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 沈非
    缓缓流淌的一条小河边上,盘膝坐着一个身穿灰白布袍的少年。

    少年眉目颇为清秀,年纪约摸在十四五岁上下,看其右手捏着的古怪印结,似乎在修炼着某种丹气功法。

    而最让人诧异的,是这少年的身子左侧,只有一条空空如也的衣袖,其内并无手臂,这是一个没有左臂的少年。

    “唉!就知道会是这样!”

    沈非睁开双眼,叹了口气,秀气的双眉微微蹙起,其脸上,满是颓然和无奈,轻声喃喃道:“照这个速度,或许用不了两个月,我的丹气劲便要尽数消失了吧?”

    惆怅的话音落下,沈非不由得伸出仅有的右手,摸了摸垂挂在胸前的一枚古怪吊坠。这枚吊坠呈灰白色,但造型奇诡,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这东西竟然像极了一条人类手臂,手臂尽头,是一只张开的手掌,手掌之上五指齐全。

    沈非握着手臂吊坠的右手指节有些发白,从天才到废物,往往只是一个瞬间,一年时间里,他见惯了人间冷暖,现在还与其作伴的,似乎已经只剩下这枚孤独的手臂吊坠。

    “噗嗵!”

    正当沈非陷入自嘲黯然神伤之时,一道声音突地传入耳中,旋即便见一抹水花扑面而来。

    沈非反应极快,脚掌在地下一蹬,身形倒退间,右手急挥,只见一团淡淡的白色雾气从其右手之上升腾而起。那扑溅而来的水花在被他这股白色雾气挡住之后,无力地落下,沈非的身上,连一滴水都没有溅上。

    “哟,想不到你这个废物,反应倒是挺快!”

    沈非刚刚站定,一道略有些刺耳的声音随之传到,让他瞬间反应过来,刚才那一下,恐怕不是什么意外了。

    眉头微皱了皱,沈非转过身来,果然见得四道人影并排站在身后,领头一人手里还拿着一枚拳头大小的石块,刚才那幼稚的恶作剧,想必就是此人的杰作。

    这个人沈非并不陌生,也绝对没有半点好感,自从一年前沈非发生变故后,这个本来在其面前谀媚殷勤的唐宁,立马便是换了一副嘴脸,对沈非极尽羞辱打压,似乎想把之前在后者身上丢掉的尊严尽数取回来。

    “让开!”

    而对于唐宁司空见惯的讥讽之言,沈非并没有接话,只是见着四人挡在自己面前,当下便是沉着脸吐出两个字。

    唐宁见状,却是依言退了两步,极其夸张地叫道:“你们看,你们看,沈非少爷又要教训人了,我真的好怕!”

    但话虽如此,唐宁的脸上哪有半分惧怕的样子?旁边一人忙凑趣说道:“唐宁师兄你忘记啦?他已经不是一年前的沈非了,现在的沈非,只不过是一个没有左臂的残废而已!”

    闻言唐宁拍了拍胸口,好像心有余悸地说道:“哎哟,你不说我还真忘了,吓死我了!”

    对于几人小丑一般的表演,沈非脸色愈发阴沉,这种把戏,这一年时间以来他不知见过多少,当下再不理会几人,径直朝前走去,几步跨出,已是绕过四人。

    “嘿,沈非,唐宁师兄话还没说完呢,你竟然敢走?”

    见得沈非拔脚便走的态度,唐宁朝着刚才说话那人使了个眼色,后者便是喝斥出声,而后身形动间,右手成爪,朝着沈非右后肩抓去。

    哪知沈非早就防着他这一招呢,在那人手掌刚刚碰到其衣衫之际,身子已是朝左一让,旋即那人收势不及,沈非再出一脚,刚好勾在其小腿之上,那人把持不住,直接朝前仆倒。

    这几下干净利落,从那人出手到仆倒,只不过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待得唐宁等人反应过来,那家伙已经摔了个满脸花。

    “好小子,竟敢打人!”

    反应过来的唐宁顿时大怒,在他喝声落下后,其身形已经是跨出两步,这一下可就是和沈非正面对敌了。但见唐宁手上白气缭绕,比之前沈非所用浓郁得多,这也昭示着唐宁的修为,确实是在沈非之上。

    而见得唐宁都已经出手,那剩下的两人对视一眼,一左一右便是堵住了沈非的退路,而后在唐宁大占上风的情况下,双双加入战圈。

    要是在一年前,沈非哪会把这样的几个角色放在眼里,但是现在,已经降到五重丹气劲的他,却怎么可能是八重丹气劲唐宁的对手?

    何况后者还有两名不弱于他的帮手,刚才放倒那人,只不过是出其不意而已,这时正面对战,只不过短短几个回合,沈非已是被唐宁一拳击中小腹,剧痛之下弯腰,后背再吃一记,顿时仆倒在地。

    “打,给我狠狠地打!”

