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六十九章 撒网捕鱼
    为了验证自己的判断,楚天齐迅速翻开自己的工作笔记,翻到了七月三十日的那页。当页有曲刚的汇报,上面记录着在七月二十九日联系乔晓光的一个固定号码,这个号码与程绪手机上的那个固定电话号分秒不差。而且给乔晓光打电话的结束时间,仅比和程绪开始通话早了三十多秒,这个时间正是挂断上一个电话,再拨通下一个电话所需要的正常时间。也就是说,同一个插卡公用电话处,这个号码在和乔晓光通话后,马上就打通了程绪的电话,那么这个打电话的人基本就可以认定为同一个人。

    通过这一阶段的排查,那两个在二十九日晚上请乔晓光喝酒的人,被认定为何喜发被打一案的重要嫌疑人。而这两个嫌疑人中的“喜子”,就是用这个公用电话号码联系的乔晓光。

    嫌疑人“喜子”,用同一部插卡公用电话,先后联系了乔晓光和程绪,再结合在敏感时间点与同一手机号码的多次通话,那么程绪做为嫌疑人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随之两个新的问题,又涌上了楚天齐脑海:乔晓光真的只是糊里糊涂的接受了喝酒邀请吗?乔晓光和程绪之间有某种特殊联系吗?

    尽管已经认定这个程绪有问题,但楚天齐还是仔细的把通话记录看了一遍,除了画红色波浪线和三角处,再没发现有异常的地方。楚天齐抬起头,问道:“高峰,这些地方是你标的吗?”

    高峰回答:“是。”

    正要继续说话,手机却适时响了起来,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里马上传来仇志慷的声音:“局长,程绪是从昨天开始休班的,连休三天。刚才去他家,他不在,他老婆说他是吃完早饭后出去的,一天都没有回家。根据他老婆提供的消息,我们又去了两处棋牌室,那里的人也说没见到他。出事当晚,就是程绪把王兴旺安排到了何喜发那个房间。现在该怎么办?”

    楚天齐问:“你现在说话方便吗?”

    “方便,我旁边没有别人。”仇志慷做了回答。

    “我告诉你,现在已经基本可以断定,那个神秘拉闸人就是程绪。”楚天齐命令道,“你马上安排绝对可靠的人,继续寻找程绪,找到他行踪的线索。”

    “是,局长,我已经安排两拨人在做了。”仇志慷没有废话,“局长,还有什么事吗?”

    楚天齐道:“我问你,核实在押人员身份做了吗?”

    仇志慷声音传来:“这个事一直由综合科去做,具体经办人是副科长程绪。我打算从九月份开始,由综合科和其他科各派一个人去做,这事刚在今天下午和教导员、副所长碰头定下来,准备下周一开始实施。”

    楚天齐“哼”了一声:“已经有人开始做了,就是那个程绪。不过在他今天早上去过王兴旺临时羁押地后,晚饭的时候王兴旺就口吐白沫、昏迷不醒了。”

    “啊?还有这事。这家伙……是他做了手脚?”仇志慷很吃惊。

    楚天齐语气很冲:“先别管这些,现在全力以赴搜寻,找到他再说。”说完,挂掉了电话。

    刚结束通话,曲刚就来了。

    看到对方进门,楚天齐直接问道:“老曲,王兴旺怎么样了?”

    “医生认定是食物中毒,正在给他灌肠,同时也在化验他的呕吐物,我派人在现场盯着。”曲刚坐到椅子上,“局长,你刚才电话里说有事找我,我没来得及问,是什么事?”说着,他瞟了一眼旁边的高峰。

    “老曲,看看这个。”说着,楚天齐把那份通话记录向前一推。

    曲刚拿起单子,快速浏览过后,抬起头问:“程绪这个家伙有问题吧,大半夜的打电话?还有和这个手机号码、固定电话……他是那个神秘拉闸人?莫非王兴旺是他下的手?”

    楚天齐道:“我今天叫高峰来认那个人影,高峰说是见过一次程绪穿那种衣服。他还说程绪平时向后转身就是往左边,是逆时针,这个习惯很特别,而录相上的那个人影也是这么转身的。我准备让你马上派人调查,结果你那里有事,我就让仇志慷带人去找程绪,让高峰去调取程绪的通话记录。

    这个单子就是高峰刚拿来的,你看上面的几个时间点是不是特巧?何喜发被关进看守所两小时后,还有何喜发被打的当晚,程绪都和同一个手机号码通过话。尤其三十日凌晨黑影拉闸后仅两分钟,他又和那个号码通了话。更巧的是,嫌疑人‘喜子’与乔晓光通话后,马上同一个号码就给程绪也打了电话。今天早上程绪见了王兴旺,下午王兴旺就出了事。这桩桩件件都涉及到程绪,应该肯定不是巧合。”

    “就是这家伙,奸细绝对是他。”曲刚笃定的说,然后又问,“仇志慷那边来信儿没?”

