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第1638章这可是她的拿手好戏


白童惜说道:“虽说阿眠已经好多了,但毕竟还没有完全康复,我想把她照顾得好好的再让她离开,另外,我不希望她再住之前的那套房子了,我怕她们母女不安全。”


孟沛远将手枕在颈后,酸不溜丢的看着她说:“你对她真好。”好到让他都嫉妒了。


“她是我的朋友。”白童惜趴在他的胸前,诱哄道:“孟先生,我知道你委屈,对此我感到很抱歉,等阿眠和绵绵回去后,就是我们的二人世界了,我保证一定好好补偿你。”


“真的?”


“嗯!”


“那行吧。”孟沛远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并暗自决定让卫明给阮眠找一个安全的住处,免得那个女人一直死皮赖脸着不走。


“孟先生,你真好!”得到他同意的白童惜,开心的在他颊边亲了口。


孟沛远正想反扑,婴儿床里却传来阮绵绵的啜泣声,白童惜立刻摆脱他,下床哄小家伙去了,气得他真想推翻刚刚才答应的事。


伺候完阮绵绵刷牙洗脸后,白童惜将她抱进了阮眠的房间。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有灵犀,她们一进去,阮眠就醒了。


在看到阮绵绵的那一秒,阮眠的情绪明显激动了起来,阮绵绵也“麻麻、麻麻”的叫唤着,看得白童惜唏嘘不已,赶紧将小家伙送到阮眠怀里,让她们母子团聚。


“绵绵绵绵”阮眠摸着阮绵绵软趴趴的头发,侧过脸和小家伙额头相贴,就像这是她失而复得的宝贝。


阮眠的眼泪,顺着阮绵绵的额头落到了她的脸上,像是被妈妈悲伤的情绪感染了般,阮绵绵忽然“哇”的一声,也哭了起来。


一时间,房间里的哭声此起彼伏,弄得站在一旁的白童惜哭笑不得。


刚收拾完自己,从门口经过的孟沛远,在听到里面传出的鬼哭狼嚎后,默默的加快了脚步。


啧,女人这种生物,一多起来,就是麻烦。


好不容易大的小的都哄好了,白童惜动手给阮眠测了下体温,确定烧已经退了后,才说:“阿眠,待会儿下楼和我们一起吃早餐吧。”


“嗯,好啊!”阮眠答应得非常痛快,因为她也想借这个机会,和孟沛远说一句谢谢。


“那你先洗漱,我去做早餐。”白童惜摸了摸阮绵绵的后脑勺,冲阮眠笑道:“就让绵绵留在这里陪你吧。”


楼下,厨房。


熟练的在平底锅里敲了几颗鸡蛋后,孟沛远开始煎鸡蛋,比起之前时不时的被飞溅出来的油水打到手的狼狈,现在他已经能够从容应对了。


而他应对的原则就是,就算被油溅到手也要保持大厨风范,绝不后退一步,抱怨一句!


“滋”


靠!又烫到了!


身后就是白童惜渐渐靠近的脚步声,孟沛远连忙拿起抹布把溅在手背上的油擦掉,然后装作没这回事的偏过头,冲她嘚瑟:“惜儿,我这蛋煎得是不是黄灿灿的,很漂亮?”


白童惜却发现孟沛远执勺的那只手上有点点红痕,不由心疼道:“孟先生,你好多地方都被烫红了。”


俊脸在闪过一丝尴尬后,孟沛远故作豪迈的说道:“没事,我一个大老爷们,不疼的!”


“话可不能这么说。”白童惜低头,在他那些红点上轻轻吹着气,片刻后才抬起头问:“有没有稍微凉快点?”


孟沛远愣愣的看着她,这种酸酸甜甜的感觉真是太折磨人了,让他既想和她多撒两句娇,又想狠狠的吻住她


“怎么了,傻了?”被他盯得有些不好意思的白童惜,忍不住伸手在他面前摇了摇。


孟沛远回过神来的说道:“嗯,很凉快,惜儿真是体贴。”


白童惜微微笑了下后,说道:“好了,我们接着忙吧,阿眠待会儿要下来和我们一起吃早餐。”


闻言,孟沛远只是轻轻“嗯”了声,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忙碌了半个小时后,孟沛远和白童惜将早餐端向餐桌,然后白童惜轻喊了声:“阿眠,过来吃早餐了!”


事实上,阮眠也没想闲着,本来她是想进厨房帮忙的,但白童惜哪会同意呀,立刻就把她轰去给阮绵绵喂奶去了。


几人在餐桌上就座后,阮眠开门见山的对孟沛远说:“孟二少,这次我能活着回来,除了谢谢童惜外,我还要谢谢你!”


