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梅尔的相册
    不可否认,人的**是无止境的。而且,有时候**会驱使着某些人,赶出一些让人无法想象的事。

    李振世是这样的人,而卡罗瑟斯·菲力也同样是这样的人。

    至于布莱斯恩,只能说他是悲哀的人。因为他哪怕不是这样的人。但他已经参与其中。那么他只有继续前进,不然只会被菲力毫不留情的抹杀。

    “李振世在中国那面有消息吗?”菲力正色道。

    他既然将一切说出来。就没打算给布莱斯恩退路。当然,为了更好的运用这个家伙,之后的安抚还是要有的。

    “暂时没有,我们一直在镜像网路上盯着。目标一旦出现马上就跟确定位置。不过因为这次的事......!”

    布莱斯恩一万个不愿意,也只能继续下去。不过他心里恨不得李振世那家伙在中国最好出现意外,或是直接失踪才好。当然,这话只能在心里藏着,万不能说出来。

    “嗯,那么你这面就尽快恢复镜像网路。至于资金方面不是问题。”菲力顿了顿继续道:“对了,你这次雇佣北极狐的举动很不错。这种事最好让外人做,尽量不要让人发现。”

    “明白!!”布莱斯恩回道。

    “好了,亲爱的布莱斯恩。接下来我还有几个会议,你继续你的项目吧!”

    既然聊到这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菲力站起身,后者也急忙起身躬身后准备离去。

    “布莱斯恩!”

    布莱斯恩走到门口,身后传来菲力的声音。

    “董事长?”

    “这个项目是可以改变整个人类的项目。所以......我希望你毫无犹豫的去完成它。哪怕其中有一些阻碍,也要想尽一切办法克服!”

    菲力背着站在窗口,望着整条华尔街。他没有回头,但布莱斯恩感觉得到,菲力语气中的坚决。这也算是他临退休之前,最后一次孤注一掷的一搏。

    ......................................

    挪威首府奥赛陆

    清晨,宾馆房间中。陈桥生缓缓睁开双眼。昨天来到宾馆就开始倒时差,结果一觉睡了奖金十五个小时。。

    也不知错觉还是什么。到了挪威,陈桥生就有感觉自己全身放松。那感觉既踏实又舒心。

    舒畅的伸了个懒腰,左右看看发现秦莲并不在屋内。

    看看墙上的时间已经十点左右。看来妻子是出去散心了,或者是遇到了同行闲聊什么的。

    现在的挪威已经彻底成为了各领域学者的聚集地。

    其实诺贝尔的科学领域奖项的颁授地点是瑞典。不过在前期,诺贝尔会组织一些研讨,论坛的活动在挪威。所以现在,正是大量学者齐聚挪威的时间段。

    故此,陈桥生与妻子来的并不算早。定住宾馆的时候甚至还费了一番功夫。

    陈桥生洗漱了一番。穿戴整齐准备下楼用早餐。不过后来想象还是收拾了一下屋子。

    这家宾馆属于个人住家似的宾馆。这在挪威并不新鲜。很多家有大量房间,自己又觉得浪费的住户都会将家里改成这样的宾馆。

    所以这里并没有服务员。都需要靠自己收拾。至于吃饭则是去一楼客厅。主人会提供一天三餐,当然这个钱包含在你的住宿费中。

    陈桥生走下楼梯来到一楼。正看到妻子与两个欧洲人坐在那里喝着咖啡闲聊。

    这两人一男一女,男的是RB人叫中村,是研究数学的。女的是韩国人叫朴智秀,研究化学。

    两人是夫妻,在半个月前便来到了挪威。这次是中村受邀进行交流。而他的妻子只当跟着丈夫来旅游。

    秦莲与两人聊得十分愉快。毕竟都是亚洲人,在挪威这种地方相遇。难免会生出一切亲近感。

    陈桥生走过,那夫妻两人也发现了他的到来。于是双双起身问好。

    “吃早餐了吗?”

    陈桥生先与两人问号。之后含笑的搂着妻子问道。

    “还早餐,已经是午餐啦!”

    秦莲的心情不错。可能是因为丈夫终于睡了个踏实觉。

    “呵呵,起的晚了些。你早晨吃了吗?”

