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四七章 情
    “不堪回首。”我一挥手,将头靠在沙发靠背上。

    “杀人了?抢金店了?贩毒了?强——”

    我突然冲过去,一只手卡住他的脖子,将他按在床上:“闭嘴!”然后,对他脑袋就是一拳。

    萨法尔一躲,这一拳打在他右侧的脸颊上,当我再打第二拳的时候,我的手腕突然被一只手给抓住了!

    这只手温热、细腻、柔软,但却有股钢铁般的韧劲和霸气。

    这样的一只手,只有经过魔鬼般特殊训练的女人才有。我知道,是童燕进来了。

    我演的是一出戏,并不想真打萨法尔,想做做样子,最好熊米豹或者藏马能够起来把我拉住,无意间配合一下,让萨法尔相信我确实是个会脾气突变的凶恶匪首!可是,这二位先生却呼呼大睡,像两头死猪,哪里知道我的用心!

    但童颜出现得非常及时!

    我变得非常暴烈:“滚开!”一回手将她推个跟头,她没站稳,将茶几撞翻,茶壶、茶杯、茶盘等等“稀里哗啦”破碎一地,而我又是一拳头,萨法尔又是一躲,这一拳打在他的下颌上。我怒不可遏,又举起拳头!

    萨法尔想叫,但脖子被我卡住,叫不出来,脸憋得通红,只能用惊恐的眼睛瞪着我。虽然这两拳我也是有意打偏,但还是把他打得有些发蒙!

    “混蛋!”眼看这一拳又下去了。

    可是,童燕又冲上来,死死抱住我的胳膊:“老公,别打啦!”

    “打死他!”我暴跳着挣扎。

    童燕说:“老公,我们要的是钱,打死他就没有钱了!”

    我从嘴里和鼻子里呼呼往出喷着火气,很不情愿松开他。

    “饶命!”他透过气,憋在喉咙里面的这两个字终于冒了出来,然后又坐起身。

    我站在地上,用凶狠的眼睛怒视着他。

    他低下头,不敢看我的目光。

    童燕收拾着地面,当他收拾好了,对萨法尔说:“萨法尔先生,我老公的脾气很容易失控,你说话要小心!”

    “谢谢,太太。”萨法尔抬头看着童燕,“你很美,很善良!”

    “我们只要赎金,不会轻易伤害你!”童燕说。

    “明白。”萨法尔说。

    “休息吧先生。”童燕给萨法尔一个微笑。

    “谢谢。”萨法尔躺在床上。

    “老公,”童燕拉着我的胳膊,“走,到外面消消气。”

    出了我们的房间就是客厅,门旁有把椅子。

    童燕关上我们房间的门,我们走出房子,来到院子里。

    天很黑,夜空中星星晶莹闪亮,银河南北横陈,烟雾蒸腾,天地寂静。虽然已接近夏季,但高原的夜晚还是有那么一点凉爽。轻风慢慢吹来,带来草木的香气,还有高山融水的湿润。偶尔,会响起一两声蛙鸣……

    美丽恬静的夜晚,令人沉醉。当兵以来,我不知经历过多少这么美好的夜晚,可从来没有时间这样感受过。院子里有几架葡萄,已经枝繁叶茂,葡萄架下有木条制作的椅子。

    我们坐在椅子上,她的肩,挨着我的肩。

    我们静静地坐着,谁也不说话,能听到彼此的心跳。我不知道她怎么不说话,但我却不知道我该说什么。

    也不知道沉默了多长时间,我终于想起一个话题:“你一直坐在我们门外。”

    “你很辛苦,我担心出事。”她扭头看着我,美丽的眼睛一眨一眨,闪动着星星一样的亮光。

    “你也很辛苦。”我的眼睛透过葡萄枝叶的间隙,望着从南面山峰上飘过来的星河。

    “我在那个山脚下等了三天,”她把头靠在我肩上,“你知道吗,我多么害怕吗?”

    “一个人在山谷里,难免产生恐惧心理。”

    “文不对题!”她在我手背上掐了一下,“死榆木疙瘩,你也不想想,这里有我们的边防战士,有我们高素质的边民,我会害怕吗!”

    我傻乎乎地说:“那还害怕什么。”

    她沉默一会儿,终于说道:“傻子,姐还不是怕和你永远保持距离了!”

