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位于西安城中街的坑爹呢小餐厅在沉寂了一个多月之后,终于又热闹了起来。


经历了上一次的劫难之后,整个小饭馆非但没有衰落,反倒扩张了起来,附近的两家粮店与果子店都被小餐馆买下,上下层被打通,一个颇具规模的餐厅已经显露了出来,整个餐厅今天格外喜庆,招牌上都蒙了一层红布,那种特色西式小酒馆的双扇门也开了出来,还能看到里头漂亮的小妞来回穿梭着,不少宋青书西式点心的粉丝还以为重新开业了,纷纷都聚拢来。


可惜,得到的回答却是还没开业呢,快了。


这么一来,反倒是更勾的人心里痒痒了。


今天怎么能不热闹,店主宋青书出发了一个多月,可算回来了!


早先张献忠回来时候就给带了消息,宋青书距离西安城半天路程时候,昨晚又提前派人来送了信,今天他的一妻一妾邢红娘还有采薇真跟要过年了一般,又是擦桌子,又是准备酒菜,就等着迎接她们老公归来。


“来了来了!”


正忙活呢,一直在街口张望的小萝卜忽然满是兴奋的跑了进来,他的话顿时引得里面又是一阵乒乒乓乓作响。


领着几个从傻子沟,伏牛寨带回来的老实肯干的乡民,熟练的把马,驴等拴在门口拴马桩上,宋青书刚一进门,却立刻被吓了一大跳。


“拜见老爷!”


采薇穿着套新的丝缎鹅黄襦裙,很大家闺秀的提裙行礼一点儿不奇怪,她本来就是大户小姐,巧儿一个多月似乎又发育了不少,估计不能再是那个被当成男孩子洗澡也不知道的假小子了,鼓鼓囊囊的小包子把翠绿的芦花样对襟袄也撑起了些起伏,这丫头跟着采薇时间长了,受些熏陶也是可以理解。


可邢红娘这么羞羞答答的做小女人状是什么鬼?看着一身大红妆花通袄,火红的绣裙子,连俏生生的小脸似乎都映红了的邢红娘很小家碧玉那样提裙蹲礼,宋青书一时间居然看傻了,没反应过来。


硬邦邦的擎着裙子半天,宋青书就这么傻乎乎的盯着自己,手都酸了的邢红娘不禁气呼呼的暴跳起来,小拳头蹦的一下就砸宋青书脑门上了。


“看什么看!还不免礼!想累死本姑娘啊?”


幸亏没来个你瞅啥,要不然就真晕了。揉着脑袋看着掐着腰气呼呼昂着脸再不肯装大家闺秀了的邢红娘,还有两个笑翻了的小妮子,宋青书忍不住苦笑了下,这才是原来的配方,原来的味道啊!


今天还真当过年用了,除了邢红娘三个妞,小萝卜这货都穿上了通红的新衣服,脸上居然还恶心的涂了点胭脂,也就比小宝高一点,那感觉,就跟小四还有郭德纲,宋小宝等笑星混杂在一起一般,真是恶俗无比,另一个伙计仉二愣子虽然也是这般打扮,好歹人家高啊!看着还能正常点。


在小萝卜这货嬉皮笑脸的引路中,宋青书跟着进了餐馆子,又让他差点吃了一斤,这变化也太大了!


原来长条形狭窄的餐馆是彻底扩出来了,原本支撑的墙壁被换成了水桶粗细的红漆木柱,比原来大了四倍多,原本宋青书的黑玻璃大柜台居然被复原了一个,也是用烧化的玻璃浇的乌漆墨黑的,倒是像一块巨大的墨玉,上面一个大啤酒桶摆放的稳稳当当。


桌子由原来的四桌扩展到了十六桌,还有墙上,原本跟洋和尚汤若望学的,雕刻的那个丑不啦叽的十字架基督像已经被撤了下去,换成了个黄梨木崭新的,而且基督老人家也换了套衣服,虽然卷曲的胡子,头发还是带点洋味,可书卷气的脸庞,还有那一套端端正正的士大夫长袍,可彻底入中国化了,根本不像基督他老人家被钉在十字架上,张开双臂的模样,十字架反倒像是他身后的光环一般,也不知道汤若望汤老神父回来,看到应该是高兴还是生气。


还有墙上挂着的那些宋青书滥竽充数的“印象派”画作,此时也被不少油画所取代,或是乡村,或是风景,或是花卉,看那手笔,恐怕不次于专业绘画的西方画师们。


一大桌子菜肴冒着热气被端上来,那鱼头,红烧肉上面全都是红彤彤的辣椒丝,不用问都知道,是韩娟这个没辣椒不会做饭的逗逼厨娘的手笔,不过闻着香气,倒是已经有后世剁椒鱼头的滋味了,一家人也用不到客气,那些繁文缛节也被丢到一旁,宋青书上去就是一筷子鱼肉塞进了嘴里,却是又辣又烫,烫的他眼泪都出了来,上下跳脚的活像个大马猴子。