    陈桥生抱歉的笑了笑,问道。

    “没呢,一直瞪着你。看你也不醒,下楼又正好遇到中村他们,就聊了聊!”

    “哦!那我们一起去外面吃吧。”陈桥生说着,转目邀请中村二人。

    后者两人看看时间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妻子朴智秀拿定主意道:“也好,提前吃饭还能散散步看看挪威。顺道下午去见见老师。昨天正好遇见他,也到了挪威!”

    丈夫中村闻言表示同意。于是四人走出宾馆,找了一家餐馆边吃边聊了起来。

    “智秀,你老师也是来参加诺贝尔奖的?”

    几人边吃边聊,最后不由得聊起了此时被学术者们占据的挪威。于是秦莲问道。

    朴智秀摇摇头,表情略有些自傲道:“不!老师他以前得过三届诺贝尔奖物理化学奖。现在年龄大了,已经退休了。现在是诺贝尔组委会成员。这次应该是给人颁奖!”

    “三届诺贝尔奖?”不只是秦莲,包括一旁不太说话的陈桥生都一脸惊异的看着朴智秀。

    后者见他们的表情,多少也满足了一下自己的虚荣心。点点头道:“是的,那是很多年前。老师一连十二年,三届物理化学奖都是他拿的?”

    “那您的老师怎么称呼?”

    对于这种科学界中的高人。无论谁提起都会不由自主的保持一种发自内心的尊重。

    “我老师全名,卡西·梅尔!是英国人。”朴智秀笑这回答道。

    “卡西·梅尔......?”

    秦莲听到到没什么。可陈桥生听到这个名字呆呆的愣在了那里。

    “怎么了亲爱的?”察觉到丈夫的神色不对。秦莲急忙问道。

    “没,没什么。只是感觉这个名字特别的熟悉!”陈桥生摇摇头,驱散这种可笑的想法。

    他很确定,这个名字他第一次听到。可不知为何,总感觉这个名字特别熟悉。特别他一嘟囔梅尔的时候,就仿佛这两个字好像特别亲切,不过又带着一种令人心悸的感觉。

    他这面独自沉思者,剩下的三人又聊了一会。终于,一顿饭算是吃饭。

    四人起身,中村夫妇告别要去街上转转。结果临走时陈桥生特意要了对方的电话。

    挪威的街道与国内不同。都非常窄小。街道两边林立着挪威特有的红顶建筑。

    没有那种大城市那种发达喧闹的气息,却独有一种情趣在其中。

    “桥生,你怎么想起问中村电话来了?”

    两人散着步,领略着挪威特有的风情。走了机会秦莲忍不住问道。

    “我想见见那个卡西·梅尔!”陈桥生不动声色回答道。

    秦莲一愣,不明白丈夫的用意。后者轻叹一声道:“就是感觉很熟悉,所以我想见见他。”

    “又是那种感觉?”秦莲知道丈夫的毛病。也知道丈夫的心思,于是问道。

    “嗯,听到这个名字就感觉特别熟悉。可又想不起来,唉......!”陈桥生无奈的摇摇头。看了眼妻子,知道这段时间对方为自己的事糟碎心。抱歉的笑了笑。

    “没事的,不行就见见。你这毛病最后总是要找到原因的。与其我们回避,不如正面面对的好!”秦莲微笑道。

    她是理智的人,明白与其躲避不如面对。特别想丈夫这种所谓深层记忆的毛病。还不如大大方方的去接受。就像人家说的,与其改变不了就不如坦然面对。

    两人这一转就是一天。没办法,挪威太独特。走到每条街道都会给人以新奇的感觉。

    两人意犹未尽的回到宾馆。总感觉还没溜达够。

    于是两人打算有时间去一趟奥赛陆皇宫看看,如果可以再去趟卑尔根,据说那里的景色更美。当然,这需要时间充裕。毕竟卑尔根距离奥赛陆也不算近。

    两人回来时正巧碰到中村夫妻。据两人说,朴智秀的老师卡西·梅尔最新身体不怎么好。可能是因为年龄在大了,身边又没有什么亲人。故此两人陪着老师聊了一下午。而且准备明天在去陪陪老师。

