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临时”丘比特
    许诺蹑手蹑脚的回到家里,刚进门“啪”的一声,客厅的灯就亮了。许诺吓了一跳,许奶奶在沙发上正襟危坐。许奶奶对于许诺来说可是个神奇的存在,从许诺上幼儿园的时候就开始在小朋友里给他物色女朋友,后来上小学,上中学,甚至上大学,她的行动从来都没停止过,但也从来都没成功过,许诺就是不知道她怎么就那么着急把自己“嫁”出去,想许诺今天才28岁啊。再说许诺可是个独身主义者,况且身边从来都不缺可以随叫随到随时陪的女性朋友。

    “哎呦我天,奶奶,你这是要吓死我啊!”许诺捂着胸口。

    许奶奶瞥了许诺一眼“干嘛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约会去了!”许诺说的理直气壮的。

    “又帮着谁家姑娘糊弄人去了吧!”

    “奶奶,这是我的工作!”许诺坐到奶奶身边,可怜巴巴的看着奶奶。

    “孙子,你哪天也给我带回一个来啊,哪怕是你也糊弄糊弄我呢!”许奶奶看着许诺,看的许诺不敢直视奶奶的眼睛。

    “哎呀!”许诺起身跺着脚准备回屋里。

    这时,许奶奶从身后掏出一封信来,“快三年了孙子,这信来来往往怎么也得几十封了,你倒是让你爷爷奶奶见一面啊!”

    许诺赶紧跑过去把信抢了过来,“奶奶你想多了。”

    “我想多什么了,你差不多每个月都有一封信吧,这信封上的字体从来都没变过,我还特意上网查了这个寄信的地址呢,你说离着又不远,你老写什么信啊,见面聊多好。”。

    “哎呦,奶奶,您就应该去美国中央情报局当情报员去,给他什么事儿都搅和乱了。”许诺拿着信转身回屋去了。

    “你什么时候找着女朋友,我什么时候搅和美国去!”

    “唉~我可怜的爷爷啊!”许诺说着关上了房门。

    与信上这个地址相互通信快三年了,奶奶从没听许诺提起过信的内容,就更别提是信里面的人了。许诺关上屋门,一刻都不敢耽误的撕开信封,信封里放着另外一封信,里面这封信没有被打开过。

    没错许诺是一个独身主义者,他的家世不错长相不错人品不错各个方面都很不错,只惟独一点不交女朋友更不要说结婚这件事情了,所以这信也一定不是什么远在他乡的女友写来的了。有人问过许诺相不相信爱情,许诺每次的回答都是十分坚定的相信,但是爱情这东西会让人痛苦,让人失控,让人做出许多超出自己承受范围的事情,许诺却不想这样,因此他拒绝爱情。即使是这样,但是许诺的“临时丘比特”的雇佣条件有一条绝对不容更改,那就是“所有委托人在雇佣临时丘比特解决问题时,其出发点必须本着‘爱’ta的原则,临时丘比特决绝接受任何以‘报复’为初衷的雇佣,如有欺瞒后果自负”。这条让他的许多手下都很是不解,也因为这一条让他们流失了一大批顾客,然而许诺告诉他的雇员,如有违反马上走人,离开临时丘比特的队伍。

    难道这不是许诺个人的事情吗?不,这个临时丘比特团体人还不少呢!

    有人说“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慢的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我到是觉得一生只爱一个人是个结果,因为车、马、邮件来不及送另外一个可爱的人过来,生命就结束了,爱与不爱都只能将就给这一个人。有人说现代人的爱情不如过去的真切了。其实最真切的莫过于现代人的爱情,在这么多诱惑和外因的引导下最终选择了一人,能不能终老尚且不说,此时此刻只在你身上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感觉,像把手浸在四十度的温水里,无比的合适与舒服,此时此刻的爱情只给你,尊重当下,至于以后走一步看一步。

    早上,丘比特成员之一的毛毛在办公室问许诺,如果在与雇主假扮情侣解决问题的时候遇见熟人了该怎么办?毛毛是临时丘比特的得力干将,以热情阳光著称,是个标准的犬系男,很受各种软萌妹子青睐。许诺告诉他。真的遇见了就知道该怎么办了。因为他自己也没有一个标准的模式来解决类似的问题,这个问题许诺曾经想过很久,只是根本没有一个合适的标准答案,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就像有一次许诺雇主的前夫竟然是自己的老同学,这比碰到熟人还要尴尬,而他的妻子跟他离婚的原因是妻子爱上了别人,一个星期的时间许诺就在那个同学圈子里被传成了第三者,隔壁家的老王,防火防盗一起方的同学,有人甚至直接打电话给许诺告诉他这么做是不对的,因此许诺只好一个月后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很伤感的消息,称自己被“抛弃”了,佯装成一幅同样是受害者的模样才算平息了这件事情。所以准备是没有用了,因为任何解决问题的方法都是在问题出现后才被提出的。

    这时,许诺收到了一条银行短信,有五百块钱打到了许诺的银行卡上,许诺看完便删除了信息。“中午都不要下楼吃饭了,我叫外面请大家吃披萨!”许诺站起来说。

    “又收钱了?”何明明问。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许诺瞪了何明明一眼,何明明朝许诺办了一个鬼脸。

    何明明是许诺的徒弟,加入临时丘比特快一年时间了,曾经是临时丘比特的雇主,她的故事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惊天地泣鬼神,事情解决了何明明便加入了进来。

    “你每个月都会请大家吃一顿午饭,都是在收到一条银行信息之后。”

    “就你知道!”

    “那,就是很值得怀疑吗!你从来都不留着这钱。”

    “我愿意,我的钱,你可以选择不吃。”说完,许诺转过头去,意思是不想再跟何明明对话。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