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p>
我不由的后背凉飕飕身后的人已越过我走到了石慧跟前,石慧身型不由的颤抖了一下。
我抬眼看去一个中年女人背对着我盯着石慧看不清长相,从背后看这个女人一定是个美女。
“你是谁?”我挡在了中年女人前面冷着脸问。
中年女人愣了一下又恢复了骄傲之色,眼神一直盯着石慧没有松开。
石慧似乎很害怕站在她对面的这个女人,一直挡在门口不让进去。
“我是谁跟你有什么关系,不就是一直缠着俊熙的女人。没想到都找上门了,啧啧。她一脸的傲娇惹怒了我,也伤了我的自尊心。
“我就是缠着他怎么了?用不着你这个老女人对我说三道四。看看你这一身打扮不伦不类,你以为你十八岁?”我不屑的切了一声。
我眼角一挑发现石慧憋着笑奋力的忍着,没了刚才的害怕。
中年女人瞪着她保养的还算得当,只是掩饰不了岁月的侵蚀,皱纹仍然给她留下了痕迹。
我面无表情的回看她。
“不错,好伶俐的一张嘴。果然有资本跟我叫嚣,这张脸不知道让多少男人为之疯狂。”中年女人突然没了刚才的霸气,反倒是语气和善了下来。
“你打算就这样让我站在门口跟你交谈?你的修养到底去了哪里?”她是对着石慧说的,眼里的愤怒一点都没有减少。
石慧坐到沙发上,我跟着中年女人进了家里。
“俊熙到底在哪里?”我对着中年女人道。
“他在医学院骨科。”中年女人头也没抬的说。
“你确定没骗我?”我再次确定着。
中年女人笑笑,不过她笑起来倒是挺好看的,非常的耐看就是脾气差了些。
石慧一直没开口坐在那里没有动,眼睛盯着自已的脚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中年女人点点头。
“我是他的姑姑。”
我豁然开朗,说了谢谢直奔医院。
我在医院大厅里遇到正准备离开的黎晰,他看到了有些惊讶停下脚步。
眼里有一丝的惊喜却很快就黯然无光。
我没想跟他打招呼的,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只说了一句:“你对他还真是上心。”
我微张的嘴缓缓合上,我在不断为对自已说一定要冷静不要被他激怒,那么我就输了。
我转身把他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真的很难看出来现在的他衣着得体。根本看不出来他也会在某些地方买醉,看来夏云没有告诉我他,是我把他送到家的事。
我轻笑。
“当然,我只去关心我该关心的人。”转身离开乘电梯上了楼,我没再看他一眼。
我在护士站问了房间号快步进了门,这是单间环境还算不错。
我悄悄的进门,温俊熙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像深睡中的婴儿一样与世无争。
我轻轻在椅子上坐下来,他的一条腿上打着石膏,另一条腿没有受伤。
“你来了?”突然的出声我猛的回头对上他有些疲乏的眼睛。
“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跌伤,你老实给我说是不是有人故意陷害你的?”我眼睛紧紧锁他的眼神,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我还是跟以前一样让我不放心,我在仓库取东西不小心跌伤。养一养就好了,不要瞎担心。对了,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温俊熙依旧微笑着问我。
我想了想就告诉了他。
“我今天去你家的时候刚好碰到价钱姑姑,是她告诉我的。你为什么要隐瞒我呢?害我的好找,你告诉我是不是跟你去郊区有关系?”
我急的要死,他却笑眯眯的。一点都没放心上的样子,好像受伤的是别人似得。
“我姑姑是不是为难你了?不过我也不担心,她估计也没讨到什么便宜。”他突然笑的很开心,我能气到他姑姑他好像一点都不介意。
我无语的给他倒了杯水给了他,他喝了一些放到了桌子上。
“哥,什么时候出院?”我很讨厌这里四处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
“还不知道,听医生的吧。你没事不要往医院跑,听到没有?”他怎么突然抵制我来看他?
“好吧,我就这么让你不待见。”我很是委屈低着头不说话。
门开了,我没有回头。
有股很好闻的味道窜进了我的鼻孔,他怎么又回来了?
