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那位帅哥连揍人这种事都做得漂亮优雅,绝对是值得敬佩的。


苏伦云晋虽然年龄小,但是有自己的人生观,他认为两个男人之间,能动手就不要动嘴,两个男人吵嘴架最恶心,挽起袖子揍一顿,比瞎哔哔强太多。


而且,男人不怕被复仇,还主动约定报仇时间,挺光明磊落的。


“是条汉子,阳刚,爷们,不错!本王很欣赏!”


苏伦云晋目送男人离去,忍不住伸出大拇指夸赞一番,微微拧眉自语,“而且相貌堂堂,风度翩翩,帅气,英俊,和我家薇儿挺配的,比义父配。”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我要搞清楚你的身份,希望你不是坏人。”


云晋皱了皱眉思索,会像义父说的那样,是他陷害了苏伦折薇?


义父的话用既不能全信,也不能不信。


毕竟这五年义父对自己和妹妹很好,相当好。


虽然韩熙刃的主要目标瞄准的是折薇,但是一个男人对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到这种程度,哪怕是装的,也算登峰造极了。


苏伦云晋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义父的恩情,他不能忘记。


听澈石表舅说,当年义父带他们逃走那会,奶粉丢失了,母亲昏迷没奶水,一路上他和妹妹饿了,都是义父切开血管喂血给他们喝,才勉强活下去。


唉,欠人家的恩情能怎么办?


只有一点一点去还。


“义父,你别怕哈,我喊医生来救你。”


云晋蹲下去探了探韩熙刃的鼻息,感觉还有气,就放心了,跑出去叫了护士推车过来,把韩熙刃送去抢救。twps


刚好刀龙回来了,云晋把过程和刀龙描述了一遍,郑重的说道,“要么报个警,我义父不能就这样挨了,一声不吭太窝囊。”


“绝对不能报警。”


刀龙知道那男人是沈先生,但又不能和云晋直说,毕竟沈先生和公主早就分手了,越说越乱。


“原因?”


云晋奔着小脸,故作严肃的的问,“是因为他有钱吗?他再有钱,比得上我家吗?”


“比不上。”


刀龙老实的回答,“但,那男人为什么要打韩帅,肯定有原因的,如果报了警,被抓的绝对是你义父,王子忍忍气吧。”


“听你的口气,好像知道那男神是谁?”


“知道,他叫沈卧,是天爵帝国的总裁,并且还是你义父的亲舅舅,报警没用的。”


“亲舅舅?”


太复杂了吧?


苏伦云晋转了转眼珠,叹口气说道,“舅舅打外甥可以下那么毒的手,s市太乱了,我表示很喜欢。”


因为他太想弄清楚里面的隐情了!


“呃”


刀龙头上落下三根黑线,“他们甥舅之间谁揍谁,跟我们没关系啊!王子,你打消对他们的兴趣行不?”


“不行。”


云晋说完,转身走向母亲的病房。


刀龙摇摇头,暗叹这一家人的关系真够复杂的,理都理不清。


他没办法掺和,只要折薇和云晋是安全的,他什么都不会管,他只负责安全。


其实折薇的安全也基本不用他发愁,沈卧汲取五年前的教训,给苏济医院布下天罗地网,连打扫卫生的清洁工都换成了天爵的保镖。


门口也戒严了,无关人员都不能进。


甚至苏家夫人夏慕霜都被拦在了外面,他刚才出去,就是和苏


夫人见面,顺便把澈石的一些情况和她说说。


云晋刚回到母亲病房的门口,就发现门口的护工撤掉了,换成了两个穿西装的帅气男人,不禁大吃一惊。


“你们是什么人?”


苏伦云晋快步跑过来,气势凛然的问道,“为什么站在我母亲的门口。”


两个保镖没说话,都惊奇的看着这个面如冠玉的小男孩,然后互相对视了一下,眼神复杂。


“看我做什么,走开!”


云晋虽然身材幼小,眼神却很凌厉,声音威严,气场强大。


“哟,厉害!


追风弯下腰,仔细的打量了小男孩一番,扬起笑容,诚恳的说道,“我们是你母亲的朋友,听说她回来了,专门来保护她的,我叫小牛,不信你问问她,认识我不?”


“但愿你说的是真话。”


云晋觉得气氛有些诡异,也来不及深究,快速迈进病房,他担心着母亲。


可是一进房间,他就发现屋里的磁场好像被改变了。


那个宛若谪仙一般的男人,也就是义父的舅舅沈先生,此时正坐在母亲床前,英俊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只用一双漆黑的眸子深深的凝着母亲,仿佛要吸到眼睛里去。


沈卧的眼眸一向漆黑清澈,深邃如潭,仿佛有吸人魂魄的能力,被他看到的人,无不被那双俊美的眸子收买。


苏伦云晋也不例外,本想把他赶出去,此刻也被他散发出来的气场压住了。


何况云晋感觉,这位舅爷对他母亲太过深情,不像是装出来的。


因为,一个人的眼睛,永远不会骗人。


云晋不禁停下脚步,不忍打扰,站在门边上往里看。


夕阳西下,红霞满天。


细细碎碎的余晖从窗前洒进来,落在沈卧的身上,柔和了他刚毅的侧颜,晚霞绚丽的色彩,衬托得他整个人更加俊美,干净。


沈卧眼里只有床上这个纤弱的女人,心为她牵挂,根本看不到别人的存在。


护士端来一盆水走了过来,恭敬的说,“折小姐,我是护士,您在睡吗?我给您洗洗脸吧?”


“谢谢,不用麻烦了。”


折薇坐起身子,抬起手臂遮住脸,有些勉强地扬起唇角,温和的说,“你把水放在这里,我自己可以洗。”


“折小姐,您不要客气,这是我的职责。”


护士端着水盆,柔声说道,“您视力没恢复,如果把水打翻了,弄到床上,到时候会不舒服的。”


“那你帮叫一下我儿子,让他给我洗吧。”


折薇不习惯让陌生人帮自己做这些事情。


她一直是个内向的女孩,最不愿意的就是把自己不好的一面展现出来,此刻,她的脸一定很脏,羞于见人。


沈卧正襟危坐,就那样看着她,眼睛都不眨一下。


护士看了一眼门口方向,推脱道,“云少和刀龙先生去罗院长那里了,要等下才能回来,我水端来了,就让我给您洗吧,别不好意思。”


“”


折薇咬了咬唇,唇角还有血腥的味道,算了,还是不让晋儿洗了,他看到母亲嘴唇破了会心疼。


折薇还在思虑,突然,她挡着脸的手被一只手轻轻拉了过去。


指尖相触的瞬间,折薇胸口狠狠一震,整个人像触电一般战栗起来,紧接着有甜滋滋的感觉涌满胸腔,大脑一片空白。


世界好像安静了,只有她的手在微微颤抖。


空气里弥漫着醉人的香气,是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比仲春的桃瓣还要香甜,很熟悉。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