    陈桥生闻听也出言说想拜会一下卡西·梅尔教授。中村夫妻正愁老师无聊,于是欣然答应。

    一夜无话,第二天四人在楼下简单的吃了点宾馆主人提供的早点。而后便大车前往梅尔的居所。

    要说这卡西·梅尔,在学术界可谓是相当神秘的人物。他的一生就仿佛深山隐世,从未在某些机构或是国家出现过。但不可否认的是。每次她的出现,都将为物理化学领域带来一次惊喜。要不然也不会蝉联三届诺贝尔奖项。

    在外人看来,她的性格有些像是当年的居里夫人。比较内敛,不愿与外交往。这也正是她名声不显的原因。不过只要听过她名字的人,无不将其视为全球尽半个世界最为杰出的科学家。

    卡西·梅尔实际年龄其实只有四十岁。这另初见她的陈桥生无比惊讶。不过梅尔的样貌却显得十分苍老。这点在科学界比较普遍。很多学者的实际年龄跟容貌相差都很大。也许是因为常年沉浸在研究中的原因。

    梅尔显得很随和。将几人热情的迎入诺贝尔组委会提供给他居住的小楼就可以看出。

    不过她的身体确实不怎么样,从进门开始,陈桥生就发现梅尔的脸色苍白的吓人,而且眼窝深悬,目光无神,显然是经常失眠的原因。

    几人坐在二楼的客厅,围坐在梅尔身边开始闲聊。可能是忽然出现两名东方学者另梅尔十分好奇。所以有意无意的,她都会问其一些中国国内学术界对于诺贝尔的看法等的问题。

    当然,这些问题都是由秦莲回答。至于陈桥生,他从进屋就一直不太说话。而是不时的观察梅尔。

    如果之前听到卡西·梅尔这个名字他只是不确定的感觉到熟悉。而现在正式见到本人,他更有种是曾相识的感觉。

    虽然对方的面容很苍老。但并不影响她身上所散发的那种气质。对,那种沉静却又躁动的气质。

    就想好一名深藏实力剑客过着市井生活。却又盼着再次仗剑行走江湖一般。

    他完全沉浸在观察对方之中。他却没发现,从进屋开始。梅尔也在有意无意的观察着他。

    因为这名来自东方的学者,他的身上竟有种自己熟悉的气息。对,就好像那个曾经出现在她生活中的那个人。同样是东方人,同样是出色的学者。当然,最后两人的结局却令人痛心。

    “桥生,你看看。这是不是李振世教授!”

    正在陈桥生沉思的出神。妻子秦莲的声音传来。

    陈桥生一愣神才看到。原来几个人正围着梅尔,在观看她的相册。

    “李振世?”陈桥生站起身走了过去。

    梅尔的相册里的照片很多。大多是十几年前的照片。其中有她自己的,还有跟一切朋友合照的。

    陈桥生走过去,妻子秦莲指着其中一张问道:“桥生你看,这应该是李振世教授吧?当年他就喜欢穿这种染色的西服。而且样子也没多大变化。”