我坐着没动。
“吃饭吧,我是我在附近一家餐馆里打包的。听说很正宗,就是清淡了些。”他的语气很轻缓。
温俊熙看着黎晰瘪瘪嘴,又看看我,我怒瞪着他。
吃完饭温俊熙说困了,要睡一会儿。
黎晰把我送到大厅旋转门跟前就看到石慧匆匆而来,手里提着的应该是营养品之类的。
我本不想跟她找照面的,可是她转眼就到了我跟黎晰跟前。看了我俩一眼黎晰告诉了楼层及房间号,石慧很快就走开了,脚步不是很稳,眼中带着泪水。
我没有说话,现在我的跟黎晰根本没有话要说。
他紧随在我身后。
“你真的就这么讨厌我?连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我实在听不出他这是跟我说话的意思,我怎么听都是在跟我找茬的动向。
“黎晰请你不要得寸进迟行吗?不要总是围绕着我转圈。现在我很忙民没有精力跟你纠缠!”我背着他,我能感觉到我身后那双眸子里发出来的光。
“既然这是你的心里话,我也没必要再打扰你。”我身后的人转身离开。
我出来的也够久了,不知道那份鉴定何时能出来。
黎晰的车子在我前面离开,就这样一前一后的上路了。这也是第一次各自驾车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
我在下了高速之后就远离了他的车子,拐进了旁边的一条小道往家驶去。
我把车停在一处超市前确定黎晰没有跟上来,我记得豆豆的吃食只剩下一点点便挑选了几袋回了家。
在门口无意间看到了对门的那对夫妇一起回家,从后面看上去真是好幸福一对。
我抱着东西进了电梯,突然发现出门的时候没有带家里的钥匙。不知道儿子跟江浩然还在不在家里。
我轻轻敲门,豆豆哼哼唧唧的在拍打着门。
门从里面开了,是儿子光着脚丫。
“妈妈,你不是说一会儿,这都过去了多久了?”儿子接过我手里的东西嘀咕着。
“对不起儿子,办了点事情回来晚了。你叔叔呢?”我换下鞋子问。
“走了。”儿子给我简单的两个字。
我倒是心里一阵轻松,可又伴随着失落。
一直到晚上的时候江浩然才回来,这时我们早已吃过晚饭。他自已开口说已经吃过了,跟儿子不知道在小声密谈着什么,我一个字都没见有听到。
我感觉好累,好困。
这次泡澡我没有睡过时间,一半的时候我索性回到了卧室。
躺下来总是在胡思乱想,我做梦都在想晨晨到底是不是他的儿子,如果一旦是的话我该怎么办?
再次带着儿子逃跑吗?
我跑的了吗?
如果没有钱我跟儿子以后该怎么生活?
古邵丽这两天没有动静是好事还是坏事,我不知道,我的直觉告诉我,她很快就会带着律师找上我,让我交出我的资产。
我该如何是好,撕破脸对我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他是我最亲的父母,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豆豆跳上来乖乖的趴在我跟前,它最懂我的心思。只要我有心事的时候,它总是像现在这样陪着我。
我在所的不动产中就属现在住的这涛房子最为值钱,还有一笔就是外婆他们留给我的拆迁款。
他们只要拿到这两笔,这辈子躺着吃都是花不完,可以环游世界的任何角落都绰绰有余。
有可能他们已经做好了这样的打算,也许早就聘请律师对我的资产做出了预算,也许早已谋划好该如何让我乖乖就范,心甘情愿的给他们双手奋上的计谋。
他们捏住我的命门就是我的儿子,这是我唯一的把柄。
也许从头到尾他们把儿子接回江城就是让我跳进去,怪不得我所儿女接回时他们不作声,经过单梅的劝说刚好得了他们的意。
好阴险的老东西!
想拿走,就看看你们有没有那个能耐!
既然早就给我设好了全套,我也不能坐以待毙任人宰割。
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他们找上我之前就是等那份报告出来,但愿我还能等的到。
今晚的月色很亮,我浑身疲惫不堪。
我努力让自已睡过去,也许一觉醒什么事都解决了。
我睡到后半夜口渴难耐出门倒水喝,看到江浩然的卧室的灯亮着。
我借着月色看清墙上的时钟刚过三点,他在干什么呢?
卧室门紧闭着,我轻轻的把耳朵贴在门上只听到敲击键盘的声音再无其他。
他又在工作?我返回餐桌给他倒了杯水,端到门口抬起敲门的手放了下来。
算了,打扰到他的工作毕竟也不太好。他如果喝了自已会出来倒水喝的。
我把杯子放到茶几上进了卧室,拉紧窗帘。只要有一点点的光,我就无法入睡。
我个习惯跟随了我很多年,不知道是好是坏!
江浩然是什么时候睡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今天是睡到算然醒。浑身舒畅就像重新活了一遍一样。
家里依旧没有人,如果我的生活就是现在这样的状态该多好。
江浩然跟儿子相处的很是愉快,我们三个这样的生活状态像极了一家三口,也许比正真的一家三口在某种意义上还要更贴切一些。
我趴在窗棂上喝着牛奶,正好看到儿子跟江浩然进了大门。后面跟着小短腿的豆豆,我不由的笑笑。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