孟沛远听后抬眼:“别误会,我是看在惜儿的面子上,才派人去救你的。”


“我知道,但救命之恩终归是救命之恩,跟你看在谁的面子上无关,所以,我还是应该谢谢你。”


阮眠看了看桌上,发现没什么好用来敬的,便干脆站了起来,给孟沛远来了个90的标准鞠躬。


见状,孟沛远眉头轻皱:“我还没死呢,你跟我鞠什么躬?”


闻言,白童惜不禁打了他一下,示意他正经点。


见阮眠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孟沛远在白童惜“和善”的眼神下,开口说道:“好了好了,我接受你的道谢,坐下吃饭吧。”


阮眠这才直起腰,落座。


见状,白童惜暗暗松了一口气。


吃完早餐后,孟沛远拿起车钥匙准备上班,白童惜将他送到门口后,踮起脚尖亲了他一下,面带笑容的说:“路上小心,对了,中午还回来吃吗?”


孟沛远在她唇上回了一吻后,说道:“中午应该不行,得去应酬客人,你们两个女人要多加小心,有什么事,及时联系我。”


“知道了,拜拜。”


“拜拜。”


关上大门后,白童惜随即来到厨厅,却见餐桌已经被收拾干净了。


她快步走向厨房,果然看见阮眠正在洗碗。


她忙凑近:“阿眠,你现在需要的是休息!”


阮眠笑笑:“不了,我已经休息得够多的了,童惜,你是知道的,我没有那么娇气。”


“得!”白童惜只好道:“我们一起吧。”


“好。”


等收拾完厨房后,白童惜带着阮眠来到了客厅,在看了一眼正在地毯上和小满玩得兴起的阮绵绵后,白童惜对阮眠说道:“阿眠,我们来谈点你今后的人生规划吧。”


阮眠怔了怔:“什么规划?”


“是这样的”白童惜道:“以乔司宴的小心眼,你这次弄不死他,他一定会想办法把你弄死,你好不容易逃过一劫,是不是应该想办法躲过他接下来的报复呢?”


阮眠问:“你的意思是让我逃?”


白童惜说:“我只是希望你和绵绵能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阮眠下意识的朝阮绵绵看去,小家伙正值不谙世事的年龄,不管是带着她正面对抗乔司宴,还是带着她背井离乡,都让她十分过意不去。


她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睛,回过头对白童惜说:“现在乔司宴还不知道绵绵的长相,你说如果我把她送去孤儿院,她是不是就可以逃过一劫了?”


白童惜心头一拧:“你真的割舍得掉她吗?就算能,你也不想想,她小小年纪就遭到亲生父母的抛弃,现在她已经学会叫爸爸妈妈了,你忍心再抛弃她一次?”


“可是,就算我带着她逃了,也不代表我能安稳的过一辈子,当一个人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时候,又谈什么保护别人呢?”


突然之间,阮眠感到十分自责,因为她报复乔司宴的时候,并没有深思过阮绵绵之后会怎样


至于把阮绵绵寄养在白童惜这里,阮眠是无论如何都开不了这个口的,不仅是因为已经亏欠她太多,还是因为白童惜无法对外解释阮绵绵是从哪里来的,乔司宴迟早还是会怀疑到阮绵绵的头上。


“阿眠,你别这么快就做决定,还有时间,我们一起想个万全的办法,嗯?”白童惜知道人到困境的时候,总会钻牛角尖,阮眠现在若是弃养了阮绵绵,将来必定会后悔的。


阮眠握了握拳头:“早知道,我那把刀就应该插得更深一点了!”


“孟先生说,就算乔司宴这次侥幸活了下来,也必定伤了元气,再加上陆思璇流产,他现在应该急着先将她安顿好,再考虑报复的事。”


“呵,还真是情深意重啊。”阮眠露出嫌恶的表情:“男人都喜欢柔弱的吗?那个女人被我从后面敲了一下后,就倒地不起了,真想不到,乔司宴居然会喜欢这种类型的女人。”


白童惜也笑,却是冷笑:“有种女人叫白莲花,天生招男人喜欢,陆思璇就是这个类型,想当初,她让孟沛远心甘情愿的为她做挡箭牌,反过来还一副受害者的面孔,实在是恶心!”


阮眠呵笑:“现在,她应该正趴在乔司宴的怀里,哭诉我是怎么残忍的对待她的吧?”


白童惜不无嘲讽的说:“当然,这可是她的拿手好戏。”


事实还真如她们所说,陆思璇在飞机上醒来后,立刻靠着身旁男人的臂膀,凄凄切切的哭了起来、


那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定力差一点的男人怕是骨头都酥了。


乔司宴有些疲惫的睁开了眼睛,朝哭个不停的陆思璇哑声说:“思璇,别哭了,没事的。”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