    陈桥生仔细一看,还真就是李振世的照片。看那照片,应该是十多年前照的。当时自己跟妻子应该还在美国。也正是李振世在牛津教学的时间段。

    他扫了眼照片,那上面一共十几个人并排站着呢。其中李振世站在最旁边,而正中间则是卡西·梅尔。对,虽然照片上梅尔跟现在般若两人。但眉眼中还是可以认出。

    当时的她虽然全身也透着一身学者气质。但不可否认,当时梅尔可谓是丰润犹存。绝对是所有男子梦寐以求的追求目标。

    不过这张照片最吸引陈桥生注意的地方是。在梅尔左右首,站着两名亚洲籍男子。这多少有些怪异。

    要知道,这张照片上面的人一看就都是科研领域的学者。而梅尔站正中间到很正常。可左右竟然是两名亚洲籍男子就显得有些怪了。

    这说明什么,起码说明这两人跟梅尔的关系很特别。而且,按照学术界的习惯。这二人的成就也绝对不低。这一点光看李振世只能站在最旁边就能看出。

    这两人是谁?陈桥生仔细打量这两人的相貌。搜索自己所熟知的亚洲籍学者,竟然没有一点印象。

    “梅尔教授,请问这两人......?”陈桥生出于好奇心,开口问道。

    听到他的问话,妻子跟中村夫妇都没什么感觉。可陈桥生敏锐的发现,梅尔在听到自己问话的时候,身子不自主的僵了一下。

    “哦,这两位是我以前的同伴。不过现在已经不在了!”梅尔只是稍微顿了下,而后便面露笑容的回答道。

    “哦......!”陈桥生恍然的应了一声,却继续问道:“他们是中国人?”

    这回梅尔的反应又更加明显了许多。她呆呆的看着相册没有反应。足足过了五秒,才不自主的点点头。

    “是的,他们是中国人!”

    仿佛是没有看出她的异常。陈桥生继续道:“没想到我们中国学者竟然能与梅尔教授共事。不知道他们的名字是......?”

    这回不知秦莲,包括中村夫妇都察觉到两人对话的异常。都不由自主的抬头望向陈桥生。而后者好像好像没有察觉似的,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坐在那的梅尔。

    一时间屋子很静,只有几人的呼吸声已经窗外略微的风声。大家都僵持在那里。

    过了许久,梅尔好像为了打破这种尴尬。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随后轻笑一声。当然,她的笑声听在陈桥生耳朵里显得分外勉强。

    “多少年前的事了。唉......我一直不太像回忆过去。”说着,她抱歉的笑了笑。而后指着照片道:“左面这位叫孔国然,是我认识的朋友里面最为出色的历史学家。右面这位叫单泽,也是出色的历史学家,不过他专研的领域是远古文字。可以说,他对古文字的研究在当时,全世界无人能及。而他们都是我的好友。只不过两人去世的太早......唉......”

    “不好意思,一想起他们去世,我就有些失态!”梅尔抱歉一声,站起身放下相册走了出去。

    屋内的三人都呆呆的看着陈桥生。任谁都发现,陈桥生刚才的语气有些咄咄逼人。而自己的妻子秦莲还好,知道陈桥生必定有自己的理由。

    可中村夫妇不知道。所以难免的,对于陈桥生的态度有些不满。

    特别是朴智秀,蹙眉道:“陈教授,我老师身体不好。我希望你的提问柔和一些。尽量注意一下自己的态度!”

    听到这话,陈桥生当然不能说什么。毕竟人家带自己来的,而且自己这么对待人家老师,不满也是正常。

    所以他耸耸肩报以歉意的笑了笑。之后便再次拿起相册看了起来。

    而至于其它人,早没有看相册的心死了。朴智秀更是走了出去,想去看看老师梅尔的状态。

    陈桥生独自翻着相册。里面很多照片都是梅尔与其它学者的。直达他翻到一张照片时,他的目光冷不丁一凝。

    那照片是梅尔一个人照的。后面的背景好像是在一片园林与湖泊之间。不过最引起陈桥生注意的则是背景中的处房子。

    那房子外形是田园风格,二层小楼很富有欧洲独有的气息。前面围着栅栏,小院中停靠着一辆福特越野,看那后备箱里乱放着的农具,这车应该是房子主人的。

    对,就是主人的。陈桥生十分肯定。当然,不要问他为什么,他就是知道。

    因为从看到这张照片,他就仿佛看到了自己。而那些房子,甚至于地点他都知道是哪。

    可又不同于那些幻想,或是怪异的感觉。就仿佛这照片就是自己的照的,而里面的房子也是自己的。根本不用任何猜疑或是疑惑。他就能肯定这些是自己的。

    他呆呆的看着照片,直到屋外传来脚步声。

    “对不起,老师的身体不好。可能今天只能到这了!”

    来的是朴智秀。她的语气有些僵硬。可以看出,她语气中所针对的是陈桥生。

    而后者听到这话,无奈的放下相册站起身。看了眼妻子,后者看着他也是无奈的摇头苦笑。

    “那好吧,请替我转告梅尔教授。谢谢她的款待!”陈桥生略带歉意道。之后夫妻二人在中村的相送下走出了小楼。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