邢红娘是直接笑出了声,还有些怕宋青书,巧儿强憋着笑,把已经白净了不少的小脸憋的通红,还是采薇疼人,一面笑一面赶紧给拿来了一杯果汁,宋青书捧着赶紧喝下去,这才觉得喉咙舒服了点。


这才是家的感觉啊!韩娟气呼呼的瞪着杏眼,似乎鄙视宋青书不懂得欣赏她的厨艺,另外三个丫头含着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就算小萝卜俩货也跟着幸灾乐祸,处处却透着一种真挚,不像在伏牛山上时候,虽然小权在握,却时时刻刻都得撑出一副冰冷无情的威严状态,那活着才叫累。


举着酒杯喝了一圈自己酿的啤酒,接风宴算是正式开启了,话匣子也被打了开,宋青书兴致冲冲好奇的问道:“墙上的油画是谁画的,那么……”


“是,是我画的。”采薇害羞的低下了脑袋,扭扭捏捏的回答着:“我也想效仿哥你那个什么印象派画风,可,真的好难啊!所以就照着汤神父那儿的画稿,用他的颜料临摹了些,先挂上,等着哥你回来,再画,再替换上!”


真没想到,这妞居然还如此有绘画天赋,不会是大明版的梵高米开朗琪罗吧!眼睛瞪得了溜圆的宋青书赶紧把脑袋晃得跟拨浪鼓一般:“妞画的太好了,比哥强多了,摘什么摘,以后全都挂着,一个都不许摘!”


采薇那宜嗔宜喜的小脸上,顿时洋溢起了惊喜的幸福,看的某个通红的女汉子立马吃味起来,气呼呼的昂着脸,邢红娘指着酒店二楼那些隔间的大木屏风还有隔板也是邀功起来。


“这些东西还是本姑娘装的的,傻子你看看,是不是也比你弄得那些强多了?”


回头看了看六七十斤沉重的木制品,宋青书的脑门上当即淌下了冷汗,真真不愧是女汉子啊!


“这些活计就留给伙计们干得了,你也是老板娘了,干着粗活干嘛?看萝卜,矮粗矮粗的,这不天生就是扛东西的料吗?”


没换来表扬,宋青书倒是一句责备,气的邢红娘嘴又撅起来了,一旁小萝卜也是差不点没把到嘴的香辣红烧肉给喷出去,好不容易咽下去,这货也是悲催的叫嚷起来:“有你这样的黑心老板吗?楼上楼下的柱子,可都是我跟二愣子给安好的,砸墙也是我和二愣子砸的,你还要把墙上抹上白灰,也是我和二愣子抹的,一个多月啊!你是到乡下吃香喝辣当地主去了,我和二愣子真是吃的比兔子都少,干的比骡子都多!”


“萝卜你,你才是骡子,俺可不是!”


“这叫比喻,你个二愣子,你懂啥?”


小萝卜与仉二愣子拌着嘴,他俩的话听的宋青书却是一愣,犹豫了下,底下偷偷伸手抓住了采薇的小手,小妞子立马害羞的低下头,宋青书的脸色却是阴沉了些。


采薇的小手明显粗了些,不负原来的细腻,估计是用多了石灰水磨墙弄得,抬头看去,平整的白墙上有些地方还露出没干透的痕迹,明显这两天才完工,在看,就连小宝这个好吃懒做的滑头小子脸上都是让石灰烫坏了一小块。


“柳大柱子他们干什么去了?还有刑有富,赵德獐他们,没过来帮忙吗?”


邢家班二十多人呢,要是他们伸伸手,也不至于拖到这么久,说着,宋青书语气里头已经透着一股不悦。


“柳大哥他们忙着公事,最近听说延绥边兵又反了,北边来了不少难民,城里不太平,还有赵大哥刑大哥他们,按察使府据说要招募一群护兵,他们都是练武的,都去选了,能吃上一口公粮也是好事情……”


听着宋青书似乎不高兴,采薇赶忙磕磕巴巴的解释着,可没等她说完,小萝卜又气不过的冷哼起来:“指望这些混蛋,那就有的等了,今拖明儿,明拖后的,有时间去喝酒刷钱,没时间过来帮忙,不过人家有富德獐也混起来了,这附近几条街人见了都得叫声爷,哪儿能来干这跌份的粗活?”


这倒是让邢红娘有些为难了,毕竟她们都是邢家班的,桌子底下踹了小萝卜一脚让他闭嘴,邢红娘张口也想解释,可没解释之前,宋青书忽然笑着一摆手:“行了,今天才回来,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事儿了,反正咱们是重新装修好了,这两天歇口气,哥哥带你们好好玩一玩,放松下,过两天咱们再开张!”


“为了生意兴隆,干杯!”


看着宋青书把啤酒杯举了起来,小萝卜邢红娘等都是直人,当即也是闭口不提,伸手举起了酒杯跟着欢呼着,只有采薇眼底还是流露出了担忧,细心的她,可在宋青书眼底看出了那股不平静。


那是一股可怕的戾气!


(本章完)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