    楚天齐说:“刚打过电话,程绪的家里还有常去的地方,都没见到人,程绪吃完早饭就出去了。何喜发被打当晚,就是程绪把王兴旺关进何喜发房间的”

    “肯定是跑了,我马上安排人去找。”曲刚说着,拿出手机。

    楚天齐嘱咐道:“要尽量隐密。”

    曲刚站起身,走到一边,开始拨打电话。

    几个电话过后,曲刚回到办公桌前,说道:“局长,我已经安排刑警、交警、巡警,对公路、车站、休闲场所等进行排查,也安排了指挥中心调取监控。我和他们说的理由是,抽查警风警纪。”

    楚天齐问:“你分析他现在出城了吗?”

    “不好说。”曲刚摇摇头,“如果从他见过王兴旺那时算起,到现在已经八个多小时了,这个时间要是开车走的话,应该能走出上千里了。不过,也有可能他并没走远。假设他对王兴旺做了手脚,可王兴旺为什么现在才发作,这只能解释为王兴旺在犹豫,或者是不知不觉着了道。那么,程绪就可能要等消息,要看这个王兴旺究竟有事没有。如果今天王兴旺的事和他无关,那么他就未必会选择今天逃跑,也说不定还有其它的事需要他去做。

    另外,如果他担心事情败露想逃跑,那么白天从公路开车走,也不是明智选择。好多路口都有高清摄像头,很容易被锁定,这些他必须考虑。他不知道会不会马上暴露,会不会马上被搜查,会不会我们已经在公路设卡,所以他不会自投罗网。因此,他即使要外逃的话,那么也应该会选择没有摄像头的路段,也很可能是等到晚上再行动。”

    楚天齐接过了话头:“乡下,农田或山上。”

    “很有可能,我马上进行安排。”说着,曲刚再次拿出了手机。

    楚天齐拦住了对方:“等等,为了避免打算惊蛇,也得和这些派出所换一种说法。这样吧,就说为了提高村民安全意识,局里组织了一次演练,派几个人化装到了下面,请百姓注意关注。如果发现山上、农田里有可疑人出现,要及时向所里汇报,所里也要及时汇报到局里,对于表现突出的村民,要有适当的奖励。”

    “演练……现在也只能先这么说了。”说着,曲刚再次走到旁边,去拨打电话。

    楚天齐对着高峰道:“你也回去,重点关注村民反馈的消息。”

    “好。”答过一声,高峰走了出去。

    很快,曲刚打完电话,重新坐到椅子上:“局长,我已经让办公室去通知。现在可以说是撒下了天罗地网,程绪那小子已经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海洋中,怕是插翅也难逃了。”

    楚天齐若有所思的说:“如果他没出县境的话,这次确实不容易跑。不过他要是从早上大摇大摆开车或是坐车走的话,现在恐怕早出省了,那就不容易了。我们现在的安排,确实不亚如撒下了天罗地网。但就是再密的网,也是有漏洞的,说不准漏洞还很大,只不过有时我们没有提前知晓而已。我们现在这个网,也不过等同于撒网捕鱼而已。

    重要证人在单间被打,所长脱岗嫖娼,监控室硬盘说丢就丢,重要嫌疑人大摇大摆逃之夭夭。这些事都发生在看守所,都发生在戒备森严的高墙大院,这样的场所称之为天罗地网也不为过,但仍然没能阻止这些事情发生。再比如,我们千叮咛万嘱咐,可还是发生了嫌疑人口吐白沫、昏迷不醒的事情。无论王兴旺之事是否为程绪所为,但这都是非正常的事,都可能是中毒所致。这可是刑警队专门看守的地方,可是被刑警队自诩为万无一失的地方,但怎么样?

    其实就是再密的网,也是人织的,也是人看管的。但如果这些人不尽到职,如果没有一套完善、严密的管理制度体系,再厉害的天罗地网都是摆设,不过是一句空话而已。”

    曲刚脸上一红:“局长,都是我的工作不到位。”

    楚天齐缓缓的说:“老曲,你很辛苦,也很努力,好多工作做的都不错。但是,对手下人尤其是助手,你要严宽有度,不能一味宽容。有些人会把宽容当成纵容,会骄横跋扈,这样是要拖累你的。好多工作耽误不得,照这样下去,可真不行。”

    明白对方是在说张天彪、柯晓明,也知道这两个家伙做的过分,但曲刚却又有苦衷,只得点头应着:“是,局长说的是,我一定尽量改正。”

    楚天齐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站起身,说道:“走吧,还得去找乔晓光。”说着,当先走去。

    曲刚暗暗叹了口气,跟着出了屋子。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