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第112章 安好大哥来了兰台江(1)


在餐厅中对顾胜辉说的话,顾胜辉并没有告诉顾月,而顾月不知情的情况下提及安好,完全就触及到了男人的雷区。


东部。


安好无聊的厉害,掏出电话原本是想给安心拨过去,但想到安心这个时候可能在忙,她又无聊的不知道干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东洲那边一个陌生的号码冲进来,安好蹙眉,却也还是接起来,“你好,我是乔安好。”


“我是裴锦眠,你托你哥的事儿,已经有结果了!”


“有结果了吗?”


安好真是不敢相信自己还有这么牛叉的哥,江薄找了这么久的肾源都没着落,然而昨晚才告诉了东洲的哥,没想到今天就有消息了。


这……能力真是一个比一个逆天,不过安好不知道的是,因为江薄是深处在圈内,很多事情自然没有她哥看的透彻。


“适合顾月小姐的肾源已经找到了,而且之前已经和顾胜辉达成了某种协议,只是不晓得为什么一直没有动手术。”


“顾胜辉?”


“是,现在你只需要将这个消息透露给江总裁那边,还是需要我帮忙?”


“不用了!”


安好愣愣的,脑海有些发懵,她甚至不知道是如何挂断了裴锦眠的电话,满脑海都是顾胜辉和那个肾源的接触。


意思就是,其实顾胜辉他们知道自己的肾不合适顾月,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呵呵,这顾月还真是能忍!


这小白花的心思,呵呵,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顾月知道后,会是如何的惊慌失措,一个恨她到极致的女人,会露出如何恐惧的神色呢?


中午,江薄给安好打了电话,结果小女人直接没接电话,打回东部去问才知道她早已经出去了,男人眉宇之中就像是有化不开的浓雾。


这女人,满身是伤都能到处跑,看来他还是对她太好了!


兰台江市中心的某间咖啡厅。


温池爱一身贵妇形象的出现在安好面前,对于她这刻意的显贵,安好完全不放在心上,调羹搅动着咖啡,语气中兴致缺缺,“顾夫人刻意要见我,不会是请我喝咖啡这么简单吧?”


“人人都赞乔小姐聪明,不如说一下我找你的目的?”


对于安好的傲慢无礼,温池爱也不放在心上,这是她女儿的人情敌,然而,她却是对她无论如何也讨厌不起来。


反而在她股强势的气质之中,似乎看到了什么不一样的情感所在,然而,因为她今天来的目的,对安好也潜意识多了几分敌意。


她的话,让安好微微一笑,但笑意却并未达眼底,“顾夫人说笑了,虽然我很笨,不过也知道顾夫人找我是为何,为你女儿来要我的肾吧?”


这顾家的人找她,安好想不出还有别的理由,温池爱端起咖啡很优雅的喝了一口,脸上始终都是一种温和的表情,将对安好的敌意掩藏的很好。


然而,接下来的话却是让安好没想到的,放下咖啡,很是从容道,“你错了,我找你,不是为了肾的事儿。”


“不是?”


“我知道,作为女人,因为你和江薄的关系,定然不会愿意心甘情愿的将肾捐给月儿。”


“……”


“月儿已经有新的肾源,我找你是别的事儿!”


安好微微蹙眉,疑惑的看了温驰爱一眼,依照她的了解,顾胜辉是不会那么容易用那肾源的,如今……?


看着从容的安好,温池爱看似不急不缓的道,“昨晚顾月进抢救室,这事儿你知道吗?”


“知道!”


安好也不隐瞒,温池爱的面色边了变,眼底敛起的是她复杂凌厉的光芒,再次开口,语气也冷了几分,“昨晚他没去医院,和你在一起?”


“是!”


今天温池爱要见她,必然是知道江薄昨晚和她在一起,对此安好没隐瞒什么,就在她以为温池爱要和别的贵妇一样出场就对她各种辱骂。


却并没有,温池爱很优雅抚摸着手上的玉镯,眸色不善的看了安好一眼。


她接下来的话对安好来说,是独属于安好的一种硬伤,“根据我的了解,五年前,你是主动跟江薄提出分手的?”


“是!”


“为什么,方便透露吗?”


“不好意思,不方便!”


五年前的事儿,不但在江薄心里是根刺,在安好心里也同样是,那根刺折磨了江薄和安好五年,这五年里,他们的日子都过的丝毫不轻松。


安好的态度,温池爱浑然不介意,继续道,“不管是什么原因,我只能说,你真狠心!”


狠心吗?确实有点,但起源却也是因为江薄,被逼到那样的程度!


“事业和爱人都没了,在那个时候,就算再坚强的男人,大概也会支撑不下去的!”语气不温不火,然而安好听的却心里瞬间揪紧!


这些,在顾胜辉当时跟她说起这个的时候,她就隐隐觉得那光景肯定不好,然而接下来温池爱的话,对她来说才真的算是一种凌迟。


温池爱说,“当时江薄回到达尔山之后的情况也不乐观,当时江家时运不济,整个夜云都支撑不下去。


那个时候他和他的母亲叶恩到处求人,能找的世家几乎都找了,所谓世态炎凉,树倒猢狲散,个关键时刻没人愿意和江家扯上关系。”


安好的呼吸都粗重了几分,原本不想喝咖啡的她,也端起面前的咖啡重重的喝了一大口,试图将心里搅动起的风云给压下去。


安好的不安,让温池爱看她的目光也凌厉不少,继续道,“他体会到了什么叫求人的无奈,那些人给予他的只是冷眼,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你是什么理由分手?你乔安好又是以他穷的理由分手,这对他来说也算是不小的打击。


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在夜云万分艰难的时候,他的母亲又肾炎病重入院急需换肾,你知道那个时候他最需要的是什么吗?如此,乔小姐你认为自己还有资格和他在一起吗?”


每一句话都说的很淡然,然而对安好来说却是一种心灵上的折磨,不管她表面再如何平静,都抵不过心里已经开始翻江倒海。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