    唐宁眼中有着一抹快意,另外两人对着沈非拳打脚踢时,刚才倒地的那人也爬起身来,心中对沈非尤其怨恨,所以这时下手尤重。

    沈非右手护住脑袋,任由几人在自己身上招呼,某一刻,却忽然觉得左肩断臂处一痛,原来是唐宁伸出一脚,狠狠地踏在了沈非的断臂之处,而后狞笑道:“沈非,烈云宫已经没有你的位置了,识相的,还是赶紧给我滚罢!”

    “烈云宫!”

    听到唐宁出口的这个名字,沈非不由得苦笑了一声。

    曾几何时,他还是烈云宫年轻一辈第一天才,十三岁达到九重丹气劲的妖孽天赋,一度让皇室第一天才都黯然失色。可是这一切,从一年前沈非断臂之后,就已经变了。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而就在沈非渐渐有些承受不住之时,一道有些寒意的娇叱声突然传来。旋即沈非便觉得身上一轻,所有的攻击一散而空,只不过现在的他,一点也没有先处理一下伤口的意思,他的目光,已经投向了那熟悉声音传来的地方。

    愣了一下的唐宁倏地将脚从沈非断臂之处收回,转过头去,见得果然是那个身着淡红色衣裙的曼妙女子,当下便是换了一副笑容说道:“原来是玉儿师妹,你怎么也来这里了?”

    上官玉有些厌恶地瞥了一眼唐宁,尤其是看到后者收回的右脚,不由更是忿怒,沉着脸说道:“沈非好歹也是我们的同门师弟,你们如此作为,就不怕宫主责罚吗?”

    闻言唐宁脸色一僵,但也知道上官玉既然出面,那今天对沈非的羞辱也只能是到此为止了,当下朝着缓缓站起的沈非冷笑道:“算你小子运气,我们走!”

    “沈非,你没事吧?”

    见得唐宁四人的背影消失在远处,上官玉回过头来,目光有些复杂地说了一句。而听到这话,沈非似乎觉得刚才的屈辱并算不了什么,轻轻地道:“玉儿,谢谢你!”

    沈非和上官玉,可算得是青梅竹马,在前者还未断臂残废之时,两人乃是烈云宫公认的一对璧人。虽然他们并未捅破那层窗户纸,但在沈非的心中,上官玉已经算是除老师韩池之外最为重要之人。

    但自从沈非断臂之后,上官玉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与前者见面的次数却是越来越少了。这一点沈非虽然感觉得到,可从来不敢往深处去想,所以此时见得上官玉在这关键时刻出手相救,心中的那丝期待顿时掩盖了理智。

    短暂的沉寂后,上官玉轻声道:“以后少去招惹唐宁那些家伙,以你现在的修为,可不是他们的对手。”

    “玉儿,我……”

    此时沈非满脑子都是胡思乱想,根本没听清上官玉话中的意思,吐出三个字后,却是踏前一步,想要伸出右手去抓上官玉的玉手。

    可谁知就在沈非右手将要搭上上官玉皓腕的时候,后者却是轻轻一避,沈非这一抓便是落了空,而他没有看到的是,这个举动,竟然又是让上官玉眼眸深处掠过一抹隐晦的厌恶之色。

    沈非的右手僵在半空,脸上满是不解,之前一年虽然两人见面的次数少了,但仅有的几次会面,牵手这样的举动还是相当正常的,但是眼下,上官玉的一个动作,却是让沈非心头一痛。

    “好了,天色已晚,先回去吧!”

    上官玉好像并不想在这儿多待,又似乎是怕沈非再次纠缠,开口说了一句,便即转身,不过在朝前走了几步之后,却又顿了一顿,说道:“明天上午,我在‘安然亭’等你!”

    “啊?哦,好!”

    听得上官玉突出其来的这句话,沈非先是惊了一下,旋即便是狂喜。前者口中的“安然亭”,正是两人最常去的地方,对这个地方,沈非有着特殊的感情。

    “看来烈云宫中,对我一成不变的,也只有老师和玉儿了。”上官玉的一句话,让沈非莫名地高兴起来。

    这一年的时间,由于失去了左臂,丹气无法运行大周天,他从九重丹气劲,直接倒退回五重丹气劲,而且这个势头还在一刻不停地朝着更低处疾冲。

    这个曾经的烈云宫第一天才,轰然变为第一废材,失去左臂的沈非,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苦修而来的丹气,一天天的消散而没有丝毫办法。

    不过沈非没有注意到的是,他嘴角溢出的一丝鲜血,顺着下巴滴落,准确地掉到那手臂型的吊坠之上。这枚灰白色的手臂吊坠,在吸收了那滴鲜血之后,竟然诡异地闪过一抹隐晦红光,而后归于平静。

    ...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