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第1349章 证据在肚子里
    雪落着实怔了几怔才缓过神来。

    这一刻,除了对夏以书的同意之外,更多出了一种抵触的情绪。

    随随便便张口就来,说跟别人的丈夫上过了床?考虑过她这个妻子的感受么?

    这是在向她林雪落叫板还是怎么着啊?

    “你有证据吗?我凭什么要相信你!”

    雪落淡声问道。

    她不想直接跟夏以书撕得那么难堪。毕竟自己当初寄人篱下在夏家,或多或少得到过她的帮助。即便不看夏以书本人的面子,也要看舅舅和舅恩情。

    “证据就在我肚子里!”

    夏以书直视着雪落的眼底,说得凛然十足,一副不卑不亢的模样。

    可这样的不卑不亢,似乎真的用错了地方!

    “在……在你肚子里?”

    到是把雪落惊愕到了,“以书,你,你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对!我怀孕了!封行朗的孩子!已经有两个月了!”

    夏以书的神情很淡定。淡定到让雪落开始莫名的心虚起来。

    “都,都两个月了?”

    雪落计算着时间:还真有两个月了呢!看来舅舅和舅妈真的没肯把真相告诉夏以书啊!

    这下怎么办才好呢?

    看情形,夏以书应该还不知道那天晚上侵犯她的人是豹头吧?要是她知道她所怀的孩子是豹头的,她又会是怎样一副表情呢?!

    可她现在却口口声声说她怀上的是自己丈夫封行朗的孩子呢!

    雪落挺郁闷的。在郁闷的同时,又有那么点儿堵心。

    “以书,你先冷静点儿……”

    “我很冷静!相当的冷静!”

    “……”刚想说的话,却又被夏以书给堵了回去。

    “以书,既然你认为你怀上的是封行朗的孩子,那你还是去找封行朗吧!我想他会给你一个交待的!”

    雪落选择了回避。因为她实在不知道如何开口跟夏以书说明真相。

    她不想看到夏以书在她面前崩溃。

    又或者只是自己想多了,以夏以书的坚韧不拔……

    总之,雪落不想继续这样的话题。因为这样的话题实在让她堵得慌。

    “放心吧,我会去找封行朗的!只是想事先跟你通个气,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夏以书站起身来,“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剩下的你要怎么打算,好好想想吧!”

    言毕,夏以书便转身离开了。那背影依旧的傲气十足。

    留下雪落一个人滞怔在沙发上静默无声

    这个世界这是怎么了?即便是真的怀了人家丈夫的孩子,也用不着如此理直气壮吧?

    竟然还反问她要怎么打算?让她好好想想?凭什么啊?有这样扭曲的价值观么?

    雪落算是服气了!

    就让夏以书自己去找封行朗吧!想必夏以书也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女人。

    ……

    封行朗刚在办公室坐下,严邦那健硕如牛的身型便闪了进来。

    封行朗抬眸瞪了他一眼,没吭声。

    真够阴魂不散的!

    “晚上约了默三,一起聚聚!”

    严邦深坐在封行朗对面的沙发上,眯眸盯视着刚开始办公的封行朗。

    “没空!”

    封行朗连眼皮都没抬动一下,便回绝了。

    “你是要忙着去伺候丛刚吧?”严邦嗤哼一声。

    封行朗这才抬起头来,锐利的盯向严邦那张厌弃且烦人的疤痕脸,低声厉嘶:

    “你跟踪我?”

    “哪儿敢呢!只是想善意的提醒你:把自己的孩子送去伺候丛刚,好像不太合适吧?”

    至于他们父子俩手牵手去花鸟虫鱼给丛刚买兰花,严邦没有多说。他知道封行朗不爱听,也不喜欢听,说了只会增加他的炸毛系数。

    封行朗隐忍着愤怒,习惯性的用手里的金笔一下再一下的敲击桌面来平息自己的怒意。

    “严邦,你它妈这是要走火入魔了吧?竟然管起了老子的私生活?”

    严邦并没有因为封行朗的愤怒而退怯,“朗,你懂我的意思!”

    “懂什么?”封行朗哼声问。

    “封行朗,你不能这样作贱你自己,更不能这样作贱你自己的孩子……你说你爱诺小子,可你现在竟然让诺小子去伺候丛刚?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严邦似乎也隐忍着怒意。有些失控的濒临爆发出来。

    “老子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封行朗嗤声冷冷一笑,“但严邦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老子不是你的手下,更不是你的奴隶,你有权质问老子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么?谁给你的权力和狗胆?”

    “封行朗,你用不着这么恼羞成怒……我只是以朋友的身份在提醒你!”

    封行朗越是气愤难平,严邦就越纠结痛苦。看得出来,也听得出来。

    偌大的总裁办公室静谧了下来。气氛静得有些诡异。

    今天是周六,大部分员工都在休假;nina要照顾受伤的小无恙,所以如果封行朗真跟严邦干起了架,估计连个能劝架的都没有。

    好在封行朗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意气用事且年少轻狂的封行朗了。

    彼此默声静视了片刻,封行朗才淡淡的开了口。

    “诺诺请求丛刚去墨西哥城救回了河屯……小东西知道我不待见河屯,所以就去求丛刚了!丛刚因为救河屯而受了伤……小东西也因为愧疚,便留在那里陪着丛刚了。”

    封行朗简明扼要的跟严邦解释了原因。也许他没有非要跟严邦解释的义务,但刚刚在看到严邦那真诚的关切眼眸时,还是主动解释了。

    其实前些天在严邦来救别锁在休息室里的林诺小朋友时,他就已经知道原因了。

    只是还是有些不理解封行朗为什么会主动把自己的孩子送过去伺候丛刚。

    “这是小东西自己跟丛刚达成的某种协议,我也不便掺和!”

    封行朗疲乏的吁叹一声,“你以为我愿意啊?小东西每天都跟我闹腾呢!他这么重情重义,真是随了我这个亲爹啊!”

    严邦的脸色,在封行朗的解释声中缓和了很多。

    “丛刚……会不会对诺小子使什么坏心眼?”严邦又多问了一句。

    “应该不会的!无非就是让小东西干干活,做做力所能及的事儿!”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