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藏身草庐的宗主谷明远、张宫、鸣石翁三人,也在猜测两人的胜负。Ω Δ看书 阁www.ΩkanΩshuge.la


“楚心云的符纹之术,虽然神乎其神,但老夫以为,获胜之人应是闻靖。”


鸣石翁还是看好闻靖,对二人说道,“闻靖家学渊源,天鸣针秘术是探测地脉道纹,鉴定大地山川的绝世秘术,修炼到最后就是一式神通。楚心云就算是再强,也抵不过天鸣针的神通之术。”


“闻家的天鸣针,老夫也有所耳闻。但现在闻靖驱使之术,远远达不到神通的境界,就算是勘察山川道纹地脉,也是难以达到。所以老夫认为,楚心云必然获胜!”张宫站在了楚心云一边。


“你们两位,何不打赌定输赢?”宗主谷明远笑着说道。


张宫闻声一怔,立刻泄气摇头,以前被坑得太多,现在说什么也不敢了。


此时,楚心云与闻靖二人,已经挑选好了道纹石,各自站在场中,相距二十余丈,彼此对峙。


“半柱香已经焚尽,开始解石!”


一名侍女站在场外,手执鼓槌挥下,咚!


一声鼓响,楚心云、闻靖二人,同时动手开始解石。按照事先定下的规则,谁人先解石成功,便可率先攻杀!


闻靖双手作势,一枚头颅大小的道纹石,被摄在空中,铮!一道异芒在指尖闪耀,衍化出一枚针形,宛如一尾小鱼在虚空游走,蓦地钻入道纹石之中。


嚓嚓嚓,道纹石裂开罅隙,一股暴戾的气势从石中,透了出来,虚空气流顿时紊乱,发出铮铮的剑鸣之声。


“楚兄,我这儿已经有了!”


闻靖右手的五指,轻轻地抖动,仿佛牵引着无形之物,锵!悬空的道纹石顿时分解,碎石簌簌落下,露出一道晶莹的光芒。


存在于远古时代,被封在道纹石中的远古剑芒!


吟——!远古剑芒发出清鸣,气势一层层地散去,四周虚空出现扭曲之感,宛若摇曳的水纹一般。


“闻靖兄,你要注意了,免得被解石出来剑芒所伤。”


楚心云笑着挥手作势,悬在面前的道纹石,仿佛有无形的大手在揉捏,碎石瀑流般地落下,石头逐渐变小,露出中间的一团荧光。


解石出来的剑气,都是无主之物,要想控制住,不伤自己,并向对方攻伐,比鉴石、解石要困难十倍!


坐在场外观战的众人,玄剑坊的秋章、费清等人,鸣石轩的吕老、宋清等人,望着两人的神乎其神的手法,都目瞪口呆。


吟——!闻靖双手作势,结成一个手印,暴走的远古剑芒,发出破空的呼啸,宛若一条匹练一般,向楚心云攻杀而去。


楚心云也双手挥动,悬在空中的光芒,宛若星陨流火一般,拖曳长尾飞射而去。


轰!两道光芒在虚空对撞,爆发出至强之光。


刹那之间,天地一片雪白,强光之下所有的一切都瞬间消失,天地之间唯有光,最强的光!


瞬间的强光之后,狂暴的剑风肆虐全场,两道被禁锢在道纹石中,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岁月的剑气,被释放出来,相互缠绕绞杀,宛若两条龙形一般,向高空冲去。


轰——!


绞杀升腾的剑气,撞在草庐上方的符纹屏障上,沿着穹庐般的封锁,向四周散开,发出殷雷般的轰鸣。


“两人这一局势均力敌,不分胜负。”


宗主谷明远说道,虽然他对道纹石的了解,不如鸣石翁,但在武道修为上却是最高,看清两道剑气的交锋。


鸣石翁神色凛然,心中的信念动摇,如果刚才他觉得闻靖一定会获胜,现在就只有七分的把握了。


闻靖心中也是凛然,他虽然看高楚心云的道纹实力,但现在看来,楚心云的符纹之术,远在他估计之上!


“第二局开始!”


场外的侍女鼓槌落下,咚——!


闻靖一把将道纹石摄在手中,左手托住,右手衍化天鸣针,向道纹石刺去,铮铮铮!内息凝形衍化的天鸣针,发出剑鸣般的异啸,道纹石蓦地分解出来。


一块残铁的刀尖悬浮在空中,陡然之间,黑气宛若凝炼的游丝一般,缭绕残刃周边,气温不可思议地骤降,无形的煞气充溢在天宇下。


这是一式被封印的攻杀之术,在道纹石中,沉睡了无穷的岁月。唤醒的刹那,便处于暴走的状态,继续封印之前的攻杀!


闻靖双手结印,摆出一个古怪的姿势,一道隐隐的流光,在身体表面浮动,呜呜呜!刀尖带着黑气,宛若一道漆黑的浓烟,向楚心云呼啸而去。


楚心云双手拿住道纹石,解石手法简单粗暴,十指紧扣,道纹石在双手的挤压下,轰然分解!


铮——!锋镝之音震动虚空,宛如牧野鹰扬,逆风荒原一般。


道纹石中的封印之物,是远古战场上的箭矢!夺目的异芒冉冉升起,拖出光束的匹练,向黑烟的刀尖射去。


锵——!金石撞击的声音传来,刀尖破开箭矢,继续向楚心云攻去。


“这一局该是闻靖胜了,刀尖的攻杀之力,远在箭矢之上!”鸣石翁大声说道。


“石翁,你的结论,为时过早!”张宫反驳说道。


“攻杀没有结束,楚心云分解的道纹石中,是两枚远古箭镞!”


宗主谷明远率先看出攻杀的实情,第一枚箭镞被刀尖击落,但第二枚箭镞却迎了上去!


锵——!金石之声再度传来,刀尖在虚空被箭镞击中,顷刻散开,化作颗粒飞溅而去。飞射的箭镞余势不变,依然向闻靖飞去。


闻靖看清箭镞的攻杀,脸色为之大变,急忙出剑抵挡,铛——!箭镞撞在长剑上,迸溅出一道火光,攻杀的箭镞用尽了余势,终于崩溃瓦解,化作铁屑向四方飞溅而去。


饶是如此,闻靖也被这股攻杀之力,将身形向后退去,噔噔噔地退出八步,这才停了下来。


“好强的杀伐之术,这一箭若是在远古战场,不知道又是何等的威力!”张宫忍不住赞道。


“闻靖无事,不过这是道纹之术的比试,他算是输了。”宗主谷明远说道。


“老夫看走眼了,不过还有一局,闻靖仍有机会。”鸣石翁叹息说道。


“石翁,要不要咱们赌上一局,看看他们谁输谁赢?”张宫笑着问道。


鸣石翁看了张宫一眼,报以鄙视。张宫呵呵一笑,总算是报复回来了一次。


此时,两人的第三局比试,在一声鼓响中,开始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