蛇头还很大。他也觉得奇怪,奇怪那个人为什么要那么做,甚至奇怪那个人是不是真的“龙头”。同时,他也想到一件事,想到了岳江河供出的那个“温经理”。

    此“龙头”是彼“龙头”吗?“龙头”和“温经理”有什么联系,是一个人吗?曲刚犯起了嘀咕。

    ……

    就在曲刚伤神的时候,楚天齐却睡了美美一觉,拿过手表一看,已经是下午四点多。这一觉可是从凌晨睡的,竟然睡了整整十多个小时。他太困,太缺睡眠,太需要大补几个小时了。这一觉不但睡的香,而且还做了美梦,梦中不再是被追赶的场景,而是鸟语花香、美女成群。

    伸了几个懒腰,楚天齐从床上起来,到了地上。又伸了伸胳膊腿,他觉得精力充沛,神清气爽。看来“养精蓄锐”这个词说的真形象,他现在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即使连着两夜不休息,也肯定没问题了。

    “咕噜噜”,肚中一阵响动。

    楚天齐一笑,他知道人是铁饭是钢,该补充一些钢了。想到这里,他稍微收拾一下,走向门口。

    就在楚天齐刚要伸手去拉门把手的时候,从门外酒店走廊里传来了两个人的对话,他忙又停下了动作。

    门外的对话继续:

    “听说没?这两天有个大新闻。”

    “就是那个所谓‘龙头’现身的事?还称什么江湖人?我看顶多就是个混混。混混敢那么明目张胆?八成是假的吧。”

    “有人可是亲眼见了,说是……”

    对话的声音渐渐远了。

    “大新闻,真是大新闻吗?”楚天齐微微一笑,自语着,走出了屋子。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