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9章 内贼
    第549章 内贼

    等南宫墨和穆轻衣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外面下人也已经准备好了晚膳,只等两人去吃了,而这个时候的穆小凡,正陪着钟氏他们吃着饭,因而还没有回来。

    就在南宫墨和穆轻衣吃饭的时候,突然的,卿暮从外头走进来。

    依旧一袭黑衣,披着夜色,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瞧着南宫墨和穆轻衣两人在吃饭,也不着急说话,只是静静的立在一旁。

    卿暮的面相是十分的俊俏的,因而伺候在南宫墨和穆轻衣两人身边的丫鬟看到卿暮进来的时候,眼睛几乎是黏在卿暮的身上一般。

    整个侯府的人,都只当卿暮和墨影一样是王爷的侍卫,所以丫鬟们一个个的对墨影和卿暮都是有些想法的。

    当然,喜欢卿暮的丫鬟,皆是不敢接近卿暮和墨影的。

    不说墨影身上的那种疏离和淡漠,让人难以接近,就说这卿暮,身上的冷意,足以冻死人了,还有谁敢主动的去表达自己的真心。

    不过,即便一个个的都是落花有意,一双眼睛也都会离不开这流水的。

    “可吃了?”南宫墨抬眼淡淡的问卿暮。

    卿暮眼中微微有些讶异,随即很快的便散去,随意的应了一个嗯字。

    南宫墨闻言,便也不再多说,继续低头吃饭。

    小厅里的气氛有些沉静,没有人说话,甚至是脸南宫墨和穆轻衣吃东西的时候,也没有声音传来。

    而这三人,身上本就有种特有的气质,所以时间长了,两个小丫鬟都觉得站在这里头格外的难受。

    不过索性的是,南宫墨和穆轻衣吃的并不多,没有多久便吃完了。

    两个丫鬟收好了东西,便逃也似的出去了。

    屋内,便只剩三人。

    离开了吃饭的桌子,南宫墨牵着穆轻衣朝着一旁的主位上走去,随即便让卿暮在一旁坐下。

    这个时候,丫鬟端上来了三杯茶,在南宫墨的冷眼之下,便退下了。

    “什么事情?”

    丫鬟出去之后,南宫墨便直接的问道。

    卿暮闻言,唇一抿,抬眼看向南宫墨,道:“金陵寨的事情,没有那么的简单。”

    南宫墨闻言,脸上的神色却没有过多的变化,似乎早已经料到了有这个结果。

    只是南宫墨的目光微微有些凌厉之色闪过,而后便看向卿暮,示意卿暮将要说的话全部说出来。

    卿暮和南宫墨之间,本就有着一种的默契,因而南宫墨一个眼神,卿暮便也明白是何意,故而道:

    “属下传来消息说,有人去牢中见过匪人!”

    说着,卿暮抬眼,看向南宫墨,道:“牢里守卫深严,能够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进入牢中,定是有人里应外合。”

    南宫墨一听,点点头,声音有些沉的道:“若非是有内贼,这人贩子也不会在这南宁郡这般的猖獗。”

    威远侯是怎样的人,他心中十分的清楚。

    这事情,能够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这么久,必然是有了内贼。

    而且,他能够料定,这内贼,在南宁郡的地位,定然是不低的。

    卿暮一听,点点头,道:“可能与害侯爷的人是同一人。”

    穆轻衣一听是害自己父亲的人,眉头微微蹙起,脸色有些难看。

    南宫墨自是察觉了,便伸手捏了捏穆轻衣的手,示意她不用担心。

    随即便看向卿暮,道:“这次侯爷被害的事情,我心中有些计较,这事情你需多留意,怕是那方已经行动了,等事情完了之后,咱们再回京。”

    说这话的时候,南宫墨看着卿暮的眸子里闪着一丝的意味深长。

    卿暮闻言,冰冷的眸子里闪了闪,随即便别开了视线,轻轻的点头。

    而后,卿暮便和南宫墨说了一些其他的事情,便转身出了松韵园。

    只是,卿暮那在暗夜中的冷眸,微微的有了些许的变动。

    只有卿暮明白,南宫墨方才那抹意味深长是什么意思。

    这五年的时间,自己和君无尘之间的关系,一直处于僵持的状态。

    他也清楚,君无尘对自己的态度,也更为的明朗了许多,只是.......

    微微的一声的叹息,抬头看了看没有月亮的天空,卿暮的眼中有着一丝的纠结之色。

    离君无尘所说的半年之约,只有两个月了。

    回京之前,他是该好好的想想了。

    想着,卿暮便一个闪身,离开了松韵园。

    而这边,在卿暮离去之后,穆轻衣便看向南宫墨,眼中有着一丝的复杂。

    南宫墨自是看到了穆轻衣的神色,但是却故作看不到,只是专注的喝着手中的茶水。

    穆轻衣看着南宫墨这个模样,不由得瞪了一眼南宫墨,随即终于问道:“是宣王么??”

    南宫墨手中的茶杯一顿,随即便将茶杯放下,看向穆轻衣。

    此时的穆轻衣,眼里满满的都是询问之意,但是其间,却也有着一丝的了然。

    “嗯!”南宫墨点点头,“君无尘让人传来了消息,他在我之后便离京了。”

    穆轻衣闻言,眉头微皱。

    看着穆轻衣这个模样,南宫墨伸手覆住穆轻衣的手,道:“这事情,你不用管,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然而,穆轻衣却抬头看向南宫墨,一脸坚定的道:“跟我说说近日京中的情况吧,听闻父皇病了!”

    南宫墨看着穆轻衣 ,良久才终于点点头,将京中如今的局势给说了出来。

    其他的皇子,除了不争的六皇子和十弟之外,其他的皇子都是不成气候的。

    如今他成了储君,最能够与自己起了争端的人便是老四宣王,而宣王这几年掌控着西北的军队,并且有日益扩大的趋势。

    而这些,父皇也都知道,但是父皇却对老四赏识,没有将储君之位留给老四,反倒是在其他的方面补偿了。

    也因为如此,老四的势力,也就愈加的庞大起来了。

    “若是宣王得到我爹的势力,你有几分的把握?”穆轻衣沉吟片刻,便问道。

    南宫墨眉头轻皱,微微思忖,目光有些捉摸不透。

    穆轻衣见状,也便知晓了答案,也就不再继续问下去,只是道:“方才你提及十弟,十弟如今怎么样了?”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