    “哈哈,怎么会呢。”我随口说道。

    “你知道吗,”她说,“昨天中午的时候,西面的山谷里,突然传来机关炮爆炸的声音,我的心突然升起了希望,又突然变得很恐惧!我希望是你们回来了,但又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师妹他们说,那是雇佣兵在向你们开炮!”

    “是的,他们追到了一定距离。”

    “接着,就是两声巨大的爆炸!师妹他们说是雇佣兵发射的反坦克导弹。”

    “是的。”

    “接下来,就没了动静,这时,我的心变成了碎裂的冰!”她说,“后来,机关炮和导弹又响起来,我又有了希望,可是,我还是害怕听到这种声音。再后来,还有机关枪的声音掺杂进来,再后来又有了步枪和手雷爆炸的声音,当这些声音全都消失,山谷回复寂静,你知道吗,这个时候,我都觉得我已经死了,灵魂出窍,坐在地上,很久很久才站起来。”

    “哈哈,你该相信我们的实力。”

    “我是相信你们,但是,那种将要永远保持距离的恐惧感,总是占据上风。”她说,“后来要不是听见你们说话,我就会永远躺在车里面,不想起来了。”

    看来,十几年的相互斗气,经过这几个案件的生离死别的折磨,她终于不再高傲,终于不再盛气凌人,终于肯低下她那高昂的头,肯面对我倾诉,和我进行心灵上的交流,如果这次我真的和她永远保持了距离,这丫头就要把藏马的车当做坟墓了!

    真没想到,原来她对我如此痴情,可是,她为什么早先不和我像现在这样?这个姑奶奶,真让我费解。

    其实,要说我不爱她,这是假话,一个这么优秀的女孩,哪个男人会不喜欢!这么多年,我在心里也爱着她,是她一次次对我做出的奇葩的伤害,才导致我很恨她!到现在我都想不明白她对我运用的是什么战术?

    我妈在电话里说她很好,说我能娶到这样的媳妇,是我们老焦家祖上积德,作为领导的陈组长,竟然在我破案的过程中,将我和她的个人问题提出来,可见是相当重视!而陈懿竟然当着刘娜、贝小虾的面,代她向我逼婚!这都是些什么苗头?难道是她在发动群众?真让我头疼!

    就看这样下去,我要不选择她,她还会寻死上吊,闹出人命!

    可是,现在是破案的关键时刻,我还要从萨法尔的嘴里掏出重要的东西,可不能谈论私人感情,这会影响我破案情绪。

    我说:“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活着回来了,关键的嫌犯已经带回来了。对这个案子,你有什么看法?”

    “破案我不擅长,和你在一起破案,我还不是听你的。”她将胳膊搭在我肩上,“我是你的累赘,需要你保护,我的本事只能帮你做做后勤工作,打扫打扫战场什么的,哈哈,也包括抢抢功劳,帮你经管一下奖金什么的。哈哈,这都是家庭主妇做的事情。不过,听师妹和贝贝说,这个案子你早就有了眉目!”

    “是有了。”我说,“李筑是主要的人证,必须找到他!”

    “上面说了,这个案子破了,你会有特殊待遇!”

    “啊,特殊待遇!”这个我还头一次听说,所以,我很感兴趣,“什么特殊待遇?还让我当警察?”

    “当警察好像不可能。上面说,对你也要奖惩分明,”她说,“因为你现在是辅警,手续也没办理,属于临时性质,也就是老百姓,所以你的奖金不受规定限制,你想要多少奖金,上边都可以满足你,甚至够你在京城买一栋房子,只要你说个数就行!”

    难道领导认为我是为了钱?还是领导真正关心我?总之,我没有一点儿高兴的心情!我低下头,无话想说。

    她将脸靠近我的脸:“怎么,焦大侦探,想数字呢!”

    “唉,我想什么数字。”我说,“我所做的,小了说,是为我们‘01小组’这几个兄弟姐妹,还有你和陈组长,你们相信我,对我给予厚望,我不忍心看到你们流血牺牲;大了说,我是为了我的祖国,是为了我所热爱的人民。我要多少钱,也都是人民的血汗,我已经拿到人民给我的工钱,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工作,完成了我应该完成的任务,再多一分,也不应该!”

    她把脸贴在我胸膛上,动情地说:“我没看错人!以前,是我错了,你会理解我吗。”

    我刚要开口,一个黑影突然闪出来。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