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一看这黑影的形状,我就知道是熊米豹。我心想,这家伙不是像死猪一样睡大觉吗,怎么在这个时候跑出来了?难道萨法尔出了问题?


我正想开口问,他先说道:“你们俩干啥呢?”


我说:“谈谈案情,还能干什么。”


童燕早已坐直了身子,还向外挪一挪,捋把头发:“熊助理,怎么起来了?”


“闹心能不起来么。”熊米豹说。


童燕说:“想家了?”


“想什么家!”熊米豹说,“有的人脚踩八只船,像我这单身狗,就等着变落水狗吧。”


我认真起来:“你小子可别含沙射影、胡诌八咧,我可一只船也没踩。”


“以为我没看见啊,刚才都躺到怀里了,我要不是来得及时,就会那个、那个到一起了!”熊米豹说。


刚才我和童燕是谈了点儿案情,但我们主要谈的还是私人的感情问题,童燕确实将头贴在我的胸前,但离他所说的到那个一起可相差很遥远。我们两个有过比这还亲近的动作,可那是办案的时候假戏真做,就像演戏,是给别人看的,但刚才可不是办案。


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童燕觉得很难堪,略低着头,一时不知怎样解释。


这种事情,我也不好解释,再说,跟熊米豹这种人,也解释不清楚,你越是解释,他就会越逞风,不说正经的,所以,我想对他来点儿硬气的,便站起来,挥挥拳头:“找揍是不是!”


“嘿嘿,理屈词穷、恼羞成怒了吧!”他不但没害怕,反倒凑上来,将脑袋递过来,“打吧,瞄准了,使劲打!夜深人静,黑灯瞎火,你们两口子可以杀人灭口。”


真是一条癞皮狗,没办法对付!


我只得放下拳头:“如果打死你不偿命,我早就把你打死了。”


“嘿嘿,”熊米豹把脑袋收回去,“还是不敢吧。”


“你不睡觉跑出来干什么?”我问。


“我能睡得着吗!”熊米豹说,“你们两个出来搂搂抱抱,让我看着萨法尔,我怎么睡觉,闹不闹心。”


我说:“你不是睡着吗!”


“我那是半睡半醒状态,”熊米豹说,“你和萨法尔说话我都听见了,你打他我还瞅了一眼,嘿嘿。”


“你在装睡。”童燕说。


“我要不装睡,你老公就会让我看守萨法尔。”熊米豹笑道,“嘿嘿,这也叫智力较量。我知道你们两个会跑出来偷情,原以为三两分钟,可这时间也太长了!你们痛快了,折磨别人不,所以,我出来看看,叫你老公赶紧回去,我好睡觉!”


“啊,”童燕恍然大悟,“熊助理,闹了半天你就是想要睡觉!”


“嘿嘿嘿嘿,”熊米豹开心大笑,“我要不虚张声势震唬你们,你们就会唠到亮天。”


“你小子也学阴险了。”我说。


“还不是跟你学的,”熊米豹说,“别站着了,还恋恋不舍咋的,我就穿个裤衩出来,一会儿冻死了!”


熊米豹说着就往屋里走,我和童燕跟在后面。


“也不知道累,真是爱情的力量!等破了案子,你小子领着这些老婆去罗布泊好好度蜜月,这时,也不分个时间场合。”熊米豹边走边嘟嘟囔囔教训我。


我们回到屋里,熊米豹跳到炕上就躺下,看样子,这小子要放心大睡了。


童燕没有回去睡觉,而是脱掉鞋,头枕着沙发扶手,躺在我坐的沙发上。这是一个长沙发,可以坐四个人。我坐在她脚这边。


萨法尔眯着眼睛,显然没有睡,他的脸被我打得肿了起来。


看着他的脸,我的心里也不好受,特别是我坐过牢,更能体会自由的滋味。每一个做过坏事的人,即使是杀人犯,也不是坏透了腔,都有着他人性的一面和自尊心。人之初性本善,错误的路,是他们在成长和生活的过程中,因为某种原因误入歧途,之后不想挽回,任其发展,破罐子破摔,或难以挽回,变成了禀性难移,才走上了不归路。


童燕闭上眼睛休息,我也闭着眼睛。熊米豹的鼾声又起。藏马连续睡下去,刚才的冲突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美梦。这应该是他与我们职业的不同,我们常年办案,已经养成了良好的职业习惯,可以说,随时绷紧神经,睡觉都睁着一只眼睛!


十几分钟后,萨法尔又坐起来。


“又要喝水吗?”我闭着眼睛说。


他说:“喝一口也行。”


真是没话找话,又打什么鬼主意!我只得起来,还好,四个茶杯还有一个是完整的,我倒杯水给他,他又喝了两小口,把杯子还给我。


“老大,你真幸福,老婆一个比一个漂亮。”他咧嘴笑笑。


我没理睬他。


“老大,能不能让你老婆去别的屋子睡觉?”


“怎么?”我瞪起眼睛。


“哈哈,她躺在这里我睡不着,心里痒痒,浑身难受。”


“你难什么受?”


“我这个人有个怪毛病,有美女在跟前就睡不着觉,”他说,“如果你们两个要是啪啪起来,那可就是要了我的命。”


不管怎么说,这家伙都是一个淫邪的家伙,我这样定义他,不只是体现在他说的这些话上,更体现在,他敢冒着掉脑袋的危险,拐跑武装头目的女人。真是宁可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我知道,这小子真正用意不是想跟我说这些,所以,我就正好套套他的话:“你现在还活着,是因为我们!”


“知道,感谢老大救命!”


“巧合。”我说。


果然,开场白之后,这小子引入正题:“老大,你们应该不是警察!”


我瞅他一眼,没说话。


“这么说,你们是警察!”


我闭上眼睛,还没说话。


“到底是不是警察呢?”见我不说话,他自言自语,“个个都不怕死,男的女的都不怕死,哪有这样的警察!应该不是警察,很像恐怖分子。”


“警察不要赎金,不是很好!”我突然说。


“如果不是警察,交了赎金我就自由了,但警察不要赎金,会让我坐牢!”


闹了半天安,原来这小子是害怕坐牢。我又不说话了。


待了一会儿,他又说话了:“老大,你们为什么冒着跨越边界的危险,绑架我呢?你们也该知道,我们那里在打仗,十分危险!”


“又找揍了!”我突然站起来,握着两只拳头。


他吓得向后闪了一下:“老大,坐下,坐下,别发火。”


“因为我们只能找到你!”我说,“如果能抓到你们西域狼帮帮主,赎金更多!”


他眼神一闪,显然很吃惊,但表面尽量保持很镇定:“老大,什么西域狼帮?”


我指着他的鼻子说:“不要装糊涂!当然,我们只对赎金感兴趣,对你们西域狼帮并不感情趣!”


他想了想:“老大,我不装糊涂,我只想,你是怎么知道的?”


“很简单,我们听线上的朋友说,西域狼帮的人,在孔雀河边翻了条大咸鱼,找来找去,我们就找到你的头上来了。”


“巴根,巴根!”他暴怒起来,用拳头击打着床面,“是他出卖了我!”


我看着他笑笑。


“这么说,肯定是巴根了!”他用眼睛看着我。


“蠢货!”我说,“我笑你很自以为是!”


他转动几下眼珠:“哪能是谁呢?”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